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女生自称遭3名男生强暴6次(组图)

水师军品2 收藏 0 17103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19_30408_7930408.jpg[/img] 王丽称在这个出租屋内自己被强暴4次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19_30410_7930410.jpg[/img] 南京某技工学校大门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19_30411_7930411.jpg[/img] 当着王丽的面,周淘否认自己曾经施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丽称在这个出租屋内自己被强暴4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南京某技工学校大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着王丽的面,周淘否认自己曾经施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谢龙就是在这张床的下铺强暴王丽的”



12月3日,对于家住南京浦口的王先生来说,是他一生中最黑暗的一天。得知在南京某技工学校读书的女儿王丽,在11月份逃课11节,他到学校找女儿了解情况,没想到女儿回家后说出的缘由让他悲痛欲绝。才16岁的女儿,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竟然被3个男生强奸了6次。


12月8日晚,王先生打通快报热线反映了女儿的不幸遭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快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连续逃课被家人询问说出隐情


“请你到学校来一趟,不知何故,你女儿上月逃课有11节。”12月2日晚10点多,王先生在家突然接到王丽班主任徐老师的电话,在电话中,王先生得知王丽最近一段时间,在学校很反常,学习没有以前那样认真。并且在几天前和吴芳搬到校外租房子住了。


出了什么事情?王先生在12月3日上午赶到学校找女儿想问个明白。


王先生说,他和徐老师在学校门口,发现了王丽和吴芳,当即拉着女儿去看出租屋。


“出租屋里面竟然有4个男孩,我们女儿怎么和这些男孩混在一起,并问哪是女儿的被子。”王先生说,他很气愤地将王丽的被子抱出用打火机点燃烧掉了。随后,他将女儿直接带回家询问情况。


当天傍晚回到家中,王先生让王丽跪下,厉声责问王丽和那几个男孩究竟有什么关系。


“听到女儿哭诉有3人强暴了自己,太令人震惊了,简直是不可思议。我当时眼泪哗哗流了下来,整个人瘫坐在地上。”王先生说,他气坏了,骂女儿遭遇不幸为什么不告诉父母,也不报警,听到女儿称被威胁不敢报警,他当即给徐老师打去了电话,随后连夜将女儿带到学校说了情况,并拨打电话报警。


王丽说,她逃课是自从第二次被强暴后开始的,因为不想面对同学和老师。“我感觉自己的遭遇很丢人,害怕听到同学的议论。”


王先生说,接警后,江宁公安分局上坊派出所民警赶到学校,将他和女儿带到了派出所调查。“后来,吴芳、史军、朱刚等人也被民警带到了派出所,周淘听到风声后,是自己到派出所的。”


据王先生说,被警方带去的吴芳等人接受调查后,除了朱刚没有放出来外,吴芳、史军和周淘先后被放出,“吴芳和史军已是去向不明。”


昨天上午,王丽在父亲等人的陪同下,一起到上坊派出所做笔录时,记者跟随进行了采访。


警方介入已将1名在校男生刑拘


“你们既然报了案,我们就会很重视,将此案一查到底。”负责调查王丽报警被强暴一事的夏警官说,涉嫌强奸将面临很重的惩罚,他希望王丽能如实向警方反映问题,“但根据目前的初步调查,双方的说法有很大出入。”


夏警官称,最近,他连续接手3起和南京某技工学校学生有关的案子:一个是该校在校学生偷同学手提电脑;另一个是该校学生偷钱;还有一个就是王丽的案子。因为王丽的案子牵扯的人太多,又没有及时报案,调查起来有一定的难度。


记者从上坊派出所了解到,朱刚因为涉嫌强奸被刑拘,周淘接受调查因为声称和王丽是恋爱关系,暂时没有被刑拘,尚待进一步调查取证。


“强暴4次”男生声称没有强迫


前天下午,在南京某技工学校附近,王丽指着路边一间小房子说,该房是史军和周淘租住的,前不久已经退了房,现在被租给了他人。


来到相隔不远的另一处民居,王先生发现一间房子半开着门,他立即冲了进去。“这是我女儿和吴芳租的房子,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记者看到里面有个男孩正在收拾衣服,王先生询问其姓名,他拒绝回答。喊来王丽,王先生这才得知男孩是17岁的周淘。


“我没有强暴她,是她喜欢我,才自愿和我发生关系的。”面对王先生的怒问,周淘声称,他是清白的,自己和王丽的确发生4次性关系,但没有强迫过王丽一次,“这方面有吴芳和史军可以作证。”


周淘称,他和王丽发生性关系时,动手脱掉王丽的裤子是因为王丽害羞。“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在一起,女的害羞这是本能。”


“如果真是王丽所说的那样,我一定会坐牢。我绝对会为自己澄清、辩解的,不是你说我强奸了就强奸了,我肯定不会承认的。”周淘说,至于在同一间屋内两张床上,他和史军带着王丽、吴芳一起发生性关系,那也是无奈。“我不是玩弄女朋友,是没有地方才这样。”


