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革中,一名抗日英雄的悲惨离世[第一军团]

我是磊哥 收藏 233 118160
导读:文革中,一名抗日英雄的悲惨离世 前几天外婆生病回一趟外婆家,帮外婆忙完农活之后我和表哥表姐一起去屯子东面探望了齐祖祖(我们这儿叫爷爷的父亲一辈叫祖祖)。齐祖祖九十有七,在孙子的照顾下生活。由于在解放以前齐祖祖是民国时期的警察局的一个队长,小城和平解放以后齐祖祖也就抱着为社会主义做贡献的满腔热血转为了人民公安的一名队长继续从事着他所喜爱的除暴安良,并打算为中华民族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添砖加瓦。 前面三篇文章分别对齐祖祖在文革和征粮剿匪时期的故事,今天说的则是同样是在文革时期一名抗日英雄的悲惨命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革中,一名抗日英雄的悲惨离世


前几天外婆生病回一趟外婆家,帮外婆忙完农活之后我和表哥表姐一起去屯子东面探望了齐祖祖(我们这儿叫爷爷的父亲一辈叫祖祖)。齐祖祖九十有七,在孙子的照顾下生活。由于在解放以前齐祖祖是民国时期的警察局的一个队长,小城和平解放以后齐祖祖也就抱着为社会主义做贡献的满腔热血转为了人民公安的一名队长继续从事着他所喜爱的除暴安良,并打算为中华民族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添砖加瓦。


前面三篇文章分别对齐祖祖在文革和征粮剿匪时期的故事,今天说的则是同样是在文革时期一名抗日英雄的悲惨命运。


62年的时候齐祖祖由于年龄和过去的“反动”背景,公安局将他从队长的位置上调到了后勤处管后勤,职位还是个副处长,不过整个后勤处就只有他和一个老王头,而老王头就是正处长。在来后勤处之前齐祖祖就和老王头有过接触,老王头给齐祖祖的印象是一个很精干的劳动力(有劳动能力的男子),但是言语很少,除了偶尔带人修理门窗检查卫生之外很少听见他说话,不过全公安局没有一个人不对他竖大拇指——老王头是条汉子!


据齐祖祖说,这还得从解放以前说起。


老王头生于1909年,比齐祖祖大两岁。读过几年私塾,不过后来家道没落,父母双亲被债主逼死之后老王头从了军。老王头读过两年书,也吃过很多苦,所以脑瓜子灵活好使,第五年他就混成了营长,那时才1933年。这一年老王头成亲了,因为各个军阀间的混战老王头觉得很没意义也就索性退了伍,带着娇妻去了重庆。在重庆混了两年也没混出个人样来,老王头就带着妻子去了江苏镇江。那时他们经营者一家川味面馆,生意还将就,遗憾的是不知他和他老婆谁的生育能力有问题,他们始终未能有小孩。转眼到了1937年,那年不仅是抗战全面爆发,对老王头夫妇来说最重要的是日军即将攻打南京。37年8月,老王头准备关了铺子回四川,可是老王头的妻子死活不干,说好不容易在这边挣了点钱回去你个没用的又没啥本事,我们吃什么啊?连吵了两天,无果。眼看战事吃紧老王头见软磨硬泡对妻子没多大用,在离开镇江的前一天老王头讲妻子打得遍体鳞伤并将店子烧为灰烬,第二天拖着妻子离开了江苏。


在逃回四川的路上,老王头每天晚上都心痛的给妻子涂抹着伤痕,并发誓一定努力让妻子过好日子。可是在那个年代人的生命是非常脆弱的,一不小心一颗流弹飞过来或者遇上土匪、路霸、痞子兵瞬间就会没命了,而老王头的妻子就是如此。在逃亡的途中他们被敌机轰炸了,当时真的是血肉横飞,一颗炸弹下来满天都是人体的残骸飞舞。老王头很快就在慌乱尖叫而又疯狂的人群中和妻子失散了,事后老王头在现场发现了爱妻的上半截,下半截早已不知去向,上半截也是血肉模糊。


老王头悲伤、自责的掩埋的爱妻,没有了牵挂便不打算逃了,他发誓,一定要为妻报仇,杀尽日寇!他在路上拦住一支部队并重新入伍了,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爱妻的死与我有关,我一定要报仇!


