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三章 我的兄弟连 第一节 我的二排长田信

台海争锋 收藏 14 15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5/


(仅以此章怀念我那三年连长的生活,那段火热的、充满激情的岁月。如果我的战士能够看到这本书,看到这一章,我想对你们说,谢谢你们。这句话,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代表所有当过连长或是指导的兄弟们,感谢所有把青春奉献给军队的士兵们!另外,我想对所有喜欢这部小说的读者说,感谢你们的支持,笔者为了创作这部小说,每天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几乎牺牲了所有的业余时间,作为一个上班族,这很辛苦。如果你们能够多提意见和建议,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也是对这部小说继续走下去的支持!本章是战前的最后铺垫,这章完了战争乌云即将笼罩海峡,敬请期待!)

韩天宇要去我的连队当伞训长,看得出,他对我充满了感激,也未来充满了期待,但他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这种感情,生怕被我们发觉。我和赵锐在宿舍帮韩天宇一起收拾东西,但这个光棍好像什么都没有,除了他父母生前留下的几件纪念品以外,就剩下他自己的被褥和几本书,唯一稍微值点钱的一台神舟牌笔记本电脑,看到自己的东西这么少,韩天宇自己都不好意思地笑了。

晚上九点多,一台轻型空降突击车“突”、“突”、“突”地闯到伞训楼的门口,我们同屋一个十五军特大的二级士官喊了一声,“大队长来接我们了!”

“真要命,我们这么多人,不知道大队长开一台车来耍什么花样,不会让我们跑回去吧?”

“呸!乌鸦嘴,这里是广水!离孝感可有上百公里呢!”

“这个疯子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十五军特种大队的士兵们一边快速地收拾着背囊,一边聊着他们的大队长,以前在学校就听说十五军特种大队的大队长是个很有个性的人物,名叫隋毅,今年才三十五岁,算是年富力强,从陆军交流过来的,是我们校友。南京国关毕业的本科生,还去英国留过学,毕业回来后一直在新疆军区特种大队供职,一直干到新疆军区特种大队的大队长,在打击**的数次战斗中屡建功勋,他的勇猛在特种部队是出了名的,传说在一次越境战斗中,因为天气原因,接应直升机无法到指定地点与他们汇合,最后他带领一个班断后,边打边撤,硬生生地拖住了敌人两百多人的队伍,掩护大部队撤退。最后,在卡斯特地貌的山区中,他带的那个班三天徒步一百二十多公里返回祖国,班里无一阵亡。

我走到门口,想看看这个传说中英雄。

夜幕下的广场上停着一辆彪悍的突击车,一个同样彪悍的身影站在突击车前的发动机盖板上。

“男人们!东西都收拾完了没?收拾完了都给我滚下来!”

十五军特大的大部分军官、战士动作异常利索的拿起早已收拾好的背囊,急匆匆地跑步下楼,整整齐齐地在突击车前列队完毕。

隋大队长站在车上,瞪着眼睛扫视着队伍,一声不吭。

过了半分钟,最后一名战士提着背囊跑到队列前,喊了声:“报告!”

大队长看着他,还是不吭声。

那名战士有些心虚地解释说:“刚才在上大号!所以……”

“军人有借口吗?”

“没有借口!”

那名士兵大声答道,然后低下头,轻声地说:“大队长,是我的错!”

“一名迟到,作为对你们这个集体的惩罚,全副武装跑步十公里!出发!”

没有反对,没有牢骚,他们的值班干部迅速整队,喊着呼号,迈着整齐的步伐向夜色中跑去。

“这帮变态!”

随着声音望去,我这才发现,赵锐、韩天宇和老胡都站在我身边看着楼下

老胡有些不屑地瞧着他们,嘴里嘣出了刚才的字眼。

我们几个谁都没有搭他的腔,我甚至有些可怜老胡,可怜他作为一名军人,却整天热衷于厚黑学、热衷于钻营人际关系,把军人只是当作一种谋生的职业。我想,这种人是永远无法理解军人,或是理解自己的真正价值。

这个阶段的伞训结束了,老胡给他的伞训队放了假,整栋楼空荡荡的,我和韩天宇回到宿舍。没多久,赵锐又搬了一箱啤酒和一大堆零食上来。

“刚才没喝完,今天索性喝爽!明天睡个大懒觉!”