周淘告诉记者,他在去年被学校开除后,去年9月到外地打工,前不久才回到南京来,在原来学校附近租房子住重新找工作。在吴芳的介绍下,这才认识了王丽。


前天下午,记者随同王丽父女来到南京某技工学校采访,因为正值周日,记者没有找到有关校领导。在王丽的宿舍楼下,正在值班的女管理员阻止记者和王先生进入。问清记者要找谁后,让记者登记。王先生说,以前他前来找女儿,都是直接进去的,从来没有人过问过。


王丽到了自己宿舍门前,发现门锁已换,里面没有一人。记者表示要找李红时,管理员说,宿舍的人都回家了。


昨天中午12点多,记者再次来到南京某技工学校,进入王丽的宿舍楼,一位女管理员低头坐在值班室,记者没有登记就来到王丽的宿舍。正在宿舍吃饭的李红,向记者证实了在9月12日晚,朱新和谢龙留宿在该宿舍。“谢龙和王丽睡在一床,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


李红称,当晚王丽和谢龙睡的床上,床单和被子染了许多血,是被她换下后扔掉的。就在记者向李红进一步了解情况时,一位女生进来将李红喊走,声称是老师让李红到办公室去。


对于当晚该宿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其他几位在宿舍吃饭的女生不愿回答。有的声称自己当晚不在,有的声称是别的宿舍的,只是过来玩玩。


16岁女孩哭诉 遭受强暴经历


12月9日清晨,在王先生的家中,记者看到王丽坐在卧室内目光呆滞,流着泪一动不动。在家人的劝说下,她才答应接受采访。在4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她向记者断断续续哭诉了令她难以言语的那“6次”经过。


王丽称,她的班级共有43名学生,其中仅有3名是女生,另外两名女生分别是吴芳、李红。这3名女生和另外一个班级的5名女生同住一间宿舍。“我们住的那栋宿舍楼很特别,一楼是女生宿舍,二至四楼是男生宿舍。”


9月12日8点多,王丽上完晚自习和吴芳一起走向宿舍。途中,她们意外遇到了曾经的同学谢龙和朱新,谢龙是盐城人,朱新是扬州人,他俩在上一个学期一起退学了。


在吴芳的邀请下,谢龙、朱新来到了她们的宿舍。


“女生宿舍是不给男生进来的,按照规定晚上11点之前必须熄灯。”王丽说那一晚没有人阻止这两名早已退学的男生进入。晚近11点时,女生陆续要睡觉,李红把自己的床铺让了出来给谢龙和朱新睡。


王丽说,她刚睡着,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床边看她。“我睁眼一看吓坏了,谢龙一丝不挂地坐在床边,见我发现,他急忙伸手捂住了我的嘴巴,并趴到我耳边小声说‘不要喊’,如果我喊就对我不客气。”


“我穿着睡裙,他用一只手拽我的内裤,我反抗用脚踢他,可是不起作用。”王丽说,就这样,她被谢龙强暴了。事后,她感觉下身异常疼痛,跑到卫生间,看到自己下身染着许多血。


“当时,室内其他人被吵醒了,同宿舍的郑香问谢龙做了什么,床上为何有那么多的血,是不是碰我了,他没有承认。我当时又紧张又害怕,也没有想到报警。”


第二天早晨,王丽和同学去上课时,谢龙和朱新还在睡觉。“等我们中午回来时,他们早已没了踪影。”


出租屋内4次被强暴


11月10日是星期六,也是王丽男同学朱刚的生日,王丽称在那天晚上遭到了朱刚的强暴。


“朱刚是提前邀请我们给他过生日的,有本班的学生,还有别的班级及退学的学生。”王丽说,当晚8点多,同学们陆续离开了酒店,她来到校外的网吧上网,准备在宿舍关灯前回校。


“大约在10点多,朱刚和朱新到了网吧,朱刚让我出去有话说,我让他当面讲,他没同意,把我拉到了网吧门口。”王丽说,随后,她被朱刚和朱新两人架着到了网吧附近一家旅馆开房,“朱刚在旅馆门口威胁我,让我放自然些,不许叫。”


“朱刚开的房间有两张床。进去后,朱刚将我按倒在一张床上,并动手要脱我的牛仔裤。”王丽抽泣道,她苦苦哀求朱刚不要碰她,朱刚却发疯似的强行扒她裤子,她拼命挣扎时,朱新却过来把她双手摁住。


“朱刚一边扒我裤子,还一边说自己知道我以前的事情。你已经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不怕我讲出去?如果说出去,反正是你名誉受损,不是我名誉受损。”王丽称,当时,朱新的举动令她异常悲愤,“朱新说我是逃不过这一次了,就给朱刚上吧。”


