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宠妻失国的后燕昭文帝--慕容熙

宠妻失国的后燕昭文帝--慕容熙

慕容熙(385年—407年),是后燕开国皇帝慕容垂的小儿子。原封河间王,兰汗之乱时被封为辽东公,慕容盛即位后,封河间公。

401年,慕容盛在平叛过程中因伤重而死,原本朝中群臣希望由慕容盛之弟慕容元继位,但慕容熙因受慕容盛之母丁太后的特殊“宠爱”(这宠爱可是大有文章啊,自己琢磨吧。据此分析慕容熙应该是位大帅哥,而且身体素质不错),遂被密迎入宫即天王位,慕容元被赐死(都说恋爱中的女人傻,丁太后这老娘们不光傻还狠,为了小白脸连自己儿子也不要了),慕容熙即位后改元元始。

公元402年,慕容熙江山坐牢了,想要找青春年少的伴侣了,于是便迎娶了已故中山尹苻谟的女儿苻娀娥为贵人、苻训英为贵嫔(应该都是极品美女,反正是比人老珠黄的丁太后强出好几个层次),特别是苻训英尤其受宠,丁太后对此极为怨恨,遂密谋废掉慕容熙,不料事情泄漏,丁太后便被慕容熙派人杀了(小白脸没有好心眼啊)。

慕容熙非常宠爱苻氏姐妹,于是他便跟历史上所有夫妻感情特铁的皇帝一样,为二姐妹兴修宫殿、带着姐妹俩到处游玩打猎,(据史载,其间因安全生产措施十分不到位的原因导致相关军民死亡数以万计,估计这工程和旅游活动的规模一定不小)。

但幸福持续的时间总是太短,三人行好景不长,不久苻娀娥便得了大病,那就治吧,有大夫表示可以将其治癒(此人的头脑相当不冷静啊,碰上这事能躲就躲,还往上凑,找死,你当你是华佗再世啊),结果是这人手艺不精抑或是苻娀娥身体抵抗力太差,大美女香消玉殒了。

慕容熙伤心之余也没忘了那位大夫,我爱妻不能这么白死了,遂将此人大卸八块后予以“火化”。

两姐妹就剩一个了,更得好好爱护啊。苻训英毫无悬念的被立为皇后。

慕容熙与苻训英的二人世界比之以前的三人行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元始五年(公元405年)后燕攻打高句丽辽东城,慕容熙带着爱妻御驾亲征,他本人亲临第一线,没带老婆(胜负难料,老婆还是放在大营里安全点),本来仗打的挺顺,城池即将被攻陷,但慕容熙灵光乍现,想要让小英子到前线感受一下她老公的辉煌武功,便下令让即将攻上城头的部队停止进攻,与此同时派人到大营里去接符后到前线观战(他以为这是拍电影啊,说停就停,停完了还能继续按剧情演下去),以致延误战机,让高句丽人得到了喘息之机,再想要打下辽东城,下辈子吧(想到西方有句话,胜利女神一生只笑一次)。

次年,慕容熙带着老婆去打契丹结果又是碰了一鼻子灰,弄的很没面子,在回师的时候,他又想到了去年在辽东城的事,想要在爱妻面前找回面子,于是命令部队临时抛弃辎重转而去偷袭高句丽,结果士卒马匹,因为没有给养导致疲累寒冷,沿路死了不少,部队没打仗就已经丧失战斗力了,于是偷袭的事又不了了之了。

看来慕容熙在事业上取得成就,让老婆感觉有面子是比较难了,那就在生活上对老婆好点吧。

但凡美女,其口味一般都比较刁,什么难弄就想吃什么,苻训英在夏天想要吃冻鱼,冬天想吃新鲜的地黄(古代也没有冰箱和塑料大棚什么的,弄这些东西,这不要命吗),慕容熙便下文件让有关部门的官员采办,自然是没办法搞到了,于是相关负责人统统是难逃一刀。

