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5/


排长如鹰隼般的目光反复扫视着我们3个.

"你们长本事了?和我叫起板来"

"排长,我们只是想除掉那个姓阮的越南特工,没别的意思"

朱援朝还在做着解释

"就你们这副样子,还想干掉他?刚打个照面就被人家给敲碎咯脑袋!"

排长略有怒意

"赵,你跟他们讲一下,阮炳义究竟是个什么角色,你,我,李八都清楚,但是他们不知道!!!"

老赵看着我们

"阮炳义不是一般的狙击手,他是我从军10多年来见到的最优秀的狙击手之,6年前,我和你们的李八班长有幸参加了红河训练基地的培训,我们的射击总成绩分别的第二和第三;"

"第一是谁呢?"朱援朝问到

老赵似乎有些不愿意提起......

"第一是阮炳义,从红河基地回国后他被保送去了苏联,成为了苏联某特种部队的编外士兵,阿富汗,古巴,捷克,都曾经留下过他的足迹,他是个十足的杀手,现在他回来了......"

"特种部队?'我们产生了疑惑,但是并没有去追问......

老赵话刚说完,排长便掏出了一张泛黄的老照片

照片上那个浑身批着麻袋片,拿着56-1的家伙就是阮炳义

一个面色蜡黄的精瘦男人,眉宇间透露出了一丝似有似无的镇定


阮炳义拿着一把56式冲锋枪坐在地上

他反复的用泥土将这把枪作旧,很快,这把枪变成了一支十分陈旧的武器,一丝崭新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他满意的笑了笑,将SVD狙击步枪的瞄具装了上去.

伪装网,他反复的朝枪上缠绕着自制的伪装网......


郑连长今天依旧一无所获

他居丧的提着79式狙击步枪走下了阵地

"老郑,我们来协助你干掉他"

我和老赵迎了上去,给他点上一支才从排长那顺来的中华

"谢谢,不过我掩护不了你们,还是那句话,自己小心!"

郑连长钻进了猫耳洞,倒在床铺上就进入了梦想,看样子他极为疲倦

我们反复的检查着手中的武器,崭新的79狙击步枪

用于火力支援的40火,56-1

"希望我们能够干掉他"我低声说道

"但愿如此,要是我光荣了,也许能混个什么烈士来当当"

废话少说,睡觉,明天陪那个姓阮的家伙好好玩上一玩......


天还没有亮,我们就进入了自己预先布置好的狙击点

老郑连长早就在那里潜伏了.

潮湿的气候让我们有些不适应,但大家还是会努力去做到最好

自制的芒草伪装衣,自制的假目标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们开始了漫长的狩猎过程...

目标只会有一个,特等狙击手,阮炳义


阮炳义感觉今天有那么一点特别

但他又说不出这究竟是为什么

提着刚刚改好的56冲和那支伴随他多年的SVD

阮炳义走上了前沿...

有敌人,他的知觉将他拉回了现实世界

看来有人想要我的命,没这么容易......

阮炳义拿出了一块硬币大小的玻璃镜片

飞身钻入了灌木丛


"他来了......"老赵和郑连长同时说出这句话.

喀嚓,我们同时拉动了枪栓

四处搜寻着那个目标,这将是一次生死搏斗

同样,100米开外的那片草丛中.

阮炳义也开始搜寻着我们的身影......

呼吸在一瞬间停止,四周变的很静.


阮炳义保持着均匀的呼吸频率

SVD狙击步枪在他手中耸然不动.

"对不起,我发现你了......"

他长吐出一口气,拉动了枪栓

一发银制狙击步枪弹被推入了枪趟

阮炳义有预感,这次他要面对的对手似曾相识

所以他把最后一枚自己在苏联的战友赠送给自己的银制步枪弹用到了这里

喀嚓,郑连长耳朵边听到了一声极为微弱的声音

在哪,他在哪......

104米,阮炳义目侧自己和郑连长之间的距离只有不过104米......

"再见了朋友,鄙人不送了."

阮炳义果断的扣动了扳机

砰_____

郑连长眼前静止的画面

被一发呼啸而过的子弹彻底击碎


一团血雾爆出.

郑连长的头盖骨被呼啸而来的子弹彻底掀开......

脑浆四溅,鲜血喷涌而出......

阮炳义在开腔的同时,迅速向后划下,用最快的速度转移了阵地

但还是露出了马脚......


又一发子弹被阮炳义推入了枪膛,这次他准备虚晃一枪

所以他准备了两把枪,SCD和那把已经被改造的不成模样的56冲

慢慢的,

阮炳义抽出了一枚发烟管.

滋..................

乳白色的烟雾四溢而出,很快贬充斥了整片灌木从

阮炳义又朝着对面开了一枪

接着惯性向后再度侧摔

同时,56冲已经被他拉动了枪栓...


老赵朝着那团烟雾连开了数枪...

由于枪口缠绕有湿布条的缘故,枪口焰几乎是没有

朱援朝半跪起来,一发40后对着对面轰然射出

同时,他立刻就地翻滚,消失的无影无踪...

土堆下,他拉动了56-1冲的强栓

姓阮的,大爷在着等你...


"操!"脸上布满硝烟的软炳义不禁失口骂道,很显然,刚才那发40火让他吃了不少苦头.

"看来,这次注定要鱼死亡破了"

他用匕首拧开了一枚子弹,随后扯下了自己缝在左臂的布条

那是他在苏联某特种部队服役时的臂章

绿色的小火苗在臂章上燃烧,燃烧...

猛然起身的阮炳义让我们几个措手不及

加装瞄具的56冲精准的打着点射

身边的草丛不断被切断,灼热的弹头离我越来越近


"跟他拼了!"朱援朝怒吼!

他半跪着用56-1冲锋枪进行着还击.

可渐渐扩散的烟雾让他几乎无法命中目标.

"就是这儿了!"

老赵竟然站了起来

砰___砰____

老赵连开两枪

两发子弹先后呼啸射出...

带着中国人的仇恨

带着中国人的刚毅

带着中国人的顽强射出.

阮炳义朝左侧迅速倒下,可是

第二发子弹恰恰在他尚未倒下的一刹那间打中了他

阮炳义精准的射击节奏骤然停止

扑,他彻底倒在了地上

双腿失去了支撑力的他,半跪在地上

手指还由着惯性扣动着扳机

可惜,子弹已经全部打光......


老赵射出的第二颗子弹打在他的胸口

撕开了一个大洞,碗口一样的大洞...

鲜血不断从阮炳义的胸口流出...


"阮炳义死了."

老赵沉默了许久,冒出了这句话......

带着郑连长的遗体,我们撤回了前沿阵地


刚才交火的地方只剩下阮炳义的尸体在那不断的涌出鲜血

直到他的血液流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