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嗖嗖 子弹嗖嗖 第四十九章

怀旧连长 收藏 7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53.html


晚秋的某一天,晋水城东火车站来了四个人,三男一女,前边的男人身穿派力丝大褂,头戴直贡呢礼帽,脚蹬一双在当时最为流行的高档皮鞋,这种鞋还有一个外号,叫踢死牛,可见鞋尖之尖锐,被擦得锃明刷亮,能映出人影,同时能穿上这种样式的鞋也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这男子看上去就是有权有势有地位的富人,在他身边站的一位女孩穿蓝色丝缎短袖旗袍,长发,绾着结,长得年轻貌美,面似桃花,施着淡装,更显高贵典雅。二个人看上去都在二十岁左右,往一块一站真可谓,郎才女貌,一对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双,这两位不是别人正是肖峰和小怡,后边那两个男的,一个身穿褪色的蓝色粗布对襟布衫,黑色布裤,另一个身着一件脏兮兮的月白色对襟上衣,下身一条蓝色粗布大裆裤子,二人脚上皆蹬一双平底麻鞋,脚腕处用绷带扎着裤角。手里柱着扁担,身边撂着两个箱子,一只皮箱,棕色, 一只木盒,外边贴着大红色的封条,像是给哪家贺喜的礼盒,这两个人也不是别人,正是陈家湾抗日义勇队的二孬和油锤。

今天刚一亮,陈文孝就到了船上找肖峰,给他带来了一个意外的惊喜,陈文孝说,昨天晚上,在晋水城里以开茶馆为名的地下党员王义庆给他送来情报,说是今儿晋水城县城的伪县长刘玉河要为他的老丈人做八十岁的生日,刘玉河邀请了晋水县的各界名流,还有一些跟他一起投靠日本人的狐朋狗友,前来为他的老丈人贺寿。听说日本关东军驻晋水城的支队长拓木大佐也被邀请参加,更让肖峰感到兴奋的是,王道金也在应邀之列,做为下属的王道金一定不会放过跟自己的长官这次溜须拍马的机会。

于是二人就在船上商量出了一套方案,临离开的时候,陈文孝递给了肖峰两个良民证,良民证是托田凤立给办的,腾元的据点被肖峰他们端掉后,田凤立反而因祸得福,升迁了,不知道怎么着他跟伪县长刘玉河盘上了亲戚,原来刘玉河的老婆张氏跟田凤立是远方表亲。田凤立弄到这消息后,就找了刘玉河,张氏见到失散多年的亲戚感动得痛哭流涕,刘玉河就把田凤立安排到县政府保安队当副队长,虽暂时没有实权,只是个挂名,可人人都知道这田凤立是刘玉河的亲戚,都惧怕田凤立三分,办什么事,田凤立那是一路红灯。地下党员王义庆把情报告诉陈文孝之后,陈文孝连夜叫派狗蛋找了田凤立,田凤立通过上次跟义勇队的联合之后,跟肖峰的关系那是钢钢的,所以不敢怠慢,连夜托人给弄了两个良民证,事情按预期的一样,很顺利地发展。

就这样,肖峰四个人草草地吃了早饭,稍作打扮,就上路了,远远就望见晋水县城那雄伟的城墙,高大的城门,这一座极有文化底蕴的古城,具有几百年的历史,据悉修建于元代,当中经历过三次大的修复。晋水城在走过了几百年风雨沧桑历程之后,虽然有些斑驳,至今依然坚固雄伟。不幸的是,现在它易落日本人之手,这座古城也像古老的中华民族一样,在艰难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奇耻大辱。

