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一卷:大西洋 第十章:欧洲舰队(四)上

红色猎隼 收藏 12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URL] [内容简介] “穿越绵延起伏的山谷,跨过尘封已久的大地,我寻找着那打开大门的第三把钥匙。现在我已靠近其中那神秘的祭坛,像传说的那样,用所爱的太阳点亮了群龙的眼眸,在光荣的路上,我将赐予我的宝剑以荣耀,为了理想与正义奉献所有……。”在名为《碧海长剑》的俄罗斯海军军歌(注1)那雄壮的旋律声中,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


“穿越绵延起伏的山谷,跨过尘封已久的大地,我寻找着那打开大门的第三把钥匙。现在我已靠近其中那神秘的祭坛,像传说的那样,用所爱的太阳点亮了群龙的眼眸,在光荣的路上,我将赐予我的宝剑以荣耀,为了理想与正义奉献所有……。”在名为《碧海长剑》的俄罗斯海军军歌(注1)那雄壮的旋律声中,一艘巨大无朋的钢铁巨舰迎着加勒比海的骄阳,航行在曾经为西方开启近4个世纪繁荣的加勒比海之上。其细长而高昂的舰首刺破着层层的波浪,承载着一个大国的蓝水梦想,驶向远方。它就是俄罗斯北方舰队的旗舰—1144型“基洛夫”级核动力导弹巡洋舰“彼得大帝”号。

这艘舰长252米,舰宽28.5米,标准排水量19000吨,满载排水量24300吨的巨型战舰,有着类似于二次大战时的战列舰和重巡洋舰的外型。具有明显的外飘船体剖面和丰满的尾部水线面。此刻两台总输出功率高达8万马力的核动力推进装置正驱动着这艘俄罗斯海军的骄傲以24节左右的航速航行在西经62度、北纬12度左右,格林纳达附近的公海之上。在加勒比海绚烂的阳光之下,俄罗斯海军那橘红色的甲板显得格外的刺眼。

由于桔红色是俄国产的防锈防滑涂料的本色,加上俄罗斯人大大咧咧、不注修饰的性格。因此大多数俄罗斯海军的舰艇都是名副其实的“红海军”。虽然难免会有给一种绣迹斑斑的错觉。但是从冷战时代起,这种拥有着红色甲板的战舰便一直都是西方世界可怕的梦噩。而作为前苏联海军海上编队的核心力量,“基洛夫”级(也被曾称根据其首舰的名称命名为:“乌沙科夫海军上将”级)核动力导弹巡洋舰更往往与其它舰只共同组成导弹巡洋舰编队,遂行攻击并摧毁北约航母战斗群和破坏敌方交通线的任务。在红色铁骑饮马英吉利海峡之前,这些拥有强大的攻击力的舰艇将与水下的红色海狼一起构组成切断北约大西洋生命线的利钳。

不过那些辉煌早已伴随着那由镰刀、锤子和闪耀五角星组成的红旗的陨落而灰飞湮灭。曾经计划建造5艘,并肩横扫大洋的“基洛夫”级核动力导弹巡洋舰目前仅有姗姗来迟的“彼得大帝”号还能游弋于大洋之上。因此这艘经历了苏联解体,俄罗斯政府和海军在国防预算急剧减少的情况下,仍然“勒紧裤带”继续为该舰拨款使其最终驶下船台的巨舰也自然成为了俄罗斯海军的镇宅之宝,自自1998年正式服役以来便一直被局限于俄罗斯北方舰队的所属海域,虽然也曾多次参加过重大的军事演习和其它行动。但是扬帆远洋却始终是一种无法企及的梦想。但是就在2008年的下半年度,俄罗斯海军却意外的派遣由“彼得大帝”号核动力战斗巡洋舰率领的海军编队前往加勒比海参加两场与传统盟国—委内瑞拉和古巴共同展开的联合军事演习。

