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隐姓埋名 第四十章 逼供“响尾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我们,是兄弟!”候正收好了“米拉奇”,但是脑海里仍然萦绕着当初自己对邓恩说的话。

“喂!猴子!你小子可回来了!”没等候正走上船,水京就一下子跳下船拉住了候正。

“怎么了?”候正看着水京问。

水京一下子举拳给了候正一下,“怎么了?老爷子听到你被绑走非常着急,要不是你那个电话及时,说不定现在老爷子都御驾亲征了!”

候正看着水京将信将疑地上了船,迎面就是曾三山和洪闻理的“问候”,而船舱里的周瑜中将则一声不吭地坐在舱中,旁边的黄寒看着候正脸上有些幸灾乐祸。

“首长,我回来了!一点小意外而已。”候正不敢嬉皮笑脸,一本正经地敬礼汇报。

周瑜中将看了看候正,“小意外?猴子啊,要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看水京可是要把这大昌镇翻个个的哦!”候正一愣,突然笑了起来,看样子老头子是没发火了。

“报告首长,我就说过猴子是不可能有事的嘛!这美猴王都七十二般变化有七十二条命呢!”水京也开起了玩笑。

“呵呵,好了好了。回来就好,今天晚上听说你们准备做点什么动作?猴子你详细地说来听听。”周瑜中将看着候正说。

“是,首长!”候正敬了个礼坐下掏出了一张纸。

深夜的大宁河畔,冬日的寒意顺着河风弥漫到了整个江面,而河岸边的一只快艇里的灯光则为这黑漆漆的氛围带来了一丝暖意。

但是在这快艇里的三个人可是丝毫体会不到暖意的来临,因为他们三个是来自台湾的特务,“猎鸟”陈凌云,“响尾蛇”常贤愚,“青蛙”秦时明。而他们面前坐着的则是虎视眈眈的候正以及曾三山,洪闻理和水京。

“怎么样?还准备尝尝这电夹的滋味吗?几位?”曾三山脸上一阵狞笑,让秦时明不禁身上一哆嗦。

“没什么可说的。你们要杀就杀!”陈凌云带头叫起来,三人显然是被候正他们用冷水泼醒的,此时全身都是水淋淋,虽然船舱关着舱门,但是毕竟是冬天,三人的体温也高不到哪里去。

曾三山看了看候正,候正阴着脸点了点头,曾三山提起“龙牙”慢慢地走到了陈凌云旁边,“看来,陈中校你是真的不准备和我们合作了?”

陈凌云看着曾三山想起不久前的“酷刑”,大腿根不禁隐隐涌上一阵疼痛,但是任然是不屑地“哼”了一声算是自己的答复。

曾三山晃着脑袋看了看三人,“OK,OK!既然陈中校不愿意跟我们合作。那么我们对您也不做过多的要求了。”曾三山说着突然一刀插向了陈凌云的肩胛处,一股血水一下子透过了陈凌云的羽绒服渗了出来,而陈凌云疼得张大了准备发出喊声的嘴巴,则被旁边的洪闻理一脚踢上,牙齿重重地咬到了自己的舌头,陈凌云瞬间便是两处剧痛又不能发出半点声音,整个人一下子竟然晕了过去。

“这小子嘴真硬,还是问问旁边这两位好了!”候正看着晕过去的陈凌云示意洪闻理把他拖到一边,自己的一双杀意大盛的目光投到了常贤愚和秦时明的身上。常贤愚见候正在看自己,心里默默地盘算着对策而脸上则是没有一点表情,秦时明看到刚才陈凌云的遭遇则是有点胆战心惊。

常贤愚打定主意慢吞吞地睁开眼睛,“如果你们可以保证我们的安全,我可以和你们合作。”旁边的秦时明听到常贤愚这番话也连连点头,表示自己也是和常贤愚想得一样。

“这位常中校到是很识时务啊!哈哈,好的。那能否先告诉我谁是你们几人的最高领导?”候正看着常贤愚的眼睛问。

好犀利的目光,常贤愚咋与候正目光接触就不由得惊讶,但是毕竟是潜伏的老手,脸上没有丝毫的动静,“朋友,你们是大陆哪个部门的?我们只是些小喽啰啊。”

