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看看中国人在非洲是怎样沦为“二等公民”的(转贴)

我因一些商务差事经常奔走于西非国家,但每次进入西非几个国家的边境,都有被搜身的经历。其原因来得有些蹊跷。



从巴黎起飞的法航飞机载着各国旅客到达一些西非国家,这些乘客有欧洲人、北美人、日本人、韩国人、印度人等等。他们带着行李,总能顺利通过目的地国的边境,而很少受到盘问和搜身。但机场边境警察每每遇见疑似中国人模样的着陆客,就把他们叫到一旁,要求他们出示护照。当确认这些人确实不是欧、非美、日、韩、印人,也非持有外交护照的中国人时,警察经常要求开包检查这些“等外”中国人,告诉你的理由是检查行李是否携带毒品。往往此时,一些国人为省得麻烦,一般塞给警察两三千西法,也就免却了开包检查和被搜身的“麻烦”。



这样,时间长了,边防警察也就越加习惯于叫住中国人模样的着陆客,依照习惯要求开包检查、搜身,而他国国民则携带各自行李,畅行无阻地入境。



我曾几度遭遇这等待遇。与具有类似经历的同胞聊起此事时,他们中有的表示懒得受那番折腾,认为塞点钱也就过去了,还将此当作经验,给我“出招”;有的个别同胞和我一样,每每遇到开包、搜身要求时,也就接受其开包、搜身,而无视警察要求塞钱的暗示,往往耽误几分、十几分钟,对方查不出可扣留之物,一般也就放行。


在西非的中国人群体中遇到被盘查的,可以说在十之八九。谈论此事的人也就多起来,在边境的类似遭遇也越加频繁。也有人曾发出过呼吁,即大家坚持一个姿态,拒绝塞钱,认为这样可以改变这种被盘查、骚扰的恶性循环,以获得其他国民的那种平等待遇。



但是,根据我几年来的亲身体会,这种被盘查的遭遇有越演越烈的势头。可见我们这个中国人群体在非洲是怎样苟且偷安。只要能省心、省事,掏一个小钱,免招一些“麻烦”。


殊不知,这种麻烦已经成了一种顽症,每次航班下来一百多名各国乘客散去之后,就剩那么几个中国人在那里继续接受盘查。看着离去的他国国民,我不得不感到中国人已经沦为非洲的世界二等公民——成了所谓查验“毒品”的特殊对象。



我每次坚持拒绝塞“小费”,因而往往遭受行李被搜查的那种无赖。



最近一次是我接应同事,他初次到非洲,我也告诫他拒绝塞小费,搜行李就让搜。果不其然,同事经历了同样的遭遇。两个警察将行李挨个打开,“慢条斯理”地把里面所有零七八碎的东西翻来覆去地倒腾——给你一个“领悟”其意图的机会——我的同事按我的建议坚持让对方搜完。这样折腾了20几分钟,警察依然没有搜到任何可疑物品,无赖之余,也就把我的同事放行了。



我为同事因被搜查而感到有一丝“内疚”,或许他会选择给“小费”而免去“麻烦”,早一些到酒店解除长途旅行的疲乏。但事后我还是向他解释我更在意尊严。为了尊严,有一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心。


既然中国人已经沦为二等公民的境地,要享有与其它国民同等的待遇,还得靠中国人自己努力。悲哀的现实证明,在非洲的中国人群体仍如一盘散沙,严重缺乏个体的自发协调意识、默契和协调能力。或许,他们不太在乎这个二等公民的待遇,也没有将之上升到尊严的高度;或许他们认为要改变这个集体行为很难。因此,干脆就这样烂下去。


你一个中国人,掏点小钱,看似获得了那种“平等的”国际待遇,但恰恰是因为中国人掏惯了小钱,才沦为这二等公民的待遇。靠掏小钱来过关的行为把“自尊-自践”对立因果、逻辑关系颠倒了。我们号称泱泱大国的尊严也就被这个群体的经年恶习所糟蹋了。


看来,到西非的同胞们还得继续受辱,直到没有中国人掏“小钱”为止,才能改变二等公民的待遇。对于这个期待,目前看来基本上不可能。



中国人在涉及维护个人自尊和平等的问题上,为什么就这么难?为什么就这么急功近利?看来,我们更在乎的是短视的取利和便利,可这个换来的却是一个个体和一个族群集体尊严的丧失。我因之想起许多年前国内一个相声小品,说的是一个警察抓来一个违章驾驶者,该驾驶者给警察赔了个笑脸,说,“哥哥,我给你赔个不是,你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看来,这种奴才相今天又和西非的警察合上了拍子。国人就这样获得了在非洲的“屁”的自由进入。悲乎哉!



这种二等公民的劣根性之养成,可见一斑。



中国在经济、军事上作为一个世界强国,已是不争的事实,但中国国民的尊严和形象因其陋习却依然未脱掉二等公民的标签。这个在国弱民穷的时代,或许有其它原因,但今天,我们的劣根性的延续太不可思议。



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怎么就总落在国际旅行队伍的后面而让人盘查?国人对此有深刻反省的必要。


这个“掏小钱”的“软实力”将继续使我们深陷二等公民的境地而难以自拔。中国人在自尊问题上的群体不协调与今日中国的经济实力已经很不相称。


只要国人仍继续在以掏钱换“通融”的时候不觉得羞愧、不觉得是对自己也是对对方尊严的冒犯,那我们则将长久享有“屁”的“自由”和“尊严”,直至我们把自由和尊严当作生命的一个部分那一天为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