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日本文人窥看日本[第一军团]

龙之戒 收藏 26 2169
导读:前一段时间,因为本人对于极个别的在日本文学史上颇有造诣的文人的“仰慕”,曾经引来了战友们“不明就里”的一通“痛批”,在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给本人安排作文一篇,名为《从日本文人窥看日本》。没办法,赶鸭子上架,今天来完成这篇作文。其实,本人对于日本文人知之甚少,实际上是不太感冒的。只有一个人除外,就是在当时以关注日本社会丑恶现象著称的---芥川龙之介。接触芥川龙之介的文章,那是一段在本人情绪以及心境处于低谷时,对于禅学、诡异、玄学比较感兴趣,偶尔看到了几篇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的小说《罗生门》、《地狱图》、以及《河

前一段时间,因为本人对于极个别的在日本文学史上颇有造诣的文人的“仰慕”,曾经引来了战友们“不明就里”的一通“痛批”,在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战友们给本人安排作文一篇,名为《从日本文人窥看日本》。没办法,赶鸭子上架,今天来完成这篇作文。其实,本人对于日本文人知之甚少,实际上是不太感冒的。只有一个人除外,就是在当时以关注日本社会丑恶现象著称的---芥川龙之介。接触芥川龙之介的文章,那是在一段本人情绪以及心境处于低谷时,曾经对于禅学、诡异、玄学比较感兴趣,偶尔看到了几篇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的小说,如《罗生门》、《地狱图》、以及《河童》这些作品。看完之后,除了对他小说取材新颖,情节新奇甚至诡异,留下深刻印象外,更是对他作品中所表现的关注社会丑恶现象,而作家本人又很少直接评论的写作手法深感佩服。作者芥川龙之介仅仅用冷峻的文笔和简洁有力的语言来陈述,却让读者深深感觉到他所描写的当时的现实社会的丑恶性。这使得他的小说即具有高度的艺术性,又成为当时社会的缩影。


《罗生门》本身是一个来自佛教禅经里面的故事。讲述的是在一个战争年代,一个农民破产了,只好拿起刀来,决心作强盗。但是他力弱胆小,并且总是有些有愧于心。一天,他到一个刚刚发生了一场大瘟疫被用来放置死尸的罗生门城墙上,那里到处都是死尸,可是他竟然发现有一个老妇人,正在从一个年轻女子的死尸头上拔头发。这时,这个农民忘记了自己想当强盗这回事,冲上去对那个老妇人说,你这样做太没人性,竟然对死尸也不放过。老妇人在确定这个农民虽然身配佩刀,却只是想搞清楚自己的动机而不会加害自己时,她说,她只是想用这些尸体的头发,做个头套卖钱谋生罢了。老妇人强调说:“而且,你以为她生前是个善人吗?她可是把蛇剁成段,晒干了当成鳝鱼来卖的人。”“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生存啊!”。这个农民听了老妇人的话,于是,恍然大悟了。此时,这个农民想做强盗的“勇气”顿生,他心想,既然都是为了生存,那我抢劫老太婆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于是,他就三下五除二扒光了老太婆的衣服,堂而皇之的走了。至于那个老太婆,是否会因此冻死,就不关他的事了。


对于这篇小说中芥川所想表达的思想,在我本人来看,除了对于作家本人小说原意的理解之外,还会衍生出这样理解。那就是,日本这个国家,国民一直都存在所谓的“忧患意识”,这是因为他们的国家土地十分稀少,在芥川龙之介所处的时代(1892年3月1日-1927年7月24日),农业还是日本发展的立国之本。由于本国土地资源的严重稀缺,国内能够拥有土地的农民极其稀少,就像芥川笔下《罗生门》的那个破了产的农民一样,快活不下去,需要在饿死还是做强盗之间做出选择。于是乎,他们把目光自然而然的投向了他的邻国,那个并没有在死人身上拔头发“老太婆”---清朝末年的中国。在那时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中,日本得到了很大的好处,“老太婆”几乎被包括日本在内的侵华联军扒光了。尝到当强盗好处的日本,在随后的岁月中,开始了对中国的残酷蹂躏,那些惨痛的记忆,相信大家都不会忘记。所以,我们一定要时刻警惕日本----这个随时可能当强盗的民族。


