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悍匪 第一章 第三章 投名状(三)

天生悍匪 收藏 9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9/


出了小五台山,小蚂蚱点头哈腰的问:“虎爷,您打算去哪里弄投名状?”

“说说,这附近是什么形势。”陈啸虎现在急于知道这附近的情况可不能一头撞进人家的口袋里去。

“太平堡那边,驻扎了伪军一个小队的兵力,还有重火力,不好对付。岔道和桃花没有鬼子和伪军,地主老财倒有几个,不如去那边看看?”小蚂蚱建议说。

“不!就去太平堡!”陈啸虎咬牙切齿的说,“他奶奶的,这帮伪军,不打鬼子也就算了,竟然还为虎作伥!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的爹妈是谁!”

“可是,你们的火力也实在……”小蚂蚱吞吞吐吐的说。

“哼哼,这你就不用管了,我自然有自己的打算。”陈啸虎打断了小蚂蚱的话头。

太平堡的路口,几名伪军松垮垮的站在那里,嘴里叼着烟卷,懒洋洋的吆喝着:“把篮子给大爷打开,看看有没有什么违禁物品。”

一名老太太颤抖着打开篮子,露出几个鸡蛋。

一名伪军伸手进去,抓了两个鸡蛋就往衣兜里揣,然后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老总啊,这,这可使不得啊!”老太太声泪俱下的拉着那伪军的手,“可怜我家儿媳妇,正在坐月子,我这才千方百计的从亲戚家里借来的鸡蛋啊!老总,你就行行好吧!”

“去你妈的!老不死!”伪军狠狠的踢了那老太太一脚,把她给踢翻翻在地,鸡蛋滚了一地,蛋壳破裂,黏稠的蛋黄落到石板上,立刻让人联想到某种令人生厌的东西。

“爷们要你几个鸡蛋,是看得起你!再叽叽歪歪的,小心你这条狗命!人”伪军骂骂咧咧的踢了老太太一脚,“快滚!再不滚,大爷请你吃枪子!”

陈啸龙眼睛一瞪,伸手就去摸那柴火堆里的家伙,却被同样樵夫打扮的陈啸虎伸手拦住,低声说:“别乱来。小不忍则乱大谋!”

陈啸风戴墨镜,一手提着鸟笼,嘴里叼着骆驼牌香烟,身着绸缎长裳,俨然一幅阔少本色。陈啸虎他们在后面,还真像是地主家的长工。

“站住,什么人?良民证拿出来。”一个伪军拖着半死不活的腔调,步枪一横,懒洋洋的拦住了陈啸虎他们的去路。

“我说兄弟,大家都是混口饭吃,不用那么认真吧?这回出门过于匆忙,良民证忘记拿了,你看,行个方便好不?要是到了家门口进不去,还不让这帮泥腿子给笑死啊?”陈啸风一边拉过那伪军,笑嘻嘻小声的在他耳边说,一边不动声色的往他手里塞了几块大洋。

伪军轻轻掂量了一下大洋的份量,闪电般的揣进腰包里,一挥手:“去吧,去吧。记住,下不为例啊!”

“是是是,多谢兄弟了。”陈啸风笑嘻嘻的一挥手,陈啸虎和陈啸龙就跟在他身后进了太平堡。陈啸风还不知道,因为他递出的那几个大洋,已经让陈啸龙对他咬牙切齿,暗骂败家子了。

“怎么刚才不动手?那几个伪军没有一点戒备,要取他们的狗命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啊!”陈啸龙不解的小声问。

“嘘!”陈啸风紧张的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什么人注意,这才掉头说:“你小子,不要命了是吧?说话也不看点场合!要知道,一个不小心,咱们的命就丢在这里了!”

陈啸虎笑了:“看来,啸风倒是挺小心的嘛。小龙啊,说起来你这家伙心也实在太小了,区区几名伪军就看上眼了?别丢了咱爷们的威风!”

“怎么?你还想弄一票大的?”陈啸风的嘴张得合不拢了,眼睛瞪得老大。“就凭咱们这几号人?难道还能端了他们不成?”

陈啸虎笑笑,没有回答。

入夜,太平堡早就冷清下来,只有树立在太平堡入口的碉堡还在灯火通明,不时还传来“哗啦啦”的搓麻将声,还有幺五喝六的划拳声,两名伪军顶着瑟瑟的秋风,站在外面,满带羡慕的看着碉堡里面。要不是今天轮到他们站岗,早就在里面快活了。

两条黑影摸了过来,豹子一般迅捷的扑了上去,一手掩住伪军的嘴巴,一手持着猎刀,飞快的在他们脖子上抹过,然后悄然把他们放下,一人抓住一条枪,一挥手,后面那条黑影背着两条枪跟了上来。

借着碉堡的余光,可以看见,那两个动手的正是陈啸虎和陈啸龙。陈啸虎本想让陈啸风见见血腥,可又怕关键时候被这大少爷给弄砸了,只好自己动手。

蹑手蹑脚的摸进碉堡里,伪军们正玩得兴起,哪里有工夫管其他事情?轻易的就被陈啸虎他们把所有的步枪都给拿了。

“谁?”

这当口,伪军的小队长算是反应过来了,一手往腰里掏出盒子炮,就要动手,却被眼疾手快的陈啸虎一枪给端了。

“动手!”

陈啸虎大喝一声,子弹倾泄而出,一时间,如同割稻草一般,伪军纷纷倒了下去。

陈啸龙和陈啸风的动作也不慢,这一会儿工夫,两人已经打死了七八个伪军。

一些机灵点的伪军夺门而出,实在赶不及的就只能躺在地上装死。天晓得,从哪里冒出那么一群煞星,跑来要他们的命?装吧,只要能保住小命就行。

这场单方面屠杀持续了一袋烟工夫,陈啸虎才恨恨的停下手,垂下枪口,看着脸色苍白,正蹲在那里狂呕不已的陈啸风,扔过一把猎刀去:“拿着,砍几个人头回去,投名状就算有了。小龙,跟我扛几条枪回去,让别人也瞧瞧咱爷们的威风。”

“这……”陈啸风面有难色。

“想想看,你的家人是死在谁的手里,你难道不想为他们报仇吗?这些二鬼子,身为华夏子孙,居然为虎作伥,难道不该杀吗?你自己看着办吧!”重重的说了一句,陈啸虎不再看他,转身和陈啸龙收拾起枪支弹药。

没多久,陈啸风脸色苍白的提着两颗人头过来,一身绸缎溅满了模糊的血肉。

陈啸虎满意的点头:“啸风,莫怪我心狠,这世道,你不狠,只能任别人宰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