“这才是男人应该驾御的战舰啊!”坐在俄罗斯海军的卡-27PL“蜗牛”A型舰载直升机并不宽敞的座舱之内,身材修长的托洛廖夫上校却丝毫没有感到不适。因为鸟瞰着从自己祖国远道而来的重型战舰,那油然而生的自豪感早已让所有的不适烟消云散。和其他卡莫夫公司出品的直升机一样,卡-27型舰载直升机同样采用了共轴可折叠双螺旋桨设计。这种系统结构紧凑、有效载重大,操纵简便,可以有效减轻驾驶员悬停和着舰时的工作负担,悬停时更不受风向乱流的干扰。因此卡-27舰载直升机的飞行性能使其能在直升机起降平台较小的俄制舰艇上运用自用,何况面对的是“彼得大帝”号尾部宽敞的飞行甲板。随着技艺熟练的俄罗斯海军航空兵飞行员灵巧的操控着自己的座机,这架卡-27PL“蜗牛”A型舰载直升机竟平稳的降落在正以24节航速前进的战舰之上。

当托洛廖夫上校走下座机,他更惊异的发现这架卡-27PL“蜗牛”A型舰载直升机的四点式起落架竟一丝不差的、稳稳的停靠在飞行甲板中央的白圈之内。虽然屡经重创、经费不足,但是显然俄罗斯海军的精锐部队已经保持着高超的战备和训练水准。对着自己身后那一脸无所谓的直升机驾驶员,托洛廖夫上校微笑着竖起了大拇指。

“欢迎来到我的‘彼得大帝’号,我的孩子!”穿过曲折悠长的舰艇内部通道,托洛廖夫上校在俄罗斯水兵的指引之下来到了‘彼得大帝’号的舰桥之上,见到了“彼得大帝”号的舰长兼本次远航的俄罗斯海军编队指挥官—海军少将弗拉基米尔.卡萨托诺夫。和大多数中年发福的俄罗斯男人相比,多年的海上生活令卡萨托诺夫少将显得相对“苗条”一些。但即便如此,当卡萨托诺夫张开双臂以俄罗斯人特有的吻礼,从左到右,再到左的以示疼爱的亲吻托洛廖夫上校面颊3次之时,那结实的熊抱依旧令托洛廖夫上校有些呼吸困难。

“亲爱的叔叔,这次的航行还算顺利吗?”表示尊重的在卡萨托诺夫少将的左右脸颊各吻了一次之后,托洛廖夫上校微笑着问道。“还是老样子,虽然没有了那些西方世界的‘苍蝇’和‘狗鱼’,这次我们远航的途中还是多了一些环保主义者的橡皮鸭子。”卡萨托诺夫少将摇了摇头的带领着托洛廖夫上校走向舰桥后侧的作战会议室。关上了舱门之后,从壁柜里取出一瓶珍藏已久的伏特加和两个杯子。对于卡萨托诺夫少将的抱怨,托洛廖夫倒也略有所闻。几乎从“彼得大帝”号驶出俄罗斯领海开始,便不断有绿色环保主义者驾驶着船只沿途表示抗议。他们大多打出“拒绝污染海洋”、“莫斯科把浮动核炸弹开回去”的大幅俄文条幅试图阻挡“彼得大帝”号的航行。不过凭借着吨位和航速上的优势,“彼得大帝”号往往可以轻松的将其摆脱。

“看来库罗耶多夫司令的流毒很广嘛!”虽然大多数国家的海军都会严禁官兵在航行途中饮用含有酒精的饮料。但是对于嗜酒如命的俄罗斯人来说,在漫长的航行途中不允许小酌几杯的话,那将是足以令他们抓狂的酷刑。因此在“彼得大帝”号上只要不在值班的时间喝的酩酊大醉,完全是可以接收的。托洛廖夫接过卡萨托诺夫少将递来的酒杯,微笑着回答道。