芥川的另一部小说《地狱图》,描写的是一个服务于王侯的画师,为了追求艺术上的成就而献出女儿和自己的生命的故事。文中的老爷,是一个地位十分尊贵的贵族,他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就算是亡灵,听到老爷一声大喝,大概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人们尊崇他是菩萨的再生。比如有一次,老爷车子的牛脱了缰绳,把当时过路的一个老人撞伤了,但是这个老人反而合手相拜,感谢被老爷的牛撞了。可想而知,老爷的权利到底有多大。 良秀,是一位天才的画师,他的画,从来没有人可以跟他的风格雷同或相似。良秀有一个女儿,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姑娘。年少可爱,聪明伶俐,人们都很喜欢她。良秀吝啬、冷酷、无耻、懒惰、贪婪,他傲慢自负,目空一切,总以本朝第一画师著称。他在绘画的造诣上,高到无人可比的程度,他作的画,在运笔上、色彩上和别的画师完全不一样,可是,仍有不少人骂他是骗子。良秀发疯般的疼爱他的女儿,不管是哪个寿院劝布施,都分文不舍的这个良秀,在自己女儿的穿着、装饰品方面,却一点不吝啬金钱。有一次,良秀被叫到老爷府前。老爷要他画一幅画,叫《地狱图》,良秀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可是,在他画这幅画的时候出现了许多诡异的怪事。他会不受控制的把弟子绑起来,然后唆使猫头鹰啄咬弟子;他莫名其妙的向老爷请求烧一辆薄葵车,可是等到烧的那一天,他却发现车里坐着已经在燃烧着的自己疼爱的女儿。当一切幻觉过去,他发现那一切的幻觉都真实发生了,他烧死了自己的女儿。然而,难以想象的是,痛苦过后,他却以一种高兴的神色专心致志的画画,这个诡异场面的描写,的确令人心生恐惧。不久后,《地狱图》画完了,那些所有看过《地狱图》的人,再也没有谁说良秀是骗子了,再也没有谁否认他的绘画天赋,但是,这个天才却在不久后死去了。


看完这部芥川的作品,除了感受到作者通过一个战国时期的残酷故事描写,以及画师,画师女儿等人的遭遇,所反映出的当时纯粹的艺术和无辜的底层人民受邪恶的统治者的摧残的事实以外,最令本人感到恐怖的,是日本这个民族的人格!芥川笔下的那位画师,吝啬、冷酷、无耻、懒惰、贪婪。可是,他有两个最爱,一个是自己聪明伶俐的宝贝女儿,一个就是自己的绘画艺术。可是,当这两个最爱发生冲突时,虽然作者把情节安排的诡异,可不难看出,这位画师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艺术而不是女儿,哪怕因此要毁掉女儿如花的生命。这看似小说的情节,却的确说明日本这个民族,是崇尚这种精神的。文中的那位老爷,难道我们不可以把他看作是日本军国主义时期的日本天皇吗!?当那时的日本天皇一声令下要开始谋画扩张、侵略的这幅《地狱图》时,日本民族这个画师不是也毫不忧郁的牺牲了自己的儿女们---他们的子民,让他们都冲上那辆焚烧着的---薄葵车---战争,而义无反顾吗!?哪怕他们知道要把自己民族的子民推进地狱,只要能够完成日本天皇扩张、侵略的这幅《地狱图》他们----日本民族也会在所不惜,这是一个何等冷酷的民族!这样一个民族,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的特征!



