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院里出来的词汇:开盘、出局、跳槽……

血手印 收藏 10 10247

妓院的行话,最为庞杂。为了活命,青楼妓女不得不见人说人话、 见鬼说鬼话,在达官显贵、军警宪特、流氓小偷、地痞无赖这些三教九流中悉心周旋。尽管妓院是一口大染缸,很多富有特殊意义的专用词汇,却保留下来,直到现在,还流行在街头巷尾。当然,意思整个儿变了;惜乎,并非每个人都掌握这些词汇的前身后世。先摘出五个词儿来说说吧。


(一)开盘


现代都市人再熟悉不过了,房地产广告漫天飞,今天这儿封顶,明天那儿开盘;殊不知,“开盘”这个词,早就满身脂粉气。在旧时妓院里,“开盘”指客人让妓女陪着聊天、唱曲,不包括其他不堪入目的内容,颇似时下陪聊、陪唱的歌厅小姐。民国时期,胡适、陈独秀等高收入的社会名流,时常闲聚“开盘”。


(二)出局


出局,今指被淘汰,从圈儿里被揣到圈儿外,这种事儿比比皆是,没什么不好意思。可是,它的前身却不光彩,专指嫖客花钱,把妓女接出妓院,送到自己家里或者其他隐秘的地方过夜。著名的“情种诗人”徐志摩,乐于请朋友喝“花酒”,叫妓女“出局”。这在清末民初期间,算是上流社会的社会方式,如果妻子不是“醋坛子或者“母老虎”,此类休闲娱乐活动是被默许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招妓女“出局”的“局票”


(三)开方子


开方子,字面意思很容易理解。现在是医生为病人诊病后对症下药开出药方,或者出主意、指路子。原意非常干净,引进妓院以后,便彻底脱胎换骨了。“开方子”指妓女审时度势察言观色,详装可怜以各种借口相嫖客敲诈的手段。汪仲贤《上海俗语图说》:“未开方子以前,须先借因头,以作发端。或假装病痛,或愁眉紧蹙,或故意骂人,或暗地啜泣……嫖客见之,定要询问根源复须羞怯怯地,不肯明言,等他再三相逼,才不得已而吞吞吐吐地说将出来,嫖客一拍胸脯,方子已收功效。”


(四)调头


调头,说白了就是“回弯儿”,听起来没什么怪味儿。细究起来,这个词却是旧上海的妓院行话。指妓女从原来的妓院转到另一妓院中营业,这很像现代人换单位。当时,妓女的身体属于妓院,从八九岁调教成名重一时的“花魁”,当然要花很多钱。马上挣钱了,竟要活活地挪地方,想必,“调头”远比计划经济时代的“农转非”、“工转干”都艰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看清末妓院的照片,似乎妓女与客人挺风雅、蛮投缘


(五)跳槽


跳槽,如今很时髦。现代社会竞争激烈,一旦工作被炒,自然要找其他活儿。“跳槽”之声,不绝于耳,孰料,这个“脸儿熟”的词汇,竟然也是旧上海的妓院行话。指嫖客丢弃原来的妓女另结新欢。清人徐珂的《清稗类钞》中明确解释说:“原指妓女而言,谓其琵琶别抱也。譬以马就饮食,移就别槽耳。后则以言狎客,谓其去此适彼。”古代中国,良家妇女的地位很低,妓女简直就是漂亮玩物,花钱买乐的嫖客,个个儿喜新厌旧。嫖客上妓院被比作“吃草”,玩到了“草色衰败”那一天,失去新鲜感“马(嫖客)”自然就得“跳槽”。诸如“调头”、“跳槽”这些旧上海的妓院用语,频繁地出现在清末韩邦庆所著的谴责小说《海上花列传》里,足见其强大的社会影响力。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