虽然从正式服役以来,“彼得大帝”号巡洋舰一直是俄海军北方舰队的旗舰,俄罗斯军政领导心目中的骄傲,多年以来从未发生过任何事故。在多个训练年度中都被评为俄海军最优秀的战舰,接受过包括普京总统在内的高级官员莅临视察。在2004年2月17日,俄罗斯武装部队联合举行的“安全”2004战略演习期间,“彼得大帝”号成功发射SA-N-6防空导弹拦截了一枚从北方舰队一艘核潜艇上发射的导弹靶标和一枚由战略轰炸机发射的巡航导弹靶标。相对于同属于精锐的俄罗斯海军战略核潜艇的频频失误,“彼得大帝”号的表现无可挑剔。然而,就是在这场演习之中,这艘让俄海军为之骄傲的“明星”战舰,却突然间成为各方争议的焦点,差一点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在“安全”2004演习中,随着“卡累利阿”号战略核潜艇水下发射弹道导弹失败,俄罗斯海军定在2004年3月举行补救性的演习。3月17日,一向偏向战略核潜艇部队的俄罗斯海军总司令库罗耶多夫海军上将登上了“彼得大帝”号巡洋舰出海,现场观摩“新莫斯科夫斯克”号核潜艇发射PCM-54潜射弹道导弹。在舰上停留了15个小时之后,没有任何反常举动的情况下安全返航后。

但是在回到位于巴伦支海不冻的科拉湾港口城市—北莫尔斯克之后,库罗耶多夫上将在俄罗斯北方舰队司令部召开的会议之上却突然命令“彼得大帝”号巡洋舰退出战斗值班两个星期。在俄罗斯海军之中“退出一线战斗值勤”的处罚通常用于没能通过出航考核的舰船,这意味着全体官兵在受到道德处罚的同时,还将无法再领取占工资收入40%的出海补助。

而6天之后库罗耶多夫又在前往克里姆林宫参加一个由总统普京主持的高级军官会议的途中,在一间吸烟室内向国际文传电讯和塔斯社记者爆料,说“彼得大帝”号核动力导弹巡洋舰状态极糟,战舰由于未能较好地完成出航考核任务因而存在一系列问题,特别是舰载武器装备和核动力设施维护不力,舰队秩序紊乱,不符合战备标准,全舰处于危险事故状态之中,对国家军政领导及战略安全构成严重威胁。“舰艇军官们所经之处固然一切正常,但在他们注意不到的地方,情况就糟糕透了,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特别危险的是,它有一个核反应堆。”

这一爆炸性的言论,立即引发了俄罗斯和西方媒体的一片哗然。虽然在自己爆出猛料的三小时之后,库罗耶多夫将军就立即发布声明,改口说“‘彼得大帝’号的核安全并没有受到威胁,安全是有保证的。”他批评媒体误解了他的讲话,作了完全失实的报道。他表示,自己的本意其实是“彼得大帝”号没有得到很好的维护保养而已。而退出战斗值班两个星期不过是送检,两个星期之内保准能正常返航。

这种出尔反尔的言论无疑令刚未走出“库尔斯克”号和“K-159”号两艘核潜艇沉没的事故阴霾的俄罗斯海军又一次名誉扫地。西方世界除了怀疑这位仁兄出现了“老年痴呆症”早已症状之外,无一例外的都将问题的中心转移到了库罗耶多夫与卡萨托诺夫的个人冲突之上。已经年逾6旬的库罗耶多夫,显然已经到了退休年龄,但是在军中口碑并不好的他,却不想这么早结束军旅生活,成为俄罗斯国防部长或总参谋长的野心始终令他不甘心就此落幕。

尽管2003年俄罗斯北方舰队司令苏契科夫因K-159核潜艇失事被免职,使库罗耶多夫少了一个有力的竞争者,但是后起之秀的“彼得大帝”号舰长弗拉基米尔.卡萨托诺夫虽然尚未成熟,但是依旧库罗耶多夫还是感到自己的仕途受到了威胁。毕竟站在这艘巡洋舰上的指挥者,是一个俄罗斯海军世家的后代,一个库罗耶多夫政坛宿敌的族亲。库罗耶多夫当然不会忘记在俄罗斯军事法庭的秘密听证会上,正是弗拉基米尔.卡萨托诺夫的叔叔—俄罗斯前海军副司令伊戈尔.卡萨托诺夫对库罗耶多夫进行了严厉的批评,认为库罗耶多夫不应该把“K-159”号核潜艇沉没悲剧的责任全部推卸到前北方舰队司令苏齐科夫身上。伊戈尔的证词多让库罗耶多夫感到形象受到了损害。因此库罗耶多夫决定用“失言”的形式以牙还牙。