“好!今天喝爽!”韩天宇爽快地说。

二比一,我即使反对也没用……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们正睡得迷糊,从楼下传来好几声汽车喇叭的声音,我们都没理会。

过了一会儿,可能楼下的人等得不耐烦了,随着一串上楼的脚步声,一声:“报告,十六军特种大队来接人了!”的声音从隔壁传了过来,原来有人摸到老胡的队长房间去了。我穿上衣服,走出宿舍,一个年轻而又英俊的中尉映入我的眼帘,他穿着干干净净的迷彩服,裤腿塞在铮亮的军靴中,这个年轻人刚看到我时一愣。

这时,从队长房间传来老胡懒散的声音,“一班,就在隔壁,你们特大两个,还有个伞训长从我们单位调你们那去。”

“好的!知道了,打扰队长了!”年轻军官说完,和我互相瞅着。正在这时,赵锐眯着眼跑出宿舍,嘴里喃喃地说:“这是谁啊!这么早就来接人?”

我愣了一下,赶忙介绍自己,“我是李拓,这位是赵锐,里面还有一位要调到我们大队的伞训长。”

“嗯!原来是我们连长啊?我是田信,您的二排排长,大队长派我到孝感接装备,顺便上这里来接你们!”

一边说着,这名叫田信的中尉一边跟随我们来到宿舍。推开门一看,他看到屋里满地都是酒瓶子和垃圾,不仅有些失望地瞅了我一眼。

这时我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走过去拉起还躺在床上的韩天宇说:“赶紧起来洗漱,收拾一下,我们要走了!”

“哥,还收拾个屁啊!马上都要走了!让老胡自己来收拾!”赵锐说。

“不行!当兵就要有当兵的样!”我斩钉截铁地说。

韩天宇还好,很利索地爬起来开始收拾房间,赵锐也没办法,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跟着干了起来。不一会儿,宿舍就被收拾得干干净净。这时候,田信才表现出一副满意的神情。看着他的表情,我心想:这小子还真够牛的,到底我是连长还他是连长啊?怎么他一不满意,我就有些不安的感觉呢?

田信等我们洗漱完了,拿起我的背囊说:“我们走吧,车上有矿泉水和压缩干粮,我们边走边吃,别误了军列!”

田信驾驶的空降突击车冒着黑烟飞驰在随州到孝感的高速公路上,赵锐和韩天宇感觉格外地兴奋,特别是赵锐,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感觉突击车无论是比猎豹,还是法拉利跑车都要酷得多,路上的其他司机都好奇地侧目望着我们。

我则在前排和田信聊天,原来田信是我的江苏老乡,长春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的,原来在十六军政治部宣传处帮过一段时间忙。

听说田信是学文科的,瞧他又有些书生气,使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十分良好。我们彼此稍微熟悉了一些以后,我对他说:“田排,你是特种大队组建时的骨干,在三连呆的时间也不短了,给我介绍一下连里的情况吧?”

田信笑了笑说:“连长,介绍一下是可以,不过可都是我的一家之言,您可别偏听偏信哦!”

说完,瞅了我一眼,接着说:“其他单位的都以为咱们特种大队的个顶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汉,我们自己对外面也是这么吹的。可等会儿你去了就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本来我们大队是十六军直属侦察营扩编的,在扩编以前兄弟们还凑和,但今年扩编后,外加我们十六军下属的三个师缩编为旅,送过来不少其他单位的超编干部、还有一些在原单位混得不好的干部,这些干部怎么说呢,各方面素质参差不齐,身体素质弱的在第一轮被淘汰了,可还有一部分人,能力是强,可就是有性格怪,刚接触给人感觉怪怪的。不过我们三连总体来说还行,怪人不多!”