“我一个小女孩,怎么可能敌过两个大男生?我被朱刚强暴时,朱新就在另一张床上看着。”王丽说,朱刚将她强暴后,朱新也脱衣服要强暴她,经过她一番哀求,朱新才没有动手。


“我想离开,朱刚不让我穿裤子,不放我走。”提起那夜,王丽说她和朱刚睡在一起,却怎么也睡不着。“第二天早上10点多,我们起床后,朱刚和朱新让我不要和任何人讲前一晚发生的事情。”


“大概在11月15日那天,我又被周淘强暴了。”王丽说周淘原是04级学生,因为在校经常打架被开除的。


王丽称,她是在被朱刚强暴前几天认识周淘的。是通过吴芳和一个叫史军的认识的,周淘和史军都是被学校开除的学生。


“第3次被强暴是在我下了晚自习后。”王丽称,当晚,她和吴芳准备回宿舍时,吴芳说史军、周淘、蒋伟3人到学校了,史军要她俩一起去玩。吴芳就叫我一起到史军的出租屋玩。我不愿去,吴芳说没事,就玩一会。”


众人来到出租屋后,几个男孩在打牌,她和吴芳观战。后来,蒋伟带着两个男孩去上网,“我要回校,吴芳说不能回去了,学校已经关门。”


“室内就剩下我们4人,吴芳要睡觉,我让她和我睡一床,她却和史军睡在了一起。”王丽声称,吴芳让她和周淘一起睡,她坐在吴芳床边不动,史军将她赶到了另一张床上坐着。“史军把灯关了,周淘叫我睡觉,并说不会碰我。我正坐着,周淘突然把我按倒在床,然后亲我,扒我裤子。”


“我死活不让脱裤子,喊吴芳劝阻,吴芳竟说‘他人蛮好的,你就陪他吧’。”王丽称,史军也搭话说:“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你以前的事情,你装什么装啊。”


王丽说自己斗不过周淘,被周淘强行扒掉了裤子发生了性关系。王丽说,第二天早晨6点醒来时,蒋伟等3人也回到了出租屋。


王丽说,当她和吴芳到学校时已经迟到了。在此后的20多天时间里,她不是被吴芳拉着就是被史军和周淘等人威胁到出租屋,周淘在出租屋先后又强行与她发生了3次性关系。


“王丽性格内向,以前学习很好,这学期开学以来,不怎么稳定了,好像学习不用功。”王丽的班主任徐老师称,王丽在上月逃课累计11节,要不是按照学校的规定学生逃课10节就必须通知家长,他还不会知道王丽的遭遇。关于王丽在宿舍遭强暴一事,应该等待警方调查认定。


徐老师说,事发后,他向学生了解情况,才知道王丽在大家的心目中评价不好。“特别是这两个月以来。”


关于学校女生宿舍为什么会出现男生留宿问题,徐老师不愿回答。“这个我不好解释,不是我管的事情。”


“领导都不在,我们不能和你说什么。”徐老师将记者带到一间主任办公室。那位被徐老师称为主任的男子说,现在公安机关正在调查处理王丽的事情,等公安机关调查结果出来了,学校会作出有关处理。


离开学校时,王先生情绪激动地说,女儿在宿舍遭到强暴,学校管理不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一定要为女儿讨个公道,通过司法途径让学校给个说法。”


律师观点


学生真的受害 学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如果王丽反映属实,在宿舍内遭到第一次强暴,学校毫无疑问要承担一定责任。”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严国亚律师认为,王丽未满18周岁,属于未成年人,学校具有监护的责任。在女生宿舍内遭到强暴的话,学校不仅未负管理职责,也未尽监护之责。受害人可以起诉学校,让学校承担起相应责任。


严国亚律师说,关于王丽自称谢龙在宿舍强暴自己一事,如果有证据表明予以证实,谢龙涉嫌构成了强奸罪,是要被法律制裁的。王丽所称的第二次遭遇强暴很特殊,如果经警方查实的确是那样,强暴王丽的朱刚和摁住她双手的朱新,两人是构成了共同犯罪。朱刚给王丽的肉体和精神上都带来了伤害,不仅涉嫌强奸罪,还涉嫌非法拘禁罪。“不让受害人拿裤子穿,让受害人难以离开,这也是非法拘禁的一种行为。”


“周淘如果和王丽没有恋爱关系,强行和王丽发生性关系,这也涉嫌构成强奸罪。”严国亚律师称,目前,王丽和周淘各有说词,假如周淘所说是真,是出于谈恋爱而和王丽发生关系,就很难按涉嫌强奸罪论处。


严国亚说,王丽的遭遇给大家的警示是,如果在校女生遭到伤害,一定要及时向父母或学校反映情况,善于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让犯罪分子得到应有惩罚,防止让不法分子有机可乘,再次遭到伤害。“王丽在受到第一次伤害后,不能及时告诉家人和老师,存在某种忧虑出现多次被伤害,这种人生观和思想观是不正确的,给自己留下了一个惨痛的教训。”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3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