走近城门,才发现今日城门紧防,搜查很严,进出城的人很多,挑担儿的,篮的,推着独轮太平车的,肩上搭着褡裢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一个个苦伤着脸,却又不敢大声喧哗默默地接受着城门卫兵的盘查,负责盘查的两个卫兵一个是日本兵,一个是伪兵,有良民证的,那个日本卫兵就会阴沉着脸嗯了一声,手里刺刀一挥,“开路。”那人就会抖抖索索地跑进城,而没有良民证又想混迹人群之中,企图躲过盘查进城的,被那日本兵发现,就会八格八格地大骂着,将其连推带搡,还得连吃他那穿着高筒皮鞋的一脚,二歪一抬头正看见一个肩上扛着白色褡裢的老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被那日本卫兵一脚踢出老远,一屁股蹲坐在地上,老头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那日本卫兵竟又跟着朝着老头的前胸狠捣了一枪托,再看那老头哎哟一声,捂着胸口,耷拉着脑袋,在地上趴了足足有十分钟没有动弹。油锤一看,当时就恶从胆边生,蹭地一下蹿出一步,就要上去找日本卫兵拼命,被二孬一把拽了,“你个愣头青,干嘛去?这会上去,你不但救不了老头,到头来连自己也给搭上,别望了咱还有大事没办呢,再忍会,啊!”

油锺一拳干到路边的槐树上,把一块槐树皮齐刷刷地给削掉了,槐树立时就流出泪一样的液汁,“我日他祖奶奶,叫人心里憋屈。”

肖峰说,“小不忍,则乱大谋,事完之后,再拾掇这些王八蛋也不迟。走吧,”

四个人一转身走进了那家叫闲雅阁的王氏茶馆,王义庆叫人端了清水给四个人净了面,又整了整衣装,四个人就出了茶馆,朝着城门口走去,肖峰小怡在前,二歪和油锤两个人抬着小怡的皮箱,和王义庆给他们准备好的给刘玉河老丈人贺寿用的礼盒。

守门的伪兵一看肖峰小怡两人的气度,衣着打扮,后边还带着负责担挑的佣人,心里就明白了八九分,不消说这又是个难缠的大茬儿。想到这儿,伪兵当然不敢贸然得罪,这伪兵都想好了,要是对面的日本卫兵不说话,他就不查这四个人,这年月,乱马营似的,你知道谁跟谁混的,自个当个汉奸兵还不是为了混个肚儿圆吗,可这这口饭其实并不好吃,要是哪天查了哪个刺头,有权有势,伺候好了,痒抓到正地儿了,两好搁一好,没话,可要是哪天打铁没看火色,一句话没说好,吊了,咣的一吃一耳光不说,闹不好连肩膀上吃饭的这个家伙可能就保住了要搬家,所以伪兵们之间流行的口头禅就是,你以为当个汉奸兵容易啊!

等肖峰四个人走近了,那日本兵还是那副被开水烫熟了的死猪一样的表情,嘿特了一声,那伪兵一看不说话不行了,日本人也得罪不起啊,于是就拦了肖峰。

肖峰摘了礼帽,笑呵呵地掏出了两包上等的机制香烟,“辛苦辛苦,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说着,手一甩,左右开弓,一人一盒。

那伪兵见是好烟,抻了双手到半空中接,那支三八大盖却啪地一声倒在地上,那个日本卫兵狠瞪了他一眼,伪兵就慌急慌忙地捡了地上的枪,点头哈腰地笑,“嘿!太君,”

肖峰拿出了良民证,“小弟刘峰,刘县长是我堂哥,这是我内人,出城办了点山货,专意给刘县长岳父大人贺寿用的。”

伪兵一听,心里直喊娘,“亏老子多了个心眼,要不查到了县长亲戚头上了,那还有个好啊!”也没敢细看肖峰的良民证,就打拱作揖道,“哟,原来是刘县长的堂弟驾到,快请进快请进。你见谅,小的这也是履行公务,没办法,为防止共军的暗探进城,上锋有话,所有进城的人一律要进行检查。”

肖峰呵呵笑道,“理当如此,理当如此,你们也是为皇军为政府效劳嘛!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伪兵点头哈腰地笑,拱手道,“刘先生请,请。”

肖峰又冲着那上发愣的日本卫兵挤出笑,点了点头,牵了小怡的手,侧头,冲着二孬油锤两个人一挥手,四个人就这样进了城门。

呜,一声长长的笛鸣,乌黑笨重的庞然大物——一辆火车,哧哧地喘着粗气,喷着浓浓的白烟,进站了。

检票口,两个鬼子端着三八大盖,虎视眈眈地盯着所有进站的人们,肖峰说二歪你跟油锤甭进去了,就在广场上等我,我送小怡进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