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谁对谁错

houzhaohua 收藏 11 323
导读: 故事发生在我十七岁那年,我和我的几个朋友在我家附近开了个煤场,我们这里是矿区生意还 算过的去,虽然我们年纪都不大,但是都已经在社会上历练很多年了,我在他们之中还算是学历比 较高的(初二)他们都是小学毕业就进入社会上混了,那时候人们称呼我们地痞,地赖子,二流子 等等,那时候我们感觉这种称呼好象很光荣,因为没有人敢去惹我们,其实我们并没有什么社会组 织结构,只是朋友们的兄长和叔父辈们在社会上闯荡多年混个脸熟名响而已,而我们也都只是从小 调皮,经常打架而已,释问,谁家的孩


故事发生在我十七岁那年,我和我的几个朋友在我家附近开了个煤场,我们这里是矿区生意还


算过的去,虽然我们年纪都不大,但是都已经在社会上历练很多年了,我在他们之中还算是学历比


较高的(初二)他们都是小学毕业就进入社会上混了,那时候人们称呼我们地痞,地赖子,二流子


等等,那时候我们感觉这种称呼好象很光荣,因为没有人敢去惹我们,其实我们并没有什么社会组


织结构,只是朋友们的兄长和叔父辈们在社会上闯荡多年混个脸熟名响而已,而我们也都只是从小


调皮,经常打架而已,释问,谁家的孩子没打过架,只不过是我们打的次数多,打架的时候下手狠


而已,因为个性强,叛逆心理强所以被世人所蔑视,其实我们更看不起蔑视我们的人,因为蔑视我


们的人,比我们更虚伪。


在我们开的煤场附近有这样一个女孩,她叫菁菁好象十六岁,在我印象中她比我小一界,以前


在学校就见过她,真是女大十八变,几年工夫长成大姑娘了,她家大门对着我们的煤场,每天都要


从我们煤场经过,本来是有一条小路,不过让我们占用了存煤,我们几个伙子每天在煤场喝酒打牌


天天看着她从门前经过,就打了坏主意,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跟她处对象,说实在的那个年龄段


的男孩子要是不想跟女孩子处朋友,那肯定是不正常,如果你否认,那就是极度虚伪了。


有一天下午我们商量好我们轮番上阵,看谁能追到她,经过打牌我们定出先后,结果我运气不


好排在最后,第一天我的第一个朋友弄了一鼻子灰回来了,第二天另一个朋友也无功而返,原因都


是那个女孩说马上要中考了,等考完了试在说,我安慰他们说还有机会,第三天到我了,我上午提


前到她们学校,通过在学校认识的女同学把她找了出来,这样我们算是认识了,我把我们打赌追她


的事情告诉了她,我求她帮个忙,就是下午回家路过我们煤场的时候我假装去追求她,她也假装答


应我,开始她不同意,经过我朋友和我的再三说服她终于同意了。


下午我我那两个哥们等着看我出丑,哪想到我一出马人家直接就同意了,我那两哥们是哭天喊


地啊,输了就要请客,我们海吃了一顿。因为我们中我最小,自那以后每次她从我们煤场路过我的


朋友们都会叫她弟妹,慢慢的在学校,和那附近也就传开了,都知道了她是我女朋友,其实事实上


我们见面就是打个招呼,仅此而已.


