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 第二章 退兵(五)

huajian1974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0/[/size][/URL] 战士们在焦急和兴奋中度过了一天。他们把手中的武器擦了又擦。检查了一遍又一遍。不时的还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什么。而他们的班排长则是强行把他们分开。严令他们睡觉。体力在战斗中是最基本的必要因素,谁有良好的体力。谁就有可能笑道最后。 当战士们在休息的时候,刘涛还在忙着。他在一个小本子上写写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0/


战士们在焦急和兴奋中度过了一天。他们把手中的武器擦了又擦。检查了一遍又一遍。不时的还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什么。而他们的班排长则是强行把他们分开。严令他们睡觉。体力在战斗中是最基本的必要因素,谁有良好的体力。谁就有可能笑道最后。

当战士们在休息的时候,刘涛还在忙着。他在一个小本子上写写画画。怎么能合理的分配人力。手底下这些人,谁合适阻击?谁适合夜袭?谁适合爆破?怎么潜入?先从那里入手?如果敌人发觉了怎么办?怎么解决黑夜中误伤的问题?如何撤退?等等。这些具体的工作短期内还要由刘涛亲自解决。

不知不觉的,第二天下午到了。马贵等人如期的来到刘涛的面前。除了马贵,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兴奋。和鬼子交手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像这样的夜袭站还是头一次。他们的心中不免还有点紧张。

刘涛招呼大家坐下后,便直接的下达了作战任务。

“同志们,今天夜里,我们就要袭击鬼子。这次任务完成的好坏,直接联系到我们能不能把鬼子从我们的根据地赶走和能不能让村民们转危为安。我知道大家心里多少有点紧张,不要紧,我们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这场仗我们一定会胜利!下面,我把这次的任务分配一下。村内鬼子的人数加上伤员大约为四百多人。我打算把队伍分成三队。一队为狙击队,由二狗子为队长,带上三四个枪法好的同志。在村子南面的乱坟岗上埋伏。那里离村子只有三百多米。乱石和土坑很多,非常适合打冷枪。你们的任务是---当村里一响枪,就尽可能的狙杀对我们产生威胁的物体。重点是敌人的火力点和军官。二狗子,记住了。一定要打得准,还要打得及时。”

“放心吧营长,这个任务我们能完成!”二狗子回答的很干脆。

刘涛继续说道:“第二队为佯攻队。由宋明同志负责。把所有的掷弹筒和迫击炮都给你们,阵地在二狗子的后面。你们的任务是---一旦村里打响。你们就集中所有炮火轰击鬼子的阵地,动静越大越好。尽量的吸引鬼子的注意力和火力。要给鬼子造成一个我们要进攻的假象。让鬼子无法首尾相连,顾头顾不了腚。这样我们才有机可乘。明白吗?”

“是,保证完成任务!”

刘涛从怀里掏出张勇画的地图,铺在地上。对众人说道:“第三队为主力,由我负责。由姜锋他们出村时用的秘道潜入,那里的出口是一个废弃的猪圈。紧挨着一个大粪池,日军对那里的防守不会严密。你们听仔细了,到时候不要乱!进村后,主力分四队。马贵带一队,负责解决鬼子的医院。姜锋和高顺带一队,负责解决鬼子的补给站。我带一队,负责解决鬼子的指挥部和炮兵阵地。张勇负责监视阵地里的日军。我们要同时下手。还有,为了尽量避免误伤。我们以口令为号。口令是杀敌,回令是立功。比如说,在黑夜里我们打乱了,分不清敌我时。你就喊杀敌,对方喊立功。这就是自己人。如果没动静就是敌人。你们明白了吗?”

