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


八十四节 我太漂亮


八王爷府邸 后花园 议事厅


“现在的京城就是一个大火药桶,只要一个火星就可以点燃,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别人来点燃它,然后我们就可以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八王爷淡淡地对着‘杜杀’和‘红尘秀极’说道。


“谁会去点呢?”‘红尘秀极’自言自语了一句。


“就让魏忠贤自己去点。”八王爷笑着说了一句。


“魏忠贤会傻到自己去点?”‘杜杀’疑惑的表情清晰地显露在脸上。


“魏忠贤现在是所有人的注意中心,他一动,所有人都会动,而所有人都动起来的时候,就是我们机会来的时候,我们要有耐心,我们要比所有人都有耐心,我们最厉害的武器就是耐心。”八王爷不断地说着耐心二字,是的,没有耐心什么也做不成,甚至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虽然贵为王爷,但在这样的一个年代,谁敢说王爷就一定会长命百岁呢?王爷就不会惨遭横祸吗?谁知道答案?谁有可能知道答案?


魏府 后院


“丫头,昨晚睡得怎么样?一切还习惯吧?”魏忠贤背着手眯着眼对着早起在花园里散步的‘蓝莲花’说道。


“不是都说好了不叫人家丫头的吗?怎么又变了,叫我敏敏郡主。”‘蓝莲花’转过身来撅着小嘴说道。


“好好,我说错话了,叫敏敏,就叫敏敏。”魏忠贤笑着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这或许是魏忠贤几十年来唯一的一次对皇帝以外的人承认错误吧,真的是千载难逢一次,不是亲耳听到,谁会相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魏忠贤会对着一个女人道歉。


“是不是有人要对付你?”‘蓝莲花’突然地问了一句,调皮的样子真的是可爱至极。


“是有很多人想要我的命,所以才把你叫回来啊。”魏忠贤笑笑地说道。


“哦,呵呵,现在想起我了,你的最可信任的‘甜月亮’呢?他可是天下第一用剑高手啊,这是你说的,你可不要不承认啊。”‘蓝莲花’笑着走到魏忠贤的身旁说道。


“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安全,你不会希望我死掉吧?”魏忠贤突然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逗得‘蓝莲花’直笑。


“我不管,我就要和天下第一用剑高手过招,你不同意,我就走。”‘蓝莲花’努力地撅着嘴说道。


“真是怕了你了,我的敏敏郡主。”魏忠贤无奈地看着眼前的‘蓝莲花’说道:“当初怎么碰到你这么个小魔女,要是不碰到你,我可能还会多活十年。”


“如果没有我, 你活不过十天,自己选择。”‘蓝莲花’说完后转身装作要走的样子。


“来人啊,快叫‘甜月亮’过来,就说有人要挑战他,让他做好失败的准备。”魏忠贤对着身后远处的侍卫故意高声地喊道。而‘蓝莲花’也笑笑地转了过来,冲着魏忠贤做了一个鬼脸。


“什么?昨天来的那个女人要和我比试?”‘甜月亮’一脸疑惑地问着前来叫人的侍卫。


“回甜大人,九千岁就是这么说的,小的只是传话。”跑来送信的侍卫诺诺地答道。


“你确定是昨天的那个女人?”‘甜月亮’继续地问了一句。


“小的没有看清,九千岁让我们在好远的地方等, 不让我们靠近。”侍卫继续地答道。


“真奇怪,我得去看看,别出什么事情。”‘甜月亮’话音落下的时候,身影已经在几重院子之外了。


“九千岁。”‘甜月亮’对着魏忠贤毕恭毕敬地喊道。


“来了啊,‘月亮’,来,和敏敏郡主走几招,她要会会你的剑法。”魏忠贤转过身来对着‘甜月亮’说道。


“敏敏郡主?昨天来的是郡主?”‘甜月亮’疑惑地问道。


“这个你先不用管,只要和她比试一下就好了,可别伤到啊。”魏忠贤笑笑地说道。


“属下一定会小心不伤到敏敏郡主的。”‘甜月亮’急忙拱手答道。


“真好笑,你的九千岁的意思是你要小心别被我伤到,你可真会歪解。”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伴随着阵阵的花香轻轻地袭来。


‘甜月亮’循声抬起了头,就在‘甜月亮’看到‘蓝莲花’的一瞬间,一股剧痛突然从抚摸剑刃的指尖上传了过来。


“哦,怎么流血了。”‘蓝莲花’看了一眼发呆的‘甜月亮’说道:“是不是看我太漂亮了,所以分心了,哈哈,竟然自己被自己的剑伤到手,这可是练‘幽幻剑’的大忌。”


‘甜月亮’突然地“哦”了一声,然后迅疾地反应过来“你是‘蓝莲花’?怎么和昨天不一样?”


