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二卷 成名》 十一 公主倾心 上

mulinsen444 收藏 3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杨炎来到翠微亭前,以看见亭中赵倩如俏立的背影。


赵倩如缓缓转过身来,看着杨炎。她今天穿着一件杏黄色及地长裙,外面披着一件猩猩红的羊毛大氅。松挽发髻,淡施铅华。整个人看起来又美丽,又端装。和赵月如那种英姿飒爽的美相比,也别有一翻风情。


事实上杨炎收到赵倩如约他在翠微亭相见的信时己是正月初十。刚刚带着选锋军完成了七天的野外训练回来。接到信的那一时杨炎也不知如何是好,毕竟是自己拒绝了赵倩如,使他心里总觉得是自己对不往赵倩如一样。


不过思绪再三,杨炎终于决定还是赴约为好。


看着赵倩如的一双妙目凝视着自己,杨炎便是觉得浑身不自在。半响之后,见赵倩如还不开口,杨炎只好干咳事一声道:“公主,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赵倩如这才把目光从杨炎身上移开,轻轻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杨炎怔了一怔,没想到赵倩如会问出这一个问题。在他的印像中,他和赵倩如的交往应该是从乾道元年(1165年),在尚武院战场比试的前一天,他被赵倩如拉着在临安城里转了一转开始的。但那一坟绝不是他们的第一次相见,因为在那一天之前,两人在尚武院里就时有碰面的机会。那么两人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


还好赵倩如并没有让杨炎想太久,便道:“应该就是你刚来尚武院里上学的那一天,就是在那一天你和姐姐打了一架。”


听她这么一说,杨炎立即就想了起来。确实就是自乙刚进尚武院的第一天,是他第一沃和赵月如、赵倩如姐妹第一次相见。


这时赵倩如又道:“我现在虽然贵为公主,又是当今皇帝的侄女,其实我和皇伯父之间的血脉相隔很远,只不过都是太祖皇帝的后嗣罢了。”


她说的这一点杨炎到是明白。当今的皇帝并不是太上皇赵构的亲生儿子。大宋自太粗皇帝赵匡胤传位于其弟太宗皇帝赵光义之后,皇位就一直由赵匡义的一脉继承。但赵光义的皇位来的本有些不明不白。有烛光斧影之说。金国南侵之后,有传言说:赵匡胤的皇位是被赵光义一脉篡夺,转世托生为大金太宗完颜吴乞买,来报复赵匡义的子孙。还有人说完颜吴乞买长得与赵匡胤一模一样云云。靖康之难以后,赵光义一脉只剩赵构一人。而赵构本人又无子嗣,遂深信这种说法。因此决定在赵匡胤的后嗣之中选了赵眘为养子,继承皇位。


赵眘继位之后,因为见到宗室单薄,于是又到民词寻找其他赵匡胤的后嗣子孙,赵倩如的父亲赵觉就是这样被找到出来,请到临安,被赵眘认为皇弟,封晋王。赵党死后,晋王被赵倩如的幼弟赵忻继任,而赵倩如也被封为永宁公主。


接着又听赵倩如道:“我们一家是在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被接到临安的。在那之后一直都生活在民间。家境虽然不太贫苦,但也不错富足,只不过一家人在一齐和和睦睦,到也开心快乐。时到今日我还常常想起那些时日。


杨炎心中一动,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赵倩如的身世,到是和自己有些相似。


赵倩如又道:“我们来临安不久,父王就故去,弟弟继任了王位,我被封为了公主。因为圣人喜欢我,留我住在宫里和姐姐做伴,所以我和姐姐的撼情一直好得像亲生姐妹一般。”她缓缓走出亭子,杨炎跟在她身后,听着她说“姐姐确实是个奇女子,不仅生得美丽,而且聪湘过人,无论是学文还是练武,甚至比男子都强得多,就连太子都远不如他。”


她实然转过身来,又凝视着杨炎道:“直到那一天,遇到了你。”


杨炎一怔道:“遇到我怎么了?”


赵倩如道:“姐姐最不愿的就是输给别的男子,可是那一天居然就输给了你。连我都不敢相信,那么聪明,那么强的姐姐居然会输给一个和我们差不多大的男孩子手下。”


杨炎只好挠着头苦笑,当年那场看似小孩打架的事情给他带来的麻烦还不是一般的小。


看着杨炎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赵倩如也忍不位笑了起来:“从那一天开始,我就开始泣意你了。我想知道一个能轻易就打败姐姐的男孩到底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不过后来你的表现却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呀。”


杨炎想想自己在尚武院里的表现,又不仅苦笑着摇了摇头。


赵倩如道:“但我确不信,姐姐是绝不会被一个平凡的人打败的。你成绩一般,又逃课,又搅乱课堂,这样做一定是故意的。虽然我不知道你这样做的目地是什么,但我发现,你是故意装出一付很平庸的样子来的。”


杨炎呆了一呆,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赵倩如微笑道:“经过我的统计,格斗、刀术、枪术这些课程你基本上是一次也没上,兵法、军政、阵法这些课程你上得也不多。只有马术和箭术两门课,你基术上就没怎么缺过。我说得对罢。”


杨炎嘿嘿笑了,道:“你可此我算得还清楚。”


赵倩如道:“你的武功本来就很高了,一定是另有高人传授你的,因此在尚武院那些武功一类的课程你自然不用去学了。至于兵法、军政这些课程,同安郡王身经百战,自然要比尚武院里的教官强得多了,想来有他教给你也就够了。只有马术,箭术这样的课程需要在尚武院学,因为这需要很大的场地才行,只有在尚武院才有这个条件。我说得对吗?”


