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死亡的起源

郭成望 收藏 1 667
导读:[原创]死亡的起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死亡的起源


郭成望


死亡也有起源吗?人类对死亡的起源有过解释吗?在神创造的生命或者天地万物中,也许只有人知道自己是要死的动物,并意识到了人类的存在是短暂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假如人类还思考过死亡问题,那么在人类创造的宇宙起源神话和万物起源神话中,也应该有死亡起源的某种解释。

人类肯定很早就知道自己是会死的。人类最初的崇拜活动似乎就是对死者的崇拜,而其背景则是相信人死后的存在,无论是哪种形式的存在。依利亚德说,关于死后生命的信仰似乎从人类历史最初的时候就有了,在仪式中以红赭石代替血液,以此作为一种生命的象征。往尸体上撒红赭石的习俗在世界各地不同时代都存在着,从周门店到欧洲的西海岸,在非洲,在澳大利亚以及美洲。而葬礼更加证实了对于死后生命的信仰,否则就无法理解人们为什么要煞费苦心地去掩埋尸体,当然这种死后的生命可以完全是精神的。

后来欧洲的巨石文化,包括了竖石、环形石垣和石棚的巨石建筑,也就是新石器时代的农夫们建造的那种坚固的死者的居所,看来也表明了有一种很重要的死者崇拜。按照依利亚德的看法,欧洲的巨石文化或巨石崇拜,显然并不只是相信某种灵魂的存在,更是相信祖先的力量,并希望他们能够保护和帮助活着的人。这同时意味着,巨石建筑与死后生命的观念有关,而且祖先崇拜在其中起着特别的作用,尽管其他形式的祖先崇拜也是存在的。

相信死后生命的存在,或者相信某种精神上的灵魂的存在,无疑首先是相信人会死。这在人类文明产生之后可能也是如此。依利亚德认为,无论在巴比伦还是在希腊人那里,对人类的存在和人类的处境都有一种悲观主义的因素。不仅在巴比伦,希腊人也相信,人生来便是要死的,人存在的时间是短暂而有限的。赫西俄德以及其他一些希腊著作家甚至声称,人类最好的命运便是不要出生,或一出生就尽可能快地死去。不过除了相信死亡,在希腊人的观念里,归于死亡的只是人的肉体,人的灵魂(或精神)却可以离开肉体而永存。也就是说,人由两部分所组成:必死的肉体和不朽的灵魂。

与希腊人不同,古代的以色列人显然并不相信死后灵魂的存在。德雷恩说,在旧约里找不到关于人分为两部分,以及灵魂受肉体囚禁的说法。也许重要的是,以色列人的耶和华崇拜,本身排斥死者崇拜或祖先崇拜。韦伯认为,除了迦南的巴力崇拜之外,耶和华崇拜的主要竞争对手便是埃及的死者崇拜,因此一切的死者崇拜都被严格禁止。而且,耶和华这位神从未带有冥府神祗的任何一点特征,冥府或黄泉从未被说是他创造的,这是全宇宙上下惟一未被声称是他所创造的地方。他从来不是死者之神或死者国度之神。

尽管如此,也同巴比伦和希腊人一样,古代以色列人相信人生来便是要死的。人会死这很遗憾,但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我们都会死,像泼在地上的水一样,不能再收回来。”(撒母耳记下14:14)而且所有的人都不可能逃避死亡。“没有人可以不死,也没有人能够决定自己的死期。这是人无法逃避的争战,任他穷凶极恶也逃脱不了。”(传道书8:8)人的寿命即使很长,也是很有限的。“我们一生的年岁不过七十,健壮的可能到八十;但所得的只是劳苦愁烦;生命转瞬即逝,我们都要成为过去。”(诗篇90:10)真正长久的不是生而是死。“要为每一年的寿命感恩。无论你活在世上多久,要记得,死是更长久的。”(传道书11:8)

旧约提到死亡的章节不少,以致不能怀疑像古代的巴比伦人和希腊人一样,古代以色列人也思考过死亡问题。但是,人为什么会死?这个问题的解释似乎也不算少,或者反过来说,与多数神话或传说相信人是神创造的有所不同,对于死亡的起源看来有不很一致的解释。

