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求仙拜佛记

求仙拜佛记

失恋的痛苦,靠什么来弥补,靠赚钱。这句名言是谁说的,我忘了,姑且就算是我说的吧。反正从那个周日后,我满脑都是这一句。


医药批发部里的生意好得不得了,我都听到有好几个顾客抱怨星期天不营业,害得他们多跑路.反正我没女朋友,星期天又没事。我让员工们轮休,自己在休息日加班<此举后来一共坚持了八年>。


繁忙的工作,使我多少淡忘了一点情感上的失落。改革开放初,家乡人那种要钱不要命的创业精神深深地感染着我,再加上我因为买房,欠下的近六万元的债,这些都激励我努力赚钱。不止一次我想,如果桃花运跟财运只能选一的话,我毫不犹豫地选后者.


小雯沉浸于死灰复燃后的容光焕发中,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


我不敢和她透着喜色的眼神相对,员工们经常因为一点小错事,挨我的一连串痛骂,我看到他们很多的委屈,以及他们以为我吃错了药的那种神情.我刻意不让内心的那一份落寞在脸上露了出来.但当我娘摸我的额头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再也装不下去了,也装不像了.


星期一,回到公司上班第一天,我觉得头晕,赶紧到药品仓库拿来一支新的温度计,放到舌下,几分钟后,拿出口表一看,39度,自己吓了一跳。不量体温还好,不觉自己病了,赶忙又在仓库里找了盒扑热息痛,剥了一颗吞下肚。


昏昏沉沉挨到傍晚,终于顶不住.无奈来到医院,一个堂堂七尺男儿,抗不住小小的流行性感冒,心里很不服,但也没拒绝护士女同志给我打完臀针打吊针.闻到医院的那一股来苏尔味,犹觉着自己病重了.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看来对病毒是不服不行了.一连四天,窝在床上起不来,惊动了我娘,娘不知从哪一垄田埂,亦或小溪边,荒山上找了草药,煎好了,装了沉沉一暖水壶,拿到公司.倒了满满一碗,要我喝下.看着娘的关切的眼神,我一仰脖,一饮而尽,那个苦啊!


晚上,又来一碗,整根舌头苦得不敢贴到上鄂,又不敢轻易放下来.我娘帮我掖好被窝,坐在床头,目不错神地看着我,一会又试试我的额头.我一侧身,紧挨住娘,安心睡了.


还是娘“医术”行,睡了一宿,发了一身汗,早上醒来,我觉得自己可以下床继续赚钱了.娘比我还开心,说要回去了,我把她带来的瓶瓶罐罐收拾好,装了满满一布包。娘说:“小四,不急的,穷<我>还要到东朱朱丹溪去一趟,还愿去。”


我一下明白,娘的那些草药的出处了.但据我所知这位元朝的丹溪翁是个妇科圣手,滋阴学派的创始人,跟我这病八杠子也打不着啊,也不知道喝的那一大壶苦水是用哪几味草药煎的,我心里哭笑不得。朱丹溪陵园离镇有近十五里路,娘已经打了一个来回,我不忍心她再跑路,“我也想去,娘。”


娘更开心了,“侬是该去一趟,朱大仙很灵的,侬老早都该去了。”娘像度化了一只孽龙般开心。


娘还是第一次坐我的摩托车,外面阳光明媚,加上染病几天没呼吸到新鲜空气,我一得意就有些忘形,车越开越快,娘抱着我的腰,越抓越紧,


终于忍不住,一迭声“慢慢开,慢慢开”。我松了油门,跟自行车差不多了,娘的话才多起来,吩咐我到了大仙那以后,不许乱说乱动。


我嘴里答应着,心里很不以为然。


娘在进门的第一个大殿里焚完香,点上大蜡烛,就一下跪倒在脏兮兮的蒲团上,拜了三拜,然后双手合十祈祷,好长时间都没起身,我知道娘是把丹溪翁当神仙当佛来拜了。我的目光渐渐被四周壁上挂满的匾额吸引住了,“一代宗师”“妙手神医”“滋阴大师”我还想细看落款,娘拜了几拜起来了。“小四,侬过来拜拜。”这时殿外进来一群红男绿女,我一下觉着不好意思,就装着没听见娘的话,娘可不依,还喊我,我朝娘远远地摇摇手。娘可不饶,朝我走过来,知道她要拉我,我向殿外退了几步,娘紧走几步,我差点转身就跑。娘不高兴地转身,


朝大仙的神龛又弯腰拜了拜,我离她很远,我似乎听到她在替我向朱大仙告罪。


来到殿后朱大仙的墓地,坟上长满了野草,娘不厌其烦又来一遍套路数,末了,眼又看着我,我瞧瞧四周没人,接过娘递过来的三柱香,


看在娘的份上,赶快拜了,用力过快过猛,不小心多拜了一拜,成四拜了,还好娘没发觉。


照例,还要放几个二踢脚炮仗,让700来岁的丹溪翁知道我们来拜过他了。娘见我拜得飞快,问我:“侬许愿了没有?”


“娘,穷不相信的。”我叼着一根烟,刚吸了一口,看到娘抬手作势要打我的头。我赶快跑到边上,持弄那二捆鞭炮去。


“轰”的一声,第一个炮仗离手而去,“啪”一声,愤怒的炮仗打在我头上炸响,“哎哟”我头上一阵疼痛。


透过飞舞的纸屑和泥末,我疑惑抬头望去,我站到一棵大桃树的下面去了,炮仗打在树叉上,弹到我头上。


娘赶快过来,替我拍去屑末,我强忍着痛,对娘说:“没事”。挪了地方。拿烟又吱燃了第二个炮仗。我正担心头上,把头避得远远的。


“啪”地一声,刚觉着声音不对劲,手上巨痛,那个死炮仗不“轰”直接就“啪”在手上了。十指连心,痛得都麻木了,手掌都像厚了几公分。娘又一次跑过来,“看侬还乱说勿”,边揉我的手边说:“再去拜一下,向大仙认个错。”不由分说把我推到墓前。


娘看我认认真真,规规矩矩拜了三拜。


我学着娘的样,合掌闭目。许了两个愿,一是赚到钱,二是有个漂亮的女孩喜欢我,有些乱七八糟但很实际和实在。


接下来的十八个二踢脚顺利升空,满满一地纸。我回到前殿,跪在垫子上,也不管人寡人众好好地又拜了九拜。依着娘又摇了一只运签和一只药签。运气不错,是上上签呢!说前路有贵人相助。拿着药签,来到药房,递上竹篾条,一位有些仙风道骨样子的老先生,也没问问我的病,


依着签号,替我抓了七贴药,我一认,都是些板蓝根,甘草啥的。心中顿时释然了许多。


头上和手上都还有点疼,在回来的路上,我气定神闲,觉得很久没有这么轻松了。娘坐在后座上,也渐渐适应了快速度,竟松开了手。


看来,不服娘还真不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