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委主任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铁血姑娘 收藏 1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3/


周子敬随在韩市长的身后步入金碧辉煌的金冠大酒店。

郑天虎站在大厅迎候,见到周子敬,脸上立刻现出不无得意的笑容:“周主任,你终于大驾光临了。”

周子敬不客气地回敬:“这是韩市长的面子,换了别人谁是请不动我。”

“周主任原则性强。”韩市长假意称赞,然后指着郑天虎和身边的田秘书一本正经道,“你们年轻人要好好学习哟。”

周子敬听出了韩市长的话外之音,故意装聋作哑不予理会。

郑天虎走在前面引领,四个人乘电梯升至贵宾宴会的楼层,走进中央的包房大厅。

厅内,韩市长安排的坐陪人员均已到位,正在你言我语说东道西,见韩市长和周子敬蓦然出现纷纷站立起来。韩市长带头鼓掌,众人也随之拍手致意,大厅里响起一阵零乱不齐的掌声。

郑天龙是老熟人,抢先迎上前,热情地握住周子敬的手:“周主任,你在省里主管工业多年,也算是我的老领导,现在你来到中州,又成了我的直接上级,真是缘分呵。”

周子敬笑着表示客气:“郑总是老同志了,今后还要多多支持我的工作哟。”

“当然,当然。”郑天龙连连应承,然后转身指着身穿警服的宋坚,“这位是咱们市公安局的宋局长,专程赶来给您接风。”

周子敬礼貌地伸出手:“惊动了宋局长的大驾,实在不敢当。”

宋坚职业性的审视着周子敬,阴沉一笑:“周主任也算是市委领导嘛,我应该赶来敬上三杯酒。”

“都是自家人,不要那么客气嘛。”韩市长还是一揽全局的气派,当仁不让地坐在了首席位置,然后招呼周子敬,“子敬同志,其他人你都认识了,不用一一打招呼,来,坐在我身边。”

周子敬冲着其他人点头示意,然后顺其自然地坐在了韩市长的身边。

众人也纷纷落座。

特大的圆形餐桌铺着雪白的桌布,桌上错落有致地摆放着五颜六色的冷荤凉菜,鲜亮的餐具和晶莹的器皿交相辉映,极尽讲究排场。

“市长大哥,今天喝什么酒呀?”郑天虎刻意在周子敬面前显示与韩市长关系亲近。

韩市长不假思索:“老规矩,喝茅台。”

郑天虎向伫立身后的服务小姐一摆手,服务小姐立刻会意而去。须臾,一箱茅台酒搬进大厅。

乘着服务小姐给在座一一斟酒的空隙,韩市长不无故意地笑着问:“天虎老弟,今天给周主任接风,你搞了啥子名堂呀?”

“您让田秘书特别关照,我哪敢怠慢。”郑天虎刻意张扬,“周主任是贵客,我准备了从阿拉斯加空运来的大海龟,还有长江里的野生娃娃鱼。”

“娃娃鱼?”周子敬吃了一惊,“那可是国家一类保护动物呀!”

郑天虎神态狂妄:“国家该保护就去保护,我们该吃还是要吃。”

韩市长哈哈一笑:“子敬同志,我们啥子都没有听见,难得糊涂嘛。”

周子敬无语,心中又增添一份沉重。

酒已经全部斟好,韩市长站起身:“今天我们大家给子敬同志接风,不能喝哑巴酒,先要摆摆龙门阵。”

韩市长稍作停顿:“子敬同志是省里派来的干部,说明省委和省政府对我们中州的重视和支持。不说客气话,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嘛。希望子敬同志入乡随俗,融入我们中州这个大家庭,为我们中州的经济发展尽一份力量。”

众人拍手鼓掌。

周子敬不得已也站了起来:“谢谢韩市长,谢谢大家。今天,韩市长给了我天大的面子,在座各位也是盛情难却,令我诚惶诚恐。我这个人水平不高,毛病不少,是个犟头骡子,有些时候不识时务,今后如有不周到的地方请多原谅。不过,请大家放心,我会在市委和市政府的领导下尽职尽责。”

众人又是拍手鼓掌。

韩市长端起酒杯:“子敬同志,按照我们中州的规矩,见面酒要连喝三杯哟。”

周子敬面无惧色:“入乡随俗,我照单全收。”

两个人杯杯相碰,连喝三杯。

郑天龙紧接着站起身:“我敬老领导三杯。”

周子敬不推不辞,又是三杯喝尽。

宋坚不甘落后:“初次见面,我也敬上三杯。”

周子敬豪爽一笑,再次喝下三杯。

“该我了。”郑天虎举起酒杯,“小弟同样敬上三杯。”

“且慢。”周子敬忽然叫停,故意表现出不耐烦,“你们这种车轮战法太麻烦,让服务小姐拿个大杯来,除你之外,还有田秘书、老毕和老万,一共四个人,三四十二杯,都倒进大杯里,咱们共同干杯!”