芥川龙之介的《河童》这部小说,叙述手法有些类似于鲁迅先生的小说《狂人日记》,也是通过一名精神上有问题的人的口中来叙述。故事是记述一个疯子回忆他在河童国的所见所闻,借用一个疯子的眼睛,把读者从现实中抽离出来,利用第三者的视点回顾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从而迫使我们反省现在的生活。通过这个疯子口中虚构的河童国,来抨击人吃人的资本主义制度。文中的我,是一位精神病院的病员,他逢人就说一个故事,就是一个爬山爱好者一天忽遇传说中的河童,于是在他出于好奇猛追河童时,不小心掉进了一个深谷中。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在河童国了。这里有医生,有诗人,有哲学家,有音乐家,当然还有垄断商人和法官以及执政者。河童国里有宽阔的马路,马路上也跑着浩荡的汽车洪流。总之,跟当时的人类社会一模一样。作者利用那个精神病患的口,夸张的描写河童国的垄断商人在高度机械化的工厂,把大批失业的河童工人,宰杀做成各种肉食产品,以及所有餐桌上的食品。当小说中的我质问这是否合法时,另一位雇员代替老板说,这是他们国家的法律,工人工作时,就必须签下雇工屠宰合同,一旦失业就会被前雇佣工厂屠宰。由于河童国的诗人,也是小说中我在河童国的好友,厌倦了那种日子,最后开枪自杀,导致小说中的我急于挣脱出河童国去,于是在高人(一个生出来是老人,现在是孩子的百岁河童)的帮助下,逃出升天,回到人间的日本。由于小说中的我已经无法习惯人类的生活,所以回到人间后被当作是疯子对待。如果说来到河童象征着人类的觉悟和精神力量的超升,那么回到人类世界就等于是一种自甘堕落的行为,终究造成悲剧,因为这样的人注定不可能在现实世界里继续生存下去,或许这就是作者芥川龙之介最后会选择以自杀来终结自己生命的主要原因。作者在写完这部小说后不久,1927年7月24日,在自家寓所服用致死量的安眠药自杀,享年35岁。


之所以把这部芥川的这部作品放到最后讲,是想跟大家探讨一下日本这个民族,所具备的比较双重复杂分裂的性格。日本这个民族,人们似乎都具备双重性格,既懦弱,又强悍;既保守,又叛逆;既彬彬有礼,又侵略成性;一方面具备善于学习其他民族的一面,一方面日本又是一个心胸狭隘的民族。他们所遵循的强者原则,就是:学的来就学,学不来就偷,偷不来就抢,抢不来就“俯首称臣”;然后继续积蓄力量,再接着下一轮的:学的来就学,学不来就偷,偷不来就枪,抢不来就“俯首称臣”这一规律,循环往复。这从一个侧面也证明了这个日本民族,并不是一个可以“小视”的民族。但是,由于他们这种性格的双重性,造就了一个容易精神分裂,容易轻易就发疯的日本民族!在日本,自杀率恐怕是世界上最高的民族之一。日本这个民族从根上说,就是中华民族的衍生品。他们从根本上说,就没有自己的民族文化,没有自己的归属感,所以常常自欺欺人的称自己为大日本帝国。这种大日本帝国的叫法,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日本这个民族从文化根层上的自卑。芥川龙之介的一些早期作品,就是取材于中国古代传说的作品,如《女体》、《黄粱梦》、《英雄器》、《杜子春》、《秋山图》等。1921年,芥川龙之介还曾以大阪每日新闻视察员身份,来中国旅行了四个月,先后游览上海、杭州、苏州、南京、芜湖、汉口、洞庭湖、长沙、郑州、洛阳、龙门、北京等地,回国后发表《上海游记》、和《江南游记》等。回国后的芥川,一方面感怀于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一方面痛苦于自己本民族文化的压抑,再加之由于这样的精神冲撞所产生的影响,他染上了多种疾病,如神经衰弱、失眠症等。所以,芥川的后期作品弥漫着压抑,彷徨,不定向的气氛。这反应了作者本人迷茫的思想。自此以后,由于失眠、神经衰弱的病情恶化,芥川龙之介常出现幻觉,《河童》就是这个时期的作品。并且在完成这部作品后不久便自杀身亡。


芥川龙之介做为一位有良知,有才华,有报复的日本作家,他的人生悲剧虽然值得我们同情。然而,不能否认的是,正是他所出身的日本民族,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的性格,阻碍了他继续施展自己的才华和报复的机会,才使得这样一位有思想,文笔典雅俏丽,技巧纯熟,精深洗练,意趣盎然的作家,英年早逝。












PS:一家之言,难免粗浅,欢迎各位战友雅正。


本文内容于 2008-9-20 2:24:44 被龙之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