“你难道连易容术都不知道吗?”‘蓝莲花’浅浅的笑容如同暗器一般打中‘甜月亮’。


“没,没想到。”‘甜月亮’竟然口结了一下。


“和和,好厉害,没有出手就伤到我的第一爱将,怪不得有人说女人的美丽也是一种武器。”魏忠贤笑笑地摇着头说道。


“是,敏敏郡主真是太出众了,属下刚才失态了。”‘甜月亮’边说边悄悄地将手指上的鲜血轻轻地逝去。


“来,和我比试。”‘蓝莲花’继续地说道。


“你也用剑。”‘甜月亮’开始有意地避让‘蓝莲花’那夺人神魄的面容。


“我有说过我用剑吗?难道我空手就不能和你过招吗?”‘蓝莲花’向前微微地走了一步说道。


“可以,只是,这不是有点不公平吗?”‘甜月亮’含糊地说道。


“呵呵,怕什么?这可不像天下第一用剑高手的气度,来,快来,我还要逛街去呢,别婆婆妈妈的。”‘蓝莲花’撅起了粉粉的嘴唇,让已经心神不宁的‘甜月亮’再一次心血沸腾。


“好,我陪敏敏郡主走几招。”平静了一下的‘甜月亮’终于决定挥出自己的剑,对着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出剑,真的是第一次,想不到,怎么也不会想到。


‘甜月亮’几乎是在瞬间就回复到了冷酷的样子,没有想到自己刚才会失态,现在的‘甜月亮’决定用自己的剑法来挽回一点颜面,或许还有想在漂亮女人面前炫耀一下的想法,呵呵,谁知道呢?


“你的表情很严肃,不错,看看你的剑法。”‘蓝莲花’也收起了自己的笑容,但那种无可抵挡的美丽还是在散发着威力。



八十五节 匪夷所思



“出剑吧,我等着。”‘蓝莲花’对着静气凝神准备出剑的‘甜月亮’淡淡地说道。


‘甜月亮’身子微微一动,随即手中利剑如闪电般弹出,闪闪的光华刹那间包围住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蓝莲花’,没有人能够想象利剑舞动下的‘蓝莲花’有多美,如水的光芒将‘蓝莲花’的身姿衬托无遗,‘甜月亮’还是不敢下剑,怎么敢把锋利无比的利剑刺到如此美丽的一个女人身上,刺到了怎么办?‘甜月亮’不敢想象‘蓝莲花’身上流血的模样,哪怕是只流一滴,也不敢想象。


“这也叫天下第一用剑好手?”‘蓝莲花’皱着眉说道:“难道九千岁从来不给你饭吃?”伴随着‘蓝莲花’的一声疑问,‘甜月亮’手中的宝剑被‘蓝莲花’震的斜飞出去,直直地插在一片花丛之中。


‘甜月亮’轻轻地“啊”了一声,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女子震飞自己手中的剑,就算是自己没有出全力也不该啊,‘甜月亮’一时愣在当场,嘴里说不出话来。


“你在故意让我?”‘蓝莲花’有一点生气地说道:“是不是看我是个女的,就以为我只会些三角猫的功夫,真是小看人。”‘蓝莲花’的脸色突然变的很难看,或许是因为受了别人的轻视吧。“我今天也让你开开眼。”一脸怒色的‘蓝莲花’突然翻起一掌对着不远处的一棵古树隔空拍去,只听得‘嘎嘎’的声响,不多时几缕轻烟就从古树的树缝中钻了出来,清风一过,整个古树竟然冒出火来,“这是融合昔日‘七伤拳’和‘火焰刀’两种武功的招数,你见过吗?别以为自己了不起,能不能在我手下走过十招还是个问题,要是在江湖上碰到我,你早死了。”‘蓝莲花’冷冷地看着眼前发楞的‘甜月亮’。