部队营长听完老王头的诉说,很是同情而且听老王头对不对的一些东西也很是熟悉,况且还有点文化便收下了他。由于部队刚刚打了一场血战,部队几乎全是路上吸纳的新兵,部队营长任命他为新兵连连长,部队将在附近修养和整训一段时间,过几天还要上前线。于是部队停了下来,老兵修养、新兵训练,38年初,他们营奉命狙击敌军。这场敌众我寡的狙击改变了老王头的一身!。


初春的夜晚异常的寒冷,老王头他们连夜行军将部队拉至狙击地区。行动前,营长眼含热泪的宣布了命令:弟兄们,我们的家乡都被日本人占领了,家乡的人民正在被小日本人屠杀,家乡的亲人正在被小日本人奴役,我们该怎么办?我们是男人,堂堂七尺男儿岂能容忍自己的家人被人奴役?我们是士兵,人民给我们军饷我们岂能不保护他们?现在,师部命令我们前往前线狙击敌人。敌众我寡,我们今晚去的兄弟明天将会有一半以上乃至全部战死沙场,你们怕不怕?不怕!不怕!不怕!三声回答如惊雷震天!一番豪言壮语之后,喝完乡亲们送来的壮行酒这四百来人的队伍便踏进了黑暗之中。


第二天的狙击战注定了异常的艰难,老王头接过阵地之后马上调整部队另外配备火力,重新修筑、修补一些工事,并将前面部队留下来的战士遗体抬了下去在附近掩埋了。天刚拂晓敌人的各种火炮就进行了试射,所幸的是伤亡不大。试射过后士兵们在战壕里吃完了早饭,全都目视前方,士兵们的眼中有彷徨有恐惧,当然更多的还是出于对侵略者的愤怒!


半个小时过后激烈的战斗打响了,老王头他们守得很辛苦,时常被敌人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很多新兵看见如此惨烈的战场和横七竖八、残缺不全的死人好多都吓得尿裤子了。这一仗,是不可能有赢的希望的,按照命令他们必须要坚持到中午十一点才能撤离。虽然只有几个小时,但在小鬼子一个拥有精良装备的联队疯狂的进攻下这几个小时对他们而言岂非易事!当煞战到十点多的时候部队就已经减员过半,军官也伤亡了三分之一。最后的一个半小时老王头所带领的部队和小鬼子干了一场白刃战,在兄弟连队的机枪扫射下他们侥幸的守住了阵地。可是他的连队仅剩下30名士兵不到,而其他连队也好不到哪儿去,当撤离战场的时候营长被流弹击中光荣殉国。一个营剩下不到百人,由于营副重伤、只剩下两个连长,而另外一个连长又经常克扣士兵军饷打骂士兵,所以在补充兵员的时候老王头被任命为营长,为此还枪毙了那名不服气想杀老王头的连长。


八年抗战,老王头从营长干到了副师长参加的战斗不下百次,虽然运气好没受什么伤,但是在营长任上的时候,一次白刃战和鬼子拼刺刀时他亲自将一名鬼子大队长的头砍了下来,并将它用枪托打成了肉泥,自此老王头一战成名。


在国共内战的时候由于派系纷争厉害而老王头即无背景也无靠山自然处处受到排挤、打压。48年,国民党在战场上节节败北,为了笼络老王头为国民政府打击“共匪”,军部将原来的部队一分为二,还将他升为了师长,并希望他们自己招兵买马和解放军对抗。老王头不傻,还是分得清形式,两千来人枪就对外称一个师谁都可以当师长,况且像他这种无关系的野孩子党国是不会给他什么好装备的。这样的装备上战场能抵挡住解放军的野战师么?这两千来名壮丁和当时士气如虹的解放军抗衡么?于是49年他主动派心腹和解放军谈判投诚。


