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逐强梁 第六章 鱼龙混杂 046 手到擒来

宋五 收藏 5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size][/URL] 徐风早已派人把满脸笑二姨太的住处监视起来,但一连两天,进去的四个保镖紧紧守着院子,这时,陈五等人也回到了城里,几个人认定了满脸笑一定藏匿在这里,便在深夜潜入了府内,结果众人搜索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满脸笑,于是几个将那四个保镖和府上上上下下十几个人都秘密抓到徐风的另一个宅子里。 这个宅子是徐风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


徐风早已派人把满脸笑二姨太的住处监视起来,但一连两天,进去的四个保镖紧紧守着院子,这时,陈五等人也回到了城里,几个人认定了满脸笑一定藏匿在这里,便在深夜潜入了府内,结果众人搜索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满脸笑,于是几个将那四个保镖和府上上上下下十几个人都秘密抓到徐风的另一个宅子里。

这个宅子是徐风早已置办的私密之所,十几个人被抓了进来,外界一点动静也没有,徐风是个光棍儿,整人的招儿也不少,更加上宋一牙不在,徐风撒着欢儿把满脸笑二姨太府上所有人审了个遍,那四个保镖更是被重点招呼,结果那四个保镖只是招出当日满脸笑确实想上二姨太府上避难来着,结果进了城,就告诉四人说是要办点事,让四人先到二姨太府上候着,四人要跟去,结果也让满脸笑骂了,就这样,满脸笑便消失了。

徐风想了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一点肯定的是进了城,但藏在城里什么地方却不知道,榔桥县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现在十日之约仅剩下五天了,怎么办?

陈五也很着急,当日为了以后开展工作树立威信而信口说出十天之约,如果那满脸笑在狐狸岭不动,陈五早就把他给活捉了上了山寨,可没想到这小子倒是滑手的很,一看形势不对,就开溜,钻进了榔桥县城,这个事看来变复杂了。

但几个人的想法都一样,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满脸笑找出来,陈五一拍桌子,站起来,道,“把那几个保镖叫来,俺来审!”

一会儿功夫,押进来一个保镖,陈五阴着脸,盯着保镖道,“说,满脸笑进城后,带了什么东西走的?”

“这个?这个俺哪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又想让其他兄弟招呼了?”

一听其他兄弟招呼,那保镖早已吓得跪倒在地上,连声道,“俺说,俺说,笑爷进城后,东西都是俺们拿的,他身上兴许有些银元也说不定。”

“那么也就是说满脸笑并没有带很多钱走了?”

“是,是,可能是吧。”那保镖并不知道陈五问这些问题有什么用,但觉得并不是什么重要问题,便也没有打马虎眼,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好,俺再问你,满脸笑在哪离开你们的?”

“这个,俺想想,对了,是在春香院附近,对了,离春香院大概有两条街吧,有一次,笑爷带兄弟们进城,去的春香院,那可是兄弟第一次摸着姑娘的脸,嘿嘿,那滋味……”说着,那保镖不禁露出了色相。

而陈五闻言不禁灵光一闪,难道满脸笑去了春香院?瞟了一眼徐风,果然徐风也亮了眼睛,看来可能性很大,便喝道,“滚你妈的,死活都不知,还动了歪心眼了?”说着,一脚踢向那保镖。

那保镖心神一凛,确实感觉到色心起错了地方,急忙道,“好汉爷,好汉爷,饶命,确实是春香院,春香院还有咱们笑爷一个相好的粉头呢!”

“叫什么?”

“好象叫什么叫什么赛西施,对了,就叫赛西施!”

“来人啊,带出去!”


入夜后,春香院挂起了大红灯笼,但是生意却不怎么兴隆,到了晚上十一点钟的时候,两个大茶壶(妓院中护院或者跑堂的别称,又叫乌龟)便一左一右靠在门边上开始打盹,虽然榔桥县城还没有经受战乱,但出入花街柳巷的人也明显减少,大家从各种渠道听到了各方面的情况,就好象看到了一把利剑悬在了自己的头上,不定什么时候会落下来斩落自己的头颅。

三道黑影上了墙头,轻轻落在春香院内,一哈身,早已进了进子楼的楼底阴影中,暗数了一下窗户,摸清了点,一搭人梯,就上了二楼,一搭手,拉了另一个黑影上了楼,楼下的黑影机警地四下看着,楼上的黑影从腿上拔出一把尖刀,伸进了窗户缝,一点一点开始拨动窗缝。屋里传出的鼾声并没有停止,只听得“咔”的一声,尖刀一顿,窗户打开了一道小缝,轻轻地推开窗户,两道黑影一前一后跃进了屋子,只过了片刻,两个麻袋先后从窗户里被续了出来。

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春香楼的老鸨子越来越觉得胆战心惊,往日里,赛西施房里的客官早就要早点了,今天怎么还没有动静,在房门前转了数圈,又故意干咳了几声,还是没有动静,老鸨子颤抖着手推了房门,然而,房间里根本就空无一人,疾步走到柜子前,拉开柜子一看,里面的金银细软全都不见,不由得瘫坐在屋内,嚎哭起来。

“哎哟俺的娘啊?这回老娘可他妈的赔了姑娘又贴钱啊!赛西施这个小浪蹄子,跟着他妈的野汉子跑了!”

听到老鸨子的嚎哭,几个没客的妓女和大茶壶跑了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明白了怎么回事,一个大茶壶好象还算是精明,叫道,“俺说花大姐啊,你这么哭也不是法儿啊,赶快报官要紧啊,没准还没出城呢!”

一听大茶壶如此说,老鸨子立刻停下了哭声,一边吩咐几个大茶壶分别到县城四门守着,一边急三火四的奔出了春香院的大门。

就在几个大茶壶跑向县城四门的时候,打着菜刀帮办货旗号的八挂大马车,藏着满脸笑、赛西施以及满脸笑二姨太府上所有人等,出了城门,直向榜山而去。


魏平大早上起来后就觉得心神不宁,他订下的“坐山观虎斗”之计虽然没有伤到榜山的张逵,但却令宋一牙的菜刀帮损失惨重,虽然结果差强人意,但也算是成功,他也听到陈五放言十日之内活捉满脸笑血祭那日死难的兄弟的话,但却没怎么放在心上,不就一个满脸笑吗?就是十个满脸笑又能怎么样?就在这时,春香院的老鸨子告状来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令得魏平十分厌烦,但他听到拐人走的嫖客人称“笑爷”时,心中一惊,难道是满脸笑避难到了城里?难道真是陈五下的手?如果真是这样,这宋一牙的菜刀帮可真得小心了,老鸨子还在那哭诉,魏平却没有心思听下去,一点一滴地回想起宋一牙开设菜刀帮的前前后后,不觉得出了一身冷汗,宋一牙该不会是……

就在这时,门房报告说有客人找,魏平看了一眼那还哭着的老鸨子,不由得怒气冲天,一脚踢去,“他妈的,都民国二十八年了,你他妈的还开窑子,伤风败俗,如今被人拐了粉头,还来麻烦政府,你他妈的活腻了不是?还不快滚,难道还要妨碍政府办公事吗?”

老鸨子一看形势不对,连忙爬起身,“滚”了出去,一边向外走,一边暗骂道,“还真他妈的是喂不饱,往日里到春香院老娘好吃好喝伺候着,拣最靓的粉头陪着,如今也翻脸不认人!”

正向外走,不提防撞上一人,一抬头,不由得一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