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八十六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2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URL] 二 在炮声响起的那一刻,肖鹏正在沉睡,心力交瘁使他的体力都几乎透支了。如果就是身体的劳累,肖鹏可以两天两夜不睡觉。问题是,他不但要绞尽脑汁的和小野斗智,还要竭尽全力的去说服身边的同志,而后一项工作又不是他的强项,所以就更累。幸亏在这关键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在炮声响起的那一刻,肖鹏正在沉睡,心力交瘁使他的体力都几乎透支了。如果就是身体的劳累,肖鹏可以两天两夜不睡觉。问题是,他不但要绞尽脑汁的和小野斗智,还要竭尽全力的去说服身边的同志,而后一项工作又不是他的强项,所以就更累。幸亏在这关键时刻,谭洁能理解他了,能站在他的一边,否则他真的会累趴下。小野的阴谋他自问是能够看清楚的,虽然达不到百分之百的精确,但也差不多。所让他为难的,或者说无法说服别人的,他只是猜测,没有事实作根据,而多数人只有看见了事实,才会认同你的看法,这就是层次不同人之间的烦恼。在这样一种思虑的煎熬下,就是铁铸的身子也会挺不住的。他几乎是成大字型,躺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头下连枕头也没有,如果不是有轻微的呼吸,别人还会以为这里躺着的是个死人呢!办公室里并不严实,蚊子是这里的常客,他的脸上,身上被叮了十几个大包,却没有从睡梦中把他唤醒,说明他已经疲劳到了极点。

第一个冲进屋里的是小胖,当他看见肖鹏沉睡的样子,却不忍心把他叫醒了,因此他只是站在一旁,目光怔怔的看着肖鹏。虽然他知道军情十万火急,还是张不开口。自从跟了肖鹏,他简直把他当成神了,在肖鹏的身边,他学到了太多太多的东西,短短的几个月,简直比几年时间还多得多。肖鹏的思维方式,知识的渊博程度,待人接物的随意,都让他羡慕不已。一个人如果把另一个人当成了神,对他的一举一动都会模仿和敬畏。

突然,门像是刮风似的被推开了,以彭述怀为首的一大群人走了进来,肖鹏被弄醒了,袋鼠般的从木板床上跳了起来,不用问,从他们的紧张、愤激的脸上,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鬼子进攻了?”

“是,刚刚开始的,怎么办?”谭洁说,焦虑的目光落在肖鹏的脸上,她不愿意看到的情景被肖鹏猜中了,而且鬼子是突然袭击。

肖鹏并没有回答她的话,随手捋了捋散乱的头发,从桌子上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说了一晚上的话就入睡了,嗓子干得冒烟。然后他抄起了电话,直接往阵地打去,电话不通。他又打到张庄,也没有人接,是留守的人不在,还是发生了什么意外,他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敌情不明,怎么下达命令?“小胖,立刻派人去前线,然后把文件收拾了。”

“怎么?你要撤离靠山?”彭述怀恼怒的问,在他看来,胜负未分,鬼子的影子还没有见到就撤退,和逃跑差不多,简直是耻辱。小野的突然袭击,完全出乎他的预料,昨天晚上肖鹏说这件事的时候,他也根本不信,最后虽然同意了谭洁的话,其实从心里来讲,他还是认为肖鹏在制造紧张空气。结果一切按照肖鹏的预测来了,他的自尊受到了极大的挫伤,也明白了,他这一阶段的工作很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恨的他是牙根痒痒,只差手捧炸药包和鬼子同归于尽了,肚子里像是充满了气的足球,鼓胀的难受。

“你认为,靠山还守得住?”肖鹏反问到,脸上气色很难看,使本来灰色的脸更灰了,像个一点就着的火药桶。

“为什么不?我们共产党人什么时候当过懦夫?鬼子的面还没见着就落荒而逃,这不是我们应该干的。”彭述怀也许是真的气大了,声音都变得尖利起来。

肖鹏正想针锋相对,谭洁把话拦过去了,此时此刻,她心里急得冒火,哪有精力听他们逞口舌之争。“肖鹏,少说两句,鬼子快上门了,说说你的办法。”

谭洁明面上是说肖鹏,却又让他拿办法,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是站在肖鹏一边的。其实到了这会,事实已经在证明肖鹏的担忧是提前的预见,都服了肖鹏,自然也都站在了肖鹏一边。因此谭洁说完,大伙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肖鹏,都等着他拿主意。本来是别人闯的祸,此刻却要他肖鹏背黑锅,肖鹏心里极不舒服。不是这些人当初支持彭述怀,他一个人也闹不起来,那也就没有今天的灾难。桃子大家吃,闹肚子一个人来,这世界真是没有理可讲。肖鹏心里一肚子气,却不能撒手不管。“我的办法是打不过就走,首先要搞明白小野要干什么,是抢东西来的,还是奔人来的?”

