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变:沈阳北大营打响抗日第一枪

给我个信仰 收藏 1 115
导读:九一八事变:沈阳北大营打响抗日第一枪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在沈阳悍然发动了震惊世界的“918事变”,占领了东北军的驻地北大营,不久又占领了整个东北。事变发生后,中国军队是否进行了抵抗?东北军是怎样撤出北大营驻地的?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到底从何时开始?这些半个世纪前的历史谜团始终困惑着人们。2006年11月12日上午,在沈阳市中山公园孙中山纪念馆举办的纪念孙中山诞辰140周年图片展的开幕仪式后,记者采访了著名抗日将领王铁汉的女儿王翠凤及918战争史专家张一波教授。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王铁汉在北大营率军抵抗,打响抗日战争第一枪


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关东军制定的一个蓄谋已久的侵略计划。据辽宁大学历史系教授张德良考证:1931年6月末驻沈阳的关东军头目板垣、石原、花谷正等已制定出具体的侵略东北的计划,原定实施时间是9月28日。后来由于该计划在日本军队内部暴露,这伙关东军头目才决定提前10天实施。


1931年,31岁的王铁汉正在东北军陆军第7旅620团任团长。他的团与另外两个团驻扎在东北军的军事基地――北大营。 北大营始建于1907年,建成后一直是驻兵重地,成为保卫沈阳的北面藩篱。当时的第7旅是东北军的王牌旅,总兵力有9700多人。


9月18日22时20分,突然一声巨响,南满铁路柳条湖段附近一股浓烟腾空而起。这是事后查明日军自己炸坏南满铁路一段,诡称中国军队炸毁铁路的爆炸声。这是震惊中国的一响,也是震惊世界的一响!


当时王铁汉正在家中,他以为是地雷爆炸,这是近几天司空见惯的事,并没引起注意。22时25分左右,爆炸声刚过,又响起隆隆炮声,埋伏在北大营围墙外面的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的步兵在炮兵掩护下,以坦克开路,突然向北大营发起攻击。王铁汉得知消息觉得事态并不寻常,立即骑马赶到团部。他拿起电话呼叫旅部,始知旅长仍在城内。11时之后王铁汉得知,另两个团已经向东山嘴子撤退,但他始终没有接到上级的命令,只好留在兵营做战斗前的准备。到12时,旅长终于从沈阳城内打来电话,指示说:“不抵抗,等候交涉。”随后就失去联络。

“等候”不等于“挨打”。 王铁汉巡视了620团的防区,决心在日军向营房进攻时,进行还击。19日凌晨1时40分,日军步兵200余人和后续部队,向620团营地逼近并炮击营房。这时,东北军司令长官公署军事厅长荣臻来电话询问情况,并严令“不准抵抗”。王铁汉激愤地回答:“敌人侵吾国土,攻吾兵营,斯可忍,则国格、人格,全无法维持。而且现在官兵愤慨,都愿与北大营共存亡。敌人正在炮击本团营房,本团官兵不能持枪待毙。”


荣厅长当即指示:“将弹药缴库。”王铁汉斩钉截铁地说:“在敌人炮攻之下,实在无法遵命,我也不忍这样执行命令。”荣厅长又问:“你为什么不撤出?”王铁汉回答:“只奉到不抵抗、等候交涉的指示,并无撤出的命令。”荣厅长气哼哼地说:“那么你现在就撤出营房,否则,你要负一切责任!”电话也告中断。



正在王铁汉准备组织部队撤退的时候,日军的炮火更加猛烈,北大营上空火光冲天,炮弹呼啸,400余名日军在炮火掩护下已经向二营发起新的进攻。王铁汉眼见着许多战士倒在日军的枪弹下,北大营的东北军伤亡惨重……



“狗日的……!”王铁汉义愤填膺,从腰间拔出手枪,高声命令道:“打!”



打!这是爱国将士发自肺腑的声音!打!这是中华民族的愤怒呐喊!打!这是王铁汉为了保护更多的战士免于牺牲、为了捍卫中国军队的尊严,冒着违抗“将弹药缴库”的军命被迫选择的自卫还击战!



