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结婚新房时,才遇到该嫁的人

沉默的麻雀 收藏 1 268
导读:装修结婚新房时,才遇到该嫁的人 新华网  社区 [网友 农家女儿]推荐 我在建材市场门前的棕榈树下喝完一瓶雪碧,吃了两个冰淇淋,绕着门口转了5圈之后,一个身材健壮的小伙子突然满头大汗地在我面前停下,一边擦脸上的汗,一边喘着粗气说:“你是于娟吧?我是装修公司的许志强。程先生说他临时有事来不了,让我陪你买东西。”程轶凡的电话也及时跟过来:“于娟,公司临时有个会,我去不了了。装修材料让小许盯着就行了……” 我对着电话大喊:“程轶凡,半个小时后你不露面,咱们就彻底拜拜。”程轶凡

装修结婚新房时,才遇到该嫁的人

新华网 社区 [网友 农家女儿]推荐


我在建材市场门前的棕榈树下喝完一瓶雪碧,吃了两个冰淇淋,绕着门口转了5圈之后,一个身材健壮的小伙子突然满头大汗地在我面前停下,一边擦脸上的汗,一边喘着粗气说:“你是于娟吧?我是装修公司的许志强。程先生说他临时有事来不了,让我陪你买东西。”程轶凡的电话也及时跟过来:“于娟,公司临时有个会,我去不了了。装修材料让小许盯着就行了……”


我对着电话大喊:“程轶凡,半个小时后你不露面,咱们就彻底拜拜。”程轶凡在那端不急不缓地说:“我真的走不开,别闹了啊。再说,装修那些事情,我一点都不懂。好了,我开会去了。”不等我再说话,他就果断地挂了电话。


我握着电话,有些尴尬。许志强并没有留意我的尴尬,只是询问我想装什么样的风格,计划要买哪些材料。然后他大手一挥,说:“走吧,有我在,你就放心吧,只管跟着我就行。”


我和程轶凡是通过相亲认识的。其时我28岁,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这个繁华的大城市,努力工作,希望有一天能在这个城市里有一个自己的家。如今5年过去了,我依然独身一人,眼看着一拨一拨青春靓丽的女孩子如雨后春笋般“蹭蹭”地往外冒,心里的恐慌也像雨后春笋一般,疯狂地拔节生长。程轶凡33岁,是一家电脑维修公司的职员,虽是名符其实的王老五,却不是钻石。好在人长得潇洒俊逸,加上他有一套准备结婚的房子,还是相当有诱惑力的。


在我们看了一场电影喝了两次茶散了6小时的步之后,结婚的事情便正式提上了议程。程轶凡的账算得很清楚,说房子是他的,所以装修就交给我,各种家用电器他来买,置办婚礼的事情归我管。我自然明白,一个男人如此斤斤计较,一是他确实没钱,二就是这个女人非他所爱。而程轶凡,二者兼备。好在,我对他,也仅仅停留在一个结婚对象的层面,所以并没有感觉不平等。


程轶凡果然没有露面,许志强带我去选装修材料。我有些萎靡不振,听他介绍哪种材料是环保型的,哪种材料质优价廉,哪种是时下最流行的风格,倒是头头是道。我更没有想到,他居然还是个砍价的高手,本来我挺满意的地砖,他愣是挑颜色挑质地,从产地到环保性能,他侃侃而谈头头是道,完全是行家里手。老板头上不断地冒汗,最后成功地从130元一块压到90元。我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男人砍起价来,远比女人厉害。回来后他对我说:“平时没事儿我就喜欢在建材市场转悠,对这些东西自然了如指掌,那些老板看到我就头疼。所以,有我护航,你就放心吧,呵呵……”


那天,一大车材料拉回来,天已经黑了。装卸工早回家了,我犯了愁,怎么弄回去呢?给程轶凡打电话,居然关机,我气得脸都绿了。许志强安慰我不要着急,他来想办法。他打了一通电话,十几分钟后,四五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便陆续来了,许志强和他们一起往5楼上背砖。一大块地砖压在背上,他的腰像大虾一样弯下来,我要去帮他,他推开我,笑笑说:“别添乱,小心砖掉下来砸了你的脚。”


半个小时后,材料终于卸完了。我要给钱,许志强拦住我:“算了,都是哥们儿帮忙,大家出来混,谁还没个难处?再说,你以后需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然后,他便领着那帮哥们儿散了。我的心,有微微的潮湿。许志强,他让我在这个初春乍暖还寒的夜晚,感受到了柔软的暖意。