‘甜月亮’也是一愣,如此阴毒的掌法竟然在如此美丽的女子手中施出,真的是匪夷所思,“我用的是剑,很难保证不伤到敏敏郡主。”‘甜月亮’慢慢地捡起了自己的剑,口中对着站在一旁观战的魏忠贤说道。


“不要找借口,我是来保护九千岁的,如果我连你也打不过,那么我的到来岂不是一个笑话,不用耽心,如果我死在你的剑下就证明我学艺不精,总比死在外面要好的多。”‘蓝莲花’看着刚刚捡起宝剑的‘甜月亮’说道。


“好,我出全力。”‘甜月亮’微微地笑了一下,同时轻轻地转了一下右手的手腕,这是攻击前的最后准备,也是只有面对最强敌时才有的小动作。


‘甜月亮’的‘幽幻剑’在瞬间再度地发出,眼、喉、小腹、下体,‘甜月亮’的剑如毒蛇般攻击着‘蓝莲花’的要害,没有丝毫的怜悯和手软,此刻的‘甜月亮’变成了最狠毒的杀手,或许这是‘甜月亮’几年来最厉害的一次出手,至于会不会被魏忠贤看出自己的实力‘甜月亮’已经无暇去考虑了。


‘蓝莲花’美丽的身上立即中了剑招,在‘幽幻剑’的攻击下,能得到全尸就已经不错了,还没有人敢奢望一剑不挨而全身退出。


‘蓝莲花’的身上中了四剑,三剑划开了衣服,一剑刺透了裤脚,没有停,‘甜月亮’手中的剑没有丝毫的停顿,“如果得不到这么美丽的女子,倒不如让她死在自己的剑下。”一丝邪恶的念头在瞬间涌上了‘甜月亮’的心头,但随即就被打消了下去。


“真好,我喜欢。”就在‘甜月亮’的剑在‘蓝莲花’身体上划过的时候,‘蓝莲花’高兴地喊道:“快点,再快点,好漂亮的剑。”


‘甜月亮’没有任何的回答,出剑出剑再出剑,不停地出剑不断地出剑,直到一丝鲜血溅到眼里模糊了视线。



‘谁的血?是‘蓝莲花’的血吗?我伤到‘蓝莲花’了?”‘甜月亮’手下一松,胸前挨了重重的一掌,随即昏了过去,怎么了?到底是怎么了


八十六节 微凉天气


封楼帮玄帮主稳稳地坐在一张椅子上,初春的微凉天气让他觉得很惬意,看着眼前不断走来走去的各地的兄弟,仿佛就好像回到了云南自己的地盘一样,要是每天都这么悠闲有多好,难道我喜欢打打杀杀吗?玄帮主不禁在心里自己问了自己一句,但这就是现实,你不杀别人,别人就来杀你,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


“帮主,山东的兄弟也赶过来了。”‘大鹏’靠近正在发愣的玄帮主说道。


“山东的兄弟过来了?”玄帮主一下子没缓过神来:“都谁来了啊?”玄帮主接着问了一句。


“山东分舵的‘邪灵’和‘姗姗来迟’带了另外的八个兄弟,一共是十个人,刚到。”‘大鹏’低声地说道:


“好好,叫兄弟们好好休息着,我一会儿去看他们。“玄帮主点点头说道:


“帮主,我还有一事。”‘大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什么事,兄弟但说无妨。”玄帮主看了一眼吞吞吐吐的‘大鹏’,有点奇怪地问道。


“兄弟们托我问您一声,我们到底什么时候下手,这来到京里都有七八天了。”‘大鹏’使劲地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来。


“告诉兄弟们耐心地等,魏忠贤也在等,谁先没有耐性谁先死,看看谁抗不住谁。”玄帮主的脸上显出一丝狡诈的坏笑。


八王爷府邸


“好好去点火,应该可以刺激到他。”八王爷看这眼前的‘红尘秀极’说道。


“属下会尽全力的,王爷请放心。”‘红尘秀极’对着王爷拱手说道。


“要做的利索一些,不要有妇人之仁,不要留活口,戏要演的漂亮。”八王爷拍了拍‘红尘秀极’的后背说道。


“属下谨记王爷吩咐。”‘红尘秀极’一字一句地说道。


“去吧,一切自己小心,别的事情我会处理的,关键就是你的这一出,成则全盘开活,败则全盘死掉。八王爷看着准备出发的‘红尘秀极’努力地说道。


入夜,晚饭后。


“帮主,外面有人求见,说是你的生死朋友。”一个封楼帮的帮众跑到正在客厅里和兄弟们聊天的帮主面前说道。


“怎么有人找到这里?”‘黑芙蓉王’皱了一下眉继续说道:“通知弟兄们,准备闪人。”


