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留在记忆深处那苦涩的少年时光

fx7622 收藏 9 326
导读:[size=16]留在记忆深处那苦涩的少年时光[/size][face=黑体][/face] [face=仿宋_GB2312]月到中秋分外明,又是一年团聚时。每每到了中秋,到了这个团聚的时刻,我都在遥望远方,想念自己的父母。出来十几年了,没有同他们在一起过个真正意义上的中秋,偶尔打个电话也只是报一声平安。 在我的记忆深处,童年少年都是苦涩的,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我,对于传统的年节,没有一点深刻的印象,记得的只是过年放鞭炮,中秋吃月饼,春节时候的压岁钱却是从来没有得到过。有时过年和中秋还没有农历的七月十

留在记忆深处那苦涩的少年时光

月到中秋分外明,又是一年团聚时。每每到了中秋,到了这个团聚的时刻,我都在遥望远方,想念自己的父母。出来十几年了,没有同他们在一起过个真正意义上的中秋,偶尔打个电话也只是报一声平安。

在我的记忆深处,童年少年都是苦涩的,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我,对于传统的年节,没有一点深刻的印象,记得的只是过年放鞭炮,中秋吃月饼,春节时候的压岁钱却是从来没有得到过。有时过年和中秋还没有农历的七月十四过的好,每年的七月十四,老家俗称七月半,又叫鬼节,是专门来祭奠祖先和其他孤魂野鬼的日子,家家户户,无论有钱没钱,都要到街上割上几斤肉来过的。

由于家里条件是相当的穷,我这个家中的老大过早的就为父母承担起了一部分的家务劳动。五岁时,别的伙伴在一块玩耍的时候,我要给在外干活的父母做饭,以让他们在劳动完回家后能歇上一会,能及时吃上不烫嘴的饭。当别的伙伴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我却在外面牵着绳子放牛。

说起家里的牛,那不是一头属于我们家的真正意义上的牛,牛是邻居家的,当然同我们也带一点亲戚关系,他们家把牛放到我们家养,每年他们家的稻草都是由父母背回来,放在那里给牛吃,一年到头的替别人喂牛,图的就是在春秋两季农忙时节在邻居家用牛干完活以后,我们家也用那牛那里的庄稼也种上。牛,那可是一家子最大本钱,我们没有那个本钱,就只能替别人喂牛,这当然就苦了我,就这样,邻居家还经常不满意。今天牛没有吃饱了,明天牛水没有喝足了,反正现在想想,是受够了别人的气。

到了上学的年纪,我也一样,同别的孩子们一块进了学校,记得最清楚的是八三年上小学一年纪时,学费交了五块多钱。家里的穷,是我从很少的时候就知道的事,因此,在学校,什么好看的衣服,鞋子,什么零食,校外辅导材料,这都是与我无缘的东西。新的衣服,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父亲把我与弟弟叫到街上,现场扯布,现场量身。鞋子也只是每年两双的胶鞋,由于好动贪玩,两双鞋子每年都早早的罢了工。特别是一到下雨天,自己就只能是光着脚去上学,没有雨伞,顶上一块塑料布,等还没有走到学校,全身上下已经湿透了。有时干脆天不下雨时也是光着脚去上学,记得小时候每年学校都要组织学生到我们那的风景区进行春游和秋游,就那样大型的活动我也光着脚。

在我的记忆中,小学六年的时间,我总共只买了两本校外课本,一本是四五年纪时买的一本作文书,一本是六年级时买的一本语文方面的课外复习书,其他的东西,想要也没有,就算父母想给,也是手里没有钱。为了供我和弟弟读书,父亲每年都要在干完农活的时候,再到附近打零工,以能及时为我们兄弟俩凑学费。记得在上小学时,有一次与几个同学约好,到二十公里外的县城去买书,当晚回到家,把这想法给父亲说了,父亲说,没钱,不能去。我听后,伤心的哭了,“我要买书,我要买书……”不知在什么时候,在哭声中我睡着了。

上了初中,父母的压力就更大了,学费交的更多了,父亲在外打零工也更多,“修房子、收废品、贩仔猪”凡是能赚到钱的活,父亲都干过。当然,作为家中老大的我,也能体谅父母的辛苦,所以,在学校,我只能是不以全力的学习,我只能是每天跟着那些落后的学生混日子。说实话,我的学习成绩在班里属于中上水平,这还是在我混日子的情况所取得的。初中三年时间,基本就是这么过来的。家里的情况自己知道,好好读书又能怎么办,把初中混出来,以后再作打算,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因为在我的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他同样也在读书,能不让他读书吗?