众人愣住了。

服务小姐拿来大杯,连续倒入十二杯酒,刚好满满一大杯。

周子敬端起大杯酒,哈哈一声长笑,然后竟像喝白开水似的一口气灌入腹中。

众人都被周子敬的壮举惊呆了。

周子敬稳稳坐下,脸色不变,大气不喘,若无其事一般。

韩市长大声喝彩:“要得!子敬同志英雄海量,酒品一如人品,是个热血汉子!”

众人也纷纷赞叹不已。

周子敬暗暗冷笑,搞这种无厘头的酒官司,算你们烧香拜对了真佛,今天让你们开开眼界,领教领教“酒神”的凤采!

说起来奇怪,周子敬天生对酒精反映麻木,几十年来不知喝下多少酒,从来没有醉过。前几年,招待一位俄罗斯的客户,席间打起了酒官司。俄罗斯人嗜酒如命,声称必须有人陪他喝好酒才会签下订货合同。周子敬起身应战,两个人也不用酒杯,双双举着酒瓶对着吹,每个人连续喝下三瓶烈性的北京“二锅头”。结果,周子敬一如常人,那个俄罗斯人却是烂醉如泥。从此,周子敬声名大振,人送“酒神”之称以示敬畏。

周子敬面对韩市长的喝彩和众人的赞叹,故意自嘲:“英雄海量不敢当,不过是酒耗子贪杯罢了。说实话,这种名贵的茅台酒,我平时想喝也喝不起。今天韩市长给了解馋的机会,我是不喝白不喝呀。没出息了,大家别见笑。”

一番话似是而非,听起来非常别扭,又说不出有什么不妥,令人难以应对。

韩市长哈哈一笑:“子敬呵,你这是在向我这个市长哭穷嘛。”

“不敢。”周子敬含混回答,“酒话,酒话而已。”

“这个好办。”韩市长借题发挥,指着郑天虎吩咐,“天虎老弟,搬上一箱茅台酒,让老万放在周主任的车上。从今以后,周主任的酒就由你负责供应。”

“遵命。”郑天虎站起身,一副江湖模样,“只要周主任肯认咱这个兄弟,甭说区区茅台酒,就是天上的星星,我也能给你摘下几颗。”

说完,郑天虎冲万有金招招手,两个走了出去。

周子敬自觉失口,同时也暗暗钦佩韩市长大而化之的从容气度和因势利导的驾驭手段,自己一句揶揄的戏言便被抓住破绽,还乘此借题发挥,轻描淡写之下便把自己置于却之不恭的窘地。也罢,还是岳书记的那句叮嘱,顺其自然才能以静制动。

周子敬假作感激,高高举起酒杯:“韩市长体恤下属,我无以为谢,回敬三杯酒,表表心意。”

“要得!”韩市长也是酒兴大发,豪爽举杯,“咱们今天开怀畅饮,不醉不归。”

两个人再次杯杯相碰,连喝三杯。

众人也纷纷举杯响应,酒宴掀起高潮……

恰在此时,今天的招脾大菜闪亮登场。众人发出新奇的唏嘘——憨态的海龟和肥圆的娃娃鱼还如生前的形态被端上餐桌,可惜生息全无,变成了香气四溢的盘中美味,不消片刻便会被碎尸万段,葬身于一张张贪婪的口中。人类对生态的掠夺是毁灭性的,对动物的蚕食更是触目惊心,天上飞的,地面跑的,水中游的,几乎无所不食,而且愈是珍奇物种愈是争相吞噬,仿佛天地间的生灵均可烹而食之。人类的贪婪残忍,比之虎狼更甚!