直到有一天她来找我,埋怨我把她害苦了,我们的谣言蜚语都已经传到她父母那里去了,我说


没关系哪天我去看看你父母,她说别那就更误会了,我说我去只是解释一下,还你清白,就这样第


二天我跟我的一个朋友去了她家,她和她父母都在,我正想跟她父母解释,这时候她母亲先开口了,


说你跟菁菁处朋友我们不反对,菁菁也不打算上高中了,想毕业后去学点什么,但是菁菁现在还小,


很多事情你们得注意,她这个时候看着我给我使眼色,我知道她是要我解释,我没有理会她,跟她


母亲说,阿姨你放心菁菁跟我在一起我不能让她吃亏,别管以后怎么样,只要我们在一起一天,我


就好好照顾她,这时候她父亲说话了,她父亲说;‘行有你这话就行,来咱爷俩喝点好好聊聊,这


时我看了一眼她,她正鼓着腮帮子瞪着眼睛看着我,我干脆不去在看她,跟她父亲还有我朋友喝起


了小酒,我跟她父亲说了我的想法,我说现在年纪小先不想那么多,挣几年钱找个好地段买户房子


在研究开个小店什么的,稳定了在考虑结婚什么的问题,她父亲还夸我有想法,就是希望我不要总


打架,处事别冲动什么的,我们聊的很投机,其实我大都是挑她父亲爱听的说,结果还把她父亲喝


爬下了,天色以晚她出来送我,把我好顿埋怨,说等会回去要跟她父母解释,我看着她不说话也不


动,其实我是在想怎么对付她,目的就是让她成为我真正的女朋友,想了好一会我说我现在正式开


始追求你,然后我握着她的手说做我女朋友吧,她想挣脱开但是力气不够,她要我放手在说,我说


答应了就放手,就这样我们僵持了好一会她说那等我毕业在说,我知道她这是缓兵之计,想让我放


手以后她就逃跑,这招对我根本不起作用,我想好了对策刚一送开手她调头就想往家跑,我一把从


后面抱住她,她怎么挣都挣不开,我就开始埋怨她说话不算术,她无奈的说,让我答应你也行,但


是你要答应我几个条件,我说没问题你说吧什么条件,她说一你不准在去我家,二不许去学校找我,


三我还没想好想好在告诉你,这些条件我统统答应,其实规矩对我来说根本不起什么作用,因为我


从来都是不喜欢守规矩的人。


自那起我们开始了正式的恋爱,我经常去学校找她,刚开始还埋怨我不守信用,后来也习惯了,


她刚开始接受我是有一次她们学校的女同学跟她打架而另一个男同学是那个女同学的男朋友,两个


人把她打了,她就来找我来了,那个时候我和我的朋友们经常处理这类暴力事件,我们的处理办法


是以牙还牙以恶制恶,我找来几个朋友,第二天放学到校门口堵住那两个人,先是暴打一顿,男的


打男的女的打女的,我有个好习惯,从来不打女人。打完以后我们让他(她)们俩个带我们去他


(她)们家找他们家长,到了她们家我把菁菁被打的事情的经过说了下,我的意思就是如果是一个


女同学单独把菁菁打了我不会管这件事情,同学打架很正常,但是他们两个欺负菁菁自己就说不过


去了,这事不给个说法是没完的,或来那两个同学的家长各给菁菁掏了500元医药费才算完事。


从那起菁菁就真的把我当她男朋友了,后来她初中毕业去学美容,这导致了后来事件的发生,


在她学美容期间我因为自己的事情多很少陪她,基本都是她找我,有一天我的两个朋友在一个酒店


碰到了她,她正从一辆轿车出来,跟她一起的是个三十几岁的男人,我朋友看她们俩很亲热就上去


问菁菁他是谁,那男的到反问我的俩个朋友是谁,而且说话语气很猖獗,没几句话就跟我朋友争执


了起来,这个时候她想拉已经拉不开了,我的两个朋友便跟那个男的打了起来,这下事情就大了,


他们俩个不知道是谁拿了刀刺中了对方的要害,对方倒地后就在也没起来,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


侯已经是第二天了,我的两个朋友一个自首判了十五年,另一个至今下落不明,而她自那以后就在


也没见过她,她家人也说不知道她去哪了,我知道她家人不想让我知道她在哪,怕我报复,其实那


个时候真的是想找到她为我的兄弟报酬,但是那个时候想法简单,现在想象我那两个兄弟为了这么


个女人毁了自己的生活真的是很冤枉,如果现在我看到她最多也就是揍她一顿,虽然我从不曾打过


女人,但是我发誓见到她一定要揍她一顿。


我把煤场对了出去,钱分成了两份,分别给了我那两个朋友的家人,他们的家人没有责怪我,


毕竟这一切都是巧合,现在我依然经常去看他们的家人,认他们的父母为干亲,她的家人时常我也


能看到,只是她的家人经常避开我。


现在我已经不在怨恨她了,经过这么多年的人世沧桑我认识到包容是最重要的,就在前段时间


我曾和我们单位一位心理学硕士谈论过这件事,他的解释是这件事情,表面上看是因为她背叛了你


导致了悲剧的发生,但是如果细体分析起来谁对谁错都不能够以绝对而论,就现在来讲这件事情谁


对谁错已经不在重要,去断定谁对谁错也改变不了任何结果,事情已经过去就成为历史,在去抱怨


没有意义。仔细回想起来如果当初我不去破坏她的生活,如果我得到她后我好好的去珍惜也许我和


她会有一个好的结局,但是一切都不可能从头在来,过去了就让她过去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