接下来的日子,我陷入了无章的忙乱之中。程轶凡彻底成了甩手掌柜,装修的事不管不问。给他打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正在用户家里修电脑。我一趟趟地跑建材市场、陶瓷市场、灯具城、家具城、选择马桶的款式、定做橱柜、退换浴霸……碰巧此时单位又实行了新的考勤制度,迟到一次就暂时下岗。我焦头烂额,十几天的时间,人已经瘦得不像样子。


惟一庆幸的是,还有许志强。他陪我跑市场,教我辨别材料优劣,甚至给我当装卸工,归他管的不归他管的,他都管了。程轶凡偶尔来看一次,不是挑剔我选的门式样不好看,就是指手画脚,让工人按他的方式进行。可他完全是个门外汉,依他的来,不但费时费料而且耽误工期。渐渐的,我不再要求他来看了,我开始依赖许志强,一有事先给他打电话,而不是程轶凡。


装修进行到尾期,我意外地在一天早晨从楼梯上摔下来,小腿骨折。躺在冰冷的水泥台阶上,我的第一个反应是给许志强打电话。电话通了,我只说了一句:“我摔了……可能骨折……”就再说不下去,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许志强简短地说:“你别动,我马上到!”5分钟后,许志强赶来了,身上还穿着脏兮兮的工作服。他不由分说,弯腰把我抱起来,就往医院跑。跑了几十米,才想起来应该打个车。拦了出租车,刚坐上去,又赶紧下来,说怕车上颠簸。他就那样抱着我,一路飞奔,赶到医院时,他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依在他的怀里,我忽然竟觉得十分安心。一直到腿上打上石膏固定好,才想起来应该给程轶凡打电话。程轶凡在电话里说:“你骨折了?怎么那么不小心啊?那装修的事儿怎么办呢?不是还有些材料没买吗?我这么忙……”不等他说完,我就合上了手机。有泪,从眼角溢出来,一点点地,酸了我的心。我以为有没有爱情并不重要,将就一下,就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可是,程轶凡的冷漠,终于打破了我的梦。


许志强帮我办了住院手续,他一直守着我,晚上腿疼得厉害时,他就为我讲故事,讲他的经历。他说:“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跟别的女孩儿不一样。你外表柔弱,让人想要保护你。可是内心又很倔强独立,你太要强了……”他沉默了一会儿,又说:“我看出来了,程先生对你不好,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为他流泪。幸福不是能够交换来的。”我无语。


第四天,程轶凡终于来了。他冷冰冰地说:“分手,当然可以。我们先说说房子怎么办。要么你买下这套房子,总价23万,你先付我7万,余下的分期付款,可以把按揭转给你;要么我付给你装修费用,房子归我。”我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我是想要房子的,一个多月的奔波,房子里的一个挂钩一块瓷砖都浸着我的心血,眼看着有了家的样子,要舍弃,我心疼。可是,要我一下子拿出7万,也不可能。装修房子,已经花光了我几年来所有的积蓄。正为难,许志强忽然对程轶凡说:“这房子,我买了。”我惊愕地望着他,他却微笑不语。


接下来的日子,许志强每天在医院照顾我,我问起房子的事情,他只安慰我安心养病,对房子的事儿只字不提。一个月后,许志强接我出院,他并没有把我送回我租住的小屋,却把我带到了新房子里。房子装修一新,淡雅的窗帘,柔软的沙发,宽大的床,一切都是我想象中的样子。正疑惑,许志强把一串钥匙放在我的掌心,他看着我笑,问:“喜欢吗?”我呆着,如在梦中。许志强又把房产证放在我手里,那上面,清楚地写着我的名字。许志强说:“房子我买了,但我只有那7万,以后的贷款,你愿意和我一起还吗?”他扳过我的肩,认真地说:“知道吗?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可你,却是要装修新房结婚的。我想,我们是相遇得太晚了,所以,只能默默地照顾你帮助你。可是程轶凡那个傻蛋,他居然不知道珍惜你。也许是上天的安排吧,这样我才有机会来爱你照顾你啊。我把房子买下来给你,因为我的爱情是从这里开始的。我把房子,还有我自己,一起送给你,你愿意接受吗?”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笑了,笑着又哭了。扑进他的怀里,说:“我愿意。”


许志强一把抱起我,在房间疯狂地转圈。而我,在被幸福击晕的那一刻,看到最美的爱情花,在我的房子里正灿然开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