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专家解读“新冷战”

fengyimin 收藏 0 40

近来,有关美国卷入俄罗斯同格鲁吉亚冲突、美俄有可能进行一场“新冷战”的说法和报道不绝于耳,记者为此分别采访了美国智库凯托学会负责外交和防务政策研究的副会长特德·盖伦·卡彭特;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俄科学院通讯院士根纳季·丘夫林,欧盟著名智库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俄罗斯研究中心的助理研究员多米尼克·费昂,以及著名俄罗斯问题专家、法国《新观察家》杂志专栏记者让-巴蒂斯特·诺代。


欧洲俄罗斯问题专家费昂与诺代:“新冷战”提法有些简单化


缺少意识形态基础


《参考消息》:西方国家与俄罗斯之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紧张对峙会不会导致“新冷战”?


费昂:那些声称俄罗斯将与西方重开“冷战”的人,显然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在当今世界,无论在经济还是在意识形态上都存在巨大差距。俄罗斯并没有能力建立一套独立的、能够与全球市场抗衡的经济体系。俄罗斯也没有在意识形态方面提出一套新的理论,它只不过是对现行的国际法进行了另类的解读。当然,把目前的形势与冷战时代或者19世纪群雄并起争夺世界的形势进行比较将会很有意义,它将使我们认清当前的新特点和新趋势。总之,“冷战再度打响”的说法显然有些简单化。


《参考消息》:北约与俄罗斯的对峙会升级吗?


费昂:俄罗斯一向对北约持高度怀疑的态度,毕竟北约是作为一个对抗苏联的工具而出现的。目前俄罗斯自认为自己在黑海地区佣有海上的战略优势。目前北约的舰队与俄罗斯在黑海地区展开对峙,矛盾进一步升级的可能性不能排除。不过,正面冲突无论给北约还是给俄罗斯都不会带来任何好处。




诺代:小的冲突也许不可避免,但双方出现大规模对抗的可能性儿乎为零。目前,双方的较量主要体现在经济和外交领域。


《参考消息》:这场危机将会如何发展?


诺代:没有一方能够在该地区获得全胜。今后各方将展开长时间的讨价还价,而且任何协议都只能是临时性的。


费昂:目前还很难说得清楚谁将是最后的获益者。比如,南奥塞梯的战事虽然使格鲁吉亚遭到了巨大破坏,但它也可能由此而得以迅速加入北约甚至欧盟。另外,随着危机的加深,该地区一些邻国的重要性也将增加,它们可能成为俄罗斯或美国的重要合作伙伴。而且,人们不能把这场危机只看作是两大“超级力量”间的争斗,该地区历史是各方利益交错的地方,这一局面今后不会改变。


终究还是俄美冲突


《参考消息》:在这场危机中,欧盟能够起什么作用?


诺代:俄格冲突与其说是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较量,不如说是俄罗斯与美国之间的暗战。欧盟虽然能够发挥调停作用,但内部的分歧最终决定了欧盟在这个问题上的作用有限。何况,俄罗斯不仅对这一现状十分清楚,而且善于利用欧盟内部的矛盾为自己所用。不过,只要团结一致,欧盟还是能够向俄罗斯施加压力的,因为欧盟固然离不开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但俄罗斯同样需要欧盟这个巨大的市场。


费昂:欧盟在格鲁吉亚问题上显示自己的态度,有两个好处:一是显示了欧盟成员国的“欧洲全局观”;二是向一个遭受过战争破坏的国家提供援助,将有助于今后展开后续政治行动。尽管在对待俄罗斯关系问题上欧盟不乏施压手段,但目前来看依然存在诸多制约因素,其中最致命的弱点就是欧盟成员国在这个问题上远末达成共识。(记者 潘革平)




美俄已经接近新冷战地步




冲突源自美国短视


《参考消息》:美国许多媒体在报道美俄最近的紧张关系时,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新冷战”一词。西方和俄罗斯会走向一场“新冷战”吗?


卡彭特:我尚无法确定两国是否将进行一场“新冷战”。但由于两国关系不断恶化,美俄实际上已经到了接近进行一场“新冷战”的地步。


就我个人来说,当然不希望两国再进行—场冷战。如果两国政府都能冷静下来,寻找和解而非对抗的举措,那么一场“新冷战”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但遗憾的是,双方目前都在采取对抗挑衅的举动。这表明,双方都在采取一种很不成熟的、很不负责任的举措,这无疑使双方关系在不断恶化。


《参考消息》: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现在这种局面?除了南奥塞梯问题外,还有其他更深层次的原因吗?


卡彭特:美俄关系之所以出现今天这个局面主要是因为美国和北约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实施的很短视、很不明智的北约东扩政策。美国和北约此举完全不顾俄罗斯在巴尔干半岛的战略利益,允件波罗的海三国加入北约,把北约扩大到了俄罗斯的家门口,现在又在考虑允许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加入北约,这都是很不明智的、对抗性的政策。


由于俄罗斯在上世纪90年代经济状况不佳,因此难以对美国和西方有所作为。如今,由于高油价等因素,俄罗斯在经济上强大多了,因此开始对美国和西方进行回击。


“惩罚”只会激怒俄国


《参考消息》:您认为,俄罗斯现在有实力同美国为首的西方进行对抗,或者说进行一场“新冷战’吗?


