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的莫斯科之行

蒋介石的莫斯科之行


作者:孟东 来源:《纵横》



1923年8月16日,孙中山委任蒋介石为“孙逸仙博士代表团”团长,秘密率领代

表团从上海出发到苏联考察党政军组织,其中最主要的目标就是请求苏联支持“西

北军事计划”。

代表团其他成员有:沈定一、王登云翻译、张太雷中共党员。商人打

扮的蒋介石一行于8月16日秘密登上北去的列车,一路颠簸,25日到达满洲里。9月

2日抵达莫斯科。

到达莫斯科,他们被主人安排在克鲁泡特金街口的一所宾馆中。

9月6日,他们与苏联方面进行了第一次会谈,出面与他们会谈的是俄共中央书

记鲁祖塔克,首先就一般性的问题互相交谈,实际上为了表示尊重,主要是听鲁祖

塔克介绍苏共的情况。两个多小时以后,话题总算转移到“孙逸仙博士代表团”真

正关心的问题——“西北军事计划”上来。此次虽然谈到如何落实的问题,但并没

有深入下去,更谈不到有什么具体的成果。

9月9日下午3点(莫斯科时间),蒋介石一行如约来到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在拜

会军委副主席斯克良斯基、苏联红军总司令加米涅夫后开始正式会谈。蒋介石就

“西北军事计划”的设想及具体内容做了详细的说明。根据俄方已解密的档案记载,

关于这次会谈的《书面报告》中,苏方把“西北军事计划”明确地归纳为两点:一

是“在新的地区开展军事行动”;二是“按照我们(即苏联)的方式组建中国军队”。

此次会谈于7点钟结束。临分手时,苏方的两位将军微笑着向蒋介石建议:可否以

“书面的形式进一步阐明这项计划”。

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蒋介石除了必要的集体行动以外,一直埋头于书面报

告——《西北军事计划意见书》的起草。

10月12日,书面报告终告完成。报告的主要内容有四点:第一,建立军事基地。

在与苏联毗邻的中国边境地区选择适当的地点,建成军事基地,以期作为不远的将

来与中国军阀和帝国主义列强进行武装斗争的基础;第二,军事基地的选择。希望

苏联考虑以库伦(即蒙古人民共和国现首都乌兰巴托)为进攻北洋军阀政府首都北京

的“临时基地”,同时以迪化(即今乌鲁木齐)为“永久基地”,如果两者取一,提

请苏方考虑以库伦为最后的选择;第三,进行军事准备。这一阶段的时间大约为一

年半,在库伦基地首先做进攻北京的军事准备工作(指建立军校、培训军官、招募士

兵、军需装备等);第四,进攻北京的时间。准备于1925年11月进军华北地区,直取

北京,然后从北往南夺取黄河流域、长江流域,直至统一全中国。

10月13日,蒋介石心怀热望把这份洋洋洒洒长达万言的《中国革命之新前途》

(正式呈送之前,名为“意见书”,后改定为现在的名称)亲自送交苏方。但令蒋介

石纳闷的是,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苏方没有任何消息。他只好向苏方负责接待

的人多次暗示,自己“由于神经紧张,过度劳累等原因”想“去疗养院休养两周”。

苏方对此居然未置一词。

其中的原因一直被历史的尘埃所覆盖。那么,现在从托洛茨基写给斯大林的

“绝密”信件现存苏共中央党务档案馆里中,则可窥出此中的堂奥。实际上,

苏联领导层对蒋介石的“意见书”还是比较重视的,它被直接送到了苏联革命军事

委员会主席托洛茨基手中,正在养病的托洛茨基认真阅读了蒋介石的“西北军事计

划”,这位当时地位在斯大林之上、苏联军事部门的最高决策者于11月2日致信斯大

林,表示:“我认为,应该极其果断地和坚决地向孙中山和他的代表们灌输这样一

种思想,即现在他们面临着一个很长的准备的时期。军事计划以及向我们提出的纯

军事要求,要推迟到欧洲局势明朗和中国完成某些政治准备之后。”斯大林完全同

意这一意见,这封信明确表示出苏联领导层将欧洲局势放在第一位,必须把中国局

势纳入整个世界局势中来考虑的想法。苏联方面对蒋介石“西北军事计划”不热心