“现在好像是我在问你吧,请问常先生是不是准备不回答我的问题呢?”候正目光炯炯地再次对上了常贤愚的眼睛。

“不,不。我会回答你所有的问题,不过我有个条件。”常贤愚眨了眨眼睛,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

候正看了看周围三人,心想反正跟你这种人也不用讲什么诚信,便答应道:“好的,你说说条件吧。”

“第一,我希望你们先把这个陈凌云杀了。第二,我要你们提供一百万美金。第三,我希望得到一本美国护照。”常贤愚不紧不满地说完了自己的条件。

“你这。。。。。。”旁边的水京听得不爽就要开骂,被候正挥手拦住,“好的,我可以通通答应你。不过你总得先拿出点诚意来表示一下你开条件的本钱吧?”

“哼哼,这个嘛。好的,刚才你问的,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个陈凌云就是这次的最高领导,不过我想你们也看得出这个初出茅庐的雏儿,是不可能有我这个潜伏了三年的老特工知道的多的。”常贤愚顿了顿,“我想你们在悬棺洞洞口应该发现了几具尸体吧?”见候正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常贤愚心里有些得意接着往下说,“有一具尸体是被老鼠咬死的,还有三句应该是窒息的症状吧?”

候正看着常贤愚的表情,知道他并不知道郑凝汀三人被救的事情也就顺水推舟地假装吃惊,“对啊,都是你们干的?”

“嗯,不过你们大可不必对我们有什么怨恨。他们并不是大陆的居民,他们四个都是蓝营派过来干扰我们这次任务的人,所以我们毫不留情地全部干掉了。被老鼠咬死的那个是被‘白鼠’弄死的,而其他三个则是我用亲自培育的‘猴心菌’弄死的。”常贤愚说到那莫名其妙的“猴心菌”眼里掩饰不住的得意。

“什么东西?”水京没听明白。

“‘猴心菌’是我在天字洞培养的一种菌类,专靠人的唾液存活,人服下后五分钟之类就能迅速地生长堵住人的呼吸道,当人窒息死亡后会自动地被人体吸收。是暗杀的绝佳工具,说到这个,我不妨也给诸位讲讲那天字洞。那洞里的悬棺是我在这里潜伏的三年来看到的最全规格最高的悬棺,而那些守馆族的小矮子都是被我用些小把戏镇住了才乖乖地听从于我的。这洞里的所有有价值的东西我都秘密地送回了台湾,但是如果你们大陆的科考队再来应该也会有收获,因为那洞里的壁画可以清楚地解释那些三峡里面岩壁上的悬棺是怎么弄上去的,而且这些守馆族人的禁地,叫做‘悬棺林’的地方是我都不曾去过的,所以应该会有什么大发现。你们不用怀疑什么,因为我说的都是真的。”常贤愚一席话让候正四人都想起了在悬棺林的激战,难怪当时常贤愚也没有怀疑候正四人是如何到的岸边,因为他根本没有去过“悬棺林”,那么从哪里出来的唯一一条通往古栈道的通道他也就不得而知了。

“嗯,很好。不过你说的这些也只是你自己说的,我们可无法证明啊。再说了,你们这次的任务好像你也一点都没透露吧?”候正可没这么蠢,要尽量多从这讲条件的家伙口中多套出点东西才好。

常贤愚似乎早料到四人的反应,“哼哼,还是不相信是吧。那好你们可以去后舱打开第三排靠近船头的两个木箱子,那里面的东西你们看了就应该知道我没说谎了。”

“我去看看!”水京说着就起身走向船尾。

“我说常先生,你还是多谈谈你们的任务吧?这次来不会只是走私这些发胶和摩丝这么简单的吧?”候正看着常贤愚,语气里充满了逼问。

常贤愚笑笑,“当然不会是这么简单,我们这次的行动代号‘水神共工’,任务就是要炸毁三峡水电站。这些只不过是炸毁三峡水电站的一小部分炸药而已,不过更多的东西你也不用问了,我只有看到我要的东西我才会说的。”

这家伙可真他妈的奸,候正心里暗暗骂到。这时外面的水京突然冲了进来,手上抱着一个箱子,“猴子,你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