我笑了笑说,“这没啥奇怪的,人家在老部队干的好好的,谁没事喜欢老调来调去啊?特种部队也就是名字好听,在职务晋升和工资待遇上和别人没区别,也没什么特殊的政策。”

这时,我在后视镜里看到韩天宇的表情有些别别扭扭的,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没有考虑到天宇的感受。

可田信没发觉,他接着说:“连长,您说得对,这次扩编来我们大队的,要么是在原部队混得不得意的,想换换环境的;要么是些是想把特种部队当跳板,过来混资历。”

车子过了收费站,田信接着说:“我们特种大队特战一营是新装营,在大队里算是最牛的,但跟其他特大比就差远了,我们这次来孝感接装备,有一些是新的,有一些是人家十五军特大用剩下的。在我们一营,现在一连最牛,二连和三连其次,用的装备很多都是实验性的新装备,所以从年头到年尾,除了基础训练、专业训练还要参加各种演习,很少有闲着的时候。”

说完,田信又开始介绍连里的其他干部:“咱们连指导员姓陈名勇,耳东陈,勇敢的勇,河南平顶山人,石家庄陆军学院毕业的,是连里年龄是最大的同志,今年三十三,比连长您大五岁,孩子都四岁了,整天在我们大队乱窜,大家都逗他,叫他小指导员,那些操蛋的兵还有教他抽烟喝酒的呢!咱们指导员别看是个政工干部,可人挺实在的,对咱们连里弟兄特好,我们连队组建到现在连长一直没到位,他可真是又当爹又当妈,既抓行管又抓思想,可忙坏了。陈指导家里经济上挺困难的,大队就让他家属经营营区的军人服务社。一排长叫赵锐,想必就是后面那位,二排长是我,三排长叫公孙康,广东人,力气大、饭量大、嗓门大、打鼾声音也大,撮号“猛仔”,我们干部骨干当面叫,连里的战士背着他也这么叫。”

我接着问:“那咱们一营的营长教导员呢?平时这两个老大谁说了算?”

田信嘿嘿一乐,说:“咱们特种大队有个特点,大队领导直接插手各个连的事情,好像营一级的主官都被架空了,基本没啥事情干,不过咱们营长是个大牛人,前些年《冲出亚马逊》看过没有?就是以他为蓝本的!十五军特大调过来的。”

“哦!冲出亚马逊我看过,是不是叫冯国华啊?”赵锐在后排突然插嘴说。

“对,就是他!他在十五军当了五年连长,因为成绩突出,直接提拔使用,到我们大队来当营长,上次训练场上还跟咱们赵元博参谋长开玩笑,说是托你李拓的福,将来接他营长的班,他才能提拔接参谋长!不过他也说过当营长不如当连长有劲,现在大队长、参谋长、还有军里作战处、侦察处这些机关,甚至是军长、军参谋长都直接插手我们一营的训练和演习,搞得咱们营长很无奈,所以每次上头组织什么潜水啊、狙击啊这些集训,能去的他都去,一跑就是几个月,索性把营里的事扔给教导员,大家现在都很少见到他,不过这段时间他在家。”

听着田信如数家珍地介绍着连队的情况,我的心里忐忑不安,思考着见到我的兄弟们,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做开场白。

从广水到特种大队本来就不远,就是田信这种干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的人开车,不到三个小时也到了,田信把从十五军借来的突击车还掉后,我们几个就上了回杭州的火车。


那名战士有些心虚地解释说:“刚才在上大号!所以……”

“军人有借口吗?”

“没有借口!”

那名士兵大声答道,然后低下头,轻声地说:“大队长,是我的错!”

“一名迟到,作为对你们这个集体的惩罚,全副武装跑步十公里!出发!”

没有反对,没有牢骚,他们的值班干部迅速整队,喊着呼号,迈着整齐的步伐向夜色中跑去。

“这帮变态!”