“营长,我们都明白了。我们解决完这些鬼子后怎么办?”张勇询问道。

“如果行动顺利,在解决完这些小鬼子后,马贵得手后,带着人直奔村西南的鬼子阵地,姜锋得手后,直奔村口的鬼子。我得手后直接支援马贵。张勇支援姜锋。如果不顺利,我们分头突围。在村子东南方向的小沟村集合。同志们,鬼子的人数虽然比我们多,但是我们是夜袭,鬼子是毫无防备。所以,敌我双方的力量差不多是均等的。我们这次除了要有必胜的信念外,下手也要快!狠!同志们,你们记住---狭路相逢勇者胜!”

“是!明白了!狭路相逢勇者胜!”

“时候不早了,大家去准备吧。记住!你们必须要让每个人牢记口令。还有要干什么!知道吗!”

“知道了!”

当众人散去后,马贵走过来,递给刘涛一根烟,说道:“营长,你琢磨着,这次的行动有几成胜算?”

“六成。”

“六成?”

“是的,六成。马贵,说实话,我最担心的不是日军,是我们的战士。”

“不会吧?战士们都很勇敢啊。。。。。。”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这次行动的技术含量要求的很高。我们的战士多数是新兵。而这种活对士兵的各种军事技能和心里素质是个严格的考验!就是老兵也犯愁。何况我们了。有些任务不是靠勇敢就能完成的。”

马贵点点头说道:“营长说到这个我知道,这是个细活。一环接着一环。那一环出了问题都不行。咱们在想想,看看哪个地方容易出错。”

刘涛想了一下说道:“我最担心的是战士们的心里素质不够和误伤的问题。马贵,你知道。远远的用枪把人打死和近距离用匕首和大刀把人砍死有很大的区别。我怕有的战士受不了那种血腥的刺激,会作出什么事来。再一个就是误伤的问题。虽然我定下了口令,但是我们没时间演练,战士们又是第一次干这事,到时候会不会头脑一热乱打起来。这都很难说啊。”

马贵不解的问道:“营长,你说的这两个问题都很重要。直接关系到我们这次行动的成败。既然你这么不放心,干嘛还要干呢?干嘛不想一个稳妥的法子?”

刘涛苦笑了一下说道:“马贵,干什么事都会有第一次。有些事,明知道危险也必须干!再说了,我们干完这一票小鬼子就要撤兵了。”

“什么”

马贵轱辘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抓住刘涛的胳膊,急声说道:“什么意思?营长,这是真的吗?你倒是说呀!”

“啊!。。。。。。马贵。。。。。。你先放手。。。。。。放手。。。。。。我说。。。。。。”

“你娘的,马贵,你个老小子下手真狠啊!仗还没打你就想把我变成残疾人啊!”

“好好好,营长,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我让你掐十次。快说呀!”

刘涛揉着生疼的胳膊,愤愤的说道:“好了,我说。你看看日军所带的物资,就知道了。他们的物资根本就不足以长期野战。这附近的日军也没有这个水平。他们现在已经开始集中配给了。鬼子中午吃饭时都是由军需官统一发放的。而且每人只有一个饭团。这就是证据!”

“不错,我也看到了,我还以为鬼子从来就是这样吃饭的呢。”

“还有,这次鬼子进山扫荡,完全是对我们伏击车队的报复。换句话说,他们根本就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工作。他们这次的目的我看是冲着老百姓来的。对付我们只是搂草打兔子---顺便。能歼灭我们更好,歼灭不成他们也不强求。只要是抓住了根据地的老百姓,他们就算达到目的了。”

刘涛抽了口烟接着说道:“这次日军就像一只没头的苍蝇,窜到大山里瞎转悠。他们基本上对我们是一无所知。鬼子不是傻子,不会对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对手动武。所以我判断他们的主要目的是村民。只不过他们没想到我们提前把村民都转移了。这几天,日军的物资除了自身的消耗,还有我们毁掉的。他们已经经不起折腾了。如果在这里在狠狠地摔一个大跟头,我敢打赌---日军必会马上撤军。”

马贵赞同的说道:“不错,如果我们打好了,政委和百姓们就不用在山里东躲西藏了。这大冷天的,他们越早回来越好!”