不过在随后由俄罗斯海军司令部组织的检查团进行的战备检查之中,除了舰艇的人员编成、生活秩序存在着严重违反俄罗斯海军作战指挥条令的地方,不能适应相应战斗任务的要求之外。库罗耶多夫并没有抓到卡萨托诺夫管理不利的真正把柄。毕竟在俄罗斯当时的财政窘境之下,即便是北方舰队旗舰“彼得大帝”号上的军官,也半数以上没有住房。许多军官的家属都住在公共宿舍里。在这样的条件下怎么可能在生活秩序上面满足俄罗斯海军的作战指挥条令。最终在当时的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伊万诺夫的支持之下,“彼得大帝”号顺利重返大海,而其船员还将保持原班人马。而库罗耶多夫本人却而一年之后,被俄罗斯总统普京免除了职务。虽然这场俄罗斯海军内部的权力争斗已经过去,但是有关“彼得大帝”号景况不佳的谣言却依旧在西方大有市场,因此此次俄罗斯海军以其为主组建的远洋编队也自然遭到了环保组织的尾追堵截。毕竟随着美国海军建造的“长滩”级、“班布里奇”级、“加利福尼亚”级和“弗吉尼亚”级4级8艘核动力巡洋舰均已退出历史舞台,且在未来可预见的时间内尚无建造新型核动力巡洋舰计划的情况之下,“彼得大帝”号已经世界上最后一艘核动力巡洋舰。对于向来“谈核色变”的环保组织来说,无疑是一个表达自己保卫“唯一的一个地球”决心的最好方法。

“这次华盛顿没有进行公然跟踪和默契攻击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品味着醇厚的伏特加。卡萨托诺夫充满着疑惑的说道。毕竟在冷战时代美国和苏联海军在大洋之上永远都是剑拔弩张的对峙状态。而这一次“彼得大帝”号更是深入了美国的后院—加勒比海,理论上美国海军刚刚组建的第4舰队应该象委内瑞拉领导—查韦斯所说的倾巢出动才对。当俄罗斯宣布,俄海军将派一支舰艇编队和多架远程反潜机,远赴委内瑞拉参加首次俄委海军联合演习,而这将是冷战结束后俄罗斯在西半球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之时。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当天立即对俄海军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并嘲讽美国说:“美国佬不是重建第四舰队恐吓加勒比和拉美各国吗?那就赶紧来,赶紧大声抗议吧!”

虽然知道不至于引发正面冲突,但是卡萨托诺夫还是作好了与美国海军的大型反潜巡逻机、水面舰艇和潜艇部队周旋的准备。但是意外的是,美国海军这次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冷静。竟然没有对俄罗斯海军进行任何的近距离监测。演习期间,委内瑞拉将发布相关海域禁航令,禁止任何国家的船只驶经该海域,影响了出口美国的原油,因为大型油轮将被迫停航,委内瑞拉石油出口美国将受到相当影响。但是华盛顿方面却似乎根本不为所动。难道真的美国政府的态度真的象国务院发言人西恩.麦克马克带有嘲笑口吻的轻蔑—“俄罗斯一直想向加勒比海水域派出军舰,“现在他们总算找到一些能航行至此的船了!”

“事实上,我们的这次远航已经被人利用了。”托洛廖夫苦笑着摇了摇头,或许俄罗斯人一切都早已在美国人的计算之中。

————————————————————————————————

注1:俄罗斯海军军歌—这首曲子的英文名为《Emerald Sword》,字面的意思似乎应该理解为“翡翠之剑”,但是由于翡翠的质地相对脆弱,因此小隼自作主张用其引申之事,试翻译为《碧海长剑》。同样由于没有官方的中文版本,歌词部分也是小隼自己的冒昧之作,顺录英文歌词以飨读者:

I crossed the valleys the dust of midlands

to search for the third key to open the gates

Now I near the altar the secret inside

as legend told my beloved sun light the dragon eyes

On the way to the glory I honor my sword

to serve right and justice for all……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