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烽火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在海的那一边 收藏 3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



在通往红花山的一条小道上,陈启亮满怀深情地对几位队员说:“我今天就回团部,你们留下的几位同志一定要听田队长的指挥,同时打听陈凯和方华的最新消息,我和小江去去就回,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然后策马扬鞭,马嘶叫着踏出尘埃向着红花山方向飞驰而去。

来到团部,陈启亮把王坏水写的信往桌上一扔,说道:“政委同志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看看这封信,鬼子,伪军,王坏水害我认了,难道你们就考虑后果吗?”陈启亮怒气冲冲地说道。

“你不要耍脾气!你来的正好,我正要找你。部队早已整装待命就等你了,你为什么到现在才来?!”然后,看了陈启亮一言,见他还在生气,接着又说道:“我这是在执行上级的指示,你敢违抗吗?”此时,政委张彪火气也上来了。

“我已经执行上级的的命令了,只不过没有带部队过去,幸好没有带部队,否则你我都会成为新四军的罪人!”说着,陈启亮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端起桌上的杯子“咕咚咕咚”地喝开了。

“政委,你不要责怪团长了,陈凯和方华已经被鬼子和伪军抓了起来。”与陈启亮一起回来的队员说着哭了起来。

“这倒地是怎么回事?你说。”最后,这名队员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整个情况告诉了政委张彪。陈启亮在一旁一句也没言语,只是冷冷地看着,看着这如何收场的结局。

“我建议召开一次团党委会议,此次会议不谈追究的问题,如果要追究的话那个人,那也只能是司令部的事情。我要讲的是就这件事之后,我们该如何应对的问题。”

“哪好,我同意你的建议。我认为,我们都应当冷静地想一想,思考一下。现在时间不早了,我看还是明天开会,好吗?”

“既然如此,哪就明天吧。”

陈凯和方华被鬼子押到宪兵队之后,就被分别关在牢房里。在这之前,本田司令官对宪兵队长交待说:“一定要严加看管,绝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和马虎,另外要给与一定的优惠政策,好吃好喝地招待!”最后,本田冷笑道:“他可是我们对付新四军的一张王牌呀,千万不能出现任何闪失。你的,明白?!”

几天过去了,陈凯和方华待在牢房里倒也安然无事,只是感觉非常的寂寞和无聊。期间,俩人非常想念与自己一起战斗过的战友,想着团长陈启亮。在陈凯的心目中团长是自己最敬佩和崇敬的人,自己一身的武功都是团长亲手教授的,若是并没有这些功夫,自己早就死在了鬼子的刺刀之下了。在新四军独立团团长是战士们最值得信赖的好战友,好领导;打起仗来勇敢,坚定,顽强,足智多谋;最重要的是他能够与战友们打成一片是部队和战士们的主心骨。想到这里,陈凯脸上绽开了欢快的笑容。鬼子对他俩也是格外的殷勤,每天早餐一杯牛奶,馒头,中午和晚餐都会准时送来可口的饭菜,还有日本人喜爱喝的米酒。按照牢房规定,犯人是不准喝酒的,然而鬼子对待陈凯和方华却是敞开一面,非要送来米酒让俩人喝不可。一次,一位日本看守笑嘻嘻地对陈凯说:“你的,喜欢喝酒?”陈凯一听,摇摇头。陈凯从来都没喝过酒自然是不会喝酒。

“你的,要喝!这可是日本最好的酒,你的一定要喝!不喝地,不行!”说着,给陈凯倒了一碗酒递了过去。

“喝!快快地喝!”说着,手还不住地做着喝酒的动作。陈凯这个日本兵挺有意思的,心里直想笑。推迟不过,陈凯端起碗喝了“咕咚”一下喝了一口,直辣的陈凯用手不住地扇着伸出来的舌头,差点把碗都仍在了地上。这下可把这名日本兵乐坏了,笑的差点背过气。此后,只要这名日本兵在,陈凯必定要喝上一口酒。所谓米酒,日本人称之为米酒,其实与中国人喜爱喝的二锅头一样。

陈凯和方华在鬼子的牢房里已经待了好友几天了。这天,本田在自己的司令部里来回地度着方步,心里在想着一个问题,几天过去了新四军到现在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难道陈启亮在他们心目中不重要?不,不对!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忽然,本田脑海里冒着出一个人来。这人不是别人,就是一开始从陈启亮拉起来的队伍中逃跑出来投靠鬼子的一名汉奸,外号叫“大头”。

这时,本田急忙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接便衣队!”电话接通了。本田在电话里命令道:“你的,立即把你的便衣队的大头找来,然后你陪着他到牢房辨认一下关押的这个人是否是陈启亮,大头认识陈启亮!你的,听明白了吗?”

