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格瓦拉战斗在红霞岛[组图]

江东大虾 收藏 0 524
导读:     2008年09月19日 08:52凤凰读书[[color=#2c2c2c]大[/color] [color=#2c2c2c]中[/color] [color=#2c2c2c]小[/color]] [[color=#2c2c2c]打印[/color]]   作者为纪念古巴游击战争而撰写的这一章起这样的标题,不只是因为这个国家在夕阳西下时呈现出火红色的美丽色调,而且还因为古巴的土地在历史上曾经不止一次地被自己的爱国者、被争取国家独立和自由的战士的鲜血染红。切·格瓦拉前往这个国家,并且同以菲



2008年09月19日 08:52凤凰读书[ ] [打印]


作者为纪念古巴游击战争而撰写的这一章起这样的标题,不只是因为这个国家在夕阳西下时呈现出火红色的美丽色调,而且还因为古巴的土地在历史上曾经不止一次地被自己的爱国者、被争取国家独立和自由的战士的鲜血染红。切·格瓦拉前往这个国家,并且同以菲德尔·卡斯特罗为首的少数几个勇敢者并肩战斗,那么这个国家是什么样的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英雄格瓦拉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格瓦拉的枪法


反人民的巴蒂斯塔独裁制度在岛上已存在了四年之久。在过去,直至1934年以前,古巴无论在法律上还是在实际上都没有国家主权,因为美国人强加给古巴宪法的所谓普拉特修正案1还在起作用。


1953年初,巴蒂斯塔将军凭借一些美国公司的支持得以巩固自己的政权,但是对独裁的反抗一直没有停止。同年7月,一群富有爱国热情的青年人在菲德尔·


卡斯特罗的领导下,对蒙卡达兵营实施了攻击。诚然,由于一系列原因,其中包括意外丧失突然性的因素,行动以失败告终。蒙卡达事件以后,当局实施了更为残酷的白色恐怖,菲德尔·卡斯特罗被判处15年监禁。但是,在声势浩大的人民运动,其中包括糖业工人参加的压力下,当局宣布实行大赦。依据大赦令,上述参与攻打兵营尚还活着的人均被释放,重获自由……


为了对国家的社会经济状况做出简要评价,我们在此要引用一些数据予以说明。截至20世纪50年代末期,美国在古巴的总投资达到10亿美元。(而这竟发生在一个只有700万人口的国家中!)在1958年前的40年内,美国公司从古巴攫取的利润几近15亿美元,五分之一的可耕地落到美国公司手中。


大多数小土地所有者和承租人生活在近于赤贫的条件之下。通货膨胀、昂贵的住房和医疗救助以及失业的达摩克利斯剑(均处在强权政治的跟踪之下)-所有这些使得中间阶层和城市无产者的不满情绪日益增长,甚至连一些与外国资本没有联系的大资产阶级也对现存秩序牢骚满腹。在革命前的古巴,经济和政治压迫加上种族压迫,黑人居民受到更为残酷的剥削。国内有100万成年黑人,一半适龄儿童不能上学(农村地区高达70%)。


整个岛屿形同一个附属国,它的生存是为了北方邻居和依靠北方邻居。半成品糖以及疗养、娱乐和消遣等商业活动-当时归古巴掌管的一切都广泛提供给美国大财主……


我们还得回过头来谈一谈菲德尔领导的起义者们。那些在登陆后以及在阿莱格利亚·德皮亚战斗中活下来的人,他们均在马埃斯特腊山麓的一个简陋小农舍中汇聚到了一起。重逢时指挥员开口说道:"敌人打败了我们,但是却不能消灭我们。我们将继续战斗并赢得这场战争!"他们仅剩下17个人!