周子敬望着被烹成大菜的海龟和娃娃鱼,眼前浮现出它们在海滩上憨态爬行和在水流中畅快游动的情景,肠胃中倏然一阵痛楚的痉挛,顿时食欲全无。

服务小姐掀去龟壳,亮开白嫩嫩的龟肉请客人享用。众人都以为龟壳会被丢弃,纷纷言之可惜,却不知如何才能食用,议论声声。

郑天虎转回厅内,重新坐下后向众人解释:“龟壳是拿去煲汤,这东西可是大补之物呵,比他妈的‘伟哥’还有劲,保你喝过之后金枪不倒。”

众人恍然大悟,不禁发出一阵哄笑。

韩市长也忍俊不往:“你这个天虎老弟,尽搞些新鲜名堂。”

郑天龙笑着捧场:“我们这个年龄的男人,补一补还是有好处的。”

宋坚表示赞同:“是呵,补补精气很有必要。”

毕然强调补充:“这种东西,要长期进补才有效呀。”

众人一边议论一边已经跃跃伸箸。

韩市长举起筷子对周子敬说:“子敬呵,今天给你接风,你要身先士卒哟。”

“实在对不起。”周子敬出人意料地摆摆手:“我可没有这种口福呵。”

众人愣住了。

韩市长不解:“有啥子说法么?”

“不好意思。”周子敬已经编排好了推辞的借口,“家母信佛,立有家规,凡是珍奇灵异之物不可入口。”

“封建迷信嘛。”韩市长不以为然,“我们共产党人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不

该信那一套。”

“我当然不信。”周子敬假作无奈,“但是,母训难违,我不能为了贪享口福有违孝道呵。”

众人面面相视,难以驳辩。

郑天龙笑着圆场:“周主任至情至孝,令人敬佩。”

宋坚颇为感慨:“百善孝为先,周主任此举大善呵。”

毕然为之赞叹:“周主任性情中人,孝义两全。”

其他人也随之纷纷表示赞佩,颂扬不已。

韩市长十分扫兴,也很无奈:“如此说法就不好勉强了,共产党人也讲孝道嘛。”

郑天虎悻悻报怨:“可惜我的一片心意呀。”

周子敬假意歉然:“请大家原谅,成全我这一份孝意。”

韩市长摆摆手:“算啦,子敬同志不吃也罢,我们大家吃。”

言罢,韩市长带头夹起一块鲜嫩的龟肉放入口中。众人随之纷纷伸箸夹取,片刻之间盘中狼籍。

周子敬望着眼前一幅幅吃相贪婪的丑态,心生无比厌恶。

韩市长一阵大嚼之后,用餐巾擦擦油亮亮的嘴,再次端起酒杯:“来,大家举杯,我们共同喝个团结酒。”

众人响应,纷纷高举酒杯,酒宴又掀起了新的高潮……

就在众人推杯换盏之际,周子敬看见警容端庄的宋坚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迅速站起身,绕过圆桌直奔韩市长的身旁,附在韩市长的耳边压低声音急促地讲些什么。韩市长听罢眉头紧蹙,稍作思忖,然后坚决果断地一挥手:

“你们马上采取措施,绝不能让这两个龟儿子把材料带出中州!”

宋坚点头,马上躲身去了避人的角落,举着手机紧张地发布命令。

韩市长平时粗声大气讲话惯了,此时虽然刻意压低音量,还是被周子敬听个真真切切。看样子,似乎发生了非同一般的事件,还肯定与这个权势集团的自身安危密切相关,所谓材料应该是某种证据,利用公安手段为自身保驾护航实在令人大长见识。周子敬心中惊悚,怪不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这位市长大人的眼睛,岳书记的身后也肯定更是倍受关照,这个中州竟然笼罩在一片黑色恐怖之中。

周子敬存心触及敏感:“韩市长真是日理万机呀,吃饭喝酒也要有事打搅。”

“小事情。”韩市长有意回避,“来,咱们喝酒。”

两个人又是举杯相碰,双双一饮而尽。

韩市长放下酒杯,重重叹了口气,仿佛心中也有许多感慨:“子敬呵,这年头做领导难,做想干事情的领导更难呐。”

周子敬不无同感。

韩市长点上一支烟:“一个地方,发展经济才是硬道理,可是发展经济就要拳打脚踢,就要在商海弄潮,免不了会有些闪失,也有可能会弄湿鞋子,不必大惊小怪嘛。我们天天讲要解放思想,而事实上你一旦跳出了条条框框,马上就会遭到横加指责,就会有人在背后搞你的小动作。那么多的改革精英纷纷落马,实际上都是卸磨杀驴的悲剧。”

