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九章 变 第三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帝都局面看上去很平静,舆论战以太阳堡的胜利而告终。帝都的一些下层人士,特别是学生,对《乌姆塔协定》本就有看法,认为帝国当年在处理兰斯的问题上过于软弱了。但大部分人对媒体批评龙行健元帅的做法不满。他们似乎陷入一种矛盾,一方面赞同声讨《乌姆塔》,另一方面又不允许玷污心目中的战争英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帝都局面看上去很平静,舆论战以太阳堡的胜利而告终。帝都的一些下层人士,特别是学生,对《乌姆塔协定》本就有看法,认为帝国当年在处理兰斯的问题上过于软弱了。但大部分人对媒体批评龙行健元帅的做法不满。他们似乎陷入一种矛盾,一方面赞同声讨《乌姆塔》,另一方面又不允许玷污心目中的战争英雄。自1031年3月中旬,帝都高校正常的教学秩序被打破,校园里到处是一堆堆学生在那里争论,一些老师们也参与了进去,他们争论的主要问题是《乌姆塔》协定是否卖国?这股风从大学刮起,从帝都向全国蔓延开来。当帝都的舆论战或者官方的舆论战告一段落时,帝国各州去的舆论战却刚刚开始,地方的报纸连篇累牍地刊登着论战的文章,自称礼仪之邦的神华帝国一夜之间产生了无数的“刀笔吏”,他们的文章越来越尖酸刻薄,从争论民族大义的角度变得庸俗起来。更多人喜欢起了报纸,论战的直接后果是报纸的发行量直线上升,让一些私家小报馆老板乐得合不拢嘴。在这个干旱多风的春天,帝国的普通民众谁也想不到帝国的中枢正酝酿着一场致命的危机。

3月29日,帝国公休日。肖月清田甜夫妇为他们十二岁的独子过生日。肖月清不是贵族,儿子十二岁的生日不像贵族家族那样庄重,但老肖颇为重视,他的孩子都死于或失踪于1008年战争中,战后娶了田甜,老夫少妻总算有了自己的孩子,这个生日自然邀请了一帮亲朋。

肖家儿子生日宴会设在一间中档酒店,和肖月清田甜的身份倒也相合。不过肖月清志不在此,生日不过是齐平这个老牌特工进行秘密活动的掩护,宾客的名单是齐平审定的,原本准备借机和周峰密谋一番,现在局势大变,周峰被免职了。所以,当穿着便装的周峰姗姗来迟,认识他的总局官员和原龙支队的战友,都对周峰表示了不同形式的安慰。42岁成为退役将军无论如何都是件不幸事,不过大家看上去周峰显得很豁达,和老肖夫妇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到礼桌随了100金元的礼,不重,但也不算轻。周峰翻翻礼单,大部分都是肖月清夫妇总局的同事,只有极少部分是龙支队的战友,比如在陆军部装备局当局长的高宗武银星中将。周峰想到了杜金,但没有见杜金的身影,礼单上也没杜金的名字,他和龙支队的联系断了,或者说他被开除出龙支队了。

周峰看见早来的齐平,正坐在大堂靠近主席台窗户下跟几个人抽烟聊天,周峰走过去,齐平站起来跟他握手,那几个人显然是总局的人,有的穿着军装,大部分是便装,他们可能都认识周峰,乘机离开了,周峰便有了和齐平单独交谈的机会。

“这就是等的好处。现在你也完蛋了。我们怎么办?仍然静观其变吗?”齐平曾是周峰的上级,但现在的局势下齐平更多的听周峰的意见。

“当然。我觉得他一定有所防备。好长时间了,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林小如和苏洁也不上班了,怪啊。”

“我没让老肖请他。我告诉你,这事没完。已经证实,军情局对帝都所有将军级以上的军官都全方位监视了。今天的聚会就在人家的视线下。撤掉你不过是个开始。不要想乐观了。”

“我们必须确切的知道他的意思,这事要搞到什么程度?关系到几百人或几千人掉脑袋的事,我是牵不起这个头的。”周峰用眼角扫视着大厅的宾客们,发现高天成的身影。

“你的上司来了,请他了吗?”

“没有,不速之客啊。”齐平点了支烟,吐出浓浓的烟雾,似乎要将自己隐藏在这烟雾中。

“二卫部队,你能掌握多少?”齐平问。

周峰正要说话,看见高天成向这边走来。周峰赶紧起身相迎。

“高将军您好。”

“见外了吧?周副司令。别忘了,我们曾经是出生入死的战友。”高天成叫着周峰龙支队的最高职务,伸手和周峰握手,“谈什么呢?”

“没什么,聊老肖和田甜的丑事------”

“不对吧?我看是谈我们司令的事。老齐,7局的行动为什么不告我?”高天成锐利的眼睛盯住齐平,声音不高,但寒冰刺骨。

“局座------”齐平不知道朱月那里出了什么问题,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凭7局的几个人保卫不了司令。你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为何干这没营养的事?徒授人于柄。周峰不要走,既然碰到了一起,我们就谈谈吧。”

高天成虽然也在龙支队干过,但和周峰、齐平绝对不是一路人。新朝建立后的地位也远高于齐、周。所以后来基本上没有了往来。齐平在总局和高天成也是纯粹的上下级关系,从未叙过私交。今日高天成直指人心,周、齐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内心都掀起狂澜。

“我对于龙帅是很尊敬的。不仅因为他曾是我的上级。龙帅跟我的私交也未必弱于你们。别忘了,婉儿公主出嫁,我是男方的媒人。龙帅眼下的处境我也很同情,就我而言,希望皇帝和龙帅和解,毕竟龙帅也算皇室成员。”高天成语速很慢,“事情的对错,人心自有公论。只是此事的升级,使帝国面临又一个重要关头。一步走错,将会万劫不复。我想龙帅自有他的主意,你们未得到他的指示,绝不要轻举妄动。”

