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西部志愿者所见所闻

平静的愚民 收藏 1 197
导读: 本人积极响应国家支援西部建设的号召,在大学毕业前报名参加了西部计划志愿者并被录取了。 按我自己的意愿,是想去最边远的地方支教(最好是西藏四川青海等地),帮助贫困儿童的。 但是在政策的安排下,广东的志愿者只能对口支援广西。 从7月14日到广州四星级的珠岛宾馆报到到7月22日抵达服务地大新县,中间经历了一段蛮痛苦的历程。 首先是官方的出征仪式。 在广东的时候据说比较简洁,但是我在宾馆房间里睡过头了,没能参加上。 在广西接受培训结束之后,主办方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人积极响应国家支援西部建设的号召,在大学毕业前报名参加了西部计划志愿者并被录取了。

按我自己的意愿,是想去最边远的地方支教(最好是西藏四川青海等地),帮助贫困儿童的。

但是在政策的安排下,广东的志愿者只能对口支援广西。

从7月14日到广州四星级的珠岛宾馆报到到7月22日抵达服务地,中间经历了一段蛮痛苦的历程。

首先是官方的出征仪式。

在广东的时候据说比较简洁,但是我在宾馆房间里睡过头了,没能参加上。

在广西接受培训结束之后,主办方搞了一个隆重的出征仪式,500多名志愿者在烈日下排练了几个小时(分两次),重复单调的动作和口号,为的是让领导者台上看的时候更赏心悦目。于是我只能躲在服务地的接送车上睡觉以熬过痛苦的时间。(严重声明,两次出征仪式我都没有宣誓!)

其次是在南宁培训。

在上火车之前,广东方面说给志愿者集体买了卧铺票,每张185到195不等,要志愿者先交钱换票,到了广西有关部门会给报销。而到了广西培训期间,询问有关人士,则说这是广东方面自己负责的,和广西无关。

问题:为什么非买卧铺票不可?之前两广之间毫无协商,以前也没有发送、接受过志愿者?

培训无非就是在广西师范学院的礼堂内请许多著名专家学者,告诉广大志愿者如何做“好”工作,揣摩领导心思,说领导爱听的话。感觉像是公务员的选修课,和自由而纯粹的志愿者有何关系?(后来得知,许多志愿者都是冲着国家对西部计划志愿者的优惠政策而来的,不考公务员不考选调生不想从政的来这当志愿者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培训结束前一天,服务地县团委的书记来接我们并且亲切交谈,对大家许诺说会给大家安排到好单位去的,他有句上不了台面的话说:“基本上都会把大家安排在县委机关单位轻松工作,没办法,里面老人多,干活的人少,你们的机会很大啊。”

果不其然,到了目的地之后,大家公款吃喝了一顿,就和服务单位的领导见面了。服务队有30个人,大部分被安排在县政办、县委办、人大办、政协办和各局办公室,只有几个发配乡政府。

这些也不是最糟糕的,关键是后面的事情,完全让支援活动的主客双方调换了角色。

来到第二天,就有领导在县城某著名KTV请《左江日报》记者及其他干部唱歌喝酒(不用明说又是公款接待经费),兴致颇高地请几位女志愿者前去助兴,由于女志愿者担心不太安全,就让几个男志愿者陪同前往。

到了领导们所在的包间之内,某负责接待的干部看见来了几个男志愿者,便指挥说:“男的都到另一个房间去喝酒。”把女的留下陪领导喝。儿男志愿者们则被安排到另一个小包间里,在包间内的还有一个《左江日报》的年轻记者,已经有几分酒意了。于是大家一阵寒暄,开始互相敬酒。直到酒快喝完了,负责接待的某干部冲进包间,两眼圆睁地看了半分钟之后才指着年轻记者对众志愿者吆喝起来:“你们怎么不敬你们李哥喝酒?你们李哥是左江日报的大记者,是我小弟!”(后来发现,记者同志和他貌似不熟,对此话很不爽。)喝完酒期间,某志愿者出去外面抽烟,发现对面包间跑出来一位哭泣着的女志愿者(应该是去年留下来的),便上前询问发生何事,不知道因何种原因,没有得到答复。后来,同在那个包间的女志愿者说是因为有些领导喝多了点酒,不小心把手放错了地方。这是刚来就接触到的好领导!

后来,那位负责接待的某干部(一小办公室主任,连个科级都没有,开部单位的残旧昌河)又电邀一位女志愿者喝酒唱歌,并让其多带几位女志愿者过去,说在某KTV401房,出于安全考虑,那位女志愿者又叫了我们三名男志愿者同行。小办公室主任说开车来接,看见是男志愿者同行的时候,直接把我们拉到了某广场,说让我们先逛一逛,他再去接个人。说完了走了,几分钟后让和他勾搭在一起的女志愿者打电话来说:“啊……今天,嗯啊,领导说,啊,那个……”大家就知道,回家!从此之后,再有领导干部请喝酒,与吾等无关。

然后就是各局各单位的所见所闻,千奇百怪,无所不包。

首先是安监局的,一个局加上志愿者才5个人,局长副局长就共有4个。听安监局的志愿者闲聊说,有一回和他们领导去唱歌喝酒,叫来陪酒的都是些未成年的非主流(至少看起来是)。他还勉强能撑住,直到后面叫来一些比较成熟的只穿着裤衩和抹胸的女人,他才撤了回来。

其次是统战部的志愿者感恩戴德的说部长对他多好多好,给他买这个买那个的,后来财政局收到一份统战部的《关于接待志愿者的经费申请》,说接待西部计划志愿者共花费部门6000元人民币。

县血站要求各机关必须献血,于是志愿者也被组织上街头献血,统一服装声势浩大。某些人因为刚献血不到半年时间,于是请求不出血,服务队队长说:“不献血也过来一会儿吧,场面上比较好看。”后来志愿者献血活动被报道为典型事例。

志愿者内部有个“周六服务队”,就是到周六的时候,统一服装到大街上扫地,扫地的时候还有团县委的人给你拍照留念,甚至可能登上报纸重要版面。这个县城并不脏乱到如何的程度,也有自己的环卫站环卫工人,每天都勤勤恳恳地打扫城市卫生,如此作秀为哪般?

中秋节到了,各单位发放礼品不计其数。而志愿者的主管机关团县委只给每个志愿者一条祝福信息。这并不是怪罪他们小气,而是为后来的事埋下伏笔。过了几天,团县委以慰问志愿者的名义向财政局申请经费5000余元,说给每个志愿者发放价值80元的过节补贴。大伙儿就纳闷了,一条信息80元?

(时间有限,先写到这里,改天有条件再上网了继续的说。)


本文内容于 2008-9-23 14:31:22 被平静的愚民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