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日长子金正男或成朝鲜掌门人

ggyy55555 收藏 1 239
导读:   朝鲜领导人金正日中风的消息震惊世界,人们忧心:是否会使“朝核六方会谈”停滞不前的进程寿终正寝,是否会在平壤引爆一场权力斗争、重振其经济之希望再度受挫;是否会带来政权完全崩溃,导致无数难民越界逃入中国和韩国。   韩国《朝鲜日报》日前报道,金正日的长子金正男已经从平壤前往中国北京,他离开平壤说明金正日的病情可能有所好转。   在金正日被传患重病,人们聚焦“后金正日时代”的朝鲜问题时,现年81岁、叛逃前任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书记,主管意识形态和对外联络的黄长烨,在汉城一次餐会上指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朝鲜领导人金正日中风的消息震惊世界,人们忧心:是否会使“朝核六方会谈”停滞不前的进程寿终正寝,是否会在平壤引爆一场权力斗争、重振其经济之希望再度受挫;是否会带来政权完全崩溃,导致无数难民越界逃入中国和韩国。


韩国《朝鲜日报》日前报道,金正日的长子金正男已经从平壤前往中国北京,他离开平壤说明金正日的病情可能有所好转。


在金正日被传患重病,人们聚焦“后金正日时代”的朝鲜问题时,现年81岁、叛逃前任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书记,主管意识形态和对外联络的黄长烨,在汉城一次餐会上指出,金正日的长子金正男被指为金正日出事时继承权力的候选人。他的“理由是中国政府一直在管理金正男,而且劳动党行政部部长张成泽支持金正男。”而金正日的妹夫张成泽,现全面负责保卫部、保安省、检察等朝鲜的权力机构。


据报道,黄长烨还表示:“如果签署韩中自由贸易协定(FTA),(在朝鲜突发事态时)中国不会无理介入”,因为“中国重视经济利益”。他强调,“中国掌握着解决朝鲜问题的一切钥匙。如果通过韩中FTA使两国关系更为亲近,可以把朝鲜引向改革开放。”因为,后金正日时代的朝鲜执政势力没有“偶像化负担”,可以考虑进行中国式改革开放;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自然会实现政治民主化。


但他又预测说,如果在朝鲜权力交替期,韩国或美国过于介入,会引起中国的抗议等,可能产生副作用。“即使金正日去世,(在权力中心)也已经形成金正日的亲信集团,而且他们都同乘一条船,因此不会发生内乱或无政府状态”;而“如果发生无政府状态,中国军队进驻的可能性是100%。美军和韩国军队,也应进入朝鲜,由多国军队共同管理朝鲜。”


在朝鲜,黄长烨曾经深得金日成的信任,一直都担任朝鲜劳动党要职,应属金正日长辈级的人物。但1997年2月,他在北京突然走进韩国领事馆要求政治庇护,后来亡命韩国。他是朝鲜至今变节到韩国的最高级官员。到韩国后他即加入反金日成主义的组织,主张推翻金正日政权,不支持卢武铉的阳光政策。他还指责美国对朝鲜在朝核六方会谈上的绥靖政策,称美国为“依附于既得利益阶层的老朽国家”。至今,他仍遭到金正日的追杀,而被韩国时刻人身安全保护。


关于他叛逃的原因,众说不一。他称自己在研究“主体思想”时洞察到问题,从而推翻自己过去所建立的思想体制;而另一说法是,黄长烨因为自从金日成在1994年病逝后,得不到金正日的信任,所以叛逃;在日本,有报章指他出走是因为与一位在中国大陆居住的朝鲜女性有不伦关系;亦有指他的亲人在他出走前就已经被送进劳改营;基于朝鲜采取连坐的制度,为免与亲人一起被关进劳改营,所以趁到到访中国之机而变节。


但无论怎样,他叛逃得以偷生,其妻女却不能幸免,被金正日“恩准”自尽。


根据黄长烨在朝鲜属于核心高官,对朝鲜党、金氏家族十分了解,所以即使是凭经验判断朝鲜政局,也应受到相当重视。


但是,来自朝鲜的消息并不全似黄长烨那么乐观。同样是《朝鲜日报》则称,朝鲜幕后实权人物是军中主将玄哲海。


报道说,根据韩国统一部对8月14日前报道的金正日“现场指导”随行人物进行的分析,结果显示,玄哲海居首位,其次是国防委员会行政局局长李明秀、劳动党宣传秘书金基南、劳动党计划财政部部长朴男基等。“现场指导”是金正日随时视察部队和产业设施等并在现场亲自做出指示的活动。随行次数越多,证明和金正日关系越亲近。今年随行次数列前四位的玄哲海、李明秀、金基南和朴南基,他们的位次和去年相差无几,“这意味着金正日信任的亲信顺序没有太大变化,可以将他们视为帮助在病床上的金正日或代替他实际操纵朝鲜的人物”。


报道指出,玄哲海担任的人民军总政治局常务副局长全权负责组织朝鲜军队;而且他毕业于抗日游击队遗属和后代就读的万景台革命学院,掌控着主要分布在部队的毕业生。在刚举行的9.9节(国庆日)阅兵仪式上,玄哲海坐在主席团中。一般来讲,军方都是次帅级人物才能坐在主席团中,因此,大将玄哲海出现在主席团中是非常破例的事情。