他们谈判时他只给解放军提了三个条件,第一:让我回家;第二:如果方便的话,在家乡给我安排一份工作;第三:部队军官、士兵是去是留尊重他们自己的意愿,不可强求。很快,条件谈妥,完成一些手续后他回到了小城,并成为了这个公安局的第一任后勤处长。


到公安局后刚开始和齐祖祖一样虽然偶尔有白眼但是组织上还是相信他们的,也不会遇到什么大的困难。可是后来慢慢的什么“三反”、“五反”、“左倾”、“右倾”的政治运动开始后,他和齐祖祖都受到了不小的波及。特别是后来的文化大革命,他们都遭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摧残,齐祖祖还好,有征粮剿匪时救了的造反派头头相救,才不至于送命,而老王头则没那么好运,他被人以异常残忍的方式给杀害了,造孽啊。


文革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还是比较有序,可是越往后走越疯狂,越疯狂越残忍。刚开始,红卫兵小将们以老王头曾是国民党大官,政治历史背景不干净为由将老王头抓起来带着高帽子游街,那时候大家以为斗斗就过去了,可谁曾想到事件发展得越来越难以控制,接下来就出现了不明真相的群众时常对老王头殴打、泼粪的事情。一条汉子数次被打得抱头直哭,刚被批斗的时候他不停的叫屈不停的喊冤,可是他越喊就越挨得重,直到他“坦白”自己过去的罪行,并向人民群众下跪认错,方能得到暂时的解脱。他自杀过,可是却被齐祖祖给救了。同是天涯沦落人,齐祖祖鼓动他给当年受降的军官写信,求得帮助,可是他们哪知道连好些开国元帅都被打倒了谁还敢来管你一个降敌?期间,他们不下十次将求助信寄出去,并苦苦的等着回音。然而一年过去了都没有回复,几乎所有的信件都被打了回来“原址查无此人”。69年冬,他们两人被下放改造,当时两人都是六十来岁的老头了,谁也没打算活着回来,但是却又不想含着冤屈死去。


下放改造之后齐祖祖对老王头的事便一概不知,直到七十年代初被以前他救过的公安小张冒险通过各种手段把他给救了回来。再次得到老王头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文革结束,开始平反冤假案的时候。


70年冬,由于老王头又犯了“阶级错误”对自己过去的罪行“不坦白”再次被疯狂了的一些群众打得半死,并两天没有给饭吃,老王头实在是饿得不行了就爬到老乡家偷了两个红薯,不幸的是他被老乡发现了。在那个疯狂而又缺乏粮食的年代,乡亲们把粮食当作生命把阶级敌人当作魔鬼,当魔鬼偷了生命并被发现之后的下场那是何等的凄惨。暴行持续了足足半个小时(过于残忍不说了),其实老王头早就死了,在死的时候老王头嘴里还含着一块没咽下去的红薯,双眼怒睁。老王头的死令齐祖祖伤心和恐惧了很久。


83年齐祖祖领到了平反通知,并恢复待遇,那次齐祖祖兴高采烈的回城办理相关手续,他还特意问了老王头得到平反了么。相关人员告诉他,由于老王头无儿无女,而且当年受降的解放军军官也在文革之中被斗死了,由于没有任何人给他作证,组织上对他的历史也就无从查起,不可能光靠嘴说吧。齐祖祖郁闷的是为什么老王头至今还是一个阶级敌人,而不是革命战友。


现在已经没有人还记得我们这个小城曾经有一个抗日的英雄师长,更不会有人知道他是死的多么的凄惨。


最后,向文革中那些枉死了的革命先烈致敬!革命先烈永垂不朽!



关于齐祖祖的其他几篇回忆文章请点击以下链接:




文革中,我两次差点被打死



九十七岁老人亲历的剿匪故事



我亲眼看着他们被活活打死




说明:由于是齐祖组很早以前的口述,而且他的口述还是转述,出于真的是考虑有些细节比如年月人数之类的难免会有误差,还请见谅。最与一些一笔带过的地方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由于对那个历史背景下发生的事过于陌生,我想要是自己编出来的东西又不能自圆其说就不好了,所以我就没怎么加一些细节,请理解,真实就好。

本文内容于 2008-9-20 17:00:52 被我是磊哥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8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