随着声音望去,我这才发现,赵锐、韩天宇和老胡都站在我身边看着楼下

老胡有些不屑地瞧着他们,嘴里嘣出了刚才的字眼。

我们几个谁都没有搭他的腔,我甚至有些可怜老胡,可怜他作为一名军人,却整天热衷于厚黑学、热衷于钻营人际关系,把军人只是当作一种谋生的职业。我想,这种人是永远无法理解军人,或是理解自己的真正价值。

这个阶段的伞训结束了,老胡给他的伞训队放了假,整栋楼空荡荡的,我和韩天宇回到宿舍。没多久,赵锐又搬了一箱啤酒和一大堆零食上来。

“刚才没喝完,今天索性喝爽!明天睡个大懒觉!”

“好!今天喝爽!”韩天宇爽快地说。

二比一,我即使反对也没用……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们正睡得迷糊,从楼下传来好几声汽车喇叭的声音,我们都没理会。

过了一会儿,可能楼下的人等得不耐烦了,随着一串上楼的脚步声,一声:“报告,十六军特种大队来接人了!”的声音从隔壁传了过来,原来有人摸到老胡的队长房间去了。我穿上衣服,走出宿舍,一个年轻而又英俊的中尉映入我的眼帘,他穿着干干净净的迷彩服,裤腿塞在铮亮的军靴中,这个年轻人刚看到我时一愣。

这时,从队长房间传来老胡懒散的声音,“一班,就在隔壁,你们特大两个,还有个伞训长从我们单位调你们那去。”

“好的!知道了,打扰队长了!”年轻军官说完,和我互相瞅着。正在这时,赵锐眯着眼跑出宿舍,嘴里喃喃地说:“这是谁啊!这么早就来接人?”

我愣了一下,赶忙介绍自己,“我是李拓,这位是赵锐,里面还有一位要调到我们大队的伞训长。”

“嗯!原来是我们连长啊?我是田信,您的二排排长,大队长派我到孝感接装备,顺便上这里来接你们!”

一边说着,这名叫田信的中尉一边跟随我们来到宿舍。推开门一看,他看到屋里满地都是酒瓶子和垃圾,不仅有些失望地瞅了我一眼。

这时我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走过去拉起还躺在床上的韩天宇说:“赶紧起来洗漱,收拾一下,我们要走了!”

“哥,还收拾个屁啊!马上都要走了!让老胡自己来收拾!”赵锐说。

“不行!当兵就要有当兵的样!”我斩钉截铁地说。

韩天宇还好,很利索地爬起来开始收拾房间,赵锐也没办法,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跟着干了起来。不一会儿,宿舍就被收拾得干干净净。这时候,田信才表现出一副满意的神情。看着他的表情,我心想:这小子还真够牛的,到底我是连长还他是连长啊?怎么他一不满意,我就有些不安的感觉呢?

田信等我们洗漱完了,拿起我的背囊说:“我们走吧,车上有矿泉水和压缩干粮,我们边走边吃,别误了军列!”

田信驾驶的空降突击车冒着黑烟飞驰在随州到孝感的高速公路上,赵锐和韩天宇感觉格外地兴奋,特别是赵锐,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感觉突击车无论是比猎豹,还是法拉利跑车都要酷得多,路上的其他司机都好奇地侧目望着我们。

我则在前排和田信聊天,原来田信是我的江苏老乡,长春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的,原来在十六军政治部宣传处帮过一段时间忙。

听说田信是学文科的,瞧他又有些书生气,使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十分良好。我们彼此稍微熟悉了一些以后,我对他说:“田排,你是特种大队组建时的骨干,在三连呆的时间也不短了,给我介绍一下连里的情况吧?”

田信笑了笑说:“连长,介绍一下是可以,不过可都是我的一家之言,您可别偏听偏信哦!”