在弟弟上小学六年级考初中没有考上时,家里本来是再不让他读书的,本来是一心想把我好好的供出来的,但弟弟不依,最后家里又让他上了一年小学六年级,第二年考上了乡里的初中,与我在同一个学校,只是那时我读三年级,而他读一年级,然而,就是我那弟弟,自己不给自己争气,初中仅上了一学期,连一年都没有上完,最后因为功课学不走,而自己放弃了读书,他的老师到家里来了两三趟也没能把他劝回学校去。这样的结果是,他自己不想念书了,回来了,而我是自己想念书,但因为家里穷而不能继续念。不过我在中考时也为自己证明了,七门功课考了540多分,距县里的高中差三十分,但却考上了邻县的职业高中,后来,乡里的广播连续广播了三天,我到最后也没有去把那份属于自己的录取通知书拿回来。

用牛粪烧火做饭,这可能又是我们家仅有一个发明吧。用牛粪烧火做饭,我现在出来十几年了,也没有听说过,但在我小的时候,却是实实在在发生在我们家的事,家乡是属于没有山的那种地方,在距家不远处有一道梁子,也因为封山而不让砍柴,家里只能用小麦草、玉米秆等进行烧火做饭,但每年都会有一到两个的时间没有烧的了,这个时候,父亲就带上我,当然还是我,因为我是老大,跑到几里以外的其他村的山林里拾牛粪,父亲挑担我背筐,两人手里都拿上火钳,见了牛粪就往筐里放,几天时间,把院子里堆的满满的,太阳把牛粪晒干以后,就用牛粪烧火做饭。

与父亲一块到附近乡镇的集市买猪贩猪,这又是我这个当老大的与父亲一块干的活,到县城二十公里的路,早上五点钟就开始出发,两人步行走到县城,三个多小时的时间也就到县城了,到了县城两人随便吃点东西,就赶到集市上,看猪、还价、买猪,几个回合下来,已是到下午的一两点了,买上三四头猪,找个地方在吃点东西,牵上猪又往回走,往回走的路可不好走,二十公里的路不说,还要牵上猪,等走到家已是晚上的十一点了。现在想想,人不累,倒是把那猪累的够惨。等第二天,我们乡里赶集市的时候,把头天买回来的猪进行加工——洗澡,给猪洗澡,把猪洗的光光亮亮的,牵到集市上就能卖个好价钱,有时运气好,一头猪能赚上二三十元的,当然也有不赚钱,也有买猪时看走眼了而赔钱的。

我们房后的邻居,家里是有钱人,在我们的乡里的街上开个了废品收购店,什么破铜烂铁塑料布、什么酒瓶鞋子玻璃渣、什么头发狗皮古钱币,基本上什么都收。在农闲时刻,还是我也父亲,承担起了为农里找收入的任务。那是在我初中毕业后,当兵前的两年,心黑的老板,给父亲五元钱一天,给我二元五角一天,我与父亲干一天的活还挣不到十元钱。都是干的什么呢?给纸箱打包、给酒瓶打包、给塑料布打包,给地里收回来的地膜抖泥巴,反正一个脏字就能形容一切。后来店老板让我在每天下午他们家收购的时候给他们家记账、算账,然后老板为其他收购废品的人付钱,这是个好差事,只是动动笔。其中有一个比较精明的人,他每天都来讨好我,让我给他多记些,回头同他分,相信他的甜言蜜语,每天在记账时都给他多记些东西,他每天在老板那里都能弄到额外的好处,而他承诺的回头给我分却是始终没有见到落实。现在想想也是可笑。

再后来,怀着一颗不安分的心,又外出打过工、同村里的青年一起养过兔子,跌跌撞撞的一直到一九九四年年底,直到我当兵走的时候,我感觉我一直都生活在苦涩当中。不过,这份苦涩却成为后来我工作生活中一笔不小的精神财富。而从来没有吃过什么苦的弟弟,现在却正经历人生最艰难的时刻,三十岁的弟弟到现在一直在外做苦力。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便是对吃苦的最好诠释。

享乐是祸!吃苦才是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