征战湖西:水沫残红2 第一部分 (水沫残红2)48

zzfu2008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桑老板对刘兴华的话笃信无疑,早就知道警察局特高科审讯室是个“魔窟”,进去的人,九死一生。人说好死不如赖活着,看来也只有招供了。可也纳闷自己是怎样被暴露的,难道是梁延敏被捕了?不是被送出徐州城了吗?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就道:“我确是湖西地委徐州情报站2号情报站的站长,交代前我想弄明白你们是怎样捕捉到信息的?”

此刻,刘兴华尚不清楚桑老板的心事,以为桑老板是以攻为守呢,就狞笑道:“你们湖西地委徐州情报站被破获了,是站长咬出你来的。”

梁延敏远走高飞了,2号情报站的伙计睡觉前还都在一起呢,剩下的也只有滕飞知道自己的底细,桑老板也就对刘兴华的话信以为真了。想到王大刚被捕的第二天,在云龙山上滕飞还说要对所有情报人员进行一次站规教育,以免再有人叛变投敌呢,结果他却叛变了,不禁一阵哈哈大笑。

刘兴华在一旁讥笑道:“没想到吧?”

“是没想到。”

“那你就把湖西地委徐州情报站的具体情况交代一下吧,要是有出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湖西地委徐州情报站站长是滕飞,就是彭城医院的事务处主任,也就是你们要抓的‘火玫瑰’,我只和他单线联系,其他的我一概不知。”

“前一段时间彭城医院进货车被劫,看来也是你们联合干的了?”

“是!你没问滕飞?”

刘兴华一笑之后,让人看住桑老板人等,就带人去彭城医院了。

凌晨四点,滕飞被捕!

此时,滕飞被押在摩托车的挎斗里,晨风扑面而来,街上的店面和路边的树木飞驰而过。滕飞明白3号情报站和2号情报站相继出事了。他也很清楚,是3号情报站的站长被捕叛变咬出了桑老板,桑老板被捕叛变又咬出了他,这就是他之所以被捕的原因。昨天傍晚,他开车路过“汇源粮栈”时,还见桑老板在门口招呼生意呢,看来这一切都是一夜之间发生的。

滕飞被押解到了“汇源粮栈”。

桑老板依旧被捆绑着,看到滕飞被押解过来后就低下了头。

滕飞冷笑道:“桑老板,幸会啊!”

桑老板勉强抬起了头,结结巴巴地道:“3号站站长梁延敏是我送出城远走高飞的,他们说是你咬出的我,我就相信了。现在才清楚是梁延敏咬出来的我,对不起,我上当了。”

刘兴华坐在一旁一阵子哈哈大笑。

滕飞看到桑老板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就又冷笑道:“当叛徒就当叛徒呗,还找什么借口?这与既当婊子又想立牌坊有什么区别?”

桑老板唉声叹气道:“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认命吧!”

滕飞怒形于色,“要不是看在曾经共事的面上,我现在就能一脚把你踹趴下!”

桑老板可怜兮兮地道:“滕飞,我不是无产阶级,却干得是无产阶级革命,所以到关键时刻就坚持不住了。”

滕飞慨然长叹,“偌大的一个徐州情报站,就这样被层层剥皮了,没有一个烈士,真是我这个站长的耻辱,也是湖西地区共产党的耻辱!”

这个时候,刘兴华打了一个哈欠道:“火玫瑰,我折腾一夜了,也累了,你废话少说,快交代问题吧。”

滕飞铮铮铁骨,“你想把湖西地委徐州情报站一网打尽啊?痴心妄想!”

刘兴华气急败坏地道:“难道你想以身试法?那是你活腻了!”

滕飞一阵哈哈大笑之后,斩钉截铁地道:“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死我人一个,自有后来人!”说过,猛地一头撞到了墙上。

滕飞英勇就义了!

桑老板想哭,却又不敢,就在那闷头站着。

刘兴华见滕飞已死,不无惋惜地道:“这样的英雄好汉不为我所用,真是可惜了。滕飞要厚葬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