统一研究院还分析说,玄哲海和金正日的次子金正哲联系密切:“目前可能是玄哲海在幕后管理朝鲜政局。他会带头制定金正日所希望的继承版图。”


不过《朝鲜日报》又说,金正日妹夫张成泽掌控着保卫部、保安省、检察机关等朝鲜权力机构,并且和金正日的长子金正男关系密切。朝鲜军方表示,从大队级单位到一线部队,受到党组织与保卫部的密切监视。也就是说,张成泽掌控着保卫部,如果金正日若出现变量,朝鲜军部因此出现“政变”的可能应不大。


相对于人们对金正日中风而忧心忡忡,马英九在哈佛大学就读时的恩师、美国外交关系协会资深研究员、纽约大学法学教授孔杰荣另有看法。


他在其《朝鲜对世界说不》的文章中说,朝鲜长久以来对于实行中国式“威权资本主义”,走入世界,一直态度摇摆不定。现在,金正日病重可能为朝鲜终于开启一个新纪元,朝向中国的现代化模式转型。


孔杰荣是见证过世界几多风云变幻的资深学者。他说,自己早在1972年便和夫人偕同三个孩子,成为了第一批进入这个共产版“隐士王国”的美国学者,停留了两星期并研究了朝鲜的独特政治体制。他回忆说,因为1971年7月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出人意料地秘访北京,以及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与毛泽东签订修好协议,朝鲜想要仿效中国突然对美国开放的做法,并小心翼翼探讨如何启动这个进程,希望走入世界。1972年春天,平壤邀请他前往访问。有传言指,说他此行是代表基辛格前往。


孔杰荣说,令人遗憾地,当时平壤并未准备好与西方打开关系。当年朝鲜没有像周恩来这种人,能够了解、激励乃至迷倒外国访客。赴朝一个月前,周恩来曾招待多位美国访客共进晚宴四小时,当时他就坐在周的旁边,亲睹他施展魅力。但与中国大相径庭的是,他的活动遭到了朝鲜接待人员种种荒谬限制,最后他告诉朝鲜人:“在经过廿年隔绝后,当中国领导人邀请美国人去访问,他们确保我们多数人在离境时对这个国家的印象改观。然而,朝鲜之行的效果却正好相反。我们带着善意来访,你们却让我们退避三舍!”


尽管如此,孔杰荣此行还是受教良多。印象深刻的是,朝鲜极为独立自主,比起中国由于蒙受西方列强和日本“百年耻辱”而持续表现出来的对外行为,还犹有过之。朝鲜不但谴责“现代修正主义”(亦即苏联)的侵犯,对于被人拿来与中国相比,或是提起古今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也表露出很敏感的反应。


但更令人惊讶的印象却是,朝鲜的社会充满着极权集体主义色彩,但它却试图灌输一种个人有出头机会的观念。在朝鲜电影中,也着重凸显个人只要透过勤奋工作和教育,就可以达到向上层社会流动。相形之下,当时中国才刚开始走出“文化大革命”的疯狂反智主义,追求齐头式平等;而虽然朝鲜高中和大学的一半课程在教导朝鲜国父金日成的神圣家族史,另一半课程则强调知识和专业技能的重要性。


然而,就在1972年,朝鲜民族主义情绪和不安全感高涨,他们愚蠢地否认许多事实,包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苏联协助他们建国的角色,中国在朝鲜战争中帮助他们击退联合国部队,等等。他们甚至声称,朝鲜工厂内那些仍打印有捷克或东德商标的机器,是本国出产的!


孔杰荣以无比伤感的笔触,写道:就这样,朝鲜早先试图弥缝与美国敌对伤痕的努力,很快便无疾而终……。


文章到最后,也没有告诉笔者:“后金正日时代”的朝鲜,凭什么可能“终于开启一个新纪元”。难道和黄长烨的想法一样,因为“中国掌握着解决朝鲜问题的一切钥匙”,就“可以把朝鲜引向改革开放”?


笔者虽然希望如此,但又觉得底气很虚。因为刚好看到新闻,今天(9月19日),法新社援引朝鲜官方媒体的报道称,朝鲜方面当天表示,将不继续寻求从美国的“支持恐怖主义国家”黑名单上除名”。朝鲜还称,将要“走自己的道路”。


但笔者还是感谢孔杰荣教授给我讲述了一个似乎几个世纪以前的故事。


其实,时间也才36年。现在的朝鲜,骨子里和36年前有什么变化吗?也许,极度自卑的民族,自尊就会被极度放大乃至于狂妄。


但中国呢?在网络上看到那些动不动就用民族主义、爱国主义说事的同胞,似乎他们还活在36年前——不,应该还活在四大发明的千百年前。在明显先进的外来文明面前,总是首先怀着鄙夷与敌视。看来,阿Q是我国最伟大的民族主义者和爱国主义者了,既有摸小尼姑光头的勇敢,也有老子以前比你阔多了的豪气,更有被砍头时圈画不圆而自感颜面尽失的遗憾……


可既然这样,我们又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朝鲜兄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