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海军两栖攻击舰奇尔沙治号

据《华盛顿观察》2008年第36期刊载 11岁的查兹·拉卡罗生活在尼加拉瓜东海岸的卡贝萨斯港。从四岁开始,他被右眼皮上的一个畸形肿瘤所困扰。肿瘤毁掉了这个小男孩可爱的容貌,即使是他的家人和朋友,也不敢直视他。卡贝萨斯的医生对他的病症束手无策。虽然距离卡贝萨斯港两天航程的尼加拉瓜首都马那瓜能做切除手术,但是拉卡罗的家人连100美元的机票都无力支付,更掏不出矫正手术的费用。

对于拉卡罗来说,过去的7年都在期待奇迹,期待奇迹能让他的右眼看见世界,让他的容貌恢复正常。2008年8月11日,一艘驶近卡贝萨斯港的美国海军两栖攻击舰给拉卡罗带来了“奇迹”。

在美国海军两栖攻击舰奇尔沙治号(the USS Kearsarge)的病房中,来自位于弗吉尼亚州朴茨茅斯市的美国海军医院的布莱恩医生为拉卡罗做了手术。四天后,拆掉右眼上的纱布,拉卡罗的容貌得到了恢复,右眼再次看到这个世界。拉卡罗的家人不需要为此支付一分钱--美国海军为拉卡罗付了“账单”。拉卡罗的手术是美国海军在拉美国家显示“软实力”的一部分。美国海军将这个行动称为“持续诺言”(Operation Continuing Promise),由美军南方司令部司令斯塔夫里蒂斯(James G. Stavridis)海军上将直接指挥。

一年前,奇尔沙治号还行驶在波斯湾,将陆战队运往伊拉克;一年后,这艘犀利的两栖攻击舰满载着药品和医生停泊在拉美国家的外海,成为“持续诺言”行动的主力。在奇尔沙治号上有1,700名水手、医护人员、工程师和飞行员,他们将在四个月的航程中在六个拉美国家停留,计划为1.5万名病人提供免费医疗服务。在2007年,南方司令部曾经派出“拳击手”号两栖舰作为“持续诺言”行动的先锋,在拉美国家诊治了1.4万名病人,做了120例外科手术,还援建了八所学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奇尔沙治号在波黑战争中曾运载特种部队对被击落的美军飞行员实施营救

在斯塔夫里蒂斯海军上将的眼中,“持续诺言”行动体现的是不发一枪就能保护美国利益的新策略。当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吸走了美国军事力量的大部分资源和政策制定者的主要眼光的时候,南方司令部利用战争剩余资源,通过把免费的医疗、教育和经济援助带到那些贫穷混乱的国家,来拓展美国的影响力,也就是“软实力”。

“我们不能通过坦克、舰船和高造价的飞机来解决拉美的问题,”斯塔夫里蒂斯海军上将如此说。但是,通过几千美元的花费和几个小时的人力成本,可以让拉卡罗这样的病童还有他的家人终生成为美国坚定的盟友。

奇尔沙治号四个月航程只能收治1.5万名拉美病人,但是会有数百万的拉美民众通过媒体看到美国海军为这1.5同胞所作的免费治疗,这很可能改变拉美民众对于美国的感情和看法。在五角大楼的评估中,这种攻击舰变身医疗船的行动将有效地促进美国在拉美地区的“软实力”。

在位于华盛顿的战略和预算评估中心的海军专家鲍勃·沃克的眼中,在过去的一些年里,美军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忘记了拉丁美洲。但是,最近几年拉美“向左转”的趋势在加强,委内瑞拉的查韦斯除了高举反美大旗,还在号召古巴、尼加拉瓜、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结成军事集团,强化同俄罗斯的联系。另外,从拉美向美国贩卖毒品的管道仍然没有被斩断,而且有迹象表明,穆斯林什叶派的极端组织已经参与到其中。去年,斯塔夫里蒂斯海军上将曾经公开表示,黎巴嫩真主党的成员在巴西、阿根廷和巴拉圭海岸频繁出现,参与向美国贩卖毒品的活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奇尔沙治号2005年在约旦海岸遭到火箭袭击,造成一人死亡

为了应对这些威胁,美国海军在2008年重建了隶属于南方司令部的第四舰队。通过免费医疗推进美国软实力的增长正是第四舰队的重要任务。但是,对于只有1,000名成员的南方司令部而言,第四舰队还只是一个“空壳”。相继执行“持续诺言”行动的两艘两栖舰都是从海军陆战队临时借调来的,船上的人员不仅来自美国各个军事部门、美国公共卫生署,还来自巴西、加拿大、德国和荷兰的军队,更有数个非政府组织参与了“持续诺言”行动。

除了人员不足以外,拉美国家对于美军的不信任也在影响着“持续诺言”行动。尼加拉瓜总统就在奇尔沙治号抵达卡贝萨斯港后公开表示,“美国的军舰在进行人道主义工作的同时,还有一些船上人员在进行情报工作。尼加拉瓜欢迎人道主义的援助,但是我们绝不允许相伴而来的间谍活动”。虽然美国海军否认奇尔沙治号在卡贝萨斯港两周停泊期间从事任何情报工作,但尼加拉瓜总统的话还是迅速传遍了拉美,进一步渲染了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对于美国海军正在拉美挑起新冷战的说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栖攻击舰作为美国对外用兵的急先锋,如今转型成为医疗船“做好事”,可以看出美国海军对推行“软实力”的重视程度

在境外从事人道主义活动还有许多外交上的挑战,但美国海军还是在考虑将这种推进“软实力”的行动扩展到非洲司令部的辖区,目的是影响“下一代人”对于美国和美军的看法。对于美国海军而言,这注定是一场长期的、不流血的,但是是极端重要的战争:赢得拉美和非洲人民的心。

美国海军是否能取得这种新型“战争”的胜利?前景还不确定。不过在奇尔沙治号的病房中,当纱布从拉卡罗的眼上取下,笑容浮现在他稚嫩的脸上,他欢欣地说能够看清自己课本的时候,战略问题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