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人汉·凡·米格伦(HanvanMeegeren)可以说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伪画制造者,他伪造的荷兰著名画家维米尔的画作完全可以以假乱真。二战期间,德军占领荷兰,汉·凡·米格伦将伪造的维米尔的画作卖给德军军官以此嘲弄纳粹。没成想战后他却因此以叛国罪的罪名锒铛入狱,原因是他仿制的画作太逼真了,以至于没人相信那是仿造的。汉·凡·米格伦以非凡的艺术天分仿制的维米尔画作也为艺术界鉴定维米尔画作的真伪带来了不小的难度。


传记揭露惊天秘密: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名画竟是伪作


一本名为《制造维米尔(vermeer)的人》的关于汉·凡·米格伦的传记是一本深入研究的书。其中包括对汉·凡·米格伦监狱中狱友后代的访谈。该书也第一次揭露了由安德鲁·梅隆(AndrewMellon)捐赠给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的两幅维米尔画作其实是由汉·凡·米格伦本人仿制的伪作。这个令人震惊的新发现将改写艺术史。这本书也是唯一的一本没有仅仅简单重复汉·凡·米格伦传奇生平的书,而是公开了汉·凡·米格伦二战前的几十年间未被证实的伪作,以及在他的画中那令人不安的、以前被忽略的法西斯的影响。


这本传记的作者乔纳森·洛佩兹(JonathanLopez)详细叙述了二战末期荷兰画家汉·凡·米格伦变得世界知名的故事:艺术生命与个人生活都令人沮丧驱使他开始仿造维米尔画作,他把仿制品的其中一幅卖给赫尔曼·戈林(HermannGoering),借此来嘲弄纳粹。书中,作者生动地记述了这段充满悬念的故事,洛佩兹将汉·凡·米格伦描绘为一个用画笔武装起来的“天才瑞普利先生”,非法的艺术品交易、战时合作以及纯粹甚至罪恶的天分在作者笔下显露无遗。


证明自己确实造假狱中亲演伪造过程


二战期间,德军占领了荷兰,汉·凡·米格伦用伪造的维米尔的作品《耶稣和通奸的女人》与纳粹空军元帅赫尔曼·戈林(HermannGoring)交换,部分回报是换回纳粹分子在这期间里掠夺荷兰的200幅名画。卖给纳粹的这幅画尺寸不大(96×88厘米),描写圣经故事的油画售价高达49.5万美元。


维米尔(1632年~1675年)是与伦勃朗齐名的一代大师。他传世的作品只有36件,而收藏者是绝不肯出手的。因此,维米尔的画便成为文物市场上售价最高的作品之一。二战结束后,因为出售国宝级文物给纳粹,汉·凡·米格伦被控通敌罪名而被捕入狱。面对可能将以通敌叛国罪被处以死刑的危险,1945年7月12日,汉·凡·米格伦在狱中放话:所有他出售的国宝级画其实都是他伪造的!此言一出,一片哗然。至此,米格伦出售的名画有《耶稣与他的门徒》(17.4万美元,被鹿特丹布曼博物馆收藏)、《耶稣头像》(16.5万美元,被布宁根博物馆收藏)、《最后的晚餐》(48万美元,被布宁根博物馆收藏)、《以扫赐福雅各》(38.1万美元,被凡德冯收藏)、《替耶稣洗脚》(39万美元,被荷兰政府收藏)。仅这6幅画,已经高达174万美元。


虽然汉·凡·米格伦把自己描绘成荷兰艺术品的救星,而不是靠此牟利的罪犯,然而世人都认为这是他为了逃避叛国罪名而编造的谎言。为了证实自己的话,米格伦开始在狱中演示他如何伪造维米尔的画,他在狱中现场画了维米尔的画作《少年耶稣与长老》。当这幅画接近完成时,米格伦得知他通敌的罪名已改为伪造罪名,于是他拒绝完成这幅画和将画变成古老的样子。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成立了由著名化学家、物理学家和艺术史家组成的国际鉴定小组。鉴定小组最终在米格伦出售的多幅画中都发现了酚醛树脂这种材料,这比维米尔生活的年代至少晚250年以上。另外鉴定小组又发现了一种在欧洲19世纪才开始使用的无机合成颜料钴蓝。基于这些证据,米格伦于1947年10月12日被判了伪造名画的罪,入狱一年。在狱期间,他的心脏病发作,于1947年12月30日去世。


荷兰人汉·凡·米格伦(1889年~1947年)生前伪造了无数幅伦勃朗、哈尔斯(Hals)和维米尔(Vermeer)的作品。汉·凡·米格伦本人也是一名画家,1937年他以280520美元的价格卖出了一幅伪作,从此他继续伪造其他名画并卖掉,一直持续到1945年。他最著名的仿制品是维米尔的《耶稣和他的门徒》。他伪造的作品几乎天衣无缝,混迹于各种真迹之中,让艺术史学家和鉴定专家们伤透了脑筋。


为避免被发现是伪作,米格伦尝试使用维米尔可能会用的颜料。他狡猾地将酚醛树脂混入油彩里,然后当完成的油画在110℃烤箱中加热时,油画就会硬化,冷却后他将作品表面朝外卷,让作品干漆表层出现极细的龟裂细纹,并让细尘夹在裂纹中,使作品蒙上一层灰而显得老旧。完成后再等几天,米格伦才将作品用自己磨的铁钉钉上画框,这样就可以以假乱真了。


争议并没有随着米格伦的去世而结束,即使在专家们掌握了很多证据之后,仍有许多人拒绝相信这些名画是米格伦伪造的,他们要求提供更科学的证据。直到1968年,一位名叫Keisch的美国化学家利用铅元素的放射周期提供出了凡·汉·米格伦的确是一名古画伪造者的证据。Keisch根据铅元素的放射原理证实了米格伦所卖的画只有30年的时间,而不是260年。


画家维米尔最出名的画作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在上个世纪40年代,由于汉·凡·米格伦仿造了许多维米尔的作品,导致维米尔的真迹也被“淹没”在假画之中——《戴珍珠耳环的少女》被鉴赏家们冷落在一边,认为是仿制品而非原作。


英国国家美术馆的专家们足足花了10年的时间,才确定这幅《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并非赝品,而是确有“大师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