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辄数10亿 中国各地豪华大剧院遍地开花(转贴)

濮存昕发火了。这位温文化尔雅的明星,同时是北京人艺常务副院长和全国政协委员,能让这样一位有涵养的人发火,事情肯定有些严重。经他透露才知道,原来大剧院工程正在像牛皮癣一样,在全国各地漫延。他《南方周末》上列举了一些大剧院的投资情况,看了让人咋舌:重庆大剧院投资15亿;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投资11.4亿;广州歌剧院投资10亿;武汉琴台大剧院投资10亿;杭州大剧院投资9亿;河南艺术中心投资9亿;连地级市的宁波大剧院也投资6.19亿;广东东莞大剧院投资6亿。


濮存昕是艺术人士,又有行政职务,数据自然准确。据说这种动辄数亿元的大剧院,全国还有几十家,加在一起耗去的银子,真是个庞大的天文数字。都说国家大剧院像一只蛋,没想到这只恐龙蛋的孵化能力这么强,竟能让大剧院工程成了一场传染病。老百姓还以为是地方的菩萨们突然对高雅艺术发了慈悲心肠,想通过修建这些大剧院,来表达自己对艺术的忏悔之情。哪知并非如此,濮存昕质疑道:“它们能够有那么多的演出吗?显然不可能”,“不管是我们的地方领导,还是负责的文化官员,他们没有心思做重要的内部工作,把精力都花在剧院的外形上,把剧院当做是一个标志性建筑,和那些商用的高楼大厦一样,就是个普通的城市地标。”


先抛开这些大剧院工程,是否合乎民意、民情不说。官员们若是真心为了让这些地标建筑成为他们的政绩牌坊,还算有点良心。怕的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心理,官员们靠这些牌坊工程,其实想的是吃昧心钱。吃公家饭的人都懂,只有在为民工程的这杆大旗上,捞钱才能捞得轰轰烈烈。过去官家还觉得自己是马吃夜草,拿起钱来也是这里黎明静悄悄。哪知随着现代传播业的发达,官员们懂得了要对“夜草”进行包装的理,要做就做牌坊工程,等打开了知名度,钱才能拿得心安理得。牌坊立起来了,就像拿到了贞洁、孝廉的名头,管你明查暗访,反正我手中多的是银子搞定。


这些年来,此类工程常在老百姓中引起极大非议。是老百姓不想要好的公共建筑吗?不是。老百怕的是,你建得不伦不类,不痛不痒,不土不洋。最后几亿的银子花下去了,做了个并不适合艺术演出的人造垃圾堆。老百姓担心的是,当地官员的心思并没真的放在做文化项目上了,而是想借此大捞回扣、放一笔横财,最后既用了公共财政的钱,又占了大家谋生活的地皮,留下的却是一座无人光顾的海市蜃楼。牌坊好立,但李师师牌坊立得再多,也就是一个千古名妓。至于你是一个好官员,还是一个章台女,自有时间和民众来给你验明正身。


前些年老听说文化就是生产力,总以为打的是一个比方,因为大多数人只明白什么叫生产力了。今天才算闹明白,原来文化早已成了官员们的生产力了。还有一句时髦口号说得更露骨“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文化不过成了某些人骗钱的噱头。经济和生产力固然重要,但始终不能忽略了文化是它们的灵魂。就像这些大剧院一样,如果没有一部好剧,要这么多大剧院干吗?若只是用来开开两会,还不如改叫大会堂算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