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卫报>:中国模式应有更多追随者

(作者 拉里·埃利奥特)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贸发会议)上周发表了年度报告,主题是决策者正确把握宏观经济状况的必要性。尽管该报告的这些结论主要针对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但也适用于英国这样的国家。


贸发会议的报告试图解释一种看似矛盾的现象:古典经济学理论认为,资本应该由发达国家流入发展中国家,当前情况却恰恰相反。按照理论模式,富国会把资本输出到穷国以促进增长。然而,在过去的10年里,中国等国都在向美国和英国输出资本。我们因此过上了超出自身收入的富足生活。


报告的作者海纳·弗拉斯贝克说,1997-1998年爆发金融危机时,亚洲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韩国和泰国等国难以抵挡热钱大规模涌入和流出造成的影响。为了不让历史重演,它们干预货币市场,控制消费和企业借贷,从而尽享资本外逃引发的货币贬值带来的好处。在中国,政府的直接干预确保东亚的利率保持在低水平。


发展中国家的企业由于出口不断增长而赢利,这些盈余则用于再投资。与获得资本的国家相比,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的憎长更强劲,投资率也更高,而且显然对这种模式感到满意。


如同贸发会议指出的那样,亚洲的这种新模式逐渐在世界其他地区得到了接受。在拉美,阿根廷和巴西形成了鲜明对比。阿根廷得益于廉价货币和低利率,在2001-2002年的债务危机之后出现了快速增长。巴两则遵循着更加正统的货币政策。这两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问题。弗拉斯贝克说,阿根廷的通货膨胀压力之所以不断增加,就是因为有能学习亚洲的榜样,通过最低工资或者其他形式的收入政策来控制工资;巴西则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农矿产品出口。


与亚洲国家相比,原来属于苏联阵营的国家也采取了比较传统的做法。由于它们加入欧盟,加上外界深信它们将成为低成本的生产中心,大量资本纷纷涌入,抬高了汇率,产生了越来越严重的经常项目赤字。


从1999年到2007年,东欧和俄罗斯联邦的实际有效汇率上涨了30%,经常项目赤字平均增加了一倍以上,达到了国内生产总值的9%左右。匈牙利的情况充分说明,当资本外逃时,这些国家会是多么脆弱:该国有90%的抵押是以瑞土法郎和日元进行的。


东欧目前似乎正酝酿着一场灾难。的确,如果正在蔓延的危机不首先影响意大利,就极有可能在东欧爆发。与昔日的附属国相比;俄罗斯比较坚强,但不断上涨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掩盖了制造业竞争力的下滑。像巴西一样,当农矿产品的泡沫减少后,国家的经济就会衰退许多。按照目前的趋势,这一天己经为期不远。


贸发会议的报告教给我们许多东西。首先,有着高额经常项目盈余的发达国家(德国和日木首当其冲)需要实施刺激内需的政策。其次,正在摸索增长模式的发展中国家最好从北京而不是华盛顿寻找灵感。最后,如果布朗真想避免在大繁荣之后出现大萧条并巳提高英国的增长率,那么,让货币贬值、挖空工业部门并依靠热钱将是一种相当奇怪的手段。学习全球化的经验至关重要,学习正确的经验则更重要。(来源:参考消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