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晋王朝的白痴皇帝

横扫千君 收藏 0 2001
导读:两晋的灭亡,与他们各自的白痴皇帝有着直接的关系。 西晋的建立者司马炎虽然讲不上雄才大略,英伟非凡,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出色的风云人物。可他就是生了一个白痴的儿子。惠帝司马衷还是太子的时候,一日,趴在皇宫花园听蛤蟆叫,竟好奇的问身边人,“它们是在为皇家叫,还是为自己叫啊?”白痴得可见一斑。 司马炎的老妈王氏为其父司马昭生了两个儿子:大的就是司马炎,小的是后来的齐王司马攸。史载司马攸文雅风流,礼贤好施,大有美名。司马炎的伯父司马师无子,司马昭便将小儿子过继给乃兄。考虑到司马师死时司马攸年纪还小,于

两晋的灭亡,与他们各自的白痴皇帝有着直接的关系。

西晋的建立者司马炎虽然讲不上雄才大略,英伟非凡,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出色的风云人物。可他就是生了一个白痴的儿子。惠帝司马衷还是太子的时候,一日,趴在皇宫花园听蛤蟆叫,竟好奇的问身边人,“它们是在为皇家叫,还是为自己叫啊?”白痴得可见一斑。

司马炎的老妈王氏为其父司马昭生了两个儿子:大的就是司马炎,小的是后来的齐王司马攸。史载司马攸文雅风流,礼贤好施,大有美名。司马炎的伯父司马师无子,司马昭便将小儿子过继给乃兄。考虑到司马师死时司马攸年纪还小,于是晋王位还是兄传给了弟,司马攸错过了继位的第一个机会。

到司马昭死,很自然的继位第一人选仍是长子司马炎,得到朝臣的一致赞同,无可非议。司马炎后来做上了皇帝也很顺理成章,但在后继人选上司马炎的确一直顾虑重重。一方面,自己的长子司马衷是个白痴,这点他自己也心知肚明。如果废长立幼,又违背司马家的家训,立个白痴儿子做继承人多少心里也不踏实;

另一方面,弟弟司马攸深孚众望,得到朝官一致赞许,而且司马攸还是伯父司马师的法定继承人。当年伯父传位给自己父亲,父亲就一直念叨着晋王本是司马攸的位置,不传给弟弟,好象太不讲人情。

皇帝老子大多存在狭隘的自私心理,他们都想让自己一系的子孙永享富贵,霸承皇位。就象后来的宋太宗既不传位给太祖的儿子,也不传位给弟弟赵光美,漠视所谓的“金匮之盟”,信信然还是把皇家的掌门钥匙交给了自己的儿子赵恒一样,司马炎也不甘心皇家的富贵落入弟弟的支派。

这时,有两个人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一个是白痴儿子所生的唯一的儿子,即司马炎的小孙子司马遹。司马遹五岁时,宫中失火,武帝司马炎登高远望,小孙子却跑来把爷爷拉到一边,说:“夜间失火,应防备有不测事情发生,千万不能让火光照到国君身上。”小小年纪出众的见识,叫司马炎惊讶不已,白痴儿子竟然有个聪明早熟的儿子,司马炎象发现新大陆似的,从心底里笑出声来;另一个是朝中重臣贾充,贾充同是白痴太子和齐王的老丈人,他的意见将会左右到继嗣问题的决定,但贾充从心底里嫉妒齐王,他的天平是倾向于白痴女婿的。

不言而喻,司马攸又错过了继位的第二个机会,最好的机会,也是最后一个机会。因为不久后,在武帝的默许纵容下,司马攸被串通好的几个朝臣耍了一出把戏,忧愤成疾,吐血身亡。自此,继嗣问题变得一片光明,司马炎再不用担心皇位旁落到弟弟的支派中。但白痴儿子的确傻得不象样。在武帝病重时,出于对儿子的不放心,在朝臣怂恿下,武帝拟了一份考题给白痴儿子,考核他的处理能力。

可以武帝忽略了自己的儿媳,太子妃贾南风的存在。贾南风是贾充的女儿,当初为太子选妃时,武帝就指出她又黑又丑、个子又小、脾气又凶妒,执意选卫瓘的女儿为太子妃。可经不住贾充一派的整日煽风点火,还有杨皇后的最有威力的枕边风,最终还是立了贾南风为太子妃。贾南风让太子侍从起了草稿,叫太子抄写一遍,堂而皇之交给武帝。武帝一看,信以为真,大喜过望,从而太子的位置就稳稳不倒了。



武帝撒手人寰,白痴皇帝继位,是为晋惠帝。惠帝这个谥号的确有意思,大概是讽刺其碌碌无为,与世无争罢了。惠帝在位期间,中国形势风起云涌,纷纷扰扰了十六年之久,其场面足可比拟任何一部好莱坞的超级大片,可惜惠帝总演配角,唯一的配角,足可拿最佳男配角奖。

惠帝初继位,外祖杨骏与自己的老妈杨太后把持朝政,引起权欲心极重的自己的妻子贾南风的不满。贾后巧妙的利用惠帝的弟弟楚王司马玮的禁军势力,一举铲掉了杨氏一族,揭开了“八王之乱”的序幕。

除掉杨骏后,德高望重汝南王司马亮被推举为辅弼白痴皇帝的最佳人选。论辈分,白痴皇帝还必须称其为叔祖。

可惜司马亮与司马玮两叔祖、侄孙互不买帐,贾后很聪明的抓住这一微妙关系,用了一条一石二鸟计:首先,唆使司马玮杀掉司马亮,顺便将差点误了自己大事的卫瓘也一并杀了;然后施一式回马枪,说司马玮矫旨杀人,图谋不轨,抓起砍头示众。两个城府不深的诸侯王就这样命丧黄泉。

