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六章:第十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十五



正当在守利贤一的布置下,两个小队的日兵在前面士兵的火把照着亮爬向山顶、山下的大队人马也扎了火把刚刚继续行进了没有多远时,突然从两边各相距一百多米的山顶上又射来杂乱而密集的子弹打向沟底排成长长一溜的日军人群中!顷刻间,一些高举火把的日军士兵中弹倒地,同时在火光映射不到的暗处更有不少日军官兵中也响起了中弹负伤或毙命前的惨叫!


守利贤一枪响前刚刚翻身上马同最前面的日军中队长下了一句:“加速前进!”的命令之后,两侧山顶上的步枪和轻机枪的射击声盖过了他下一步的吩咐并向这个方向打来,他身边同样骑着战马的矶井笃郎连个“是”也没来得及说出,一颗子弹从黑暗处的不知什么所在飞来不偏不正地恰好击中了他的头颅!


矶井脑袋上迸射出的一串带脑浆子的血花溅在守利贤一的脸上!于是,他似乎受了刺激般地从马上一头栽倒在了地下并翻身坐了起来,一股子愤怒的火焰从心底直冲脑门!


附近士兵们丢却的火把在地面上把斜射的光线映在躺在地上双目犹睁死不瞑目的矶井笃郎的脸上,显得这张仅仅几秒钟前还是英姿勃勃的面孔在此刻如同妖怪般地是那样地让人感到恐怖和诡谲!再看看旁边的士兵们个个低伏在各种地物后面向两边拼命地还击打枪并且自觉或不自觉地把身边的伤员挡在自己的身后或围在中间,在指挥官尚且没有下令的短暂瞬间顽强而冷静地做着还击!


看到身边的一幕,守利贤一顿时激起了军人的本能和一贯骁勇善战的潜质———执行联队长的命令固然要紧,但保命杀敌更要紧,否则帝国军人的命都没了,还拿什么去完成任务?于是,他不顾一切地站起身来抽出指挥刀大喊了一声:“各中队呈战斗攻击队形向两边冲锋,冲上去消灭支那人,30分钟内结束战斗!”


军官到底是军官,这位作为一支军队之统领的守利贤一在面临强敌不断骚扰的关键时候,仍不敢忘记脱险之后自己的任务。


得到了最高指挥官的命令后,所有听得到的日军士兵们在身边附近的长官们一连串的组织和布置下,个个都迅速地几个人组成一组交替掩护地向山上冲!憋了一肚子怒火的日军士兵们在基本上已经大黑了的暮色中或滚动或爬行、或跳跃或匍匐地显示出了极高水平的单兵作战动作以及军事素质,他们对着一百多米外的火花闪烁处按常规向某个部位打着枪,在消灭对方的同时也被别处的子弹打中!


仅仅十几分钟,日军的士兵们就在几挺轻机枪的射击掩护下接近了山顶!又过了几分钟,这些日军士兵在顽强而迅速地战斗中距离山顶八路军阵地大约四、五十米时,众多日兵摸出了手榴弹纷纷投向他们确定是土八路士兵藏身射击的位置后、在一团团火光和几乎形成了一片火海而渐渐消失之前,这些日军官兵们高声大喊着冲上了山顶!在冲上去的片刻之间他们似乎认为对方有可能无力再战、一个个小心、谨慎地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准备近距离肉搏的日兵们却发现此刻的山顶上空无一人!


在火把和手电筒的照射下,除了看见一些零散的子弹壳以及大大小小一滩滩的血迹之后,守利贤一和另两个中队长上来查看了一下,均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看来,”过了一会,山地浩说话了:“这伙支那土八路受创不轻而逃回老窝去了!他们绝对不会———也绝不敢再骚扰我们了!”


“山地君何以见得?”伊藤问道。


“伊藤君没看见这伙土八路连死尸都抬走了吗?撤得干干净净!你听说过有哪一支军队抬着尸体转移阵地再接着打仗的?”山地道。


守利贤一看看手表,从攻击到此时仅仅用了20分钟。士兵们良好的素质以及顽强和有力的战斗力让他很欣慰:支那土八路在大日本皇军牛刀小试的小小攻击下的土崩瓦解和迅速溃败,不仅让他的部队解除了后顾之忧,也让他部队官兵们的士气得到了激励和振作!否则,在崎岖的山路艰难地走夜路又不断地遭到如跗骨之蛆般敌人的骚扰,更因为要不折不扣地执行联队长的命令而不能对这些支那土八路主动进攻彻底斩尽杀绝,部队的官兵们一路之中憋气又窝火,勉勉强强地到达了会合地点后还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状态,而且,带着这种精神状态和心理状态的部队能否在规定的时间到达目标也是个未知数!


看来,在以执行上级命令为前提的同时,临危不乱、随机应变,遇事后大胆、果断地处理也是一名优秀的指挥官所必需具备的素质。这一点,通过一连串的事实证明了他守利贤一同联队长佐野贤一一样,往往在紧要的关头都会不自觉地发挥出来!


“对待支那部队和土八路,绝对不能以常理揣度之。”守利贤一以轻描淡写的口吻对两个部下道:“否则,我与诸君就不会连夜在此受罪了!”


