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毅:这责任主要在我…… zt

2野劲旅 收藏 0 69
导读:抗战期间新四军茅山根据地。 一天深夜,陈毅正伏案埋头疾书处理着公务。 警卫员急匆匆进来报告:“特务营通信员送来一份紧急报告,他要求马上亲呈陈司令”。 半夜三更送来的报告,情况必定非同一般。陈毅连忙唤进通信员,接过报告的信封拆开看了起来。 一个大信纸里面装了厚厚的一叠信纸,报告反映的都是许维新的“土匪部队”恶习不改的问题。这份报告写得非常具体,从新四军进入江南改编许部开始,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许部出动了多少人,他们抢了老百姓的多少东西等等,报告把许部的抢劫行为象流水账一样记录得清清楚楚

抗战期间新四军茅山根据地。


一天深夜,陈毅正伏案埋头疾书处理着公务。


警卫员急匆匆进来报告:“特务营通信员送来一份紧急报告,他要求马上亲呈陈司令”。


半夜三更送来的报告,情况必定非同一般。陈毅连忙唤进通信员,接过报告的信封拆开看了起来。


一个大信纸里面装了厚厚的一叠信纸,报告反映的都是许维新的“土匪部队”恶习不改的问题。这份报告写得非常具体,从新四军进入江南改编许部开始,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许部出动了多少人,他们抢了老百姓的多少东西等等,报告把许部的抢劫行为象流水账一样记录得清清楚楚。在这份报告的末尾,还有特务营营长吴咏湘用重笔粗划下的一行字:“这个地方不能干了,我们要回老部队去”!


引起特务营写这份报告的起因是这样的:一次战斗后,特务营从溧武公路以北通过封锁线刚回到路南,迎面就遇到大批跑反的群众,他们惊恐地纷纷述说黄金山一带又遭土匪的劫抢了。吴咏湘一听就火冒三丈:青天白日的,竟敢在我们特务营活动的地区抢劫,这土匪也真是胆大包天了。


吴咏湘立即命令两个连:“立即跑步跟上!给我狠狠地打”!


当部队跑到地方一看,老百姓说的土匪不是别人,正是许维新“独立营”手下的20多条驳壳枪,这批人正由许维新的干儿子带领干着打“游击”祸害老百姓的事情。


许部这几十人正抢得有劲,听到新四军来了也不逃跑,许维新的干儿子还说:“自己人,慌什么”!


吴咏湘气得两眼直冒火星:“你们这伙乌龟王八蛋,还和新四军是自己人,岂有此理”!但他一想,“刺刀见红”肯定不好,就用手一挥:“包围!抓!别让他们溜掉一个”!


两个连队上前一围,自然一个都不漏,连人带枪全被特务营拢了。吴咏湘手下留情,把他们集中起来训了一番话,然后宣布:枪留下,人回去。并且对许维新的干儿子说:“回去告诉许维新,让他到我这里来一趟,打着新四军独立营的旗号,还他XX的抢老百姓那怎么行”!


许维新得到干儿子的报告后,他不敢来找吴咏湘,而是连夜跑到支队司令部找到了陈毅。


陈毅听了许维新的报告后,当即表示:“哪还行啊”!他随即掏出一张名片,在反面写了一行字,交给许维新:“不要紧,你去见吴营长,把名片交给他,他会把枪还给你的”。


许维新拿着陈毅的名片来见吴咏湘,当时特务营的几个干部都在,大家一见陈毅名片背面的字都呆住了。只见上面写道:许维新是我们委任的独立营营长。听说你们把他们的枪缴了,希望你们如数还给许部。


吴咏湘当时心里就窝着一肚子火,但下级服从上级而且也不好当着许维新的面发作,他只好执行陈毅的命令。当许维新一离开,他再也忍不住大声叫嚷起来:“陈司令是个官僚主义!不调查,瞎指挥”!其他几个营干也都不服气,跟在旁边叽叽碴喳地议论起来。


大家议论纷纷,无疑是给吴咏湘火上浇油,他大声命令把文书喊来:“给陈司令写个报告,把许维新部所有的抢劫情况全部写上。我们新四军是打鬼子来的,是保护老百姓的,许维新他做土匪抢东西能不抓不管?我们不缴他们的枪,还让他们再来危害百姓”?他顿了顿又说:“报告就说请陈司令派人来调查,如果是我们错了,就叫他给我们处分”。报告写完后,吴咏湘的火气依然还没有平熄,于是他又拿笔在报告末尾添上了重笔粗划的那么一句。


拿着这份写得密密麻麻厚厚数页的报告,陈毅的心情不兔有些感到沉重。他吩咐给送报告的通信员安排用饭、休息后,在房里踱起步来。沉思许久之后,陈毅决定先给特务营吴咏湘、王义勋两位营长写封回信。


陈毅在信中首先诚恳地作了自我批评,说了许维新找他求情的全部经过,同时也检讨自己没有详细说明道理,致使特务营的同志对事情的处理有了情绪,他在信中说:“这责任主要在我,不能责怪特务营的同志……”,接着,他又写了为什么这样处理许维新问题的道理,陈毅的这封回信竟然比特务营的长篇报告还多了好几页。 ?


接到陈毅的这封信后,吴咏湘翻来复去地看了不下十遍。不止他自己看了这封信,特务营的其他几个营干部也都是读了又读,他们都深深地被陈毅的自我批评感动了,也被陈毅由浅入深叙述处理这件事情的道理所折服。大家读完陈毅的这封来信后,都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几个营干部共同的结论是:我们对陈司令细致的工作服了气。


至于许维新,从那次缴枪还枪事件后,他的“弟兄们”老毛病就再没有犯过。后来不但许维新本人成了抗日战争中英勇牺牲的烈士,他的“独立营”也被改造成新四军的一支勇猛善战的部队,为民族解放事业立下了不朽的功


全国解放后,每当吴咏湘回忆怀念起昔日的战斗情景时,都不由得想起老首长陈毅元帅以及跟随他战斗过的经历。


注:许维新系原茅山地区磨盘山的地方武装游击队的司令,新四军进驻茅山地区后,主动接受新四军领导,被编为新四军的独立营担任营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