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政治是对儒家文化的考验

君天 收藏 0 61
导读:从网友云之那里得知,最近的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谈》节目谈到:台湾政治一直有某种黑道性质,陈水扁作为民进党的老大,他“笼进”大把银子,并非全部用于自己,其中有许多派送给党内马仔,用于竞选等活动;而当初民进党对付国民党的方法,也是削弱其党产来源,从而限制其影响。 参与节目的嘉宾郎咸平认为,不民主与腐败并没有必然的关系(这也是我长久以来萦绕心头却说不清楚的感觉),华人社会中的新加坡和香港,都并非真正的民主社会,但在抑制腐败方面,算得上相当成功。 网友云之认为:从骨子里,中国人不喜欢细

从网友云之那里得知,最近的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谈》节目谈到:台湾政治一直有某种黑道性质,陈水扁作为民进党的老大,他“笼进”大把银子,并非全部用于自己,其中有许多派送给党内马仔,用于竞选等活动;而当初民进党对付国民党的方法,也是削弱其党产来源,从而限制其影响。




参与节目的嘉宾郎咸平认为,不民主与腐败并没有必然的关系(这也是我长久以来萦绕心头却说不清楚的感觉),华人社会中的新加坡和香港,都并非真正的民主社会,但在抑制腐败方面,算得上相当成功。




网友云之认为:从骨子里,中国人不喜欢细化的制度而更喜欢人情化社会,这也是滋生黑道政治的社会人文基础。(她提供了一个值得参考的、初步的结论。)




台湾的黑道政治,其实源于自身的历史和传统文化,它不可能凭空产生,这就像西方的民主一样,它的产生也是一定的历史条件的产物。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得出一个不负责任的结论,认为民主在台湾行不通,因为历史毕竟是向前演进的。尽管有人希望回到过去,但是这个奢侈的愿望毕竟不可能实现了。




过去的政治形态留下的伤痕也在提醒我们,传统政治不值得留恋和模仿。陈水扁的贪腐案尽管仍然没有最后的处理结果,但是毕竟已经过去。台湾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预防这种“黑道政治”继续危害社会。




新加坡联合早报吴俊刚认为,台湾式的民主和历史更加悠久的泰国式民主,均属于恶质民主的范例:分裂社会,撕裂族群,权钱勾结,民不能做主,尤其是泰国式的民主折腾了几十年,既死不了,也长不高,十足是个民主的怪胎。




很多人讥笑这个怪胎,却不去讥笑诞生这个怪胎的父母。我们应该认识到:黑道政治必然诞生民主怪胎。接着的问题是:什么东西产生了黑道政治?云之的结论和黎鸣的很像:人情化社会。这个结论必然可以进一步深入地引申为:是儒家文化导致了人情化社会,同时也导致了黑道政治。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曾几何时,大家都一窝蜂地认为,是儒教伦理成就了“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奇迹。但是,现在它却正在成为这些地区(除了韩国之外)社会转型的严重制约。陈水扁的贪腐,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表现,是传统的家族伦理遭遇现代政治的排异反应。




马英九在任职演讲中所说的“核心价值”,由于缺少“普世价值”的支撑,因此在台湾社会出现了撕裂族群的“民主折腾”。如果你反感“普世价值”的说法,你就想想“同床异梦”的结果。刚刚爱上民主的台湾人当初之所以投票给陈水扁,是因为他们相信他能够给台湾带来真正的民主,但没有料到的是,陈水扁是在倒行逆施。这样的结果,让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在民主问题上,台湾人仍然没有实现“文化认同”。民主在台湾,刚刚起步。




实现真正的民主,首先需要的是“文化认同”,其次需要良好的制度。仅仅有一个民主的制度外壳,无法保障真正的民主。我这里格外强调“文化认同”,实际上就是指出,民主的社会心理的培育,需要社会不断变革,它不可能一蹴而就。因此,对陈水扁的贪腐案挖得越深,台湾民主的进步就越多。




民主怪胎必然可以挖掘出文化基因的变异。变异往往是由于自身对外部环境的不适应而引起的。当崇尚儒家伦理的传统政治遭遇追求自由民主的现代政治时,基因变异必然发生。值得庆幸的是,政治不像胎儿,一个由基因变异产生的畸形胎儿往往无法通过手术进行矫正,而政治的矫正则是完全可能和可行的。




儒家文化的核心是“家”,政治的核心是“国”,此二者本来是不应该混同的。“家”意味着血缘、亲缘关系,是目的;而“国”是粘合社会族群关系的工具。“家”、“国”混同的结果,就是惨不忍睹的血肉模糊的状态,就像开车发生惨重的交通事故那样,人、车“一体”化了。腐败的实质就是公私混同,肉身和机器捆绑、绞合在一起。因此,治理国家是必须小心谨慎的技艺;如果乱来,必然“家”、“国”同样受损。




儒家文化的弊病,除了家长制之外,就是“混血”——在“大一统”中实现对世界的“包容”。它排斥个人信仰,也排斥公共理性。也就是说,儒家伦理具有很强的生物性,从来就不去理会神圣性和超越性,当然就无法喜欢体现个人创造的知识,以及由知识所规定的制度。黑道政治与社会大众的被蒙蔽状态,往往合而为一。中国在儒家伦理控制的两千多年,社会形态因此长期不变。文化犹如酱缸,黎民百姓犹如蛆虫。而在优质民主的氛围下,公民权利和个人创造能够得到良好的保护。




在政治领域,儒家文化的主宰地位不打烂,民主就不可能实现。不承认“普世价值”,就不可能建立民主需要的“文化认同”。没有理性的社会认知和实践,制度就不可能改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