“你说很对!这也是我为什么非要打这一仗的原由。我们可以凑合,那些老弱妇孺怎么办?他们能坚持几天?如果连他们我们都保护不了的话,我们干脆一人一根绳子上吊得了。”

马贵刚要说话,刘涛打断了他。“马贵,对你我很放心。你手下老兵多,对这样的情况见怪不怪了。我在给你一道命令!一旦在战斗中打乱了,或者我们失去联系。你一定要烧掉日军的仓库!事关重大,你要牢记!”

“营长,你放心!就算我这一百多斤不要了。我也要干掉小鬼子的仓库!”

“好了,你也去准备吧。去告诉张勇和姜锋,让他们把那些杀过猪,宰过羊的。见过血的人集中起来。在行动中作为中坚力量使用。这些人心理素质可能会好点。行动前,我会在提醒他们的。”

“是!”



-----------------------------------------



村内的日军算是暂时消停了。作为“后方”除了挖掘工事,村内巡逻外,这里的日军总算能有点时间睡觉了。日军的士兵可以休息了。可是不见得所有的人都有空。这不,不顾伤口带来剧烈疼痛的井上正和藤田在指挥部里打上擂台了。

“藤田君,首先我要恭喜你成为后方部队的指挥官。其次,我有一个小小的疑问,还请藤田君多多指教。”

“井上君过奖了,这也是联队长阁下的厚爱。你我同为帝国的军官,凡事都必须为帝国的利益考虑。我还需要井上君的多多配合和帮助啊。不知井上君有什么疑问?不妨说出来,你我二人可以共同研究。井上君,请说。”

藤田心里很是痛快。自己终于能对这个平时飞扬跋扈的井上发号施令了。看他还怎么嚣张。爽!过瘾!这事想想就令人兴奋!

可井上心里却不这么想。“这个白痴,居然指挥我?!他有何能耐!一个胆小如鼠,懦弱之辈!妈的!如果不是身上的伤,这个指挥官的位置就是我的!”

井上没好气的说道:“藤田君,你的防御部署好像有点问题呀。”

“哦?还请井上君指教。”

“指教就谈不上了。可是藤田君,你的防御的重点是不是有些偏移?村口的阵地上的兵力怎么连一个小队都不到?如若中共军主力从那里进攻,我们能抵挡多久?”

“井上君原来说的是那里呀。不错,我是在那里放了很少的兵力。不知井上君注意到了没有。村口的前面有一块面积颇大的开阔地,视野很好。连一只老鼠我们都能看的清清楚楚。井上君,你认为中共军会傻到从那里进攻吗?在说了,那里的兵力虽少。但是火力强劲。在那里有四挺轻重机枪。呈交错配置,既能相互掩护,又能阻敌于阵前。若是中共军真的从那里进攻,井上君,你就可以看到尸横遍野的景象了。相反,村子的西南和东南角地形复杂。有多处的死角。井上君最清楚不过了。先前中共军就是从这些地方频频的袭击你的。井上君,我和你打赌,中共军一定会从这里发起攻击的。哈哈哈哈”

“藤田君,你太大意了。如果中共军趁黑夜攻击,正面佯攻吸引我们的火力。在两翼包抄进攻,你的那几个机枪阵地两颗手榴弹就能被解决。一旦那里被打开缺口,我们将全线被动。到那时想要在弥补就来不及了。打仗不是凭空想像。。。。。。”

“井上君,你太放肆了!我现在好歹也是你的上官。有这么和上官讲话的吗!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对我精心的部署,你是何居心?!我知道,你一直对我不服,可这次是联队长阁下吩咐的。你要是有异议可以找他老人家。但是这里容不得你撒野!”

“藤田你个白痴!小人!你口口声声为帝国利益着想,可你不但金玉良言不听。反而恶意中伤我。你这个胆小如鼠的懦夫!你连阵前白刃都不敢,你还有何面目当这个指挥官!你敢和我决斗吗?!”