在这些日子里,大众信息媒介向全球播发了游击队被消灭的消息。让我们来读一读合众社的一条电讯:


"今天夜里,古巴空军的飞机对革命者的队伍进行了扫射和轰炸,消灭了40 个(多么精确的空中观察!-作者注)'7月26日运动'的高级领导成员,30岁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就在其中。"


埃内斯托明白,在这类消息之后,将自己的情况让亲人知道是多么重要。因此,他一有可能,就于1957年1月29日给妻子写了一封信。因为这封信是有关他在古巴起义生活最初两个月的重要证据,我们这里全文引用它的内容:


"亲爱的老太婆!(拉丁美洲男子对亲密的女性通常都这样称呼。 -作者注)我还健在并渴望杀人。看来,我是一个真正的士兵(至少我是一个肮脏不堪和破衣烂衫的人),因为我用行军盘子吃饭,肩上扛着枪支,嘴上叼起了新买的东西-雪茄烟。事情有相当的难度,这你已经知道,我们坐在'格拉玛'号上几乎透不过气来,在经过七天的航行后,由于航海长的过失,我们进入臭气熏天的灌木丛中,而且我们的不幸还在继续,直到置身于著名的阿莱格利亚·德皮亚,我们不再受到攻击,不再像鸽子那样四散消失在空中为止。在那个地方,我的脖子挂了彩,我还活着则多亏了我有猫运,因为机枪子弹击中搂在我胸前的子弹箱后反跳到脖子上。我在山上徘徊了几天,觉得自己是一个相当危重的伤员,除了脖子上的伤口外,我的胸部也有剧烈的疼痛感。在你认识的小伙子中只有吉米·希尔特采尔一人阵亡,他投降当了俘虏,结果还是被杀。我还与认识的阿尔梅达和拉米里托一起度过了极度饥饿和口渴的七天,当时我们没有走出包围圈,即使在一些农民的协助下也未能和菲德尔会合(听说不幸的涅哥已经牺牲,虽然这一消息还没有得到证实)。我们不得不花大的力气,以便重新把队伍武装起来。此后,我们开始袭击军队的哨所,死尸就遗留在战斗过的地方。过了一些日子,我们还抓获了三个士兵并缴了他们的械。如果对此做些补充,那就是我们没有损失,而且我们在山上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你这时就会明白,这些大兵的士气是多么低落,他们从来没有成功包围过我们。当然,战斗尚未取得最后的胜利,还面临不少战役,然而,重心已经偏向我们一方,而且这一优势将与日俱增。


现在来谈谈你们的情况。我想知道你还一直住在我信封上所写地址的那幢房子里吗?你们那边的生活,尤其是'最温馨的爱情花瓣'怎么样?我用尽我全身所能有的力气拥抱她、亲吻她。我如此匆忙,以致将你和女儿的照片丢在巴乔的房子里,请将它们给我寄来吧。你可以按舅舅的地址和帕托霍的名字给我写信。信件可能会耽搁一点时间,但我想一定会寄到的。"


多么不可思议的一封信。其中没有任何渲染,没有悲欢离合的情绪夸张,也没有想当英雄的渴望。所有这些,切一概不喜欢。譬如他记述的发生在布埃伊西托村落附近的一次交战的日记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我参与这次战斗不值一提,也绝对称不上是什么英雄 -我不是用胸膛去迎接那些呼啸而过且并不密集的枪弹,而是恰恰相反。"


对社会舆论而言,重要的是揭穿上述提到的大众信息媒介的一些报道。顺便说一下,出于这一目的,菲德尔急于参加一次小型战斗-让国内和世界都知道游击队员仍满怀继续战斗的决心。也是出于同一目的,他的战士们很快向一个不大的兵营发起了突然攻击。切向伤员和自己的敌人提供了紧急救助。对士兵们提出的困惑不解的问题,菲德尔回答说:"对受伤的敌人我们不能杀,对投降的俘虏我们要予以释放。"


有关游击队员这种行为的议论很快在对方军队范围内传播开来,被俘后释放回来的士兵向同事们谈起了菲德尔的人道主义,谈起了他们不仅不抢劫财物,也不强奸妇女。这正如指挥部阐明的那样,从农民那里得到的一切都要付钱,甚至还要给他们治病。


有一次,一名战士对切说,他能否征得他的同意得到附近农民都拥有的武器,战士将写有下列内容的便函交给了他:


"先生,我知道您拥有某种能为革命事业效劳的武器,我请求您合作一下,把武器给我。


这封信函不具有征用权,只是希望向您- 切,第4革命纵队指挥员-提出相应请求。"6


还有一个例子。格瓦拉看见他的3名士兵砍下甘蔗吃掉好吃的一部分后,上前表示关心,问他们是否得到了主人的许可。得到否定的回答后,每个有过错的人都被指挥员另行安排了两个夜间值班。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