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三天 倒数第三天,4:00之前,时间这个时候忽然觉得无所谓了。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三天,4:00之前,时间这个时候忽然觉得无所谓了。 “。。。。。。” 没等政委继续说呢,杨兴荣突然间就将自己的眼睛瞪的无比巨大,仿佛看到了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 瞬间之后,杨兴荣便消失在了政委和刘庆的眼前。 刘庆的恐慌不亚于刚才的杨兴荣,但是政委却坦然的说了一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三天,4:00之前,时间这个时候忽然觉得无所谓了。



“。。。。。。”

没等政委继续说呢,杨兴荣突然间就将自己的眼睛瞪的无比巨大,仿佛看到了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

瞬间之后,杨兴荣便消失在了政委和刘庆的眼前。

刘庆的恐慌不亚于刚才的杨兴荣,但是政委却坦然的说了一句:

“我也知道了。”

。。。。。。

“政委,您知道什么了?”刘庆因为杨兴荣的突然消失而变得异常的惶恐和紧张,他看着政委的眼神都已经变了样了。

政委叹了一口气说道:

“刘庆啊,不是我们不能救杨兴荣,就算是我们再有本事,也是人鬼殊途。舒梁写的东西,咱们姑且不论这是不是真的就是出于舒梁之手,他里面的一句话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

政委拿过纸条打开,念给刘庆听:

“当你看完这张纸条之后,就可以打开我家的门,回到你们的生活中去了,枉死地狱不属于你们,402房间里确实有那些肮脏的东西,但是他们和你们是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了,不信,你们回到卧室去看看,和我昨晚的描述是一样的了。”

“你听懂了吗?刘庆?”政委问着。

刘庆摇了摇头,他仍然处于紧张的惶恐之中,402房间对于刘庆来说,简直就是枉死地狱,没有什么区别,和玄灵村外没有什么两样。

政委笑了,拍着刘庆的肩膀,说道:

“刘庆,你敢和我走出去吗?”

“去哪里啊,政委?”

“走出402房间,回局里啊!”

“那这里呢?”刘庆不解的问道。

“这张纸条不是说了吗?我们是平行线。”

“平行线?”

“我们与枉死地狱无缘,杨兴荣做下了孽,是一定要被带走的,就像马志他们,不管我们再怎么看着,他终究还是要离开的。我们俩刚才看到的这间卧室里的摆设都已经回复正常了,可是杨兴荣看到的还是那张床在屋子的正中间,我们和杨兴荣看到的是不同的世界。你明白了,刘庆?”

“那杨兴荣就死了吗?”

“应该是吧。”政委低下了头,毕竟这是一个年轻的生命。

“那老陈呢?他们怎么会和枉死地狱有缘呢?”刘庆想起了老陈。

政委也想起了李队长,本来政委真的想离开这里了,但是刘庆这么一说,政委的心里立刻就陡然升起一股无名之火。

“政委,我想离开,可是。”

“好了,刘庆,不要说了,我知道了!”

政委说完这话,转身走回了卧室,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刘庆不知道政委想要做什么、

“政委,这里还有什么线索吗?”

“这里?不知道啊!”

“那舒梁怎么办?他真的不会回来了吗?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政委现在的心里是异常的杂乱,说是杂乱其实是不对的,应该是空洞才对,402房间里恢复了往日的秩序,杨兴荣应该是被自己看不到了的无瞳怪人收走了,屋子里的摆设也和以前一样了,打开大门就应该是正常的世界了,那么枉死地狱呢,和自己所处的地方是平行线了,已经无法触及到了吗,留在这里还能不能等到“赏花兔”的到来。

“政委,我们怎么办?”

“让我想想吧!”

