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一幕 为了胜利燃烧生命 第三章 我的兄弟连 第二节 兄弟连的军官们

台海争锋 收藏 1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5/[/size][/URL] 坐火车的确比汽车舒服得多,即便是闷罐军列,我、赵锐、韩天宇和田信四个,在车厢里面饿了吃,吃了睡,睡醒了就炒地皮,倒也不觉得很无聊。 一天一夜,我们就回到了杭州。大队长和军装备部装备管理处的处长亲自来车站接我们,处长来接装备,我想,大队长一定是来接韩天宇的。 我们出了站,远远地就看到了黑塔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5/


坐火车的确比汽车舒服得多,即便是闷罐军列,我、赵锐、韩天宇和田信四个,在车厢里面饿了吃,吃了睡,睡醒了就炒地皮,倒也不觉得很无聊。

一天一夜,我们就回到了杭州。大队长和军装备部装备管理处的处长亲自来车站接我们,处长来接装备,我想,大队长一定是来接韩天宇的。

我们出了站,远远地就看到了黑塔一般的江雄大队长。等我们走到他面前,这条铁铮铮汉子的眼睛中竟然泛起了泪光。他也不顾自己的身份和其他人在场,径直地走过来,将韩天宇一把抱在怀里,自言自语地说:“老班长!我江雄真他妈的不是人!我没抢回您的身体,也没能照顾好您儿子,我江雄对不住您啊!”

说完竟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当时的我们,很难理解大队长奇怪的表现,直到多年以后,我们才明白一同上过战场之间的战友,那种感情将会比世界上任何一种感情都要深厚、都要纯洁,每当我回忆起那一张张鲜活生动的面孔,那些并肩战斗却没能走下战场的战友,我的心总会伴随着一阵难以忍受的绞痛。

韩天宇笔直地站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任凭江雄宣泄着自己的感情。过了好一会儿,等江雄稍微平静了一些以后,他才说:“江叔叔,您千万别这么说,我小韩能从一个农村要饭娃到今天提干,全都是靠您,我爸要是九泉有知,也一定会感激您的!我知道您让我去训练基地是为我好,但我韩天宇来特种大队是自己的选择,就是再苦再累、流血流汗我都没有怨言!请江叔叔您相信我!”

江雄望着韩天宇坚定的神情,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孩子,你越来越像你的父亲了,你们连长够义气,以后好好干,只要你能拿得出成绩来,其他方面的问题江叔叔都会帮你考虑的!”

韩天宇自信地说:“谢谢大队长关心,我相信凭自己的能力,即使是在我们这个人才济济的特种大队,也能干出一块天地来。”

江雄高兴地说:“真是个好样的!但你也给我记住了,无论什么时候都别丢你父亲的脸,丢你父亲的脸就是丢英雄的脸!”

韩天宇再一次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说:“是!请大队长放心!”

江雄最后说:“吃饭时间快到了,你们就陪大队长一起到机关灶吃点吧!”

韩天宇坚定地拒绝了,“江叔叔,这不行,我刚来特种大队,不想让别人说闲话,说我是靠您的关系才在这里站稳脚跟的,我还是回连队跟弟兄们一起吃吧!”

江雄叹了口气,无奈地挥挥手说:“去吧!靠自己是对的!不过江叔叔年纪大了,以后就是想帮你也不一定帮不上喽!”

韩天宇再次敬了个军礼。

最后,大队长开车把我们稍回驻地,在车上,我的心情异常激动,就要看到我的连队了,我朝思暮想的连队。

到了大队机关楼门前,大队长对着我们说:“李拓、韩天宇,还有你,去政委办公室汇报汇报思想,田信跟我去清点装备!”

“大队长,我叫赵锐!”赵锐从来就无法忍受别人对他的忽视。

大队长瞄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说啥好,扭头带着田信就走了。

我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赵锐的后脑勺:“就你能耐,赶紧走!”

“你以后可不能再这样敲打我了,以前是兄弟,现在是上下级,你这叫殴打下级,知道吗?”赵锐一边上楼一边挠着后脑勺,不满地说。

我们几个报告以后,进了政委办公室,政委杨冰看着我和赵锐,指着办公桌上的文件说:“军里给我们政治处发通报了,对你们俩在伞训期间的优异成绩提出通报表扬,你们俩没给咱们特种大队丢人!”

说完,又看看韩天宇,不冷不热地说:“欢迎你来我们大队工作!”

杨冰说完,打电话把政治处白启亮主任以及营长冯国华叫到办公室,他对着白启亮说:“他们仨的任职命令是不是都到了?”

说完转过头问我:“听说你们有同学在军干部处,想必你们自己早就知道自己的岗位了吧?”

