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1/

清晨,中亚某国某群山峡谷,突然传来了AK--47突击步枪特有的“哒哒哒,哒哒哒”的枪声。伴随着火箭筒的爆炸声,远处的山谷中硝烟弥漫,这里是基地组织的一个训练营地,有不少**分子在此受训,并通过一条狭窄的山地走廊侵入中国边境地区,进行爆炸袭击等恐怖活动。

此时距营地大约几公里远的一处山梁上,几个中亚模样男子百无聊懒的倚靠在一棵大树下,其中一个手里抓着高倍望远镜朝远处张望着,其余几个则凑在一起玩着国际通行的扑克游戏,嘴里不时骂骂咧咧的。中间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大汉叼着香烟,斜瞟了一眼那个拿望远镜的年轻人,嘴里漫不经心地说道:“阿不都力,你她妈的还看什么,现在不会有麻烦的,还是过来赌一局吧。”

那叫阿不都力的年轻人回头苦笑了一下,说道:“我还是算了,前几天我输了几百美元,都输得只剩短裤了,你们玩吧。”随后嘴里又嘟囔了一句:“我总觉得这几天心神不定的,不会出什么事吧?”

也就在这时,阿不都力的耳朵感觉到了一丝空气振动传来的细微声响,这声响好似几百只蜜蜂聚集在一起时发出的声音,这声音渐渐朝着这里靠近,声响越来越大,众人也都感觉到了,面面相觑,还是络腮胡子反应快一点,他本能地感到危险的逼近。连忙扔掉手中的扑克牌,手拿着AK--47大吼一声道:“快去报告营地,准备撤离。”众人手忙脚乱地抛下手中的扑克牌,大把大把地抢夺着身下的美元塞入怀中,络腮胡子不由得狠狠地踢了几个人的屁股一脚,嘴里恶狠狠的骂道:“都她妈不想活了,还有空抢钱,快去拿枪,阿不都力,你去报告,快去!”

阿不都力急忙快步向远处的帐篷跑去,也就在阿不都力离帐篷还有几步远,他忽然听到一阵尖锐的呼啸声闪过耳边,一枚火箭弹准确地击中了帐篷,在爆炸的冲击波中,阿不都力发现自己竟然飞到5米多高的空中,“我竟然可以飞这么高了,参加奥运肯定得第一。”没等他意淫完,他以更快的速度往下坠落,睁开眼一看,恐惧登时笼罩了他的全身,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刺耳的惨叫,他的身影迅速消失在山崖之下。`

几个同伙耳中的惨叫声还未绝耳,更大的恐惧感袭击了他们,那是一种被猛兽盯住了的感觉。因为在离他们的不远处的山脊上,一架黑漆漆的卡--50武装直升机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一个瘦弱的小个子的精神彻底崩溃了,他扔掉手中的步枪,嘴里发出“哇啦哇啦”的怪叫,拔脚就逃。还没跑出几步,身后传来了AK--47的枪声,在密集的弹雨中他跳着怪异的舞蹈,直至枪声的消失才不甘地倒下。

“没用的废物,胆小鬼!”络腮胡子拔掉打完的弹匣,重新换上一个,用威胁的眼神恶狠狠地盯着其余几个,几个人在他狼一样的目光注视下,如芒刺在背,及至络腮胡子的一声大吼:“为了真主,我们战斗到底!”几个人才清醒过来,端起枪来朝着直升机胡乱的扫射。这注定是一场屠杀,卡--50武装直升机30毫米的机炮霎间撕碎了他们的身体,战斗仅仅进行了几秒钟就结束了。

机内,周扬盯着山梁上还未散尽的硝烟,散落各处的几片分不出形状的烂肉,肾上腺素急剧上升,心中充满了宰掉敌人的极度快感,“嗯,这感觉不错,比做爱还爽啊!”周扬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喃喃自语道。

突然耳机里传来了俄语的呼叫声,仔细一听,却是指挥中心在呼叫,让他迅速赶往五公里外的恐怖分子营地,参加合围行动。

周扬接到命令,不敢怠慢,马上驾着直升机以350公里/每小时的极限速度赶往目标地。他却不知前方不远处一场危机在等待着他。在周扬赶到离目标还有两公里远的一处谷地时,他发现前方不远处的山谷弥漫着一团诡异的蓝雾,这团蓝雾逐渐朝周扬靠近,周扬本能地感到一种危险在接近,就在他准备升高海拔高度,越过这团蓝雾时,远处的山脊上红光一闪。一枚肩扛式导弹直扑周扬而来。

“是毒刺!!!这下麻烦了!”周扬很熟悉美制毒刺导弹,这种肩扛式地对空导弹在冷战时期被美国大量地装备给反苏的阿富汗武装,在抗击苏联的侵略中发挥了无与伦比的作用。当时的阿富汗游击队使用340枚“毒刺”击落了269架原苏联的战机,使之声名大噪,成为国际军火市场上的抢手货。 毒刺”导弹采用鸭式气动布局,红外寻的弹头,射程为500米至5600米,射高30米至4800米,最大速度2.2倍音速,发射重量13.1千克。

来不及想太多,周扬迅速驾着卡--50以最快的速度往下降落,因为以毒刺导弹2倍音速的速度在五秒钟后就会击中他的直升机,在这生死存亡之际,周扬是拼了,他驾着直升机在两秒钟之内下降到了海拔30米的高度,朝着一道山壁疾速飞去,身后毒刺越追越近,五百米,三百米,一百米,就在卡--50快要撞山之际,周扬一个急速跃升,一瞬间的过载使周扬的身体撕裂般的疼痛,额头重重的撞上了厚实的舱壁,要不是头盔的保护,头骨就裂了。一股鲜血顺着额头流淌下来。这时身后的毒刺导弹擦着直升机的腹部由着惯性直接撞上了山壁,导弹爆炸后四处飞溅的弹片砸得机舱玻璃噼啪作响,而由猛烈爆炸产生的强烈冲击波使直升机仿佛失去了控制,摇摇晃晃的往山谷下坠落,在落到离地才十米处,周扬勉强控制住直升机,驾着直升机升到一百米的高度时,红外告警装置又“嘟嘟,嘟嘟”响起来。又一枚毒刺追踪而来,“还真是没完没了了,看来这回没救了。”周扬摇摇头自语道。

就在周扬无奈的放弃希望,手放到飞行员紧急逃生系统上准备跳机逃生时,蓝雾与疾速而来的导弹几乎同时触到了周扬的直升机,速度快得周扬连按逃生系统的时间都没有。看来我是死定了。周扬心里苦笑道。

“嘿嘿!这回看你还往哪里跑。”,远处山脊上两个大汉嘿嘿冷笑着看着毒刺导弹击中了直升机,然而他们的目光却由狂热兴奋霎时转为呆滞,毒刺导弹击中了直升机竟然没有爆炸,而是与直升机一起消失在那团诡异的蓝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