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风者 第四章 沉默英雄 [3]

百合浪子 收藏 0 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size][/URL] 渐渐地,日头偏西,江上的风也开始硬起来。华叔打了个寒战,缩着身子搓起手来。边搓,他还边叨咕:“老啦,这点风就受不了了。” 尧丰转头看了看老者,笑道:“年岁大了,就不要逞强嘛,你看其他那些老爷子哪个还这时候来钓鱼?” “我不来行嘛?”华叔“哼”了一声说。“把你这个小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


渐渐地,日头偏西,江上的风也开始硬起来。华叔打了个寒战,缩着身子搓起手来。边搓,他还边叨咕:“老啦,这点风就受不了了。”

尧丰转头看了看老者,笑道:“年岁大了,就不要逞强嘛,你看其他那些老爷子哪个还这时候来钓鱼?”

“我不来行嘛?”华叔“哼”了一声说。“把你这个小崽子一人撂这,你还不抓瞎了?”

尧丰笑着摇摇头,回头继续看着浮标。

华叔搓了半天手,望自己的水桶里看了一眼,里面就有几条不足斤的小鱼在不死不活地漂着。“唉,越钓越少了,再跟这待着就赔了。”说完他看想尧丰这边。“小子,还天天晨练吧?”

“对!从部队里带出来的习惯,想改也改不了。”尧丰道。

“好习惯,要保持啊。你一般在哪晨练?”

“月亮岛广场,离住的地方和单位都近。”尧丰回答。

“恩,好地方,那里的便民运动器械挺多的,可以给我老人家活动活动腿脚。”说话间,又一阵凉风顺着江面扫过,华叔又有些哆嗦。“不行啦,真不行啦,不服老是真不行啊。”说着,老者起身开始收拾渔具。

“要走?”尧丰问。

“是啊,天冷了,这是待不住了,叫别人看见,还不当我这老头是神经病?呵呵。”华叔收拾差不多了,又看了看自己的水桶。“这些小可怜哟,回去好好吃一冬吧,明年开春再来会你们。”说完,他把桶里的鱼都倒回江里。

尧丰在一旁看着华叔忙活,直到老人把东西都归拢完,他才问:“明年开春还来这钓鱼?”

“到时候再说吧,反正我闲不住,没事就爱瞎溜达。你说的那广场确实不错,我也常去,有见面的机会。好了,天不早了,你也早回吧。”

望着华叔的背影消失在树林尽头,尧丰转回脸,点上一支烟;吐着淡淡的烟雾,他看着愈发昏暗的江面——夕阳拉长了周围树木的影子,把它们伸入江中,如同一根根诡秘的手指,触摸着冰冷而又神秘的江水。幽灵,尧丰回忆起这个词,不禁又笑了。

********

这是一个广场,空旷、幽静而且神秘的广场。长满杂草的地面,爬满青苔的石柱,还有周围封闭的青砖墙,似乎它们无一不在告诉人们,这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罕有人迹。然而,今天,现在,有两个人出现在这个广场里,他们到此的目的就是——决斗。

尧丰蹲在一根挨石柱后面,心里默默地计算着时间。相对而言,对方是个急性子,按照以往的经验,他从不会在静默的状态下蹲守超过三十秒,所以他现在应该闲不住要主动出击了。至于他来袭的方向……尧丰快速地探出头,看了眼广场正面,没人。广场两翼有几根粗大的柱子,如果能掌握好出击的时机和移动的节奏,那对方是很有可能利用石柱的掩护向自己这边压。

把一阙一,伺机伏击,尧丰拿定主意,端枪向左翼摸过去——对方习惯走左路,留下一个空城给他,以便在他因扑空而失落的刹那发动突袭。

移动到左路,那里果然没有对方的踪影。确认侧翼安全之后,尧丰调转枪口,对准右路,静等着猎物往圈套里钻。

十秒钟后,一个黑影在一个石柱后露出了头。看到阵地空空如也,他显然有些意外,但很快他便意识到这是尧丰的一个圈套,马上警戒侧面。不过他还是晚了一步,当他发现躲在角落的尧丰时,后者的枪口已经稳稳地停在他的眉心。

“好你小子!利用工作之便玩游戏!”随着身后一声大喝,一个大巴掌狠狠地拍在尧丰肩膀上。

“砰!”尧丰拿鼠标的手被震得一滑,子弹打飞了。几乎在同时,对方的子弹射来了,屏幕剧烈地震颤了两下,尧丰控制的人物飚着血倒下了。

“哈哈,被爆头了!”身后是幸灾乐祸的笑声。

“你个鸟人!捣乱呢?”尧丰恼火地转过头,不想却撞上停在自己肩膀的那只手上,他只觉得脸像蹭在了砂纸上一样,火辣辣地疼。“靠,你这是驴蹄子还是鸡爪子?”

“说啥呢?这可是俺的玉手!”站在尧丰身后的田浩缩回自己的手,故作姿态地摆弄着。

“你家玉糙得跟搓脚石似的?”尧丰揉着自己的脸笑骂,然后他突然像有所发现地说:“看不出,你也是个练家啊,没几年的舞刀弄枪,你手也成不了这样。”

“嘿嘿,瞎比划,瞎比划,没你这个科班出身的厉害。”田浩听罢便笑嘻嘻地搪塞,两只手也被他藏到了背后。

尧丰看他的样子,一笑——练过功夫就练过功夫呗,有啥可遮掩的。不过尧丰也没打算细问,把话引到另一头。“怎么?跟你媳妇和好了?”

“你咋知道的?”田浩很吃惊地问。

“瞅你脸上笑出的那些褶子,肚子里盛不住二两油。”

“嘿嘿,小事一桩。不过我可跟你说,这可不是咱爷们主动找她的,是她上杆子跑到我跟前的。哎,你是没见到晓蕊那天在我面前哭的样子,又是坦白,又是认错的,说那个男的是以前的一个客户,老缠着她,可她心里就有我,所以死活不依,她还发誓再也不跟那鳖犊子来往了……”

“停,停,停……”尧丰不耐烦地说了一串“停”。“老爷们了不起啊?瞧你那大男子主义?再说了,这是好事儿啊?到处摆活,不知道家丑不可外扬啊?得亏是我,要是个大嘴巴,你俩以后还有脸在这公司待啊?得瑟!”

“这不就因为咱俩铁嘛,换别人我还不说呢。”田浩故意委屈地撅嘴说。

“德行,我就纳闷了,我怎么跟你这种人铁一块去了?”

“切,我怎么了?难道我不够兄弟?”田浩看了眼尧丰身后的电脑屏幕,又说:“别说当兄弟的没提醒你,上班时间不能玩游戏,要是被刘总知道了,有你好看。”

“现在下班了,”尧丰说。“再说,你知道我跟谁玩着么?”

“是谁我不知道,不过这孙子,”田浩一笑。“也够龌龊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