我和赵锐都微微地点了点头,白主任在一旁说:“他们去伞训以前我就告诉他们了,好让他俩有思想准备!”

“那好吧!老白、冯营长,你们领他们俩还有韩天宇到三连去交接一下!”

白启亮看看表,确认开饭时间快到了,就带着冯国华营长、我、赵锐和韩天宇直奔三连饭堂。来到饭堂门口,我看到全连在饭堂门口列队等着。

白主任带着我们一行往队伍前面走,一个看上去挺憨厚的上尉朝着队伍大声地发布了“稍息、立正!”的命令,然后以标准地姿势跑过来报告。白主任挥挥手示意免了,然后径直地走到队列前,拿出任职命令,对列队欢迎的官兵简单宣读了一下,接着对冯国华说:“你是营长,你来说两句!”

冯国华也不客气,走到队列前说:“我们空降兵第十六军特种大队是一支刚刚成立的部队,我们特战一营、特战三连也一样,前段时间,我听你们三连里有人说,别的连队都有连长、有指导员,可我们三连光有指导员,没连长,所以训练成绩上不去。现在好了,我把你们连长给带来了,人家可是南京国际关系学院毕业的硕士生啊、是个特种作战专业的高材生!而且也是我们整个大队所有连长里面唯一一个硕士!所以,我希望同志们能像支持你们指导员一样支持你们新连长,我也相信你们的新连长一定能把我们这支光荣的部队带成一支硬邦邦、嗷嗷叫的连队!大家有没有这个信心?”

整个特战三连的官兵用尽全身的力气,吼了声:“有!”。

我心里明白,这是三连弟兄们卖营长面子,同时,也给我这个新连长来个下马威,显摆显摆他们高昂的士气。

这时,白主任瞅了瞅陈勇,示意让他说话,陈勇一时想不起说什么,讨了巧,说:“下面请我们三连连长将两句!”

我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说:“好,那就说两句吧”。

接着,我有些激动地走到队列前,睁着眼睛扫了一下全连,这时候,我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这就是我的连队,现在我只是他们行政上的连长,在他们服我以前,我并不是他们真正的连长,要让弟兄们服,首先要有自信,一定要自信、自信更自信!”

我清了清嗓子,对着全连大声说:“同志们,我很高兴、也很荣幸能够来我们这支光荣的部队任职,能够和我们这些军中出类拔萃的男人们一起生活、学习和工作,这是我李拓的福分!

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特种部队!大家知不知道什么是特种部队?”

我顿了顿,看着有些士兵眼神中略带着疑惑,就接着自问自答:“我心中的特种大队就是由我们这些特别有种的男人组成的部队!你们说是不是?”

队列里有人窃窃私语,有些胆大的喊了起来,回答我说是。

我接着说: “我来三连以前,咱们白主任就给我介绍过,说我们三连没有个子在一米七五以下兵,现在看到大家,我才发现我们白主任没吹牛嘛!果然真是这样,弟兄们个顶个,一个个看得都精神、长得都挺顺溜的嘛!一颗歪瓜劣枣都没有!”

下面再一次爆发出哄笑声,这样一来,气氛也缓和了许多,接下来,我又有些严肃地说:“我李拓不是个喜欢吹牛的人,我想我们三连的弟兄们也不喜欢听人吹牛皮。现在大家还不了解我,我也不了解大家,我吹再多也没用,我们以后就要朝夕相处了,我平时一直相信,人心就是一杆秤,我李拓是个什么样的人,将来你们靠你们自己的良心来称?够不够格当你们连长?咱们日后走着瞧!”

在陈勇的带领下,整个三连给我报以热烈的掌声,我想,三连所有的官兵冲着我这份自信和真诚,应该能够认可和接受我这位新来的连长了吧。接着,我又把赵锐和韩天宇给三连全体官兵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最后让赵锐起头唱了一支歌开饭。

白启亮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伙子!讲的不错,不愧是高材生,我们大队党委把三连交给你,你可别让我们失望啊!”

我笑了笑说:“还是让成绩说话吧!”

这时,站在边上的指导员陈勇说:“白主任、营长,你们就在我们连简单吃点吧!”