“八王之乱”的高潮即将上演。贾后废了太子司马遹,赵王司马伦粉墨登场。司马伦起初支持贾后废太子,然后散布谣言说有人将废贾后而重立太子。果然贾后铤而走险,匆匆将太子杀了。正中了司马伦的诡计,司马伦以其人之道还自其人之身,也是一条一石二鸟计。迅速包围了皇宫,说贾后矫旨杀太子,扰乱宫室。将其幽禁到金墉城中,自己做起了皇宫的实际掌权人。提及一下,司马伦也是白痴皇帝的叔祖。

司马伦本事平庸,一切谋事皆依靠孙秀出计,可惜二人都缺乏长远目光,排斥异己,大失人心。为了逞一时之快,司马伦逼惠帝禅让,自己倒做上了皇帝。惠帝更象一个看客,被逼迁到金墉城。“日暮途远,倒行逆施”,司马伦的末日即将到来,齐王司马冏发难。

司马冏就是司马攸的儿子,袭父爵,封齐王。司马冏对父亲的死一直怀恨在心,司马伦的暴行给他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藉口,司马冏联络河间王司马颙、成都王司马颖、长沙王司马乂起事,将司马伦政权掀翻,自己搬进了都城洛阳。迎惠帝回宫,但实际的掌权人变成了是齐王司马冏。可惜司马冏也缺乏治国才能,重覆着司马伦的痕迹,偏执而寡恩,“多行不义必自毙”,好戏自在后头。

河间王司马颙在讨伐赵王司马伦时反覆不定,遭到齐王司马冏的猜忌,恰好他以前的长史李含从洛阳返回伪称受密诏,力劝司马颙起兵讨司马冏。司马颙犹豫不定,遂想起一同起兵讨伐司马伦时的两个拍档:成都王司马颖和长沙王司马乂。司马颖和司马乂都是白痴皇帝的亲弟弟,由于白痴皇帝唯一的儿子已被贾后废杀,皇帝的宝座就一直是二人觊觎的心头好。这时司马冏的举动令他们的梦想破灭:司马冏立了惠帝另一个弟弟十八岁的儿子司马覃做皇太子,惠帝是个白痴,只有唯唯诺诺的份了。怒火中烧的他们与司马颙一拍即合,相约起兵反齐王司马冏。

长沙王司马乂身在洛阳,带领家兵一鼓作气攻入齐王府,俘虏了齐王司马冏,司马冏自然落得个身首二处的下场。司马乂成了洛阳的新一任主人,可是他的日子并不好过。一同起事的两个诸侯王将目标转移到他身上,他们讨厌洛阳的新主人,除非那个人是自己。河间王司马颙派近臣谋刺司马乂,被识破。于是司马颙发兵起义,那边的司马颖遥相呼应,也发大兵讨伐,担任前锋都督的,正是我们的大文学家陆机。司马乂看来是有军事才能,以少胜多大败陆机,也直接导致后来陆机被杀的原因。始终是寡不敌众,在孤立无援、弹尽粮绝之际,被最后一个出场的诸侯王——东海王司马越出卖,惨被活活烧死。

司马乂倒台后,司马颖引兵入洛阳,晋封为丞相。司马颙不失时机的送个人情,提议立司马颖为皇太弟,惠帝是个白痴,当然照办。司马颖带着心满意足回到自己的封地邺城,遥控着京城洛阳。处理朝政的大事也转到了邺城,司马颖已是名义上的皇帝。东海王司马越不甘心大权旁落,纠合了号称的十万余人,令惠帝这个白痴亲征以增加士气,去讨伐自己的弟弟司马颖。这帮乌合之众在邺城外大败,惠帝被俘,司马越狼狈的逃回东海自己的封国。

司马颖虽然捉住惠帝,但他的统治得不到大多数人的认同,安北将军王浚与司马越弟弟东嬴公司马腾纠合乌桓人羯朱,合攻邺城。邺城失守,司马颖匆忙带着惠帝等一干人亡命奔去洛阳。途中遇到援救的司马颙兵,又将司马颖及惠帝这些人统统带回司马颙的封地关中,惠帝这时可谓颠沛流离,更象一件物品,毫无思想,只有表面上的象征意义,任人玩弄。

东山再起的司马越在徐州起义兵,准备攻打关中迎回惠帝。司马颙大惊,派司马颖前去阻击。司马颖被前来助司马越的王浚大败,只顾自个逃命,途中被捉,被司马越赐死。司马越用怀柔之计,劝司马颙送惠帝返洛阳,他们可分朝执政。司马颙毕竟害怕,送惠帝返洛阳,以后又不甘心受制,屡起兵讨司马越,均以失败告终。司马越以诏书封其为司徒,入京受官,途中派人将司马颙废杀。

一场浩浩荡荡的“八王之乱”终告落下帷幕。幸存的司马越成为天下的主宰,惠帝依旧是活死人式的木偶,没有自己的思想,只有混浊的眼睛呆呆的望着外面奇怪的世界。司马越后来大概连这个白痴的堂侄也看不顺眼,一狠心,毒死了惠帝,结束了他百无聊赖的一生,转立了司马炎最小的儿子司马炽为皇帝,是为怀帝。由于“八王之乱”造成的硬伤,战争的疮疤遍布西晋的全身:人心涣散,国库空虚,军马疲乏,失去作战的能力。边事吃紧,几个外族政权乘机冒起,先后建国,也就出现了后来的“五胡十六国”。西晋在风雨飘摇中屈辱到度过十二年,捱不住,终被匈奴人刘聪灭国,迁建康,建立东晋。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