卡彭特:从军事角度来看,俄罗斯同其前身苏联相比,与美国和西方的军事差距要比苏联时期大得多,但现在的俄罗斯比苏联具有更大的外交和经济上的优势。比如,目前欧洲严重依赖俄罗斯的能源供应,而俄罗斯也不怯于对欧洲使用能源供应这一“杠杆”。而在冷战时期的欧洲对俄罗斯没有这样严重的能源依赖。


《参考消息》:目前美国已经宣布,搁置同俄罗斯签署的民用核合作协定,那么美国以后会不会宣布更多的旨在惩罚俄罗斯的决定呢?


卡彭特:这是布什政府的一个非常短视的决定,因为取消这一合作协定有可能会使核材料流失的危险增大,从而也会给美国自身的安全构成威胁。此外,美国有可能宣布把俄罗斯从八国集团中驱逐山去、阻止俄罗斯加入世贸组织等,这些举措只会进一步激怒俄罗斯而不大可能影响俄罗斯的举动。


《参考消息》:您认为俄罗斯与美国及西方之间的关系接下来将如何发展?


卡彭特:美国《纽约时报》日前刊登报道称,布什政府已经意识到,美园对俄罗斯采取“惩罚性”措施,比如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或阻止俄罗斯加入世贸组织等,只会使俄罗斯更加强硬。但是目前的问题是,布什政府的任期只剩下差不多4个月了,从目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的表态来看,他哀至主张美同应当向格鲁吉亚派兵,不惜冒着甚至可能同俄罗斯发生正面冲突的危险。


现在双方都应当冷静下来使紧张局势能够得到缓和,避免一场“新冷战”。(记者 李学军)


俄科学院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丘夫林:双方都不想跨越“冷战”这条线


合作领域多于分歧


《参考消息》:现在俄罗斯与西方的对抗意味着“新冷战”的开端吗?


丘夫林:我希望不是。尽管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俄美关系非常冷淡,彼此关系的确非常紧张。




《参考消息》:可您还是没有用“冷战”字眼。


丘夫林:暂时还没用。


《参考消息》:是否会跨越可以被称作“冷战”的界限呢?


丘夫林:我想强调自己个人的观点,现在双方鄙存在相当理智的力量,他们都不希望跨越这条线,跌入“新冷战”。目前,彼此关联的领域非常广泛,不管是在政治方面,还是在经济方面。我觉得,这些东西不允许双方跨越这条线。我想强调一下,这不仅涉及俄罗斯与欧盟的关系,也涉及俄罗斯与美国的关系。


在经济方面欧盟希望与俄罗斯保持稳定关系。与冷战时期不同,双方存在经济依赖性和互利关系,更不用说投资了,这一切无疑将影响到政治立场。


在一系列政治问题上,俄罗斯与美国和西方的立场要么接近,要么吻合,相互无法分开。例如,在核不扩散、朝核问题、伊朗核问题等方面。


《参考消息》:目前的状况与上个世纪中叶开始的那场东西方冷战有何差别?


丘夫林:我们已经涉及到其中部分问题。还有最重要一点是,在冷战时期,首先是意识形态方面的对立。现在不存在这种对立。只是在相当重要的原则问题上存在分歧。这包括在波兰和捷克部署反导系统问题,北约东扩问题,特别是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加入北约的问题。


欧盟仍有政治理智


《参考消息》:这次引发俄与西方冲突的直接原因是南奥赛梯问题,更为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丘夫林:是的,存在更深层次的愿意,南奥赛梯冲突只是冰山一角,这只是西方忽视俄罗斯 国家利益所引起的多种矛眉的一个小问题。俄罗斯社会、俄罗斯执政集团逐渐意识到必须明确自己的立场、俄罗斯领导人多次谈到过自己的立场,但显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南奥塞梯爆发冲突后,有一点非常清楚,俄罗斯不能以其他方式作出反应。俄罗斯应当回击。



《参考消息》:俄罗斯与西方之间是将长期保持僵持对峙的局面,还是会逐步走向对话和解,或者其他?


丘夫林:我采取谨慎乐观的立场。我认为,西方现在政治激情异常高涨,尤其是在美国举行总统大选的时候,两个总统候选人,特别是他们周围的人喜欢发表不负责任的言沦。另一方面,我认为这种政治风暴将会平息,不管是谁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都应当与俄罗斯建立新型关系。希望双方都做出努力以便度过这种冷淡期。


我相信,俄罗斯方面准备开展建设性对话,并最大限度地考虑到对方的利益。在这方面,与欧盟出现了相当明显的进展。欧盟存在着理智的政治力量,他们当然准备与俄开展对话,建立正常关系。当然我所阐述的一切完全不意味着我们必然面临着平和的时期,需要做出艰难的外交立努力,政治对话、协调立场、共同妥协方案。(记者 卢敬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