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悍匪 第一章 第三章 投名状(二)

天生悍匪 收藏 13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9/[/size][/URL] 解开黑布,陈啸风睁开眼睛,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这,真的是土匪窝吗? 入眼一片青翠,几只山雀在青石板上来回跳动,见到人来,也只是展开翅膀往旁边飞开一点,丝毫没有畏惧的意思,几个农夫模样的汉子卷着裤腿,牵着耕牛慢悠悠的往家里走,一缕缕炊烟袅袅升起,俨然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哪有半分土匪窝的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9/


解开黑布,陈啸风睁开眼睛,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这,真的是土匪窝吗?

入眼一片青翠,几只山雀在青石板上来回跳动,见到人来,也只是展开翅膀往旁边飞开一点,丝毫没有畏惧的意思,几个农夫模样的汉子卷着裤腿,牵着耕牛慢悠悠的往家里走,一缕缕炊烟袅袅升起,俨然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哪有半分土匪窝的模样?

陈啸虎倒是镇定自若,眼前这些景象对他没有任何的吸引力:“我说,小兄弟,你还不带我们去见你们寨主?”

“哈哈哈哈,啸虎老弟,我来了!”粗豪的声音响起,一个须发怒张的中年汉子大笑着出现在眼前,大手重重的在陈啸虎的肩膀拍了下去。“三年了,你终于舍得来看老哥哥了?”

“老哥,这次我们可是来投奔你的。奶奶的,家毁了,好好的一个村子就剩下我们几号人了。”陈啸虎淡淡的说,只是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沉重。

“唉!都是小鬼子造的孽啊!”老刀把子叹息了一声,“不过,只要还活着,总有报仇的机会。兄弟要不嫌弃我这庙小,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我说大哥,这几个人什么来历,你也不问问,就这么收下了?这怕是不合道上的规矩吧?”阴阳怪气的声音在山坡上响起,一个贼眉鼠眼的猥琐男人盯着陈啸虎,眼里流露出深深的戒意。

“呵呵,这是我的二寨主,钻山甲。”老刀把子爽朗的笑了一下,“钻山甲啊,这可是我和你说过的救命恩人,陈啸虎啊!对他,还有什么信不过的?”

钻山甲?呵呵,那个形象果然配得上这个大号。陈啸虎只是微微一笑,也没说话。毕竟,让老刀把子自己和他谈比较好些。

“是他啊?”钻山甲的神色放缓和了些,只是眼神却更冷了。“大哥说信得过,那就信得过吧。只是,既然要入伙,他身后那两个人,怎么也得依道上的规矩,弄点投名状来吧?”

“投名状?”

枉他陈啸风流过洋、念过书,却也不知道这投名状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只得把困惑的眼神投向陈啸龙,却见陈啸龙也在摇头。

“我说老哥,我们初来乍到,不说是吃饭,连水都不让喝一口,就要我们去弄什么投名状,也实在太过分了吧?”陈啸虎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冷哼一声,“要是贵寨实在为难,我们也不勉强。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们走!”

老刀把子慌张的拦在陈啸虎面前,大手一张,苦着脸说:“我说老弟啊!你也别那么不给老哥面子 啊!这钻山甲生性不会说话,你看在老哥的面子上,别和他计较,啊?算老哥求你了!”

一扭头,老刀把子瞪着眼睛喝道:“钻山甲!看你说的什么屁话,把我的恩人都给得罪了!赶紧过来赔个不是!”

钻山甲无奈的走了下来,阴阳怪气的说:“虎爷,我钻山甲说话不中听,你大人有大量,也就别和我较真了。这样,先去弄点酒菜,大家一起喝一顿,也算是为你们接风洗尘,怎么样?”

面子给足了,当然只有顺着台阶下了。陈啸虎也不再说什么,带着陈啸龙他们,跟着老刀把子进了一间屋子,就见土炕上摆上了一张小桌子,桌上一荤两素,外带一盘花生米,一壶小酒、几个酒杯摆在一旁。

“老弟,请!”老刀把子做了个手势,陈啸虎也毫不客气,一屁股坐到炕上,自顾自的倒上一杯烧酒,一口倒了下去。

“老弟还是那么豪爽,哈哈!”老刀把子大笑,“弟兄们,都不用客气,吃啊!”

酒足饭饱,陈啸虎拿出旱烟袋,点上一锅烟,狠狠的吸了几口,这才说:“老哥,小鬼子进关了,知道不?”

“那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知道?”老刀把子的脸也黑了起来。“他奶奶的,这中央军是干什么吃的?打咱们倒厉害,打鬼子却那么软?要是拿出打咱们的那个劲,多派点军队上去,还会让小鬼子在这里猖狂?他奶奶的,连太平堡都已经是鬼子的地盘了!”

“那么,老哥有什么打算?”

“屁的打算,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总不能便宜了小鬼子就是了。”老刀把子沉默了半晌,吐出那么一句话,然后起身,“今晚你们就歇这里吧。钻山甲的话虽然有点不中听,可却在理,这几天你们还是得去弄点投名状来,不然,以后难免会被弟兄们看不起的。”

“投名状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老刀把子一走,陈啸风就急不可耐的问了起来,就是陈啸龙的眼里也满是疑惑。

陈啸虎苦笑了一声:“投名状,也就是咱们入伙的凭证。道上的规矩,入伙时必须弄上一个人头来,断了叛投官府的路子,这也是咱们明天要干的事情。好了,别管这个了,啸风,你先弄点热水泡泡你的脚吧,再这样,明天你就走不起路了。”

雄鸡一唱天下白。

陈啸虎叫起陈啸龙他们,才刚刚出门,老刀把子就拿着他们那两条枪、一把猎刀过来了:“老弟,道上的规矩,老哥也没法徇私,得罪之处,还请老弟海涵了。”

接过枪,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一颗颗的慢慢压上子弹,陈啸虎微微一笑:“我说老哥,我们可是人生地不熟的,要去弄投名状,怎么也得有个人带路吧?”

“这个容易。”老刀把子听到这要求,喘了口大气,“小蚂蚱!过来,给虎爷带路,下山去取投名状!”

原先带路那消瘦的小土匪跑了过来,尖声说:“是,寨主。”

犹豫了一下,小蚂蚱低声在老刀把子耳边问:“寨主,是不是要按规矩,再蒙上他们的眼睛?”

“蒙个屁!”老刀把子怪眼一瞪,“虎爷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他都不放心,还放心谁?去吧。”

小蚂蚱嘻嘻笑着走到陈啸虎面前,微微弯了下腰:“虎爷,请跟我来吧。”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