除了欧洲,依利亚德说,印度尼西亚等地也有巨石建筑和巨石文化。而且还有这样一个印度尼西亚神话:太初之时,天与地靠得很近,神将礼物系于绳端赐给远古的第一对夫妇。一天,神将一快石头系于绳端送给他们,但人类的祖先对此感到十分惊讶和愤怒,拒绝接受这礼物。几天后,神再次把绳子吊了下来,这次是一只香蕉,他们立即就接受了,然后,人类的祖先听到了造物主的声音:“既然你们选择了香蕉,你们的生命便将如水果一般。如果你们当初选择了石头,你们的生命则会如石头一样永恒不朽。”

这个故事可能有多种含义,不过也可以理解为对死亡的一种解释,即死亡是人类祖先未能作出正确选择的结果。另外一种比较复杂的解释,则是人类未能通过神的考验,因此不能像神那样永恒不朽。这一解释见诸于巴比伦的另一部著名史诗,即吉加美士史诗。

依利亚德说,这部史诗中最为动人的是乌鲁克国王吉加美士追求永生的故事,或更确切地说,这是一个关于追求永生遭到失败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吉加美士为他的朋友恩齐杜的死亡而悲伤,他意识到自己也会像他的朋友恩齐杜一样死去,甚至被自己有关死亡的思考吓住了。于是决定寻找永生的秘密,渴望摆脱人类的限制而获得永生。

这位国王的旅程充满了入会礼式的考验,最终总算找到了永生的前辈乌纳庇希提,即大洪水的幸存者。乌纳庇希提起初说,没有哪个神接纳你,然后又继续说道:你试着六天七夜不要睡觉。这被认为是最严厉的入会礼式的考验:征服睡眠,保持“清醒”就等于是超越人的限制。而酣睡却是死亡的孪生兄弟,只有一种异乎寻常的力量,才能使一个人六天七夜不睡觉,但吉加美士立即就睡着了。他整整睡了六天七夜,乌纳庇希提叫醒他时,吉加美士还责怪说,才刚睡着就叫醒了他。然而他不得不接受事实。

依利亚德认为,吉加美士史诗也可被解释为,即使没有神的帮助,只要能成功地通过一系列的入会考验,某些人也可能获得永生。但是吉加美士未能通过考验,征服睡眠被证实是人力所不及的。吉加美士的故事因此成为一个范式:它表明了人类处境的不牢靠,即使是国王是英雄,也不可能永生。

在旧约的创世故事里,也有对死亡起源的解释,而且似乎有好几种不同的解释。第一种解释其实就是,人与神本来就是用不同的东西做成的。依利亚德说,圣经强调了人与神的距离,人是用尘土造出来的,还要归于尘土(创世记3:19)。的确,旧约提到死亡的一些章节,常把死亡与人是尘土造的联系起来。比如诗篇里说:“你叫人返本归原;你使他们回归尘土。”(诗篇90:3)传道书说:“到头来,人和兽类命运相同:前者死,后者也得死。……两者都要归回尘土;他们从哪里来,也要回那里去。”(传道书3:19-20)

第二种解释似乎是这样的,创造了人的上帝并不打算让人永生。创世记里的故事说,上帝开辟了伊甸园,把他造的人安置在里面。在那园子中间有一棵赐生命的树,也有一棵能使人辨别善恶的树(创世记2:8-9)。上帝命令那人:“园子里任何果树的果子你都可以吃,只有那棵能使人辨别善恶的树所结的果子你绝对不可吃;你吃了,当天一定死亡。”(创世记2:16-17)上帝并没有告诉他还有一棵赐生命的树,而当那人也就是亚当以及他的妻子夏娃违背上帝的命令之后,上帝说:“那人已经跟我们一样,有了辨别善恶的知识;他不可又吃生命树的果子而永远活下去。”(创世记3:22)

第三种解释看来与亚当和夏娃这第一对夫妇有关,他们未能遵守上帝的命令。在创世记的故事里,蛇引诱夏娃吃了能辨别善恶之树所结的果子。“不见得吧!你们不会死。上帝这样说,因为他知道你们一吃了那果子,眼就开了;你们会像上帝一样能够辨别善恶。”(创世记3:4-5)依利亚德认为,这是一个错失“永生”的故事,就像吉加美士那样。亚当未能通过入会礼式的考验被解释为罪有应得:他违反了上帝的旨意,企图和上帝一样。这是被造物对造物主所犯下的最大的罪,而人不可能获得永生正是违抗上帝的结果。

这些关于死亡起源的解释尽管各不相同,但有一点看来是一致的,即都涉及人与神的关系。在人类的想象(神话的或者宗教的)中,似乎只有神才是不朽的。人即使是神创造的也不同于神,而人不可避免的死亡,无论是人自己造成的还是神决定的,于是成了无法摆脱的人类处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