“当然首先是奔我们来的,鬼子哪天不想消灭运河支队?”杨万才首先发炮,“鬼子这回来头不小,我同意肖队长的话,避开他们。”

“你们就知道跑?当兵的能跑,老百姓怎么跑?当地干部怎么跑?”彭述怀怒气匆匆的说。“难道我们八路军是逃跑的军队?我们的勇敢哪去了?”

“只靠勇敢是战胜不了鬼子的。”肖鹏冷冷的打断彭述怀的话。“跑是一定要跑的,只是怎么个跑法我们要研究。小野卧薪尝胆这么长时间,目的决不是像赶鸭子,把我们赶跑了事,他既然发动了进攻,那就说明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口袋早就紮死了,以往我们能逃跑的路线,现在一定行不通。”

“你是说,出西河的路没有了?”彭述怀大吃一惊,但是目光里带着怀疑的神色,他感觉肖鹏在顾弄玄虚。他又不是小野肚子里的蛔虫,怎么把小野做的事看得那么清楚?

“算无遗漏这是小野的本事,他做事很少有漏洞,所以只要他布好的局,我们最好往最坏处去想。”肖鹏并不看彭述怀,但是说出的话口气沉重,和他一贯的作风并不相象。“凭我的直觉,小野既然思谋了这么长时间,他的用意是把我们一网打尽,该要的,能得到的,他一样都不会放过。我们先要做的,是把没有武器的村、镇干部送走,决不能让这部分抗日力量落到鬼子手里。如果我们不能妥善的保护他们,今后当地的百姓就没有人会相信我们,因为他们是当地百姓当中的精英,每个人都会影响一大片。”

“队长,要保护那么多的干部,得用多少兵力?我们的兵力本来就不足。”杨万才首先叫了起来,作为一直在一线冲杀的指挥官,他当然更爱惜自己的士兵,当然知道,为了保护这些人,很可能要付出很多战士的生命,这是他极不愿意看到的,极不愿意做的。

“难道你想让这些人成为鬼子的俘虏?”肖鹏口气严厉的说,“他们已经上了鬼子的黑名单,被抓住只有两条路,要么投降,要么去死,这件事没什么可商量的。”如果不是彭述怀的急功近利,不让他们公开暴露,支队就没有这个包袱了,现在说这个已经毫无意义。肖鹏说到这,用不满的目光扫视了彭述怀一眼,转而对谭洁说:“他们是不是都集中了,现在能不能行动?”

“李家窑那面集中的差不多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只是靠山北边的村子居住太散,恐怕还要些时间。”谭洁说。

“不能再拖了,你去李家窑,把集中好的干部带往松树岭,让吴兵的中队护送。只是靠山这边……”肖鹏一时没有恰当的人选,说到这儿不由得打住了。

“我去组织他们。”彭述怀说。他也后悔了,不该让这么多的干部过早的暴露,如今他们已经成为支队的负担。当他看见肖鹏把这件事放在首位,心里被震动了,原来对肖鹏的所有反感,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因为他看见了一个赤裸裸的,十分坦荡的男人。肖鹏没有趁人之危,仍是以公心做事,这是十分难得的。这时候他要想报复他,只要稍稍的懈怠一点,将来他就会吃不了兜着走。决策的失误上级可以原谅,但是这里有没有私心?大家都不是傻瓜。

