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们一直在以民为本

tianjianjunhz 收藏 11 368
导读:在中国的历史文化中,有口头的“爱民如子”的自我标榜,也有实在的清廉如水的官员楷模。但究其实质,都找不到“以民为本”的内核。做官,对中国人而言,从来就和做生意没有什么区别。历朝历代的绝大多数中国官吏,都不会把做官和什么人生理想人生价值之类扯在一起。在绝大多数中国官吏看来,清廉如海瑞这样的官吏,之所以不贪财,其实是图个留名青史,海瑞之流和他们并没有本质的不同,只不过一个贪钱财,一个好名声,一个比较现实,一个比较装逼而已。 历史上我们对民本又是怎样定位的呢?前两天,有网友谈到一个话题: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

在中国的历史文化中,有口头的“爱民如子”的自我标榜,也有实在的清廉如水的官员楷模。但究其实质,都找不到“以民为本”的内核。做官,对中国人而言,从来就和做生意没有什么区别。历朝历代的绝大多数中国官吏,都不会把做官和什么人生理想人生价值之类扯在一起。在绝大多数中国官吏看来,清廉如海瑞这样的官吏,之所以不贪财,其实是图个留名青史,海瑞之流和他们并没有本质的不同,只不过一个贪钱财,一个好名声,一个比较现实,一个比较装逼而已。


历史上我们对民本又是怎样定位的呢?前两天,有网友谈到一个话题: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我以为,孟老师的一番教导,恰恰是因为当时中国主流社会根本没有所谓民本意识,所以他老人家才苦口婆心教导上位者:要以民为贵(至少是面子上要以民为贵),不要视民如草芥。正因为孟老师的理论和现实的强烈反差,才导致我们把孟老师的理论列为“为统治阶级涂脂抹粉的工具”。


我相信:这位网友谈“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本意,同样出于对今天民本氛围的忧虑。


不光是孟老师那个时代的中国主流社会对民与官的定位不符合“民本”理念,其实一直以来中国主流社会都根本没有“民本”意识。把中国历史从头读到尾,你就会发现孟老师的说法何其可笑,如果不是痰疾之人的臆语,那孟老师一定是愤青。


对官与民的定位,孔夫子早就有了明确的说法: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考虑当时的社会现实,我们就不会把“劳心者”看作今天袁隆平之类的脑力劳动者,而应当看作政府官员和政府豢养的御用专家。同样,“劳力者”也不仅仅是山城棒棒军之类的体力劳动者,而是泛指被“治”的那些倒霉蛋。比如,李白之流虽然是劳心者,但终究也还是被“治”的小民,最起码,他“治”不了别人,除了用恶作剧“治”了高力士之外。


孔夫子一个“治”字,把民与官的定位刻画得非常透彻。


一代名相管仲,对于民与官的定位有深刻理解,并将其理论化,于是我们就看到了煌煌巨著《管子 牧民》,我们当然不会把它误解为:管老师在两千多年前就描写了西北草原上的牧民生活。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我们的先贤把治理百姓,看作是和放羊一样的技术活儿。当然,先贤们也要求放羊的羊倌对羊好一点,好让它们吃饱长膘,力求“可持续发展”。


以前我们在读《三国》时,发现一些官职叫做“豫州牧”“徐州牧”之类的东东,其实就是各地放牧一大群羊牯的羊倌。


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实质就是几群羊为了争夺羊倌的工作而打得死去活来。其中一群羊化作人形,胜利登上羊倌宝座之后,又继续前任的牧羊工作。


创建了历史上最著名的“贞观之治”的太宗皇帝,有一句名言: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其含义与“治”/“牧”之类并没有本质区别,因为在伟大的太宗皇帝眼里,百姓终究是“水”,而不是和他在一条船上的“人”。


可见,孟老师的民本理念,从来就没有能够贯彻落实。“以民为本”中的“本”,只是生意本钱的“本”而已。


其实,近现代有那么一些前辈,他们试图改变这种历史的周期性怪圈,所以有了“为人民”的口号。老实说这没什么不好,老百姓是很认同的。所以在三年内战中,他们用实际行动做了选择。虽然在百姓心目中没有“民本”这一说,但他们相信这些前辈是为了百姓好,而不是象以往的统治阶级一样,要奴役他们。


那么今天的情形,我们对民本又做了怎样的定位呢?


我们所熟知的“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以及“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应该是对民本理念的新的诠释。


但是无可置疑的是:这些诠释真的很好。



本文内容于 2008-9-19 22:23:00 被雅雅丫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