守利贤一说得一点不错,他们是受了不该受的罪。但他尚未想到的是:他遇上了一个让他更头疼、更难缠的对手在等着他并且让他继续着远还没有受完的罪!这个对手就是八路军游击支队的参谋长柳秀荣。


柳秀荣出生于安徽的一个殷实富有的大户人家,上有八个哥哥。他的父母亲有了八个哥哥而一心想要一个女儿,结果这个老九呱呱落地之后仍然带着个小把的残酷现实更让他的爷爷———柳老太爷大失所望!无奈,便给他起了个女子的名字借以希望他长大以后能像个女儿一样地对老一辈子们温顺体贴、知冷知热。


柳秀荣虽是个男孩,但起了个女人名字之后真变得文静内向,不像他的八个哥哥那样愿意或舞刀弄枪、或捧着个书本满院子夸夸其谈而满心思地想在乱世之中混个出人头地来光宗耀祖。他幼读诗书、爱看《三国》、《水浒》和《岳飞传》,十几岁时便可以把一本《三国演义》倒背如流。他的爷爷——一位远近闻名的晚清举人常常见他的这个最小的孙子在书房用毛笔画出一幅幅表明着江南、蜀中以及中原字样的地势图,更经常以孙权、刘备和曹操自居来给柳老太爷讲述自己如果在当时会如何布阵、如何调兵遣将、如何守关、如何谋城等等。


柳老太爷当时觉得这个九孙是顽童之戏而不以为然,但时间一长,他通过几次和这个文弱而内向的九孙闲聊之后不仅暗暗称奇!这个十几岁的少年满肚子的战术谋略,大至赤壁对阵、小至蒋干盗书,他都能讲出另一个相反的对策和必然的结局来!柳老太爷想看看这个九孙是否有些事后诸葛亮的意思,就随手从历史里面找出了几个战例,其中包括曾国藩与太平天国农民军作战以及左宗棠在西域定邦的事例。当时,年仅16岁的柳秀荣听到后略一思忖,在纸上按所听勾勒出了几张草图,然后与柳老爷子讲出了他的想法和预料的结局,有时甚至让柳老爷子大吃一惊!


“荣子是个天生的军事奇才!不能让他埋没在我们老柳家!”柳老爷子一次对柳秀荣的父亲———一个把土产生意做到了附近几个省的柳望秋说道:“我们柳家自我以下日益颓废,文不能著书立说、武不能安邦定国。我苦读了一辈子的礼易诗书现在只落了个前朝举人的名衔,而你能在如此乱世之中弃文从商,让家人聊以糊口度日,也算用尽了最大的潜质。荣子的八个哥哥有几个纯属纨绔之辈———以我们家的背景来论,连纨绔子弟都算不上!有两个随你经商,又有几个从政但也没看出有多大出息。只是荣子,自幼沉稳,读书不做书虫,学史更注重古为今用,善思辨、多谋忖,从文可以成为大学问家,从武虽不敢窥比诸葛武侯,但也可效仿曾文公。我看,你把他送到黄埔军校去吧。”


柳望秋闻言后沉思了片刻说道:“父亲所言极是。荣儿这这孩子的确不同与他的八个兄长,我也不想让他在家里而耽搁了他的前程。但他喜好是一方面,能不能真正地从军在疆场上效命与国家还得听听他自己的主意。”


几天后柳老爷子郑重地与柳秀荣谈及此事后,不料这个九孙一歪脑袋道:“效命国家与疆场之上实为一个男子汉最佳的归宿,但如此乱世之秋、军阀割据、生灵涂炭,我投军从戎却是为谁打仗?国家今天一个主义、明天一个政党,个个都有纲领,我听着都有道理,都说是为了民众,但都各自互不相容并战场上刀兵相见。如此国家、如此局面,政令不统一,同胞相残,我不去从军!”


柳秀荣的一番话不由让柳老爷子和他的父亲惊讶,细一寻思,也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此事便不了了之。


这是民国十九年,即1930年末,当时柳秀荣18岁。


不久后柳秀荣到了附近的一所城市念高中。在读书的期间,他爱上了一名同校不同班的女生李欣茹。


这李欣茹当时不仅在学校里是一位众人公认的校花,也是一位十分活跃的进步学生。当时正是日本侵略军占领了我国东三省的“九一八”事变不久,李欣茹除了组织并参加学生为了抗议政府采取的不抵抗政策而放弃了东三省的活动外,还在当地爱国青年组织的文艺剧团里担任女主角,颇受许多男孩子们的青睐和向往。


柳秀荣在为学生组织活动的过程中写标语以及画报头而结识了李欣茹,没多久,后者的秀丽丰姿和妩媚细腻便使前者为之倾倒。几个月后,当柳秀荣终于大着胆子送给了对方一封情意殷殷的书信的第二天,李欣茹找了个单独的机会对柳秀荣说出了让他彻底改变了一生的几句话:


“谢谢你对我的关爱,只是正值国家多灾多难之时,凡有作为的青年人真不应该把自己沉湎于温馨、浪漫的儿女私情之中去。‘国难当头、匹夫有责,’我想:我现在就是有心去谈情说爱,也不会去爱一个理论家或者思想家。我更看重的是一个勇于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报效国家的男人,一个真正的热血男子汉!”


被拒绝的难堪以及被婉转和间接地喻为“空谈家”、和“思想家”的讥讽,大大地刺伤了柳秀荣作为一个基本上达到了出于锦衣玉食、众人呵护的环境里成长起来的自尊心!痛苦了数日之后,内向而又倔强的他毅然地从学校偷偷溜走找到了一支国军的部队并在一个连里当了文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