周齐二人至此已完全放下心来,高天成继续说,“在富贵面前,任何人都靠不住的。包括我。所以,今天的事,就当没有发生。希望你们镇之以静。懂吗?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高天成却是约了段鹏。他赶到见面的饭店,段鹏已经点好了菜。

“第一,你迟到了。第二,有人跟踪。”段鹏低声说。

“军情局的,不管他。”高天成凝视着桌上的菜肴,“不错嘛,至少看上去不错。”他指着清蒸石斑,“吃鱼还是要在好望港,帝都的鱼既不新鲜又不好吃。”高天成端起酒杯,“来,第一杯干了吧。”酒有点烈,让高天成连着吃了好几口菜。“你还是喜欢烈酒。”

“是啊,淡不拉几的酒,没劲。”段鹏给高天成斟满,“怎么回事?”

“不放心军队呗。据说你的部队要编入禁卫军,听说了吗?”

“没有。消息可靠?”

“段鹏,我问你,”高天成眼睛的余光扫向四周,段鹏选的桌子位置很好,“部队情况怎样?如果他仍不收手,怎么办?”

“部队有点情绪,但可以控制。如果他仍不收手------你觉得会对司令动手吗?我觉得不会。”

“难说。公主和他也翻脸了,留着龙帅在那儿,总是不放心。何况还有那个小人在煽风点火。我跟你说,昨天下午,苏克达米举行隆重集会,纪念《乌姆塔》协定,兰斯人是火上浇油啊。协定的签字时间并不是三月,他们这样做,不过是为国内的局势再添一把柴。皇帝十有八九会抓住这件事的,如果不早做准备,到时候就晚了------”

“我去见见司令吧,看他怎么说。”

“不行,你绝不能见他。现在你的这个支队是最靠得住的武力了,如果我不找你,周峰找你也一样,你照他的要求办。”

“行。只是------我们用什么名义?皇帝怎么办?”

高天成眼睛寒光闪闪,“清君侧!他自求多福吧。我们没有背叛先帝,是他在背叛先帝!自念祖,到龙帅、黄锋,再到家兄,跟着先帝的功臣宿将都成了他的眼中钉。将来的事,有公主,自能安抚皇室,龙帅出面,大部分军队会听的,我相信。”

“我等你的消息。”段鹏点头。

“注意内部,不可靠的坚决清除,这不是手软的时候。”高天成深知段鹏的性格,“你给我记住这一点。”

果然,兰斯联邦隆重纪念《乌姆塔》协定被皇帝和司马雪岭敏锐地抓到了。

“陛下,这就是证据!不要再犹豫了!”核实消息后的司马雪岭第一时间找到皇帝,力主严惩龙行健。司马雪岭不能放过这个机会,龙行健的力量已经看到了,纵虎归山的后果司马雪岭可以想见。

“你的意思?”

“至少禠夺其军衔爵位,将其赶出帝都,限制居住。”司马雪岭的本意是逮捕龙行健,但碍着永平公主,他必须有所保留。

“好吧,召开御前会议研究。”皇帝沉思着。他和龙行健素无交情,亲戚关系在轩辕磐眼里已经毫无意义。他考虑的是这样做带来的后果或者意义,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此刻他更多是是考虑永平公主的身份,那天王致中关于公主的一番话打动了皇帝,也许这就是机会吧。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现在的御前会议已经不是龙行健所在的时候了,当皇帝提出对龙行健的处分时,反对的只有许期中和崔煜。新上来的大臣,令狐新,沈悫及王祖禄(代理国防战略委员会主任)都不会反对皇帝的意见,这也是官场的规则,或者叫交易。皇帝没有全部采纳司马雪岭的意见,只是禠夺龙行健帝国元帅军衔,却保留了百胜公的爵位。本来皇帝是准备连爵位一起禠夺的。崔煜和许期中激烈的反对还是影响了皇帝,至于令龙行健离开帝都,皇帝却认为不可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更好。皇帝认为,削掉其帝国元帅就可以将龙行健彻底撵出国防军了,至于一个公爵嘛,他不愿意和婉儿彻底翻脸,算是留个缓冲吧。

这天是3月30日。注定写入历史的日子,上午的御前会议结束,下午海军便出了事。

起因当然是银鲨岛。3月30日中午,东大洋舰队启用战时密码,报告海军部,舰队在银鲨岛附近的例行巡逻中遭到扶桑海军的袭击,舰队出于自卫,炮击银鲨岛,陆战队于下午登岛,银鲨岛回到帝国怀抱。

海军部将消息及时上报皇帝,皇帝于当晚再次召开御前会议研究东海局势。参会人员出现两派,政府系统及元老院系统的大多数大臣都反对海军借银鲨岛滋事。但军队系统则声明既然开战,帝国绝不可退缩。持这个态度者,不仅海军,陆军和空军也很强烈。唯有总参指责海军部自行其是,没有规矩。但这个指责是程序上的问题,没有批评冲突本身的正误。东大洋舰队发来的报告尽管用了一些遮掩性的词语,但所有人都能听出来银鲨岛之战是帝国海军主动挑起的。海军部甫一换人,东大洋舰队便解掉了“笼头”。

“扶桑有何反应?”皇帝有点兴奋。

“尚无正式反应。”外交部长回答。

“准备一份措辞强硬的照会,责任要写清楚。海军做好准备,占就占了,没有还回去的道理!”皇帝信心满满,感到这次冲突也许是件好事,一方面给他开疆扩土的雄心以部分满足,另一方面何尝不是彻底掌控军队的机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