还有另外一个深层原因,那就是苏联已经把外蒙古纳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

一个月过去了,苏联人才来找度日如年、身心俱疲的蒋介石,通知说苏联革命

军事委员会副主席斯克良斯基和红军总司令加米涅夫准备会见他。

11月12日下午3时,蒋介石一行应邀前往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参加双方的会谈。

在例行的寒暄之后,立即进入正题。斯克良斯基直奔主题:“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

详细地讨论了所提方案并得出如下结论,孙中山和国民党的当务之急,是在国内全

力以赴地做好政治准备工作,否则,在现在形势下,一切军事行动都注定会归于失

败……”面带微笑的蒋介石听罢就像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愣怔了片刻,他开始陈

述自己的意见,试图能有所改变。他首先强调国民党正在加强自己的政治思想工作,

然后提请苏方注意“俄国和中国进行革命运动的条件不同”。中国国民党的当务之

急是要建立起自己的武装力量并开辟自己的军事基地,这样才能使得政治思想工作

更有力量。双方就这样争论来争论去,一直持续到下午5点半也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对此蒋介石十分懊丧。告别时,蒋介石仍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他请斯克良斯基转

交自己写给托洛斯基的一封亲笔信,请托洛茨基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能够尽

快接见中国代表团。斯克良斯基愉快地答应了。

11月27日下午3点,仍在住院治疗的托洛茨基礼貌性地会见了以蒋介石为首的代

表团。托洛茨基对因病一直没能会见代表团表示歉意,并说自己十分乐意同代表团

的每一位成员交谈。随后,托洛茨基“就中国的局势和国民党在解放运动中应起的

作用”发表了“自己的真诚看法”。他的说法同斯克良斯基和加米涅夫并没有本质

的不同,可以说斯克良斯基只不过忠实地传达了托氏的意思,蒋介石的亲笔信根本

就不可能改变他的固有看法,只不过托洛茨基的谈话更明确和更具体:“国民党的

绝大部分注意力应放到宣传工作上”,因为中国革命“需要有广大人民群众的长期

坚持不懈的政治准备”,“没有群众基础的武装行动只能是军事冒险,最后难免归

于失败”,他提醒蒋介石“苏维埃的经验值得很好借鉴”,办“一份好的报纸胜过

一个不好的师团”。他斩钉截铁地总结说,孙中山和“国民党应当立即坚决地、急

剧地调整自己的政治方向盘”,“尽快放弃军事冒险,把全部注意力转移到中国的

政治工作上去”。对于托洛茨基的看法,蒋介石表示不能全部接受,因为中国的情

况有别于革命前的俄国,“各国的帝国主义者残暴地压制一切革命宣传”,加之南

北军阀的不断争斗,局势变换不定,没有军事力量的支持和保护,单纯的政治宣传

几乎没有生存的余地。为了获取苏方的支持,蒋介石信誓旦旦地表示:“希望在不

久的将来”“解放了的中国能够成为”“世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之一员”。蒋

介石急迫心情中表露出来的弦外之音,不知为什么惹得托洛茨基有些不快,托氏气

冲冲地说:“国民党可以从自己国家的本土而不是从蒙古发起军事行动”蒋介石

闻听此言,无异于晴天霹雳,在托洛茨基看来,蒙古居然不是中国自己的本土。持

续了一个小时的会见,就这样无疾而终。此后,苏联人再没有同蒋介石讨论过什么

“西北军事计划”,寄托着孙中山和蒋介石梦想的“西北军事计划”最终落得个胎

死腹中的结局。

1923年11月29日,“孙逸仙博士代表团”离开莫斯科回国,12月15日到上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