彭述怀勇敢的站出来毛遂自荐,的确出乎肖鹏的预料,他只是略略的沉思了片刻,心里完全释然了,彭述怀真的是最好的人选,好多干部都是他亲手提拔的,即使不是的,也是他来之后才走进抗日阵营的,他在这些人心目中,拥有着极高的威望,由他去组织这些人撤退,真的是再好不过,肖鹏同意了,并让田亮带着手枪排前去护送。安排完了干部的撤离,肖鹏算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人员不遭受巨大的损失,失去些物资还是次要的。剩下的重要问题就是枪械厂和粮库了,不知道鬼子能给他们多少时间。前线的消息还不到,真是急死人了。这时,许放派的人到了,肖鹏详细的询问了一下前面的战况,心中一切都明白了。他先是匆匆的在纸条上写了几个字,让来人带走去交给许放,然后神色肃穆的说:“彭部长,谭政委,我们别无选择了。小野动用了所能动用的全部力量,许放放在前沿阵地上的一个中队,在鬼子的第一次炮击中,阵亡了三分之二,这说明,小野把野战炮都搬来了,不用说,冀州的快速部队肯定也出动了,他们一定提前封锁了西河到阳谷县的出口,小野下了这么大的本钱,就是要把我们彻底围困,加以消灭,形势是极为严重的。我敢肯定,许放他们根本守不住张庄阵地。”

“这么说,只能放弃靠山了?”谭洁叹了口气说。

“是的,靠山四面是通道,无险可守。凭我们这些部队,如果集中力量,也许还能和鬼子斗一斗,但是你知道,我们必须分出一半以上的力量来护送干部,剩下的这些部队,哪里还有力量和鬼子抗衡?”肖鹏说。“小野是想把我们赶尽杀绝,这一次的情况,比松树岭要严峻的多。小野把机械化部队都调来了,显然是把我们当成八路军的主力部队来对待的,我们必须放弃一切幻想。”

“鬼子哪里来得这么多的部队?”彭述怀有些怀疑,在他所掌握的资料中,都是说鬼子的兵力越来越不足,怎么一个小小的西河,一下子冒出这么多的鬼子?他们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前线弄错了?或者谎报军情?

“鬼子的兵力不足是不假,因为他们占领的地方太多,各处都需要派兵去镇守,那是说,他们的机动力量不够。可是当他们扫荡的时候,是可以把驻守的部队抽调在一起,这时候他们在局部的兵力是雄厚的,比我们强大的多,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时间这么紧,肖鹏还不得不给彭述怀解释,他又只能如此,在这个特殊的时刻,团结是最重要的。

彭述怀明白了肖鹏的话,脸上不觉发热,心中也在后悔,为什么不早一点和肖鹏交流,看来自己还是纸上谈兵的太多,要是早一点认识到这一点,也不会酿成大错。如今鬼子集中了优势兵力,给运河支队带来了巨大压力。“肖队长,情况既然这样严重,那就按你的方案办。”

得到了彭述怀的理解,肖鹏顿时感到浑身轻松,精神劲儿也上来了。肖鹏就是这样,只要你能放手让他干,不对他缚手缚脚,他就会像抽了大烟似的,精神劲十足,会把他的潜能都挥发出来。眼前的形势虽然严峻,但是只要给他空间,他也会把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那好,我们立刻撤出靠山。刚才我已经下令,让许放他们撤到第二道防线,鬼子的炮火很猛,我们要扬长避短,阻击部队尽可能的拖延鬼子前进的脚步,为撤退赢得更多的时间。但是我不能不告诉你们实话,许放的部队根本挡不住鬼子,即使他们全部战死还是挡不住,实力相差太大。所以我们要尽快的撤出靠山,在靠山的外面建立一道防线。当然,这道防线就要动用我们的血本了,必须派出主力部队。”说到这,肖鹏的目光向杨万才投去,脸上带着信任的笑容。

没等肖鹏说话,杨万才就走前一步,“啪“的打了个立正,脸上同样带着兴奋的笑容,好像打仗不是危险的事,是找女人,是美差。“队长,我一定让小鬼子尝尝俺老杨的铁拳头,会像钉子似的钉在阵地上。”

“动脑子,不能把部队都报销了。”肖鹏拿下了脸,严厉的训斥道。“记住,接到命令,一分钟都不准停留。”

“是!”杨万才大声的说,虽然遭到训斥,脸上并没有沮丧的表情。只要肖鹏把他的部队当成第一主力,就满足了他的虚荣心,让他去死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谭洁看看肖鹏,两人相视一笑,他们俩都非常了解杨万才的个性。用好了,真是一块好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