王铁汉的命令下达之后,东北军的子弹愤怒地射向敌人,日军当即死伤40余人,其余的日军龟缩回去。凌晨5时,就在日军攻击受挫之际,王铁汉在上级再一次催促撤退的命令下,率部队忍痛撤出了北大营。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中国军队抵抗了三个小时后,全部撤出北大营。王铁汉以他的“铁汉”雄风,在那个屈辱之夜,为捍卫民族尊严挺身而出、拔枪而起,率军给侵略者的迎头一击。他向世界昭示:中国人民不可辱!中华民族不可欺!中华民族坚苦卓绝的14年抗日战争开始了!

后来,王铁汉先后率部参加了长城抗战、淞沪抗战、长沙会战、南昌会战、浙赣战役等著名抗日战事,成为闻名世界的中国军队抗日将领。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他曾奉命赴杭州受降。


1948年,王铁汉两次重返北大营,曾经痛哭连呼:“惨不惨!……”



辽宁“九一八战争研究会”名誉会长,辽宁省党校78岁高龄的老教授张一波是中国抗日战争史的权威研究专家。他一直从事918战争的历史研究、资料整理、实地考证工作。记者就是应他的邀请前往沈阳进行这次采访的。他给记者讲述了下面的往事:



北大营,作为九一八事变的一个重要发生地,现已经不复存在。仅剩下一处面积不到300平方米的残缺掩体,一棵104岁老杨树。 见证历史的遗迹在逐渐消失,他一直在为“留住历史的记忆”奔走呼喊,为九一八事变寻找历史证人。



去年,张一波教授发出了一个特殊的“寻人启事”:寻找北大营邻居100人;寻找北大营将士遗属亲友100人;寻找北大营撤退战役知情者100人;他还寻找到下令打响抗日第一枪的王铁汉的贴身警卫兼司机李明德。



李明德是沈阳教学仪器厂的离休干部,有着传奇式的经历。他最早为国民党参谋总长、东北行营主任陈诚当司机,1947年初开始给国民党辽宁省政府主席兼沈阳防守区司令官王铁汉当贴身警卫兼司机? 。1948年11月2日沈阳解放前一天,又成为张学良四弟东北民主联军副司令张学思的司机,后又为全国政协副主席高崇民开车5年。



据李明德回忆:王铁汉在沈阳任职期间,曾带他去过两次北大营。第一次是1948年2月上旬的一天,在车里,王铁汉详细讲述了918夜里日军进攻北大营的情景。 王铁汉说,当时东北军并不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北大营里的树都是呈现三角形布局种下的,为的就是用来抵挡来自不同方向的子弹。日本军队打进来时,620团不少士兵都爬到了树上。后来,树上的战士暴露,我下令开枪,与敌人展开肉搏……



第二次是1948年4月的一天,王铁汉请马占山等抗日将领再次来到北大营。王铁汉当时很激动地对大家说,日本军队进攻北大营时,我们兵力将近8000人,敌方的兵力仅有不到700人。我们并不是不能战胜敌人,是上面“不抵抗”的命令逼迫我们撤退。正是因为这个“不抵抗”命令,日本人才打进了中国,14年间伤害了我们几千万同胞!……

王铁汉说着说着失声痛哭起来,连声说:“惨不惨?惨不惨?!”



马占山也跟着哭了,在场的人全都流下眼泪。



张一波教授告诉记者:王铁汉1999年在台湾去世前,曾委托回大陆的朋友谭维中寻找当年的司机李明德,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去年,李明德老人的出现了却了王铁汉未遂心愿,也为918提供了新的重要见证。



78岁的张一波教授将晚年全部精力都放在九一八事变的研究上,他卖掉自己惟一的房子换回资金创办“九一八战争研究会”和“九一八战争网站”;他几十年如一日,披肝沥胆,为还历史真相奔走呼号;他忠告我们千万不要忘记过去屈辱的历史。 今天,当年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见证九一八事变的人所剩无几,但是,那段历史和日本侵略者曾经给中华民族带来的苦难历史却不可以忘却。



正如张一波教授所说:“我们研究九一八事变,并不是纠缠历史,而是为了和平,记住战争;为了友好,研究历史;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我们的愿望是通过历史研究,推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促进国际社会的和谐发展!”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