周子敬不敢苟同,也不能辩驳,任由市长大人侃侃独白。

韩市长注视着周子敬的表情,继续说:“傻瓜也晓得,循规蹈矩做不成事情。可是我们有些同志比傻瓜还要傻瓜,脑瓜壳就是不开窍,死抱着清规戒律不放,今天讲廉洁,明天讲反腐败,唱高调能当饭吃么?搞活经济关键是一个‘活’字,我们共产党人也不是清教徒嘛。”

周子敬不无玩笑:“想不到韩市长这样的大干部也有牢骚呀。”

“牢骚归牢骚,工作还得照样干。”韩市长神态骄悍,“我经常对下面的同志讲,不要怕逑,放开手脚大胆干,只要把经济搞上去,捅出天大的窟窿格老子担着。共产党人连死都不怕,还怕担责任吗?”

周子敬听得明白,这位市长大人之所以大放厥词,一是针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有所感触,二是向自己传达一种份量沉重的暗示。可惜,如此一番铿锵有声的理论怎么听也是一种自我宣泄的强词夺理,堂堂一个地级市的市长大人居然是这样的一种执政理念,难怪中州的经济出现泡沫式的畸形膨胀,也难怪在浮华的政绩下面掩盖着老百姓的血汗付出,更难怪“一龙一虎”横行中州巧取豪夺!

韩市长一边大口吞吸着香烟一边目空一切地喋喋不休,周子敬如受煎熬一般耐着性子洗耳恭听,众人仍在你来我往地推杯换盏。此时,田秘书也接听了一个电话,也是快步奔到韩市长的身旁,同样是附在韩市长的耳边小声讲述。韩市长听罢点点头,然后转向周子敬,一脸无奈的神情:

“子敬呵,真的来事情了,省长大人传唤,我要马上赶去省城。”

周子敬窃喜,有一种如释重负般的解脱,但表面上依然客套:“真是扫兴呀,我还没有陪您喝痛快呢。”

“官身不由己嘛。”韩市长站起身,披上田秘书递来的大衣,一脸怨气,“没有办法呀,我在你们面前是官高权重的一市之长,而在省领导的眼里不过是一个可以呼来唤去的小马仔呀。官大一级压死人,只能召之即去。”

周子敬笑着恭维:“您是大领导,省长找您肯定有大事相商。”

“大事也罢,小事也罢,反正酒是喝不成了。”韩市长同周子敬握握手,然后转向众人,“你们可要陪好周主任,陪不好格老子饶不过你们。”

“您就放心吧,我的市长大哥!”郑天虎煞有介事,“我保证让周主任一切都满意。”

众人起身,意欲相送。

韩市长制止:“谁也别送,前簇后拥影响不好。”

言罢,韩市长在前,田秘书随后,双双走出大厅。

周子敬长长吁了一口气,顿觉浑身轻松。

众人重新落座,郑天龙乘机坐在了周子敬的身边:

“老领导,欢迎你来中纺指导工作呵,到时候我给你接风。”

“中纺我肯定要去,而且是当作重点安排在第一位。”周子敬神情变得严肃,“接风就不要搞了,我已经做出规定,国资委任何人不准许接受任何宴请!”

郑天龙讨了个没趣,有些尴尬地咧咧嘴:“老领导还是老脾气,原则性强呵。”

宋坚阴阴地说:“周主任行事谨慎,严于律己。”

郑天虎口无遮拦:“周主任,您别再端架子了,今天大家已经在一起喝了酒,您就入乡随俗吧。”

周子敬坦然一笑:“今天这顿酒是韩市长安排的,我无法推辞。如果在座哪一位变成了我的上级领导,摆什么风的酒我都去喝。”

众人无言以对。

周子敬算计着时间,估计此时韩市长已经乘车远行了,于是缓缓站起身,高举酒杯:“各位,韩市长走了,我这幕‘陪太子读书’的折子戏也就唱完了。这是最后一杯酒,我谢谢大家。”

说完,周子敬不等众人反映仰头一饮而尽,然后重重放下酒杯,旁若无人一般大步离去……

众人大出意外,木呆呆面面相视,整个大厅死一般沉寂。

许久,宋坚冷冷道:“此人行事乖张,有胆有识,不可小视。”

毕然心虚气短:“我早有领教,今后少不了麻烦。”

郑天虎气急败坏:“咱们先礼后兵,如果这家伙实在不识抬举,老子做掉他!”

只有郑天龙沉默不语,面色阴郁晦暗,如丧考妣一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