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从食品安全的国家耻辱中醒来

dongm777 收藏 0 35
导读: 担心与怀疑又一次成为现实。质检总局发布全国液态奶质量检测结果,蒙牛、伊利、光明等知名乳制品企业共24个批次产品检出三聚氰胺,工商总局责令问题牛奶立即下架退市。 从奶粉911事件到现在,一周的时间内,三鹿有毒奶粉问题已经扩展到全行业,扩展到整个牛奶产品,老百姓心中关于乳制品安全的最后防线被彻底击溃,多米诺骨牌全线垮塌。 除了全民断奶,除了重新唤醒古老的奶妈这个职业,或者在自家的客厅里养一头奶牛,老百姓还有什么选择?五岁的儿子满脸茫然地看着我:我们搬家吧,为什么连牛奶都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担心与怀疑又一次成为现实。质检总局发布全国液态奶质量检测结果,蒙牛、伊利、光明等知名乳制品企业共24个批次产品检出三聚氰胺,工商总局责令问题牛奶立即下架退市。


从奶粉911事件到现在,一周的时间内,三鹿有毒奶粉问题已经扩展到全行业,扩展到整个牛奶产品,老百姓心中关于乳制品安全的最后防线被彻底击溃,多米诺骨牌全线垮塌。


除了全民断奶,除了重新唤醒古老的奶妈这个职业,或者在自家的客厅里养一头奶牛,老百姓还有什么选择?五岁的儿子满脸茫然地看着我:我们搬家吧,为什么连牛奶都不能喝了,我怎么就想不明白?


连所有的成年人都想不明白,乳制品企业在奶粉与牛奶里掺杂三聚氰胺这种有毒物质,仅仅因为它是一种最理想的造假原料!三聚氰胺毒性低、无异味,添加后可从表面上提高奶制品的蛋白含量标准,而且常规的凯氏定氮法等蛋白质检测技术无法查出,从而公然通过国家标准检测,且成本不足正常蛋白成本的五分之一,这就是三聚氰胺被公然投入孩子们的奶粉中的秘密。


我们也已经验证了我们的怀疑,三聚氰胺并不是三鹿的专利,而是中国乳品行业的潜规则。所有企业均心知肚明,但就因为三聚氰胺不会立即对人体造成危害,即使有消费者出了问题,也不可能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服用乳制品所致,企业“投毒”被追究责任的成本几乎为零。如果不是那些以奶粉为唯一食源的婴儿大批量地生病暴露冰山一角,我们依然无法获得确凿的证据将质疑的矛头指向乳品企业。


三聚氰胺事件,是以全体公民的生命健康与安全为代价,换来了企业利润最大化。这种谬论,与苏丹红、吊白块、瘦肉精、地沟油、农药残留一脉相承,食品安全的公民基本信任被乳制品彻底击溃。但时到今日,依然没有一个企业能坦诚地公开使用三聚氰胺的真正原因。我们相信奶源有问题,但的确全部是奶源的问题么?为什么根据相关公开资料判断出来,企业对产品是否添加三聚氰胺,添加三聚氰胺的剂量多少可以自由控制?为商业利益不惜牺牲公众健康与安全,甚至连婴儿都不能唤醒企业的产品安全责任,这是一批什么样的价值观指引的现代企业?我们看到是中国乳制品行业集体良知的泯灭、产品安全责任的沦丧,与对这个国家、对全球化背景下基本商业伦理大无畏的公然蔑视。


所幸,第一个将病因指向奶粉问题的医生捍卫了职业操守与社会伦理底线,第一个披露问题企业的记者捍卫了我们的社会良知底线。但在这场危及全民的食品安全事故中,我们没有看到一个为公共利益而为民请命的官员,鲜有能直面问题,勇敢承担责任的企业领导。尽管有中央政府的彻查,隐瞒与推诿依然持续成为此起事件的主基调。


政府调查与相关报道显示,三鹿集团从今年3月份开始就陆续接到了一些患泌尿系统结石病的投诉而发现问题。但是,三鹿集团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既不向政府报告,也不采取断然措施,直到事件爆发,如果不是卫生部公开怀疑三鹿奶粉含有三聚氰胺,三鹿方面还希望将此事件隐瞒下去。而据新西兰总理克拉克15日的表示,三鹿大股东新西兰奶业巨头恒天然(Fonterra)曾要求中方召回三鹿集团生产的被污染奶粉,但是河北地方官员未能及时采取行动。此后,克拉克责令新西兰方面于9月8日直接通知中国中央政府,才使政府启动此起食品安全事故的应急机制。


