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战火铸造辉煌:大裁军时的对越作战部队

黑色之鹰 收藏 0 39
导读:用战火铸造辉煌:大裁军时的对越作战部队

移交与告别


6月11日,张铚秀飞到了中越边境地区的前线指挥部。“前指”的同志也面临整编,但这里尤其要稳定。


当直升飞机降落在文山市地面的时候,他忽然异样地激动起来。这里,他来过无数次。1979年28天的自卫还击作战,他曾作为杨得志司令员的副手参与指挥。1981年的扣林山战斗,1984年的老山、者阴山战斗,及其以后从未间断的大小战斗,作为战区的最高指挥员,他一直同前线的将士们息息相通,共同承担着战争的惨痛和胜利的欢乐。而今天,作为军区司令员,他可能是最后一次在这里降落了。按照军委和总参谋部的命令,他将在7月30日把指挥权移交给新组成的成都军区司令员。


他忽然意识到,此行似乎是来向前线告别的。


在“前指”结束了传达和工作部署之后,张铚秀继续向前走,在一个又一个前线指挥所和边防团,留下一个即将卸任的司令员和久经战阵的老兵的嘱托。他爬上八里河东山的一座边防哨所,同哨所的干部们合影。


最后,他来到麻栗坡烈士陵园。这里埋葬着1979年以来历次战斗中留下的年轻生命。将军的感情总是矛盾的。在战斗中,他毫不容情地要求部下一往无前,流血、牺牲绝不能动摇他的决心;一旦战斗结束,当人们欢呼胜利的时候,他又为部队付出的每一分代价感到深深的痛惜和内疚。他们,毕竟是在他的指挥下牺牲的!没有这些年轻人的奋斗和牺牲,指挥员任何意图、部署和命令都等于零。有一位师长,看到有些连队因为麻痹、骄傲,战场管理不严,致使战士在非战斗情况下被地雷炸伤,他火冒三丈,痛彻肺腑,宣布:“从今天起,哪一个连队再出现雷伤,我就让他们的所有干部到手术台前站着,看医生怎样锯掉他的士兵的大腿!”这就是将军对部下最重的处罚!


陵园的土地是有知的。十八岁、十九岁、二十岁……他们永远停留在这个绿色的年龄上。正是他们,用青春和热血,奠定了胜利和荣誉的基础,为他们的部队、为军区的历史增添了光荣。作为他们的司令员,他深深地感谢他们;作为战友,他将永远地怀念他们。


他在随行的边防团长和作战部副部长协助下,亲手将一个巨大的花圈敬献在烈士墓前。挽联上写着:

为国捐躯的烈士们永垂不朽


——你们的司令员、战友张铚秀


他默默地低下头,站立了很久、很久。


面临大裁军,丝毫不受影响


张铚秀飞临前线的时候,担心同志们因整编而波动,因松懈而吃亏。但是,他看到的是强烈得有点可怕的复仇情绪,他转而担心指战员们因此而莽撞行事。1985年夏季,这里大概是几百万解放军中唯一未因整编而影响情绪的部队,真正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部队。


敌人没有给他们留下考虑其他事情的时间。战争,没有在他们的脑子里留下一丝空白。


5月下旬,当各大军区司令员、政委云集北京的时候,这支部队正在二十公里正面的千百条泥泞小道上向前沿运动。在绿荫和夜幕掩护下,他们静悄悄地从兄弟部队手中接过了阵地。按计划,他们的指挥所将在5月31日凌晨接替指挥。这时,北京的会议由于进度加快,提前4天进入第二阶段。撤防部队的军政主官要进京赴会,军区“前指”与即将接防的张志坚部队长商量:你们可否提前接替指挥?张志坚同意了,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


这是5月29日中午。其他首长正在下属各部队指挥接防,张志坚紧急通知他们立即返回指挥所。30日召开了接防后的第一次作战会议,用6个小时分析敌情。从种种迹象分析,敌人很可能在近期实施一个进攻型计划,估计进攻规模在团以上,进攻时间在5月底一6月初;主要攻击方向在“山口”地区,主攻点不详。


这些天来,敌人在老山方向上不断实施偷袭,而“山口”一带却很平静。反常。30日中午,天气晴好,敌人在“山口”地区的几个点上各打了二三十发炮弹。——敌人炮兵在试射!


30日晚8时,我方获悉:敌一线部队明天4时起床、5时开饭……这很可能是敌人发起攻击的时间。


于是,我方部队政委和副部队长们,乘夜赶往前沿各指挥所,紧急进行战斗准备……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