看到现在,也没看出慕容熙宠爱老婆有什么新奇特啊,他干过的,历史上也有不少皇帝干过啊,甚至比他还过,但是,老婆死后,像慕容熙整出这么大反应和动静的,恐怕就不多了。

公元407年四月,苻训英也死了(也许真是红颜薄命,姐妹俩岁数都不大啊),慕容熙那是痛不欲生,哭晕过去无数次,并且为老婆披麻戴孝,顿顿只喝稀饭就咸菜(还没绝食),并且下令在宫内设皇后的牌位,让文武百官跟着他一起哭,还派专人检查百官哭的情况,凡干打雷不下雨者一律开除公职或扣工资,于是没有表演天赋的大臣只好用口含辣物的办法来予以人工降雨。

有的人一旦有什么闹心的事了,就希望别人也跟他一样碰上类似遭遇,这样他的心理就会得到些许平衡,慕容熙便属此类。

高阳王慕容隆的王妃张氏,那是又漂亮又聪明,夫妻感情也是相当铁,慕容熙就不平衡了,愣是说张氏在为符后缝制的寿鞋上有质量问题,让她负责,赐其自尽,也就是让其为符训英殉葬(符后九泉之下应当是相当欣慰了,但张氏的在天之灵找谁评理去啊)。

此外慕容熙下令让全国上至王公大臣,下至黎民百姓,每家都要参与到建造苻后陵墓的工程中去(那墓修的自然不小),慕容熙还语重心长的对工程监理人员交待:“好好修,过些日子我也要跟着住进去“。(非常有预见性啊,过些日子他确实死了,不过住没住进去就不知道了)

当年七月陵墓修建完毕(人多好办事啊),接下来就是出殡送葬了。

七月二十六日,出殡开始。因为拉着符后棺材的车辆高度比较高,居然超过了城门能通行的高度,于是慕容熙下令拆城门,这才从城内发送了出去,一路上慕容熙披散着头发,光着双脚,跟随着灵柩步行了二十多里地。

这时都城内出事了,出大事了。

古代的皇帝都是轻易不离开皇宫和都城的,就算要离开也要安排好家里的事,弄个太子监国什么的,不然打死也不出去。可这些天慕容熙光顾忙着丧事了,哪还有那份心思啊,家里什么事也没交待,权力出现真空了。

于是便让一些人有了机会。

中卫将军冯跋和他兄弟侍御史冯素以前得罪了慕容熙,慕容熙要杀他哥俩,冯氏兄弟企能坐以待毙,便一直是负案在逃,并在暗中预谋反攻倒算(慕容熙不死,俺们是别想过一天安生日子)。

这下重见天日的机会来了,兄弟俩坐着一辆马车,让一位老大娘赶着,混进了后燕都城龙城,跑到了老关系北部司马孙护的家里,并暗中联系了一批人,准备等待时机搞政变。

七月二十七日,慕容熙前脚刚走,冯氏兄弟后脚便带领一干造反派发动了叛乱。但这江山毕竟还是人慕容家的江山啊,我姓冯的要夺,理论上总要过渡一下吧,于是冯跋便上门让后燕夕阳公慕容云(其实血统也不怎么纯,慕容云是慕容熙四哥慕容宝的养子原名叫高云)去当他们造反派名义上的头头,慕容云借口有病想要推辞,但造反派是不跟你讲道理的,让你当你就得当,不当也得当,于是冯跋亲自“扶”着慕容云出了家门。

冯跋的手下去攻打皇宫,刚摆出个进攻的驾势,守卫皇宫的后燕禁卫军就一哄而散了(这战斗意志也太差了),不费吹灰之力拿下皇宫。

后燕都城龙城已经在冯氏兄弟的掌握之下了。

都城发生这么大的事,慕容熙自然很快便得到了消息,来报信的人把情况说的比较严重(也确实严重),但关键时刻慕容熙表现的挺有大将风度,“这几个老鼠一样的人,能干什么大事,等我一回去就把他们全砍了。”于是慕容熙先把符后的棺材放在了郊区的南花园,再重新收拾了一下形象,把头发重新梳好,换上打仗的衣服,带着人往都城赶,二十七日当天晚上便回到龙城北门外,马上下令手下攻打北门,但没能攻下来,慕容熙一琢磨这黑灯下火的,打仗也不得眼,先让手下在城外对付一宿,等天亮再打也不会影响大局的,想法是好的,但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