白启亮摆摆手,对着冯国华说:“走,去检查检查你们大队部小灶饭菜的质量。”说完带着冯国华扭头走了。

我和陈勇目送着白主任和营长离去以后,进了三连的饭堂。特种部队虽然在工资待遇等方面并没有什么优惠,但一天二十多块钱的伙食费确实能够保证我们这些连队干部不用再为弟兄们的伙食质量犯愁。

在餐桌上,三连的军官们凑了一桌,边吃边聊,互相了解。大家对我都比较熟悉了,陈勇向新来的伞训长韩天宇和一排长赵锐介绍二排长田信和那个号称“猛仔”的三排长公孙康。陈勇还告诉我,三连编制上还有个副连长,但大家都没见过这个人,听说这个哥们是我们军某位常委的姑爷,目前在军作战处当参谋,占着这个职务一边混资历,一边准备补缺。我听完笑了笑,在吃饭的时候就开始在心里琢磨怎样才能把这个岗位给要回来。

在吃饭的过程中,我感觉到整个连队的官兵都在不时地偷偷望着我和我们这些干部。我心里很明白,我们这个支委班子是否团结、是否有凝聚力,直接决定着我们三连战斗力的高低,这个有着三个新成员的连队领导班子能否团结,特别是军政主官能否和谐地互相配合,全连的官兵乃至整个特种大队的党委都在拭目以待。

吃完午饭,我跟指导员一起回到宿舍睡午觉,我想试探一下这个指导员到底有多实在,就故意问他我自己已经很熟悉的田信。

“咱们连队那二排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这么个文绉绉的,像个书生一样人怎么到我们大队来了?”

陈勇一笑,说:“呵呵,你说人家像书生,我看你还像书生呢!说到田信,还真是个人物,你们江苏人,好像是镇江的吧,对了,是不是你们江苏浙江的人都这样啊?都文绉绉的啊?”

“呵呵,也不全是吧!可能江浙一带文人出得多一些吧,加上经济又比较发达,所以来当兵的比较少!”

“哦,也对,这个田信今年二十四岁,比赵锐还小一岁,是我们连年纪最轻的干部,长春师范学院中文系的毕业生,可能文科生都一样,听别人说这小子挺小资的,家里挺有钱,上大学就喜欢搞什么户外运动,还有什么极限运动,毕业后特招进了部队。

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特招入伍后觉得只有到一线部队,才能实现他的什么人生价值。所以刚毕业就去了军直侦察营。可是,虽然他身体、军事素质都很过硬,但当爱好变成职业以后,那种日子叠日子的枯燥让田信这个文科生最后也失去了起初的热情。而且我们中国特种部队毕竟比不上人家三角洲、海豹什么的,况且人家特种部队那么酷不也是电视里演的,对吧?

最要命的是田信他老觉得自己和别的干部战士有些格格不入,所以去年在侦察营当了半年排长后,就开始压床板,闹退伍。好在军里政治部看他是中文系毕业的,写材料是好手,就把他抽调到军里政治部组织处帮忙。

可惜这些地方大学生和部队上土生土长的干部就是不一样,田信这种人眼睛里尤其揉不得半点沙子。别人传说他第一天到组织处报到,处长对他说:“小田啊!一路上辛苦了,晚上我们处里的同志一起聚一下,给你接个风!”

你猜田信怎么说?他竟然对处长说:“还没开始干活就让首长破费,无功不受禄,这不好吧!”弄得处长哭笑不得。

田信在组织处呆了一个多月,材料没少写,班没少加,但他实在无法接受,也学不会机关那些见不得阳光的事情,加上这个文学青年既不会跑关系,对官样八股文也提不起半点兴趣,所以,尽管组织处长对他挺有好感,无奈机关超编,又赶上我们十六军所属各部队缩编,最后田信在机关清理整顿中,被赶了回来,后来他就自己申请来新组建的特种大队当排长。”

“哦!这个田信还真有意思!”听了指导员这么说,我对田信的好感更加深了一步。

陈勇意犹未尽地说:“这个田信跟你还挺有缘分,你们去伞训的时候,有次在训练场上,参谋长跟我们提起三连要来个新连长,还说你是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毕业的硕士,有些新思想,人看上去挺正直,而且更重要的还是江苏人,所以这小子就对你这个连长充满着好奇,也抱着极大的期望。所以,在你集训结束的时候,就跑到赵元博参谋长那里,主动请缨,要借拉装备的机会去集训队接你,赵参谋长本来就挺喜欢这个天真正直的年轻人,可能也是怕这个执拗的秀才老缠着他,最后就同意了,所以在咱们连,除了赵锐和伞训长,田信是第一个认识你的!”

“呵呵,我还真有点受宠若惊啊!”

从刚才陈勇的言谈和对田信的评价中也意识到,我的搭档——指导员陈勇也是个正直的人,也有着一颗真诚的心,我原先提着的心逐渐放了下来,在我们部队,如果两名主官对不上脾气的话,和平时期会影响部队战斗力的生成,到了战时,则会是这支部队的灾难。

我对三连的第一印象挺不错,就像田信的评价一样,这个连队怪人少,用当时时髦的话说,至少军官们之间的关系很和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