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三国 初出茅庐 风云突变

望蓝 收藏 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爆炎向太子施礼道:“启禀太子,据属下部下查探得知,这个西蜀山民在前不久曾经为了兄弟盟的乱贼和我北晋为敌,因此想来此人来参加此次大会必然是受了敌对势力的指派,有所图谋。卑职本想等到大会结束以后,再将此人捉拿,交给朝廷问罪。但是方才听说,太子殿下中医此人武艺,并想亲自接见他授与官职,卑职害怕此人会趁机对太子殿下和诸位大人有所威胁,所以方才冒着触怒尊颜的风险,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将此人捉拿!卑职唐突,请太子治罪!”


木定北环顾四周,看了看张仪和木望南的神色,一脸的冷笑,道:“这么说来,爆炎将军正是履行自己护卫的职责,为了朝廷要员的安危,方才有所作为的了。要是本太子由着性子,给你这位功勋卓著的狼骑将军定罪,我想不仅你不服气,朝廷之上也定有非议吧!”

爆炎低头道:“卑职不敢!”

木定北轻轻的笑了笑,装出一幅大度的样子说道:“既然爆炎身系重任,职责所在,那孤也就不和你计较了!”

周围的人一听都是又喜又惊,喜的是这场风波没有扩大,太子原来还是有点容人之量的;惊的是太子一党一直都在找二皇子一派的过失,这样一个机会,他们没有借题发挥,趁机打击二皇子实在是另人有些出乎意料啊!

爆炎向木定北再施一礼,道:“谢太子不罪之恩,想来这个西蜀少年必然还有同伙,卑职想趁机将其一网打尽,以扫除我北晋的祸患!”

木定北听了这话,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好戏终于要开始了,他顿了顿说道:“爆炎将军实在是太多虑了,想来,一个西蜀的少年怎么会是敌对势力的奸细,他若真是奸细难道就不知道自己前来这个举武大会是自投罗网吗?再说此人已经被你的人拿下,可以等大会结束后再行审问,以查明事中原由,要是再此盛会期间,你狼骑卫为了几个小小的奸细就当着孤和朝廷的面大肆搜捕,那我北晋的颜面何在啊?”

爆炎一听头低的更低了,说道:“卑职唐突!”

木定北深吸了一口气,想要抚平自己心中那颗狂跳的心,但是那种在长久的等待以后即将接近喜悦的兴奋,又让他难以自控,他好不容易收起自己的笑容,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说道:“与那几个难以撼动我北晋根基的奸细相比,孤更想请教爆炎将军另一个问题!”

在场的人听他这么一问,心中顿时紧张起来,谁也不知道这个现在权势正处于上风,并如日中天的太子会怎么样责难爆炎以及爆炎身后的二皇子;当然谁也猜不透,为什么向来遇事镇定,考虑周全的爆炎今天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常的行为,也不知道他究竟会如何应对来自太子的刁难。张仪和二皇子更是心中一紧,在这样的时刻,张仪要极力在两位皇子的势力中间保持中立,而二木望南则要因为和爆炎的关系被牵涉其中,无论爆炎做出什么样的行为,太子一党都很容易的把帐算到自己的头上,正所谓两面为难,可想而知他们现在的立场是最为艰难的。

爆炎一脸的镇定,从容的答道:“请太子示下!”

木定北一脸的冷俊,沉声问道:“刚才将军说道,这个西蜀少年曾经在前不久为了乱党兄弟盟和你的部下发生了冲突,是吗?”

张仪和木望南一听,心中顿时凉了半截,他们面面相觑,却无计可施,原来太子一开始就想了这样的计策,真是直接锁住了自己的咽喉啊!

爆炎似乎仍然没有觉察到这其中的危险,郎声答道:“是!”

木定北听他这么一说,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心中那份狂喜的激动,突然放声大笑,笑过之后,又突然沉下脸,问道:“那孤倒想请教一下将军,狼骑卫最为我北晋的王牌主力,并不负责这清剿乱党之事,那你又是如何牵涉进来的呢?”

爆炎听他这么一说,顿时知道了问题了严重性,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总不能当着朝廷百官的面,当面承认自己是在奉旨进京的路上,接到了二皇子密令,才插手这件事情,下令部下对兄弟盟的信使进行追叫剿的吧!要知道,狼骑卫向来都是由君王自掌,若无君令任何人都没有权利调动狼骑卫的一兵一卒的,要是真的因为这件事情而把二皇子牵涉进来,那就等于给了太子一党诬陷二皇子一个最为正当而充分的理由:‘篡夺兵权,图谋造反’这八个字对于历朝历代的君王看来,无论其事件的真伪,都意味着一场无法避免的腥风血雨。

爆炎想到这里,不由的惊出一身冷汗,呆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木定北像是一只饿极的野狼,抓住敌人的弱点,不顾一切的向对手发起攻击,继续问道:“再说了,按照北晋军法,狼骑一军由君王亲掌,独立于诸兵种之外,非得君令,即使国破任何人也不得以任何理由动用其一兵一卒,就连你这领军将领也没有这个权利!”这最后一声有如惊雷,震的观战台上人人自危,木定北说着又摆出一副笑脸,冷冷的问道:“而将军非但介入了此事,居然还擅自派出了部下直接参与行动,孤现在真的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么大的权利,居然能在君令未出的情况下,就能直接调动狼骑?难道在将军的心中还有人比皇上的权利还大吗?”说完,他还故意恶狠狠的看了木望南一眼。

张仪在一旁噤若寒蝉,木望南在自己的位置上如坐针毡。现在,这两位最说的起话的人,却都没有办法站出来化解这场危机,狼骑卫这三个字对北晋来说是最后一道护生符,也是北晋君王充满猜忌的心中一个永远治不好的心病,当然对所有的王公贵族来说,这也将是一个永远也不能触及的禁忌与雷池。

木定北看着爆炎惶恐的样子,和二皇子为难的表情,就连向来足智多谋的张仪都束手无策,他的心中真是充满了胜利的喜悦:能有今天的成就也不枉那班老奸巨滑谋臣的筹划,和自己长久以来耐心的等待啊!想到这,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若不是皇上天威,朝廷洪福,被孤知晓了你的罪迹,有所准备,北晋的国运恐怕真的要落在你们这帮乱臣贼子的手里。你自以为可以在狼骑军中一手遮天,岂不知其中还有忠于朝廷,忠于国家的义勇之士。今天你形迹已露,罪证以足,要是仍然执迷不悟,不肯供出幕后主谋的话,那孤就只有削去你的官职,将你收监下狱,再慢慢刑审!来人啊!”

“在!”一群禁卫士兵高声叫道。

“将爆炎给我拿下!”木定北恶狠狠的说道。

“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