杨炎有些难以相信的看着赵倩如,心里对这个公主重新估计,她的思绪很细,而且头脑十分清晰,分析推理的能身到是十分出色。


赵倩如道:“后来的事情就不用我说了,总之是正明了我的猜想是正确的。你确实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或许就从那个时候起,我的从里就有了你的存在。”她的脸微显红晕,却平添了三分娇艳“后来皇伯爻告诉我,要给我选个驸马,就是你了。我忽然发现自己的心里竟是那么榆快,却个时候我才真的知道,你真的就在我的心里了。”


杨炎的心忽地一颤,一股说不出是什么的滋味从心里涌了上来。这种撼觉是和流苏一起时不一样的。他和流苏最开始是因为怜悯,后来是日久生情,一切发生得十分自然。然而这却是他生平第一次听到女子对自已表白心事,而发生得又是那么突然。


赵倩如道:“但是你却拒绝了,因为你看不上我吗?”


杨炎一怔,不由自主道:“不是。”


赵倩如微笑道:“那么是为什么呢?我知道你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孩叫流苏,你是但心我会容不下她才拒绝吗?还是因为嫁给你的是我而不是姐姐。”


她的声音虽轻,在杨炎听来却如同一声巨雷,令他心头巨震。从他一开始听到招驸马的事情时,一直所想的都是赵月如。直到那一天韩彦直和曹安到杨府来给自己提亲的却是赵倩如,立即就拒绝了。如果那一天真是给赵月如来提亲的话,自己还会拒绝吗?杨炎突然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只是在但心赵月如是不是容得下流苏,却真的竟从未想过拒绝。


“难道我的心里真的是在想着赵月如吗?”杨炎拼命摇了摇头,发现自己的心里以经乱得无法思考下去了。


赵倩如静静的在一旁看着杨炎,道:“后来皇伯父告诉我,你拒绝了婚事以后,我就告诉了皇伯父,在我的知里,只有杨炎一个人存在,这辈子也只会嫁给你一个人。说出来以后,连我自己也吓了一跳,但突然也松了一口气,因为我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虽然皇伯父很生气,骂了我几句。但我却没有后悔这样说。”


杨炎听了,忽然觉得一股热血上涌,向前走了一步,正要说话。却被赵倩如拦住:“如果你是但心我和流苏不能相容的话,那么你就大可放心。如果是因为你的心里只有姐姐,那么我也无话可说了。皇伯父让我来见你,我也很很高兴有这个机会,也有勇气对你说出了我的心里话,但我不愿求你答应,一切都都你自己决定。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感到遗憾了。无论你作出怎样的决定都可以,但请你不要现在告诉我,因为我害怕听到自己不愿听到的结果。”


杨炎呆呆仙看着她转过身去,走出了翠微亭。只听她又道:“我现在就回府去等着结果,因为那样你看不到我失望的样子。”


杨炎满怀心事回到了杨府东进院,流苏正在屋中等着他。


一见杨炎回来了,流苏来到杨炎的面前,一下跪在地上,把杨炎吓了一跳,连忙拉住流苏道:“怎么了流苏,出了什么事,你这是为什么?”


苏流道:“哥哥,你是不是被选中了驸马?”


杨炎一怔,这件事他确实一直没有告诉流苏,见流苏问起,只好道:“你怎么知道的?”


流苏道:“是爷爷,他还告诉我,哥哥是因为我不愿意做驸马是吗?”


杨炎一听,苦笑道:“这个你也知道了。”


流苏的眼中涌出晶莹的泪珠:“我没有想到,愿来在哥哥的心里,是这么在乎流苏的。”


杨炎把她从地上拉起,轻轻搂在怀里道:“我们是一起长大了,现在除了爷爷、奶奶,只有你才是我最亲的人,在我心里无论是谁都代替不了的,既使是公主也不例外。”他现在虽然边不能确定拒婚有多少是因为流苏的缘故,但流苏在他心中最亲却一点也不假。


流苏从他怀中抬起头来,看着杨炎:“流苏不值得哥哥这样做的。”


杨炎轻轻给她擦玄脸上的泪珠道:“可不要这么说,我会永远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流苏轻轻摇头道:“流苏只愿终生陪在哥哥的身边就够了,为奴为婢都无所谓。所以哥哥千万不要因为流苏的原故拒绝公主。如果哥哥和公立戍了亲,流苏就是做哥哥身边的一个丫床也很满足了。”


杨炎立即掩住流苏的口道:“不许瞎说。”


流苏道:“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所以请哥哥不要管流苏,尽管去做驸马,否则流苏也不会心安的。”


杨炎叹了一口气,杨沂中果然是老谋深箅,直接把真像告诉流苏,让流苏来劝自己可从什么都有效。虽然心中有杨沂中有些不满,但上午和赵倩如见面以后一番交谈,知道了赵倩如对自己的一片深情,大为感动,心中也有七八分愿意,在加上流苏的解劝,杨炎心里也就愿意了。而且他也知道赵倩如在尚武院时就和女同学相处不错,毫无公主的的架子,相信她能和流苏相处很好的。


“不过”杨炎忽然想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被我拒绝了以后,皇帝还会把赵倩如嫁给我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