“急什么妹子,看看是谁,该来的躲不掉,走到哪里都一样,这样,你们派人看护好‘拥有小叶’神医,这里有我,大不了就是动手。”玄帮主大大咧咧地坐在堂前等待着神秘来客的到来。


“玄帮主,还认得我吗?”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黑白剑红尘秀极’出现在封楼帮众人的面前。


“哦,认得认得,临安大狱结识的朋友,呵呵,快请坐,来人啊,看茶。”玄帮主认出了眼前就是曾经在临安大狱一起对抗过阉党的‘红尘秀极’。


“玄帮主,莫怪兄弟我怪罪,不是说好了不管什么时候来京城都要见一下小弟吗?怎么自己躲在这里享清福。”‘红尘秀极’故作生气地说道。



八十七节 不以为然


“哪好意思一来就打扰兄弟和八王爷,我们这些江湖上的草莽人士,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上不得台面的,来来来,喝茶,我从云南带来的上好茶叶。”玄帮主笑着招呼‘红尘秀极’喝茶。


“帮主的好茶我是一定要喝的,但兄弟的茶帮主什么时候去喝呢?”‘红尘秀极’品了一口茶后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玄帮主挠着头直接地说道。


“帮主果然说话直接。”‘红尘秀极’笑着说道。


“我和兄弟们说话从来不藏着,你也是我兄弟。”玄帮主看着‘红尘秀极’说道。


“哦,帮主把我当兄弟,那兄弟我就有话直说了。”‘红尘秀极’急忙放下茶杯说道。


“何事?但说无妨。”玄帮主在椅子上向前挪了一下说道。


“这。。”‘红尘秀极’看了看四周的封楼帮帮众欲言又止。“没有关系,都是自家兄弟,什么都可以说。”玄帮主不以为然的说道。


“我家王爷想和帮主您联手除掉魏忠贤。”‘红尘秀极’略微压低了声音说道。


“这是好事啊,怎么不早说啊。”玄帮主提高了声调说道。


“这么说帮主答应了?”‘红尘秀极’没有想到玄帮主如此爽快。


“当然了,魏老贼人人可以诛之,我若能和王爷联手则胜算又大了好几分。”玄帮主微微晃着头说道。


“那就请帮主明日赴王府一趟,我们王爷和您共商大计。”‘红尘秀极’接口说道。


“这个不急,我还有兄弟没有赶过来,等人到齐了,我就登门拜访。”玄帮主边说边摆手示意。


“帮主还有高手助阵?”‘红尘秀极’好奇地问道。


“对付老贼岂可掉以轻心,我要确保一击得手,永绝后患。”玄帮主得意地点点头说道。


“帮主果然是事事谨慎,那小弟我就放心多了,今日天色以晚,就不多打扰了,咱们兄弟俩就此告别,这个是王爷让我给您的小礼物,请帮主一定要收下”‘红尘秀极’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锦盒,慢慢地放到了茶几之上。


“这,这多不好,无功不受禄,王爷这不是要折杀我吗?”玄帮主摆摆手说道。


“帮主,这可是咱们以前就定好的。”‘红尘秀极’笑笑地说道。


“以前定好的?”玄帮主突然疑惑起来。


“帮主难道忘记了,在临安大狱,望远镜?”‘红尘秀极’继续笑笑地说道。


“哦,奶奶的,是我要的望远镜,看我着记性,难得兄弟还记得。”玄帮主突然想起了自己以前是向‘红尘秀极’要过一个望远镜。“真是多谢兄弟了,这个东西真有意思,远的能变成近的。”玄帮主乐乐地从茶几上拿起锦盒,打开盒盖后熟练地将望远镜小的一头凑近眼睛,然后将另一头指向月亮,“呵呵,真有意思,你们大家等会儿也看看。”兴奋的玄帮主笑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