“嗨!嗨!我的明白!我立刻派人去找!”

“不!你自己亲自去找,然后与他一同去辨认。确定后,立即向我报告!”接到本田司令官的电话后,便衣队长岂敢怠慢立刻吩咐手下四处寻找大头。汉奸大头自从投靠鬼子之后到处欺压百姓,吃喝嫖赌样样在行,就是不做正事,连交给他的任务他也是欺上瞒下。这不,特务队长刚才交给他一项任务,他居然跑到酒馆里喝起酒来。经过多方寻找,最后便衣队长在一家小酒馆里找到了正在喝酒的大头。特务队长一见这家伙这副德行气不打一处来,上前闪了大头二个巴掌。

“你敢打我,你小子不想活了?”此时,大头已经喝高了,酒还没有醒过来。二巴掌之后,大头睁开醉意的眼睛一看,吓呆了。

“队……队长,是……是您来了,我…..我…..我兄弟俩喝一杯!”说着,端起酒杯冲着队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喝你娘的屁!赶紧跟我走!要不然老子一枪毙了你!”说着,抢过大头递过来的酒杯猛地摔在了地上,只听“嘭”的一声。此刻,汉奸大头惊醒了过来,酒也清醒了许多。

在便衣队长的陪同下,汉奸大头来到了牢房。经过辨认大头摇摇都说;“这不是陈启亮,绝对不是,陈启亮就是烧成灰我都会认识!”最后,便衣队长满心喜悦地向本田司令官报告了辨认的结果。

“混蛋!一群饭桶!把这二名新四军给我严刑拷打!问问他们到底是新四军的什么人,陈启亮在哪?快去,快去!”听完电话后,本田气得浑身发抖,在电话里破口大骂,然后走到办公室旁双手一拨弄把桌上的茶杯,电话呼啦一下统统糊弄到了地上。

之后,便衣队长与鬼子宪兵队长带着几个人气呼呼地来到了陈凯和方华关押的牢房里。走进牢房,宪兵队长对身边的几个鬼子打着手势,鬼子分二路人马分别将二人押解到刑讯房里,并分二个地点开始审讯。昏暗的二间审讯室里,陈凯和方华被分别捆绑在一根木柱上。审讯室里的地上摆放着审讯用的皮鞭,老虎凳各种刑具。最显眼的是陈凯面前摆放着的一个火盆,火舔着烙铁发出阴森的火苗。

“你的,到底叫什么名字?”宪兵队长恶狠狠地问道。

“我就是陈启亮!,你们想干什么?!”

“你的扯谎!我的不信!”宪兵队长摇着头说道。接着说道:“我的不行…...”宪兵队长的话没说完,旁边的便衣队长尖叫起来:“快说!再不说老子枪毙你了!”

“呸!你这个狗汉奸,死了还不如一头猪!”陈凯说着朝汉奸的脸上猛吐了一口痰。便衣队长用手抹着脸上的痰气得动手要打,被宪兵队长急忙制止。“你的,不急,还是我来!”

“嗨!”接着,哈着腰,乖乖地站到一边去了。

“你的还是说出来的好,要不就死啦,死啦地。”说着,用手做着抹脖子的动作。

“死你妈的屁!你们这群披着人皮的狼!新四军是不会放过你们这群畜生的!”陈凯毫不示弱地厉声骂道。

“打!狠狠地打!”宪兵队长气的暴跳如雷,面如猪色。这时,上来一名鬼子抡起手中的鞭子朝着陈凯的身上抽去。一鞭,二鞭,三鞭…..陈凯身上衣服在鞭子的抽动下,变成了一块块布条,身上是伤痕累累。此时,陈凯瞪着双眼,紧咬牙关没有吭出一点声音来。

“怎么样,是说,还是不说?”宪兵队长咧着说道。

“呸!”陈凯一口带血的浓痰正好吐在宪兵队长张开的嘴里。真的好准,比起飞起的梭镖也好不孙色。只听宪兵队长“啊”的一声,低下身子口在不停地往外吐痰。便吐便大声叫道:“加刑!快快地加刑!”此时,有一名鬼子从火盆里抽出烧红的烙铁朝着陈凯的胸前伸去。再也无法忍受的剧烈疼痛,使陈凯大叫了一声便昏死过去。此时,鬼子并没有罢休继续对陈凯施加酷刑。用水浇,用皮鞭抽……

此外,在另一件审讯室里方华也未能幸免,同样遭受着鬼子的无情折磨和严刑的拷打。为了使陈凯和方华说出想知道的一切,鬼子使用了各种方法和手段,最终是一无所获。鬼子的第一次审讯就这样结束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