说完,瞅了我一眼,接着说:“其他单位的都以为咱们特种大队的个顶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汉,我们自己对外面也是这么吹的。可等会儿你去了就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本来我们大队是十六军直属侦察营扩编的,在扩编以前兄弟们还凑和,但今年扩编后,外加我们十六军下属的三个师缩编为旅,送过来不少其他单位的超编干部、还有一些在原单位混得不好的干部,这些干部怎么说呢,各方面素质参差不齐,身体素质弱的在第一轮被淘汰了,可还有一部分人,能力是强,可就是有性格怪,刚接触给人感觉怪怪的。不过我们三连总体来说还行,怪人不多!”

我笑了笑说,“这没啥奇怪的,人家在老部队干的好好的,谁没事喜欢老调来调去啊?特种部队也就是名字好听,在职务晋升和工资待遇上和别人没区别,也没什么特殊的政策。”

这时,我在后视镜里看到韩天宇的表情有些别别扭扭的,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没有考虑到天宇的感受。

可田信没发觉,他接着说:“连长,您说得对,这次扩编来我们大队的,要么是在原部队混得不得意的,想换换环境的;要么是些是想把特种部队当跳板,过来混资历。”

车子过了收费站,田信接着说:“我们特种大队特战一营是新装营,在大队里算是最牛的,但跟其他特大比就差远了,我们这次来孝感接装备,有一些是新的,有一些是人家十五军特大用剩下的。在我们一营,现在一连最牛,二连和三连其次,用的装备很多都是实验性的新装备,所以从年头到年尾,除了基础训练、专业训练还要参加各种演习,很少有闲着的时候。”

说完,田信又开始介绍连里的其他干部:“咱们连指导员姓陈名勇,耳东陈,勇敢的勇,河南平顶山人,石家庄陆军学院毕业的,是连里年龄是最大的同志,今年三十三,比连长您大五岁,孩子都四岁了,整天在我们大队乱窜,大家都逗他,叫他小指导员,那些操蛋的兵还有教他抽烟喝酒的呢!咱们指导员别看是个政工干部,可人挺实在的,对咱们连里弟兄特好,我们连队组建到现在连长一直没到位,他可真是又当爹又当妈,既抓行管又抓思想,可忙坏了。陈指导家里经济上挺困难的,大队就让他家属经营营区的军人服务社。一排长叫赵锐,想必就是后面那位,二排长是我,三排长叫公孙康,广东人,力气大、饭量大、嗓门大、打鼾声音也大,撮号“猛仔”,我们干部骨干当面叫,连里的战士背着他也这么叫。”

我接着问:“那咱们一营的营长教导员呢?平时这两个老大谁说了算?”

田信嘿嘿一乐,说:“咱们特种大队有个特点,大队领导直接插手各个连的事情,好像营一级的主官都被架空了,基本没啥事情干,不过咱们营长是个大牛人,前些年《冲出亚马逊》看过没有?就是以他为蓝本的!十五军特大调过来的。”

“哦!冲出亚马逊我看过,是不是叫冯国华啊?”赵锐在后排突然插嘴说。

“对,就是他!他在十五军当了五年连长,因为成绩突出,直接提拔使用,到我们大队来当营长,上次训练场上还跟咱们赵元博参谋长开玩笑,说是托你李拓的福,将来接他营长的班,他才能提拔接参谋长!不过他也说过当营长不如当连长有劲,现在大队长、参谋长、还有军里作战处、侦察处这些机关,甚至是军长、军参谋长都直接插手我们一营的训练和演习,搞得咱们营长很无奈,所以每次上头组织什么潜水啊、狙击啊这些集训,能去的他都去,一跑就是几个月,索性把营里的事扔给教导员,大家现在都很少见到他,不过这段时间他在家。”

听着田信如数家珍地介绍着连队的情况,我的心里忐忑不安,思考着见到我的兄弟们,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做开场白。

从广水到特种大队本来就不远,就是田信这种干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的人开车,不到三个小时也到了,田信把从十五军借来的突击车还掉后,我们几个就上了回杭州的火车。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