政委坐在床边,低头沉思着,刘庆则无所事事的在环顾着四周,他走到了窗户边上,轻轻的拉开了窗帘,外面是深夜,对面的楼只有楼梯间有声控灯在闪亮着,家家户户的窗户都是黑的了,夜真的很深沉,以至于刘庆仍然是在恍惚,这里是人间还是地狱。

政委的心里也很矛盾,作为警察,怎么能对公民失去生命而漠视呢,但是剥夺人们生命的不是普通的人,而是枉死地狱里的恶鬼,说出去谁信啊,局里挂着的案件不少,但都是有原因的,这个案子即使被挂起来,这样的原因怎么能通过呢?舒梁写的纸条握在自己的手里,他不能确认这就是出于舒梁的手笔,以前没有见过舒梁写的字,无法辨认,但是字条里的内容显然只有舒梁才能叙述出来,他劝我们不要再继续插手了,难道舒梁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来到402房间,是为了能化解张海泉与无辜网友相约的换妻游戏,约定时间是今天的晚上,看了看表,距离现在还有十几个小时,即使要等到今天晚上,那这十几个小时做什么?就在这里等着,还是离开。如果离开了,还能不能回来,政委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觉得如果真的走出了402房间,那么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了,甚至政委都预感自己走出去后会立刻失去这几天的记忆。

刘庆打开了阳台门,站在了封闭好了的阳台里,外面很冷,但是空气很新鲜,舒梁家的阳台是封闭的,但是有一扇窗户是打开的,外面的冷空气吹进来,刘庆觉得很舒畅。他没有多想,脑子里很乱,干脆不去想,静静的等着政委去思考吧。

。。。。。。



这里的时间是几点才是无所谓的。

舒梁看到了一张桌子,上面有一盏烛灯在闪动着,屋子里的光线并不是很好。其实舒梁一直渴望着赶紧看完这本日记,他迫不及待的走到烛台前,掏出了那本日记,飞速的打开了,看过了第一页,舒梁直奔了第二页。

。。。。。。

这是殷月的日记:


2006年9月10日

舒梁是我的,谁也拿不走,即使他自己也不可能从我身边离开,可是这几天舒梁好像不认识我了,我不知道他怎么了,我知道他在噬魂岛,可是那里真的那么吸引人吗,我也注册了,我叫平行线,可是我没有看出来那里面有什么特殊的。

其实我没有什么底气说舒梁的,不是因为他上网,而是因为我。我不敢告诉舒梁,我差一点就背叛了舒梁。是我不好,我不能那样去做。

。。。。。。



舒梁抬起了头,他不是很明白殷月说得是什么,就算他失去了不分的记忆,他也不至于将殷月忽略到那种地步,他怎么会背叛自己呢。舒梁发现殷月的这个日记只有那天看的第一篇写的恨凄美,剩下的基本上就是流水账,要不是事关自己,这要是一本不相干的人的日记,舒梁根本就没有心情看下去。

。。。。。。


2006年9月15日

今天是我例假的最后一天了,我想舒梁了,可是不知道他想不想我,他已经很少看我了。就在上一周,舒梁有两天都没有回家了,我害怕了,晚上听到了卫生间里有声音,我也不敢去看,只有瞪着眼看着门口,好在那时已经快天亮了。

舒梁是我的,哪一天都是。我最近几天经常在噬魂岛上转发一些帖子,我偶尔发现噬魂岛上还是有些意思的,至少那些鬼故事中有很多是恨美的,只不过一定要跳过恐惧这堵墙,很多故事是悲剧。我发现我可以进到很多以前进不去的版块了,我不喜欢那些血淋淋的图片,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原创的故事,我很欣赏那些能用文字和别人交流的人。

噬魂岛和我是敌人,我们都在争夺着舒梁。

舒梁是我的。

。。。。。。


舒梁看到殷月说卫生间里的声音了,他的心里抖动了一下,又看了一下日期,2006年9月15日。难道是自己和秦芳那几天吗,难道卫生间的镜子那时起就已经有了玄机了吗?舒梁叹了一口气。

。。。。。。


日记本翻片儿了,舒梁发现有很多页纸好像是被撕下去了,他看到了下一篇的日期,2006年11月30日。两个月的日记没有了,谁撕的呢?

2006年11月30日。

舒梁今天离开我了,上午的时候在顺义潮白陵园,我最后看了他一眼,却怎么也抓不住他了。

。。。。。。


舒梁惊愕的站了起来!

这是谁?

“舒梁今天离开我了,上午的时候在顺义潮白陵园,我最后看了他一眼,却怎么也抓不住他了。”

舒梁死了?

还是殷月的葬礼?!

舒梁目瞪口呆!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