藤田最忌讳别人说他是胆小鬼,这下藤田也蹦高了。:“井上匹夫!别以为只有你有胆量!对付你这个残障人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好啊!那就比比吧!”说完,井上拔出了军刀。冲着藤田怒目圆瞪。

藤田也不示弱。也猛地拔出了指挥刀。和井上对峙起来。

一屋子的日军都蒙了。个个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谁也不会想到两人从刚才礼数有加的谈话到现在的剑拔弩张。谁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杨小白也愣在当场,他也没想到这两个混蛋会闹成这样。他现在是亦喜亦忧。喜的是,眼前这两个白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狗咬狗一嘴毛。闹得越大越好,最好是俩一块死了,省得看着恶心。忧的是,中村把这两个活宝放在这里,还闹成这样,还怎么打仗啊。真要是八路打来,也别打了。全都缴枪投降算了。

就在这时,一纸电文缓解了这火药味十足的气氛。

“报告长官,联队长阁下发来的电报。”

“哼!井上匹夫!今日看在联队长阁下的面子上对你暂且不予追究。下次再敢在上官面前不说敬语,大放厥词。就军法从事!”

“就这么说定了!藤田懦夫!我等着你!”

说完,井上扭身就走。临出门时还一脚踹飞了把椅子。

藤田一把夺过电文,恨声到:“井上匹夫!事实会证明谁比谁强!哼!”

看到一屋子的日军还在愣神,藤田又咆哮起来。

“都愣着干什么!不用做事了吗!”




-----------------------------------------




天,渐渐的黑了。村子周围那种肃杀的气氛也渐渐的浓了起来,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不多时,黑暗完全笼罩了大地。这个随时都会成为战场的村子,此刻格外的寂静。随着黑暗的来临和阵阵的寒风吹过。一切都陷入了沉寂。只有那害羞的月亮,躲在一块黑云的后面,悄悄的露出半张脸。注视着即将要发生的故事。

“营长,天已经黑了。动手吧。二狗子和宋明他们早都就位了。”高顺有点迫不及待了。

“你急什么。据科学研究表明,凌晨一点半左右,是人困意最浓的时候。到那个时候我们在动手会事半功倍的。”

“营长,啥叫科学研究呀?”高顺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就是。。。。。。就是做实验。就是。。。。。。说了你们也不懂。以后在慢慢地教你们。你们都给我准备好了,把脸上抹上黑灰,把一切反光的给我扔了,把大刀和匕首也给我抹上黑灰。把会响的给我扎紧了。别到时候给我掉链子。”

“放心吧营长,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一声令下了。事后别忘了给我们请功啊。”

“别美!现在从马贵开始,人人重复一边口令和自己要完成的任务和注意事项。快点!”

其实从连长到士兵,每个人都已经把这些背得滚瓜烂熟了。没办法,在刘涛的“高压”下,众人只好又重复了一边。

刘涛点了点头说道:“嗯,都记住了,很好。我在提醒大家一下。这次我们是偷袭,能不开枪就不要开枪。不要一上来看见会动的东西就打。能悄悄的干掉一个鬼子,就把我们的威胁降低了一分。到了非打不可的时候,你们就要玩命的打!把你们的机枪,手榴弹,二十响都备好了。不打则以,要打就必须把小鬼子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才行。听见了吗?!”

“听见了。坚决执行营长命令!”

“姜锋,秘道的入口安全吗?”

“没问题营长,这一天我们都在监视着那里。日军一整天都没去过那里。我们当初撤退时,留下的暗号还在。说明日军根本就没在意那里。”

“好!万事具备之前东风了!”

一阵寒风吹过,刘涛抬头看了看天。突然想起了一句话:“月黑风高杀人夜。”

马贵这厮这时把个斗大的脑袋伸了过来,小声的说道:“营长,你说错了。应该是---月黑风高杀畜生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