七月二十八日,城内传出消息,慕容云已经被冯氏兄弟推上了天王之位(下手够快的,哪个礼仪公司办的啊,皇帝登基可比办场婚礼麻烦好几倍啊),成了后燕法律名义上的皇帝,慕容熙一看情况不对,我这身份有问题了,上哪说理去呢,于是就先带人撤了,到都城近郊的龙腾苑暂驻,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当天晚上从龙城内出来个人,来到了慕容熙的大营,向慕容熙表示城中的护卫营依旧效忠于你,只等皇帝你带大军到来,便可一举扫平叛逆。

这本来是天大的好消息,但慕容熙也许是因为过度悲伤以及极度劳累的原因,在精神承受力方面变的相当薄弱,猛然受到这么一个大好消息的刺激,结果在精神上没能控制住,导致了精神错乱。听到来人汇报后居然表现的惶恐不安,一个人独自跑出了大帐。左右随从都以为皇帝陛下太过兴奋,一个人跑出去找地发泄去了,过一会肯定便会回来,但过了很久,依然不见人影。这可就不正常了,于是纷纷出去寻找,结果只在大营外的河边找到了皇帝的衣服和帽子,人却没找到(难道皇帝失足落水了,但衣服怎么脱下来的),真奇怪啊。

中领军(禁卫军的头)慕容拔一看这种情况便对中常侍郭仲说:“叛乱马上就要平定了,皇上却无缘无故的失踪,真是邪了,城中的人正等着我们回去呢,只要现在回去一定会成功,我们不能在这干等着,你带人在这继续寻找皇上,我马上带人回去。要是皇上找着了,让皇上马上赶回去,如果没找着,等我把城里的叛军搞定后,再慢慢找也不迟。”说完就带着手下两千多人返回龙城北门。

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慕容拔带的这两千多人差不多都从各种渠道知道了前老板慕容熙神秘失踪的消息,给自个开工资的人没有了,那还有什么心思拼命啊。慕容拔差不多是连哄带骗,再用点暴力才给这些人带到北门外,慕容拔道上是想明白了:指望这些人攻下城那是不可能的了,只能等,等那该死的慕容熙神智快点恢复正常马上回来,不然,我可快要压不住阵了。

城里的叛军看见城外有大队人马杀到,都以为是慕容熙卷土重来了,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耗时比较长),作出决定——投降。

叛军弟兄们互相招呼着纷纷拥下城头,准备弃暗投明,打开城门欢迎正义之师进城,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所谓的正义之师们看到叛军拥下城头,以为是要出来跟他们拼命了,本来心里就虚,老板又迟迟不出现,本来就没有拼命的意思,一看这架势,保命要紧—跑吧,于是不顾慕容拔的奋力劝阻,一哄而散,各奔前程了。

正准备弃暗投明的造反派们兴冲冲的打开城门,出来一看,不对啊,刚才还有不少人的政府军怎么一下子就剩一光杆司令了(估计慕容拔身边也能剩下几个死党,但肯定屈指可数),难道刚才兄弟们眼花了,还是海市蜃楼。

揉揉眼再看,是真的,面前的政府军就剩一光杆司令了。

于是造反派们又经过一番不算激烈的思想斗争(这回基本没用多少时间),迅速作出决定——接着造反,小将们一哄而上,各操家伙把慕容拔给杀了。

大局已定了,冯跋领导下的这次造反以胜利而告终。

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找到那位神秘失踪的慕容熙了,这次慕容熙那是相当的配合搜救人员,二十九日这天,没费多大劲,穿着老百姓衣服的慕容熙就被人在郊外的树林里找到了(要跑也跑远点啊)。

昨天晚上还是造反派,今天白天便已成为政府军的弟兄们,兴高采烈的(这回奖金肯定不少发啊)把慕容熙带到了名义上的新老板慕容云跟前,慕容云立马向冯跋请示(自己的位置可得摆正了),冯跋回答的很干脆,杀,另外再把慕容熙的几个儿子也捎上,省的他们父子阴阳相隔,逢年过节的孩子们还得想着给老爹上坟烧纸,多累啊。(我冯跋是多会为人着想啊)。

于是后燕政权灭亡,北燕取而代之,慕容云(即位后便把名字恢复成原名高云了)成了北燕名义上的开国皇帝。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