将责任完全推向奶农有用么?企业是否有原料把关责任?是否有产品出厂质量安全检测责任?地方官员是否具有向中央政府及时汇报问题的责任?一系列的官员被撤职也只是一种事后的责任追究——不用说看到为民请命,我们甚至没有看到一个人有勇气引咎辞职,无论是官员还是企业领导,有许多人甚至于认为自己倒霉冤枉,公然有家属在网上为其辩护。


中国儒家文化传统之下,自古有“民为重、乌纱为轻”的官场伦理。但在此起危机中,一系列隐瞒与推诿,让我们看到“乌纱为重、民为轻”的官本位逻辑严重渗透到政府体系与企业系统,官本位逻辑下的官僚体系,导致官员责任惟上不惟民,面对重大责任事故掩耳盗铃、扮演将脑袋钻进沙子的鸵鸟,致使信息披露权被政府垄断的时代,全体公民在巨大的信息不对称中,失去了基本的知情权,从而导致安全事故无量级扩展。


隐瞒与推诿已经毁掉了三鹿,必将毁掉中国乳制品行业及其它。而现行的官僚体制,没有体制力量保障官员良知不被泯灭,没有民众基础支持官员在面对巨大公共事故时为民请命而不被官场逻辑打压排挤。与此同时,权力失去必要的监督,导致监管部门权力被寻租,权钱交易致质量监督部门的监督权悄然失效。就在三鹿问题陆续爆发的前夜,国家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司长邬建平8月2日在北京跳楼自杀,据传称因涉嫌经济案件,该司掌握着食品行业的市场准入审批权。目前,邬建平的死因尚未公布,但不能排除权力寻租导致监管权力失效、政府问责引起东窗事发的可能。


官本位导致对重大公众信息的隐瞒与责任推诿、权力失去监督导致监督权失效,唯物主义与无神论让人心无所敬畏,一个民族13亿人的生命与健康,往往毁于一个肮脏的交易、一个有攻守同盟的公然阴谋。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历经几千年历史艰难树立起来的国际形象,被正常思维不可思议的三聚氰胺事件击碎。美国政府全面封杀中国奶粉,全世界人都知道中国人利欲熏心,无所敬畏,甚至为一已之利可以向全民投毒!


当然,食品安全问题并不是中国的专利。其它国家也有。日本朝日啤酒公司16日宣布,全面回收65万瓶有问题烧酒,原因是使用的大米残余农药超标。这批大米购自三笠食品公司,来源似为进口。16日晚,这批大米的代理商奈良广陵町米谷公司社长,为谢罪,在寓所上吊身亡。


我不是让中国的责任人也去上吊,而是对比之中可见两种操守与责任意识。去年北京福寿螺事件发生后,蜀国演义酒店的老板公开表态,倾家荡产也要为食客负责到底,但承载无数荣誉的中国大企业,在三聚氰胺事件中,其领导人的表态还不如这个不知名的酒店老板。


我唯一看到比较诚恳负责的公开表态,来自牛根生,他说:即使公司完蛋,我们也要毫不犹豫地履行承诺,把细节做到位,哪怕牺牲自我也要营造出一个干干净净的乳制品市场。而我说,相对于婴儿的生命安全,相对于全民的健康,死掉一个三鹿何妨?整个中国的民族乳业重新洗牌又何妨?在你危难的时候,用民族牌让全民同情换来自己的利益,在你想到利润的时候,就不惜向同胞公然投毒,这样的民族企业,我们宁肯不要!一个产业的振兴与公民的安全与健康相比,实在是轻若鸿毛。


我们都知道温总理曾有一个愿望,他希望所有贫困地区的儿童,每人每天都能喝一斤奶。但是现在,我们可以说,幸好,总理的愿望并没有实现。我们希望中央政府的彻查,能让我们的国家和民族,从食品安全的国家耻辱中早日醒来。(王子恢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