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军营爷们的梦 《七》 军中的娱乐,电影

列兵二锅头 收藏 10 162
导读:(两天前边发贴边看动画片<钓鱼小将三平>,看得手痒,也跑去钓了一天,回来一看,哈哈,我的 家里天下大乱呐,有一种鲁迅先生的感觉:千夫所指啊,热闹,那就趁热打铁吧,火,火,火) 八十年代的军营里没有现在丰富,没有网络,没有电脑,没有卡拉OK,没有音响,连照相 机都很少,甚至没有像样的运动场,一大块平地,一个蓝球架,一套单,双杠,就是我们全 套的户外设备;营房里有扑克,象棋,军棋,跳棋,外加连部有台克朗棋(就是带架子的象 棋盘,四面木条围一圈好像抽屉,四角各有一个洞,用短棍将木制象棋

(两天前边发贴边看动画片<钓鱼小将三平>,看得手痒,也跑去钓了一天,回来一看,哈哈,我的

家里天下大乱呐,有一种鲁迅先生的感觉:千夫所指啊,热闹,那就趁热打铁吧,火,火,火)



八十年代的军营里没有现在丰富,没有网络,没有电脑,没有卡拉OK,没有音响,连照相

机都很少,甚至没有像样的运动场,一大块平地,一个蓝球架,一套单,双杠,就是我们全

套的户外设备;营房里有扑克,象棋,军棋,跳棋,外加连部有台克朗棋(就是带架子的象

棋盘,四面木条围一圈好像抽屉,四角各有一个洞,用短棍将木制象棋子像打打球一样敲进

洞里),再就是生活宽裕点的兵手里有个巴掌大的AIWA牌半导体,整天抱着听评书,《杨家

将》《岳飞传》《平原枪声》;午休检察时我时常从被窝里连耳机带人一起掏出来,然后罚

他跑步,跑到起床哨响。;再剩下就是吹牛了。


还有一个大节目,就是每月两场电影,晚饭天黑后,排着队,提着马扎,唱着歌在操场

排队坐好,这是军营中最放松的时刻,听不到“安静!”“不许说话!”“排好队”之类的

训斥声,大家尽兴的聊天,有人带了水壶,有人点上烟,热热闹闹的等着开始。那时放的都

是战斗片,老三战,铁道游击队等。我们对所有电影的评价就是两种,有劲(读“近”)和

没劲。有劲就是“特打”,战争场面多。我们爱看《瓦尔特》,《桥》,《夜袭机场》,

《侦察兵》,《高山下的花环》,崇拜游击战,那时节心目中最好的轻武器就是二十响毛瑟,

MP38,M3,还有阿尔巴尼亚游击队手里的小左轮,别说那时候就有过战士YY,说咱们全团人人

背足了弹药,回到抗日年代,那得干掉多少小日本儿啊,大家还颇为陶醉了一番。我们崇拜

英雄,《第一滴血》里的史太龙是心中第一牛人;虽燃我们也看过《巴顿》,但多年来的教

育使我们鄙视美国兵,总是和《上甘岭》里的划等号;



有一天放的是苏联片《解放》,指导员还特意讲了一大通的开场白:什么上星期师里组

织连以上干部看过,反响热烈;这是一部反映二次大战时大规模机械化作战的经典影片;目

前属内部参考片,观后严禁外传等等。我们听着不以为然。我们虽然属于卫戍区,但属于机

动部队,平时没有固定的保卫目标,除了训练,一年三到四次演习,剩下的就是每年“八一”

建军节挑些射击,越野,投弹,摔跤,开摩托,等项目的尖子,到杨村靶场表演。十几天前

刚在胶东半岛和济南军区搞了一场师对抗(顺便在青岛参观潜艇还和警备区练了一把),北

京军区出了一个坦克团,一个机步团,一个炮团,打了三天两夜,最后由守转攻,幸存的十

几辆五九加我们没“战死”的五百多人反冲锋,跟在坦克后面,吃着土喝着烟,一通跑啊,

那车声,那“炮声”,那劈了嗓子的杀声,那场面震撼灵魂呐,当时的感觉就是狂:那怕

前面是座高山,我们也能把它推平。带着“大规模”作战的余勇,我们带着蔑视,等着看

四十年前的苏德大战。


电影快五个小时,放完后我们好久都没有出声,没有站起,没有像往常一样说笑着走回

宿舍,我们都被镇了。那一晚我失眠,下半夜我摸到连部,连长指导员请了放映员吃完宵

夜,自己还跟那儿喝着。(部队放电影都在星期六,周日没早操,也没早饭)我也溜进去

就着剩菜喝起来。


一场电影,打掉了我所有的自傲和自信,颠覆了我多少年的战争理念。自林彪开始,根

据我军长期的革命战争经验,我军的强项就是二百米的硬功夫:两百米射击,二十米手榴弹

,两米刺刀见红。学会这三招天下无敌啊。这几招咱们伺候过国民党,练过小日本,单挑

美英联合国军,死老印,老毛子,外加越南鬼,百战百胜,看家法宝啊。我和我的战友们能

幻想出的最残烈的情景是:在重炮和飞机轰炸后,身边很多人都死了,我们拖着伤残的身躯

慢慢的趴到战壕里,掏出手榴弹,伸出上膛的步枪,当官的不断在提醒我们,放近点,再靠

近点。。。打!我们放枪,投弹,一通乱忙,军号一响,同志们为了祖国冲啊,我们冲下去

单挑,挑不过了就拉手榴弹,大家一块儿过年啦!这时候最爱听的一句话就是增援部队到啦

。。。。


可面对电影里德军数百辆坦克的钢铁洪流,我手上的冲锋枪手榴弹,就像原始人手里的棍

棒,怎么挡?我们全连的40火,无后座力炮又能打几响,我总不能学一次大战的波兰骑兵,拿

马刀砍坦克吧。---喝醉了,我站起来,腿上的大沿帽滚出老远,我摇晃着捡起来,用袖子擦

了擦帽徽,傻笑着摇摇头想,真要有那麽一天,我除了四颗手榴弹捆一块加上我这一百多斤放

个响儿,也没别的招了,至少这麽干对的起我这身军装。可那是四十多年前的战斗了,现在呐

。。。。



多年以后,再看《解放》,我开始反省自己,当时的我们,确实家伙不硬,但更重要的是

我们少了一种精神,一种敢于赴死的精神,我们是和平时代的兵,在敌我双方力量均等时,还

能应付;当力量悬殊时,我们会怕,我们没见过血!军人在战场上生和死的选择只有一瞬,可

就是这千万人的死,才可能换得一线的胜,值得吗?这就是我们的犹豫。想当兵的朋友们,在

你们觉得一身军装一把枪能给你们带来勇气,帅气,豪气时,你们想过这一切都要以生命和热

血来换取,来获得吗?


回贴的不少朋友都怀疑我没打过枪,其实我跟你们一样,对枪有一种疯狂的热爱,只是耳

朵太敏感,打枪要用耳塞。今天给大家露露我的好东西,每天它都在我的枕头下,馋死你们。


奥地利造Glock17,我的最爱,9mmluge弹,16发,10发弹夹各一,共49发,捷克造(不是橄榄

绿的汉阳造),快拔塑胶枪套,尼龙肩背枪套,为防造假,我把最喜欢的光碟《亮剑》摆在旁边,

以防伪冒;我还有散弹枪,五六半改,五九式(当时全连只有年一把,文书狗看骨头似的摸都不

让摸),还有十字弓,两颗步兵手雷,下次再贴。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